怎么会这么好喝

作者:思方
咖啡豆经烘焙后散发焦糖味、果香,轻啜一口,入喉回甘。(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72
【字号】    
   标签: tags: ,

细雨纷飞的上午十点,我为自己萃取一杯纯然的咖啡,当琥珀色入眼,我深深深深地呼吸,此时咖啡豆经烘焙后的焦糖味、果香便齐聚鼻心,轻啜一口入喉瞬间,口中自然地说出:“哇!怎么这么好喝!”就像每次朋友喝了我端上的咖啡那样。

以往都是为家人、朋友萃取低咖啡因、入喉回甘的咖啡时,顺便留一杯给自己。每当看到人们喝了咖啡后赞叹不已,嘴角上扬露出幸福的笑容,我觉得这样就值得了。至于那赞叹之词,都视为对我与咖啡的过度赞美了。

十几年来这是第一次为自己萃取咖啡,第一次体察到我的咖啡一点也不苦,喝完一杯后,感觉身、心、灵都被咖啡液冲洗得纯净亮透了起来,终于理解那时朋友们为了喝传说中的咖啡,不辞辛劳从城市到山巅,确实单纯只为了一杯喝了让人很舒服的咖啡。

长久以来,我像个被命运之绳不断抽动的陀螺,在苦难与考验中常转不停,如果要用一种饮料形容走过的人生路,我想苦涩的咖啡最适切。多年前因为这因素让我想把生活中的咖啡变好喝,想用这样的态度扭转命运的安排,于是开始练习冲泡咖啡的技术。

宇宙似乎听见我的愿望,不久后遇到一位大哥,他听了我的想法后,无偿且无私地教我如何用简单器具将咖啡因、苦涩留在滤纸上,透过水温、水流萃取出有果香、自然微甜入喉回甘的咖啡。手法看起来简单,却也让我喝了将近三个月难以下咽的咖啡,幸好经过不断的练习,资质驽钝的我终于能熟练地萃取出端得上台面好喝的咖啡,用以招待来访友人。也曾羡慕甚至妒忌友人的顺遂,怨叹自己坎坷命运,沧桑历经,在生命低飞回望才发现自己的幸运,原来还有许多人在关心我,在需要时伸出援手扶我一把,感谢出现在身边的家人和朋友,感谢神。

很多时候我们的付出看起来是为他人,实际上是生命在堆叠善良的城堡,越是不求回报地付出,建构的城堡越是壮大坚固。很多时候看起来是命运在捉弄我们,其实是在为城堡内部规划设计适合我们的格局,猜想当我站在完成的城堡那刻,内在的世界应该就像喝了这杯好喝的咖啡一样纯净温暖。@*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抗战前,我母亲童年时住在南京,她记得那时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桂花和腊梅,秋冬两季馥香怡人,腊梅扑鼻,桂香薰漫。
  • 时光在秋季里漫延,晴朗的天气仿佛是打开了天窗,天邃远淡蓝,淡淡的思绪让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属于自己世界的一抹红阳。
  • 不知该称为花中树,还是树中花。玉兰,又曰木兰。花分白红,白是玉兰,红谓辛夷,可入药。
  • 开在寒冬里的花注定有着不凡的风采。 雪花,是开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为幕,以地为台,它的家园在何处?为什么在虚空中绽开?它的到来让大地也陷入沉思…
  • 春日, 我牵着思索在河边踏青, 寻找着丢失的诗句。 鱼儿穿梭, 编制着一池新梦。
  • 撑一把伞 在阴风冷雨中独行 凄凉满怀 前方 乌云压城 峥嵘 恐怖 但我不得不往前走
  • 春天在苔覆的山径 闲挂一串串狂颠之语 那些听到的话语 或许是流浪人的宣言
  • 接受风雨告白瞬间 离开熟悉土地,启航 年轮在漂流国度停滞 怅惘疲惫渲染陌生水域
  • 对联,俗称对子,雅称楹联。对联对于大多数在亚洲生活的华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过新年时,几乎家家户户贴对联。在中国的风景胜地、楼台亭榭上,楹联也几乎处处可见。
  • 从美国德州的休斯顿到另一个小城拉北克(Lubbock),最直的路将近500 英哩,且大部分都是州际公路,只有中间一小段是高速。最近因为需要送一些东西到拉北克,和一位朋友租了一辆卡车第一次在两城间走了一个来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