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47)老龄学徙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三十四、老龄学徙

我开始每天跟着四婶到香港仔小学去,星期六、日则在家中分包饼干、送货、做酸木瓜、酸菠萝等等。有时下午放学后途经香港仔石排湾山边,便一起去品尝鱼蛋粉,那鱼蛋清甜爽口又弹牙,怪不得远近闻名,确实是实至名归。

那年发生一起6.18的雨灾,事缘连续多天,日以继夜天降瓢泼大暴雨,导致很多地方山体滑波,山泥倾卸。最轰动的莫过于官塘秀茂坪鸡寮廉租屋村,因山泥倾泻而活埋了很多人。

无线电视台因此发起72小时的慈善筹款节目,筹款以帮助在雨灾受影响的市民,节目由当年的金牌司仪胡章钊主持,因其号召力强大之故。

港岛西半山郁禾道也因为受暴雨影响,整幢多层大厦地基异变而倾斜,压在旁边一座大厦之上而要紧急拆卸。而事后半山地段被封禁了多年,不准建造任何楼宇。

有天早上,我和校外的一个小贩吵了一架,起因是一个玻璃汽水瓶,双方各执一词认为是己方之物。那时我认为一个汽水瓶按金二毫,一瓶汽水也是卖二毫,损失一个空瓶得卖三瓶汽水才能归本。

自从我接手这个卖汽水的位置后,明显汽水的销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十五分钟的课间小息,只有五到七分钟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学生饮汽水的时间。

那么右手开汽水瓶盖、还得让瓶盖稳留在瓶口上不掉下来,因为盖掩上可能有免费赠品,小学生们最在乎这些东西,另一手收钱及找赎(找零钱)。

于是我面前就是一个战场,要站好马步迎接他们的冲锋。前五分钟要卖出最少六盘不同口味不同品牌的冷热汽水,那是144支啊!汽水卖多了代表面包和饼干的销量也增加了。

一个学期不到,有天三祖母问我有没有在卖汽水时把收回来的钱吞了?我很惊讶,她说有人看见了,我真的是很无语!我还能说什么?简直百口莫辩!

由始至终都是我和四婶二个人企档,我开汽水瓶盖、收钱兼找赎,旁边就是四婶在卖饼干面包。收回来的全部都是零钱,偷个三五元已经半裤袋了,值得吗?我现在虽然很穷,但至于如此吗?

由始至终四叔没有说过半句话,我在想这里真的是待不下去了。

听说学期完后,下学期变成原本的校工接手生意。

小学校里的小卖部做的是小学生的小生意,且只有在二节课间短短的十五分钟小息时间之内,其实只有六、七分钟左右。因为学生需要时间吃喝完手中的食物,否则时间到了就只能放弃。基本七分钟后是没有生意可做的了,所以必须眼明手快,才能效率奇高、多卖多收,生意才能更好。

成果摆在眼前,我们生意明显比以前更好,引来别人垂涎了。

学期一结束我立即和四叔说要到外面找工做。打开成报招工广告,跟货车送火水。试试吧,还有气有力,其实就只有这些工适合我了,因为不懂英文,又没有一技之长,并且袋里没钱。

600元月薪,26天工作。当年物价并不太高,中午在湾仔酒楼食饭,每碟饭2元包茶,每包良友香烟七毫,总督、健牌九毫,坐巴士二毫,电车楼上二毫楼下一毫,都有人在车上售票。

电车售票员拿着一个钉孔机,把车票打孔后交给你。而巴士售票员则直接撕下一小张薄薄的车票给你。不论电车或巴士都没有分段收费的。

电车的喇叭在司机的脚下,用脚踩发出叮叮的声音,所以人们称电车叫“叮叮”。巴士分单层和双层巴士,用的全部是半自动排档。

港岛区和九龙新界区分别由中华巴士及九龙巴士公司经营,上山顶的由缆车公司经营,尖沙咀至罗湖的火车由政府经营。

渡海小轮分属天星及油麻地两家公司,天星小轮公司只有中环天星码头至尖沙咀及红砧的航线。

开工后,火水多数卖给街边大排档,油渣送到酒楼,有时要担上5楼。除酒楼外排档收现金,由司机交公司。另外每月“下拦”800多元,连工资合计1,400多元。不过每天很早开工,八时半出仓送货,收工五点半。这样每月扣除开销外还有钱剩,每月差不多能存进银行800元。

二个月不到被大车司机看中,被调到大车,油水更足,仅是“下拦”平均每月就多达1,200元。但是送酒楼的油渣很脏,都渗入皮肤里了,全身的毛孔全都是黑点,而且是44加仑的大桶,300多磅重,精神不够很容易出事。

当时中环康乐大厦的地基工程刚开始不久,是当年号称全港最高的商业大楼,听说有60层。

四叔夫妇很喜欢打麻雀,假日战通宵,平时最早收也十二点了,可是我每天六时半要到达北角油仓,无奈只有和四叔说要搬出去住,休息时间可自己自由掌握。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紧张地等了几个月后,批准的文件下来了,顺利拿到永久居留权。很好!我的后代成功摆脱了共产党威胁!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个看得见自由的将来,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里好去哪里,能做到说走就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拥有一本好用的护照。
  • 想起参观的那间博物馆,里面全是牢房刑具,还有数之不尽的人骨、头骨,那是赤柬统治杀人的铁证。
  • 怎样才能在重围中杀出来夺标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设已得标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几日完成什么和多少工作量、什么工种可提前或同期执行,中英文并用、采用日报表风格表达出来。
  • 事后与顾问工程师老板午饭饭局时,我完全不提那个小插曲,也没有因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偿。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关系,这对以后的生意绝对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领导”下,竟然还有行乞的,看来全世界第三国际的共党国家真的是一脉相承的。当天午后邮轮回程时,还有一些当地人划着一艘艘用竹片编织的小艇,追逐在邮轮二侧向游客索要金钱、食物,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
  • 当初被无知、愚昧和侥幸的心态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种制度下的税法和会计核数师这门学问的厉害。
  • 领功吗?显示你觉悟高是吧?那也难怪,他的哥哥在“香港游”过海关时被关员问及职业时,那思想僵化的“聪明人”竟答道:“我是共产党员。”在资本主义自由世界里,一个政党的党员算什么?吓唬人吗?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说他们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开那些图纸,看到当初的绘图技巧有多么惨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与日俱增,而工程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 老妈经常给他们说家族的故事,曾感叹地说:二战时粮食紧张、物价昂贵,心中盼着以后会好过些吧?不料共产党来了之后更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