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清除“共产邪灵邪党”(三) 1

进明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三节 无上真理“真善忍”

“共产邪魔”的整个可耻历史和灭亡根因:披着“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和“稳定和谐”的人间“画皮”逼迫人们偏离、背叛和迫害无上真理“真善忍”。

《西游记》中有一段精彩的故事,讲一个六耳猕猴变作一个假悟空,能与真悟空同象同音,伤了真唐僧,夺了行李,又用猴身变幻出个假唐僧假八戒假沙僧来,妄图冒充真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真经;此妖在花果山耍弄沙僧,惹得沙僧以假为真,反要杖打真悟空;南海观音亦不能辨虚实,后来真假悟空大斗一场,上至天宫,下至冥府,莫能辨认真假,亏得西天如来说出它的本象,又用金钵盂伏住此妖孽,不合被悟空一棒打死,绝了六耳猕猴一种。

共产邪魔喊“实事求是”,人们以为它讲“真”;共产邪魔叫“为人民服务”,人们以为它讲“善”;共产邪魔造“稳定和谐”,人们以为它已经弃“斗”从“忍”。共产邪魔自出生之日起,就把自己臆造的“共产邪恶主义”描绘成“人间真理”,“历史的必然”,把“人民”一词两字喊得震天响,在其80年的黑暗历史上,在“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狂潮中,更以“人民内部矛盾”来混淆人们的视听,当“斗争哲学”整体溃败之时,共产邪魔又摇身一变,变成了“经济建设”的提倡者,“稳定和谐”的维护者。

总之,共产邪魔一切作为都是要人们在思想上承认共产邪魔是“真理的化身”,“人民利益的代表”,“稳定和谐的根本保障”.共产邪魔这一新的“六耳猕猴”却也“妖术不凡”,一度在人民的头脑中成功地强行刻下了这样的印象,即使是在今天,此“六耳猕猴”的各种“妖术”已经失灵,蛊惑不了人心的时候,却时刻也没有停止继续散发各种“妖气”,使人们无法看明共产邪魔的“本象原形”。

“真”就是“真”,“真理”、“真话”、“真人”、“真事”、“真物”、“事实”、“真象”都直接地体现了一个“真”;“善”就是“善”,“善理”、“善念”、“善言”、“善行”、“善人”、“善事”、“善物”、“祥和”,都蕴涵着一个“善”;“忍”就是“忍”,“忍让”、“忍耐”,“宽容”、“和平”、“理性”,都透射出一个“忍”。相反,“假”就是“假”,不符合“真”就是“假”,有“假理”、“假话”、“假事”、“假人”、“假物”;“恶”就是“恶”,不符合“善”就是“恶”,有“邪理谬论”、“恶思邪念”、“恶言恶行”、“恶人恶事”、“恶性恶物”;“斗”就是“斗”,不符合“忍”就是“斗”,有“斗天斗地斗人”,“斗争”、“斗气”、“斗思斗念”。

“真假”,“真”为正,“假”为邪;“善恶”,“善”为正,“恶”为邪;“忍斗”,“忍”为正,“斗”为邪。万事万物,“真善忍”乃为本源;稍有偏离于“真善忍”者,即堕为“假恶斗”之物矣,自浊而污世;“假恶斗”之物有偏离“真善忍”大之者,竟致背叛“真善忍”的程度,乃为“邪恶”;“邪恶”胆敢迫害无上真理“真善忍”,则为宇宙之中、天地之间的至邪至恶,其彻底覆灭之际就在当前此刻。

如果共产邪魔真正完全按照它所宣扬的“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和“稳定和谐”的做法去做,这也无可厚非,因为这三条本身就是来源于无上真理“真善忍”的,是无上真理“真善忍”在历史上赐予共产邪魔求真向善的依据,这表明无上真理“真善忍”同样公平地给予了共产邪魔按照“真善忍”做的历史机缘。那么,即使共产邪魔完全地做到了“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和“稳定和谐”这三点,在无上真理面前,它也完全没有半点自我夸耀的资本,没有半分自我夸耀的资格。而共产邪魔在历史上却把无上真理恩赐于它的三条正理仅仅当作了幌子噱头,实际上不断地偏离、背叛无上真理“真善忍”,最后竟然直接而疯狂地迫害无上真理“真善忍”,这一切的罪恶发生过后,任何有正念的人,任何善良的人,都无心抱有无上真理“真善忍”会承认赦免共产邪魔罪孽的任何一念。罪已至此,谁还能挽救得了共产邪魔呢?特别是在其罪恶滔天的情况下,共产邪魔竟无半点悔改之意,还在继续着自己的邪恶,蛊惑人民,让人认为它就是“真理”,好象它的邪恶得到了无上真理“真善忍”的承认和允许了似的,好象它不处在无上真理“真善忍”的管辖范围之内似的。

共产邪魔罪恶之污秽,连“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和“稳定和谐”三条恩赐之理本身之清白都被玷污了!人们一听,就觉得可笑,反感,这正是附着在其上玷污了此理清白的共产邪魔之罪恶强加给人们的心理感受,引起的心理反应。

那么,共产邪魔又是怎样实施它逼迫人们偏离,背叛和迫害无上真理“真善忍”的历史罪恶行为的呢?

一、画饼充饥,以罪恶行为追求美好事物最终只能得到邪恶和恶果:世间的人们希望自己能得到幸福美好的生活,这本来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愿望。共产邪魔看到了人们的美好追求,美好的愿望,于是画下了“共产邪恶主义”这张外表美丽,内在虚无邪恶的饼,然后告诉人们,这张饼可以给他们一切美好追求所造就的空肚充饥。但是,饼是有了,关键是怎么把这张画出来的饼吃下去。共产邪魔教给人们的方法就是罪恶的“暴力革命”,而且“教育”人们,最美好的饼就是要以特殊的方法来吃,这样才能吃得下。“暴力革命”中当然会有杀人放火,当然会有各种罪恶,会有各种痛苦,共产邪魔把它们全部说成是吃“共产邪恶主义”这张饼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和必要“牺牲”。共产邪魔就是一味的强调“共产邪恶主义”表面的如何美好,把历史过程和现实中的各种违背人类良知和道德规范的罪恶说成了暂时的代价,“道路曲折,前途光明”,最后必然实现“画饼入肚”的“远大理想”,全然不顾“以罪恶的行为得到美好事物”到底能不能实现的行动前提的成立与否。“共产邪恶主义”的真正邪恶之处就在于此:利用美好愿望作为行动的目标却鼓动人们进行罪恶的行为。

二、言行错裂,表里不一,表正里邪,打着正理的旗号干坏事:共产邪魔表面上也喊“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稳定和谐”,但实际上,却是挂羊头卖狗肉,明地里道貌岸然、冠冕堂皇,背地里是无恶不作。直到现在,很多人还认为共产邪魔在以前是真的讲正理,按照正理做的。人们认为,共产邪魔当时也参与了北伐,对打倒当时的反动军阀还是有历史功绩的;人们又认为,共产邪魔联合国民党抗日,建立“敌后根据地”还是起到了牵制日军的作用的;人们还认为,共产邪魔建立政权之后,当时的社会风气确实比国民党统治时期要好,至少黄毒赌等社会丑恶现象消灭了。

其实,国民党没有反对共产邪魔去打倒反动军阀的权力,共产邪魔要打倒反动军阀,尽管去打好了。但是共产邪魔不是自己堂堂正正的去打击反动军阀,而是要借“联合”之名搞“附体”,真实的目的是借北伐之名行壮大自己,夺取领导权之实。就像一个人在打扫一个房子的垃圾,然后另一个人来帮忙,说帮前一个人打扫打扫垃圾。如果仅仅是打扫垃圾,那前一个人当然会欢迎感谢后一个人;但是如果后一人心里想的是要找到房子的房产证,把房主的名字改成自己的,想掠夺别人的房子,那当前一个人通过看到他到处乱翻而洞彻这后一个人的真实意图时,这前一个人还允许他来帮自己打扫垃圾吗?而且,当时打倒反动军阀是天意所在,凡是顺从天意的中华民众,都有义务尽自己的一份责任,这是国家社稷大义之所在。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月二十二、二十三日两天,拉斯维加斯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在该市中国城、华人购物商场等地用宣传车宣传九评,声援500万中国人退出中国共产党。
  • 太阳最红 共产党最黑
    头号大邪教 中国共产党
  • 10月18日﹐大纪元网站上公开发表退党的人数超过500万。来自纽约、费城、华府等的三百多位中西方人士, 10月15日聚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声援500万中国人通过网络发表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团、队)。来自华府退党服务中心等多个民间团体、 人权机构的代表在集会上以亲身经历和感受善劝中国民众把握住认清和脱离中共的契机。
  • 编者按:不久前,一位拉脱维亚普通妇女娜塔丽娅 格罗莫孜塔读了《九评共产党》的俄译文后,深受震撼,于是她给本国总统瓦伊拉.维科 - 伏列伊别尔卡女士写了一封信,很快拉脱维亚总统专门给她回了亲笔信。下面是娜塔丽娅 格罗莫孜塔所写书信和总统回信(原文影印见附件 1 )以及总统办公厅公函的译文(原文影印见附件 2 )
  • 香港10月23日举行声援及庆祝500万人退出中共的活动,香港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张紫红透露,中国大陆确实有相当多人表示愿意退出中共。曾经有一位大陆自由行旅客,从中国大陆带出来要求退党的超过一千人名单。

    除了首次在九龙半岛举办游行外,位于香港旅游区尖沙咀的几段繁华市道,数百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大纪元义工和香港市民还参加了列阵筑“退党长城”的活动。 另有部分义工市民和中外游客免费派发大纪元时报的退党《号外》和《九评共产党》特刊。

  • 去年11月19日本报推出《九评共产党》首评后,每日一评,至12月4日,依序刊出九评。据郝凤军透露,中共官方十分畏惧此书,于今年要求制订查禁活动:代号“124”的反《九评》传播行动;但《九评共产党》却以燎原之势,译成各语文版。今年六月,日本首次销售九评,发行人宫本香子表示,日本民众反应这本好书一定可以在日本售出百万本,给了她与同事莫大的鼓励。
  • 据新唐人电视台记者伊仁德国法兰克福报导,在第57届法兰克福书展上,德国德文大纪元报社和台湾博大出版社首次联合推出了多语种的“九评共产党”展台,向读者介绍新出版的德文“九评共产党”和该书的中英法俄等二十多个版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