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国第一通史:史记(11)

司马迁;图:正见网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禹曰:“于,帝!慎乃在位,安尔止。①辅德,天下大应。清意以昭待上帝命,天其重命用休。”②帝曰:“吁,臣哉,臣哉!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女辅之。③余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作文绣服色,女明之。予欲闻六律五声八音,来始滑,以出入五言,女听。④予即辟,女匡拂予。女无面谀。退而谤予。敬四辅臣。⑤诸觽谗嬖臣,君⑥德诚施皆清矣。”禹曰:“然。帝即不时,布同善恶则毋功。”⑦

  注①集解郑玄曰:“安汝之所止,无妄动,动则扰民。”

  注②集解郑玄曰:“天将重命汝以美应,谓符瑞也。”

  注③集解马融曰:“我欲左右助民,汝当翼成我也。”

  注④集解尚书“滑”字作“曶”,音忽。郑玄曰:“曶者。臣见君所秉。书思对命者也。君亦有焉,以出内政教于五官。”索隐古文尚书作“在治忽”,今文作“采政忽”,先儒各随字解之。今此云“来始滑”,于义无所通。盖来采字相近,滑忽声相乱,始又与治相似,因误为“来始滑”,今依今文音“采政忽”三字。刘伯庄云“听诸侯能为政及怠忽者”,是也。五言谓仁﹑义﹑礼﹑智﹑信五德之言,郑玄以为“出纳政教五官”,非也。

  注⑤集解尚书大传曰:“古者天子必有四邻,前曰疑,后曰丞,左曰辅,右曰弼。”

  注⑥集解徐广曰:“一作‘吾’。”索隐“诸觽谗嬖臣”为一句,“君”字宜属下文。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帝用臣不是,则贤愚幷位,优劣共流故也。”

  帝曰:②“毋若丹朱傲,维慢游是好,毋水行舟,朋淫于家,②用绝其世。

  予不能顺是。”禹曰:“予*(辛壬)*娶涂山,*[辛壬]*癸甲,生启予不子,③以故能成水土功。辅成五服,至于五千里,州十二师,外薄四海,④咸建五长,⑤各道有功。苗顽不即功,⑥帝其念哉。”帝曰:“道吾德,乃女功序之也。”

  注①正义此二字及下“禹曰”,尚书幷无。太史公有四字,帝及禹相答极为次序,当应别见书。

  注②集解郑玄曰:“朋淫,淫门内。”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涂山,国名。辛日娶妻,至于甲四日,复往治水。”索隐杜预云“涂山在寿春东北”,皇甫谧云“今九江当涂有禹庙”,则涂山在江南也。系本曰“涂山氏女名女娲”,是禹娶涂山氏号女娲也。又按:尚书云“娶于涂山,辛壬癸甲,启呱呱而泣,予弗子”。今此云“辛壬娶涂山,癸甲生启”,盖今文尚书脱漏,太史公取以为言,亦不稽其本意。岂有辛壬娶妻,经二日生子?不经之甚。正义此五字为一句。禹辛日娶,至甲四日,往理水,及生启,不入门,我不得名子,以故能成水土之功。又,一云过门不入,不得有子爱之心。帝系云“禹娶涂山氏之子,谓之女娲,是生启”也。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薄,迫。言至海也。”正义尔雅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释名云:“海,晦也。”按:夷蛮晦昧无知,故云四海也。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诸侯五国,立贤者一人为方伯,谓之五长,以相统治。”

  注⑥集解孔安国曰:“三苗顽凶,不得就官,善恶分别。”

  皋陶于是敬禹之德,令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从之。①舜德大明。

  注①索隐谓不用命之人,则亦以刑罚而从之。

  于是夔行乐,①祖考至,髃后相让,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皇来仪,②百兽率舞,百官信谐。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维时维几。”③乃歌曰:

  “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④皋陶拜手稽首扬言曰:“念哉,⑤率为兴事,慎乃宪,敬哉!”

  ⑥乃更为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舜)*又歌曰:“元首丛脞哉,股肱惰哉,万事堕哉!”⑦帝拜曰:“然,往钦哉!”于是天下皆宗禹之明度数声乐,⑧为山川神主。

  注①正义若今太常卿也。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箫韶,舜乐名。备乐九奏而致凤皇也。”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奉正天命以临民,惟在顺时,惟在慎微。”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股肱之臣喜乐尽忠,君之治功乃起,百官之业乃广。”

  注⑤集解郑玄曰:“使髃臣念帝之戒。”

  注⑥集解孔安国曰:“率臣下为起治之事,当慎汝法度,敬其职。”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丛脞,细碎无大略也。君如此,则臣懈惰,万事堕废也。”

  注⑧集解徐广曰:“舜本纪云禹乃兴九韶之乐。”

  帝舜荐禹于天,为嗣。十七年①而帝舜崩。三年丧毕,禹辞辟舜之子商均于阳城。②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于是遂即天子位,③南面朝天下,国号曰夏后,姓姒氏。④

  注①集解刘熙曰:“若此,则舜格于文祖,三年之后,摄禹使得祭祀与?”

  注②集解刘熙曰:“今颍川阳城是也。”

  注③集解皇甫谧曰:“都平阳,或在安邑,或在晋阳。”

  注④集解礼纬曰:“祖以吞薏苡生。”

  帝禹立而举皋陶荐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①封皋陶之后于英、六,②或在许。③而后举益,任之政。

  注①正义帝王纪云:“皋陶生于曲阜。曲阜偃地,故帝因之而以赐姓曰偃。尧禅舜,命之作士。舜禅禹,禹即帝位,以咎陶最贤,荐之于天,将有禅之意。

  未及禅,会皋陶卒。”括地志云:“咎繇墓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里故六城东,东都陂内大頉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史记皆作‘英’字,而以英布是此苗裔。”索隐地理志六安国六县,咎繇后偃姓所封国。英地阙,不知所在,以为黥布是其后也。正义英盖蓼也。括地志云:“光州固始县,本春秋时蓼国。偃姓,皋陶之后也。左传云子燮灭蓼。太康地志云蓼国先在南阳故县,今豫州郾县界故胡城是,后徙于此。”括地志云:“故六城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二里。春秋文五年秋,楚成大心灭之。”

  注③集解皇览曰:“皋陶頉在庐江六县。”索隐许在颍川。正义括地志云:“许故城在许州许昌县南三十里,本汉许县,故许国也。”

  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①以天下授益。三年之丧毕,益让帝禹之子启,而辟居箕山之阳。②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及禹崩,虽授益,益之佐禹日浅,天下未洽。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曰“吾君帝禹之子也”。于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

  注①集解皇甫谧曰:“年百岁也。”

  注②集解孟子“阳”字作“阴”。刘熙曰:“□高之北。”正义按:阴即阳城也。括地志云:“阳城县在箕山北十三里。”又恐“箕”字误,本是“嵩”字,而字相似。其阳城县在嵩山南二十三里,则为嵩山之阳也。

  夏后帝启,禹之子,其母涂山氏之女也。

  有扈氏不服,①启伐之,大战于甘。②将战,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③启曰:“嗟!六事之人,④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⑤天用剿绝其命。⑥今予维共行天之罚。⑦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

  ⑧御非其马之政,女不共命。⑨用命,赏于祖;⑩不用命,僇于社,[一一]予则帑僇女。”⑿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注①集解地理志曰扶风鄠县是扈国。索隐地理志曰扶风县鄠是扈国。正义括地志云:“雍州南鄠县本夏之扈国也。地理志云鄠县,古扈国,有户亭。训纂云户﹑扈﹑鄠三字,一也,古今字不同耳。”

  注②集解马融曰:“甘,有扈氏南郊地名。”索隐夏启所伐,鄠南有甘亭。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天子六军,其将皆命卿也。”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各有军事,故曰六事。”

  注⑤集解郑玄曰:“五行,四时盛德所行之政也。威侮,暴逆之。三正,天﹑地﹑人之正道。”

  注⑥集解孔安国曰:“剿,截也。”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共,奉也。”

  注⑧集解郑玄曰:“左,车左。右,车右。”

  注⑨集解孔安国曰:“御以正马为政也。三者有失,皆不奉我命也。”

  注⑩集解孔安国曰:“天子亲征,必载迁庙之祖主行。有功即赏祖主前,示不专也。”

  注⑾集解孔安国曰:“又载社主,谓之社事。奔北,则僇之社主前。社主阴,阴主杀也。”

  注⑿集解孔安国曰:“非但止身,辱及女子,言耻累之。”

  夏后帝启崩,①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②昆弟五人,③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④

  注①集解徐广曰:“皇甫谧曰夏启元年甲辰,十年癸丑崩。”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盘于游田,不恤民事,为羿所逐,不得反国。”

  注③索隐皇甫谧云号五观也。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太康五弟与其母待太康于洛水之北,怨其不反,故作歌。”

  太康崩,弟中康立,是为帝中康。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①胤往征之,作胤征。②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羲氏,和氏,掌天地四时之官。太康之后,沈湎于酒,废天时,乱甲乙也。”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胤国之君受王命往征之。”郑玄曰:“胤,臣名。”

  中康崩,子帝相立。帝相崩,子帝少康立。①帝少康崩,子帝予②立。帝予崩,子帝槐③立。帝槐崩,子帝芒④立。帝芒崩,子帝泄立。帝泄崩,子帝不降⑤立。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⑥立。帝□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为帝孔甲。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⑦未得豢龙氏。⑧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⑨学扰龙⑩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一一]受豕韦之后。⑿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⒀

  注①索隐左传魏庄子曰:“昔有夏之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因夏人而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人事,而信用伯明氏之谗子寒浞。浞杀羿,烹之,以食其子,子不忍食,杀于穷门。浞因羿室,生浇及豷。使浇灭斟灌氏及斟寻氏,而相为浇所灭,后缗归于有仍,生少康。有夏之臣靡,自有鬲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遂亡。”然则帝相自被篡杀,中闲经羿浞二氏,盖三数十年。而此纪总不言之,直云帝相崩,子少康立,疏略之甚。正义帝王纪云:“帝羿有穷氏未闻其先何姓。帝喾以上,世掌射正。至喾,赐以彤弓素矢,封之于鉏,为帝司射,历虞﹑夏。羿学射于吉甫,其臂长,故以善射闻。及夏之衰,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帝相徙于商丘,依同姓诸侯斟寻。羿恃其善射,不修民事,淫于田兽,弃其良臣武罗﹑伯姻﹑熊髡﹑尨圉而信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谗子,伯明后以谗弃之,而羿以为己相。

  寒浞杀羿于桃梧,而烹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之,死于穷门。浞遂代夏,立为帝。寒浞袭有穷之号,因羿之室,生奡及豷。奡多力,能陆地行舟。使奡帅师灭斟灌﹑斟寻,杀夏帝相,封奡于过,封豷于戈。恃其诈力,不恤民事。初,奡之杀帝相也,妃有仍氏女曰后缗,归有仍,生少康。初,夏之遗臣曰靡,事羿,羿死,逃于有鬲氏,收斟寻二国余烬,杀寒浞,立少康,灭奡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遂亡也。”按:帝相被篡,历羿浞二世,四十年,而此纪不说,亦马迁所为疏略也。奡音五告反。豷音许器反。括地志云:“故鉏城在滑州韦城县东十里。晋地记云河南有穷谷,盖本有穷氏所迁也。”括地志云:“商丘,今宋州也。斟灌故城在青州寿光县东五十四里。斟寻故城,今青州北海县是也。故过乡亭在莱州掖县西北二十里,本过国地。故鬲城在洛州密县界。杜预云国名,今平原鬲县也。”戈在宋郑之闲也。寒国在北海平寿县东寒亭也。伯明其君也。臣瓒云斟寻在河南,盖后迁北海也。汲頉古文云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尚书云:“太康失邦,兄弟五人须于洛汭。”此即太康居之,为近洛也。又吴起对魏武侯曰“夏桀之居,左河﹑济,右太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又周书度邑篇云武王问太公“吾将因有夏之居”,即河南是也。括地志云:“故鄩城在洛州巩县西南五十八里,盖桀所居也。阳翟县又是禹所封,为夏伯。”

  注②索隐音伫。系本云季伫作甲者也。左传曰杼灭豷于戈。国语云杼能帅禹者也。

  注③索隐音回。系本作“帝芬”。

  注④索隐音亡。邹诞生又音荒也。

  注⑤索隐系本作“帝降”。

  注⑥索隐音觐。邹诞生又音勤。

  注⑦正义音寺。

  注⑧集解贾逵曰:“豢,养也。谷食曰豢。”

  注⑨集解服虔曰:“后,刘累之为诸侯者,夏后赐之姓。”正义括地志云:“刘累故城在洛州缑氏县南五十五里,乃刘累之故地也。”

  注⑩集解应劭曰:“扰音柔。扰,驯也。能顺养得其嗜欲。”

  注⑾集解服虔曰:“御亦养。”

  注⑿集解徐广曰:“受,一作‘更’。”骃案:贾逵曰“刘累之后至商不绝,以代豕韦之后。祝融之后封于豕韦,殷武丁灭之,以刘累之后代之”。索隐按:

  系本豕韦,防姓。

  注⒀集解贾逵曰:“夏后既飨,而又使求致龙,刘累不能得而惧也。”传曰迁于鲁县。

  孔甲崩,子帝皋立。帝皋崩,①子帝发立。帝发崩,子帝履癸立,是为桀。②帝桀之时,③自孔甲以来而诸侯多畔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

  乃召汤而囚之夏台,④已而释之。汤修德,诸侯皆归汤,汤遂率兵以伐夏桀。

  桀走鸣条,⑤遂放而死。⑥桀谓人曰:“吾悔不遂杀汤于夏台,使至此。”

  汤乃践天子位,代夏朝天下。汤封夏之后,⑦至周封于□也。⑧

  注①集解左传曰皋墓在殽南陵。

  注②索隐桀,名也。按:系本帝皋生发及桀。此以发生桀,皇甫谧同也。

  注③集解谧法:“贼人多杀曰桀。”

  注④索隐狱名。夏曰均台。皇甫谧云“地在阳翟”是也。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地在安邑之西。”郑玄曰:“南夷,地名。”

  注⑥集解徐广曰:“从禹至桀十七君,十四世。”骃案:汲頉纪年曰“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矣”。索隐徐广曰:“从禹至桀,十七君,十四世。”

  案:汲頉纪年曰“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正义括地志云:“庐州巢县有巢湖,即尚书‘成汤伐桀,放于南巢’者也。淮南子云‘汤败桀于历山,与末喜同舟浮江,奔南巢之山而死’。国语云‘满于巢湖’。又云‘夏桀伐有施,施人以妺喜女焉’。”女音女虑反。

  注⑦正义括地志云:“夏亭故城在汝州郏城县东北五十四里,盖夏后所封也。”

  注⑧正义括地志云:“汴州雍丘县,古□国城也。周武王封禹后,号东楼公也。”

  太史公曰: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寻氏﹑①彤城氏﹑曪氏﹑费氏﹑②□氏﹑缯氏﹑辛氏﹑冥氏﹑斟*(氏)*戈氏。孔子正夏时,学者多传夏小正云。③自虞﹑夏时,贡赋备矣。或言禹会诸侯江南,计功而崩,因葬焉,命曰会稽。会稽者,会计也。④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斟氏﹑寻氏’。”

  注②索隐系本男作“南”,寻作“鄩”,费作“弗”,而不云彤城及曪。按:周有彤伯,盖彤城氏之后。张敖地理记云:“济南平寿县,其地即古斟寻国。”又下云斟戈氏,按左传﹑系本皆云斟灌氏。

  注③集解礼运称孔子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而不足征也,吾得夏时焉。”

  郑玄曰:“得夏四时之书,其存者有小正。”索隐小正,大戴记篇名。正征二音。

  注④集解皇览曰:“禹頉在山阴县会稽山上。会稽山本名苗山,在县南,去县七里。越传曰禹到大越,上苗山,大会计,爵有德,封有功,因而更名苗山曰会稽。因病死,葬,苇棺,穿圹深七尺,上无泻泄,下无邸水,□高三尺,土阶三等,周方一亩。吕氏春秋曰‘禹葬会稽,不烦人徒’。墨子曰‘禹葬会稽,衣裘三领,桐棺三寸’。地理志云山上有禹井﹑禹祠,相传以为下有髃鸟耘田者也。”索隐抵,至也,音丁礼反。

  苇棺者,以苇为棺。谓蘧蒢而敛,非也。禹虽俭约,岂万乘之主而臣子乃以蘧蒢裹尸乎?墨子言“桐棺三寸”,差近人情。正义括地志云:“禹陵在越州会稽县南十三里。庙在县东南十一里。”

  【索隐述赞】尧遭鸿水,黎人阻饥。禹勤沟洫,手足胼胝。言乘四载,动履四时。娶妻有日,过门不私。九土既理,玄圭锡兹。帝启嗣立,有扈违命。五子作歌,太康失政。羿浞斯侮,夏室不竞。降于孔甲,扰龙乖性。嗟彼鸣条,其终不令!(待续)

转载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早在荷据时期,台湾就已开始制糖事业。台湾糖业可以说是在这时候奠下基础。郑氏治台时期的台湾,因注重军粮,反而使台湾糖产量减少。
  • 日治时代,政府规定住在名间至集集道路附近的每户人家,在路边种植一至三棵不等的樟树,并且严格规定保证存活,如果枯死或其他因素死亡,必须补植,而树苗是由官方提供,正因为日本官方的强迫性规定,使得这些民国29年种的樟树苗得以顺利存活下来,历经60余年,充满夏日消暑绿意,十分好看,成为南投有名的“绿色隧道”观光景点。
  • 古人讲的大与小,并不是从范围的宽广而论,因为范围是无法用符号去表示的。比喻说大,怎样是大?从宏观上看,宇宙的大是无法用笔划出来的。而小呢?从微观上看,也是无法用笔划出来的。因为现代科学认为,宏观、微观都是无止境的。那么古人是依照什么来论大小的呢?
  • 邓小平为什么要杀学生?是为无产阶级吗?是为了保搞官倒儿子。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是为劳苦大众吗?他是一个小人的妒忌,他不容许任何一个人的威信超过他自己。
  • 我们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们的祖宗,相信他们不是吃饱了撑的,研究出那么多学问来。但是我们也不是排外者,外国的好的东西我们决不排斥。但是,对于马克思以及主义,中共在我们民族已经实践了一百多年了,我们饱尝了其邪说给我们带来的苦果,认识到其超级骗子的高超骗人伎俩,已经看透了他的本质。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斗,二是骗,这是邪恶的特征。不管共党如何像变色龙一样的千变万化,概括的说也就是这两个特征。
  • 文王问太公说:“天下大局熙攘纷乱,有的时候强盛,有的时候衰弱,有的时候稳定,有的时候又很混乱,之所以会如此,到底是什么缘故?是因为在上位者贤能或不肖所致呢?还是因为有天命难违、大自然变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文王问太公:“我想了解治国的基本道理,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使君王受到尊重,百姓得到安居?”太公答:“只要学会爱护百姓就足矣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