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降嘉禾

玉禾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8日讯】远古的嘉禾(现湖南省嘉禾县)盆地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啊!

这里曾经与世隔绝!

当年,炎帝神农翻山越岭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史前人类赖以生存的一种植物。而水草丰腴的嘉禾盆地正是适合种植这种植物的天赐宝地。

神农帝要为人类寻找食物,要改变人类的生存方式,惊天动地,必然有神灵相助。当时正是炎热夏日。神农帝在一座石山的洞边找到了泉水。他喝了泉水后便倒在一棵树下睡着了。

在睡梦中,由于受神女的点化,醒来后在山洞附近找到了一株能供人类食用的稻穗。当年炎帝神农发现这株稻穗的地方,就在骑田岭九老峰麓一个山洞的旁边。

炎帝在九老峰前一片水田里试种了一年,秋后收获了一担金灿灿的果实。,并将稻谷分发给当地的人们,告诉大家如何播种培植。第二年,稻谷收获了几十担。第三年收获更多,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天南地北的人都争着播种。到后来,收获的稻谷越来越多,人们吃不完便修建了禾仓堡,把粮食储存起来吃。禾仓堡因一度成为天下的粮仓而名扬天下。从此,人类结束了茹毛饮血的时代。这就是神农拾嘉禾教耕的故事。

人们为了纪念炎帝对开创神传农耕文化的杰出贡献,尊崇他为神农;把炎帝睡觉的山洞取名为丙穴,(“丙”字在五行中属“火”,与“炎”同义。)把丙穴所在的村庄取名为禾仓堡,就是现在的嘉禾县城。

当年,为了助神农帝引水灌田,东海水王来到这里,战胜了作恶多端的犀牛怪,疏通了阴河。使阴河水从石洞中奔腾而出,流向田野溪道。人们为了纪念海王鼎力相助之功,在洞穴边建了一座水源庙(也有称作水王庙的),这就是水源庙的由来。水源庙洞里的水源源不断的流出,终年不歇。

从水源庙洞中及丙穴洞中流出的水以及从南岭山流下来的水,还有从筛子井冒出的井水,这四处水往东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片很大的水域,湖水清澈见底,水里的鱼、虾、蟹多的数不胜数,这些水流向同样位于嘉禾盆地的春陵水,春陵水的上游俗称钟水河,位于嘉禾地段则叫麻地河,麻地河是因有麻地村而得名。

说到麻地河,自然要说仙人桥,在麻地河的下游三十里的罗家村,有座天然的石桥。这是一个更加久远年代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

就在这一期人类历史刚开始的时候,麻地河两岸的人们过河须乘坐船只,很不方便,天上有两位仙女,是两姐妹,她们决定要在麻地河上建桥。她们商定,姐姐在罗家村附近的河上建桥,妹妹则在麻地村附近的河上建桥。神做事自然是用佛法神通!而且是在晚上,不能让常人看见,她们约定,要在天亮之前收功。姐姐挥动神鞭,将远处的两座山峰驱赶到河边,桥刚建好,就听见鸡叫,她按照事先的约定赶快上天回到天庭。妹妹刚把石山驱赶到麻地村村后,离河边还有两里的地方就听见鸡叫了,她也按照事先的约定赶紧回天庭,因为神是不能违约的!

神仙妹妹建桥的两座石山像一对少女的乳峰,耸立在麻地村后,人们叫它奶头山,奶头山这名字太俗气,不如叫仙女峰,我小时候过麻地河,到石板桥煤矿去挑煤,仙女峰是必经之地,当我从仙女峰中间行走的时候,都要抬头仰视一下她那秀丽而又神圣的面容,并萌发一些奇特的想法:仙女妹妹当年的夙愿为什么不能实现?神会不会再来?

历史走到今天,当年神农帝带领人们开垦的农田已经不复存在,老城区四周的大遍农田已变成楼房林立,车水马龙,人欲横流的地方,河水也变的污浊不堪。只有幸存下来的丙穴、仙人桥,仙女峰以及当年海龙王大战妖孽的洞口留下了神农、海龙王、仙女的神迹,在默默的诉说着当年的历史,证实着神曾经来过这里。神还会再来吗?

根据佛经记载:当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在人间开放的时候,就是法轮圣王在世间传法的时候,目前已经在世界很多地方发现了这种花,我在邻县的新田县城就见过,奇异无比。她标志着法轮圣王已经来到人间,洪传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人类的历史都是为这次洪传大法而开创的,当年的仙女妹妹已经再次来到人间,或许就在你我中间,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她不再为久远历史前未实现的建桥夙愿而遗憾,而是在人们的心中架起着一座回归天国的更加美丽、更加殊胜的彩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远处传来一阵美妙的仙乐。他抬头观望,只见天上飘动着五彩祥云,云头上站立着一位仙姑,非常殊胜。那仙姑对着炎帝微笑着,她从头上拔下一株花草,往炎帝身上丢来。这花草极为奇异,生长着九穗果子,每一穗都有数百粒黄豆大小的果实,果实沉甸甸、黄澄澄,放到口里一嚼,又脆又香又甜。
  • 我的家乡波洞桥,门前那条河,自然就叫“波洞河”。河床平缓,河水流速也不急。人们习惯上把两条河水交汇的地方,叫做“两岔河”。波洞桥这条河,有两个有名的“两岔河”。其一是在“舞阳湖”水坝处。一条,由上塘河流经此处汇入;另一条,由波洞河汇入。波洞桥河的上游,在瓮安地界,有个小地名叫“白沙井”。在“白沙井”坡脚处,又分两岔,其一是“朱家山”河,另一条是“拦水—樟沟”河,都在这里汇合。
  • 戴着斗笠,颈肩系着一条棉织的毛巾,双手套着一对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寻常的上班途径,他也只是路边常见的一幅风景而已。
  • 接近中午了还下着小雨,天色阴暗,我挤在骑楼下排队购买饮料的人龙里,只能望见远处街道上的车水马龙,鼎沸人声都听不见了。
  • 那是座落于台北猫空的一间茶坊名字,环境与陈设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筑的设计,近谷底处竹依林绕;还听得见流水声。
  • 暑热之夏季,三伏已过二伏,偶尔之雷雨,带来丝丝凉意与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气反倒频仍渐次多了起来。立秋后接续的炎热感,也缓解了太半。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