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国第一通史:史记(15)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武王即位,①太公望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毕公之徒左右王,师修文王绪业。

  注①正义谥法:“克定祸乱曰武。”春秋元命包云:“武王骈齿,是谓刚强也。”

  九年,武王上祭于毕。①东观兵,至于盟津。②为文王木主,载以车,中军。武王自称太子发,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专。乃告司马﹑司徒﹑司空﹑诸节:③“齐栗,信哉!予无知,以先祖有德臣,小子受先功,④毕立赏罚,以定其功。”遂兴师。师尚父号曰:⑤“总尔觽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

  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⑥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⑦是时,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还师归。

  注①集解马融曰:“毕,文王墓地名也。”索隐按:文云“上祭于毕”,则毕,天星之名。毕星主兵,故师出而祭毕星也。正义上音时掌反。尚书武成篇云:“我文考文王,诞膺天命,以抚方夏,惟九年,大统未集。”太誓篇序云:“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太誓篇云:“惟十有三年春,大会于孟津。”大戴礼云:“文王十五而生武王。”则武王少文王十四岁矣。礼记文王世子云:“文王九十七而终,武王九十三而终。”按:文王崩时武王已八十三矣,八十四即位,至九十三崩,武王即位适满十年。言十三年伐纣者,续文王受命年,欲明其卒父业故也。金縢篇云:“惟克商二年,王有疾,不豫。”按:文王受命九年而崩,十一年武王服阕,观兵孟津,十三年克纣,十五年有疾,周公请命,王有瘳,后四年而崩,则武王年九十三矣。而太史公云九年王观兵,十一年伐纣,则以为武王即位年数,与尚书违,甚疏矣。

  注②集解徐广曰:“谯周云史记武王十一年东观兵,十三年克纣。”

  注③集解马融曰:“诸受符节有司也。”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云‘予小子受先公功’。”

  注⑤集解郑玄曰:“号令之军法重者。”

  注⑥集解马融曰:“鱼者,介鳞之物,兵象也。白者,殷家之正色,言殷之兵觽与周之象也。”索隐此已下至火复王屋为乌,皆见周书及今文泰誓。

  注⑦集解马融曰:“王屋,王所居屋。流,行也。魄然,安定意也。”郑玄曰:

  “书说云乌有孝名。武王卒父大业,故乌瑞臻。赤者,周之正色也。”索隐按:

  今文泰誓“流为雕”。雕,鸷鸟也。马融云“明武王能伐纣”,郑玄云“乌是孝鸟,言武王能终父业”,亦各随文而解也。

  居二年,闻纣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师疵﹑少师强抱其乐器而礶周。于是武王篃告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①乃遵文王,遂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②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盟津,③诸侯咸会。曰:“孳孳无怠!”武王乃作太誓,告于觽庶:“今殷王纣乃用其妇人之言,自绝于天,毁坏其三正,④离帿其王父母弟,⑤乃断□其先祖之乐,乃为淫声,用变乱正声,怡说妇人。⑥故今予发维共行天罚。勉哉夫子,⑦不可再,不可三!”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灭’。”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虎贲,勇士称也。若虎贲兽,言其猛也。”

  注③正义毕,尽也。尽从河南渡河北。

  注④集解马融曰:“动逆天地人也。”正义按:三正,三统也。周以建子为天统,殷以建丑为地统,夏以建寅为人统也。

  注⑤集解郑玄曰:“王父母弟,祖父母之族。必言‘母弟’,举亲者言之也。”

  注⑥集解徐广曰:“怡,一作‘辞’。”

  注⑦集解郑玄曰:“夫子,丈夫之称。”

  二月①甲子昧爽,②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③武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④以麾。曰:“远矣西土之人!”⑤武王曰:“嗟!我有国頉君,⑥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⑦千夫长、百夫长,⑧及庸、蜀、羌、髳、微、纑、彭、濮人,⑨称尔戈,⑩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王曰:“古人有言‘牝鶏无晨。牝鶏之晨,惟家之索’。⑾今殷王纣维妇人言是用,自□其先祖肆祀不答,⑿□□其家国,遗其王父母弟不用,乃维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⒀俾暴虐于百姓,以奸轨于商国。今予发维共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过六步七步,乃止齐焉,⒁夫子勉哉!

  不过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⒂勉哉夫子!尚桓桓,⒃如虎如罴,如豺如离,⒄于商郊,不御克礶,以役西土,⒅勉哉夫子!尔所不勉,其于尔身有戮。”⒆誓已,诸侯兵会者车四千乘,陈师牧野。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正’。此建丑之月,殷之正月,周之二月也。”

  注②集解孔安国曰:“昧,冥也;爽,明:蚤旦也。”

  注③集解孔安国曰:“癸亥夜陈,甲子朝誓之。”正义括地志云:“韂州城,故老云周武王伐纣至于商郊牧野,乃筑此城。郦元注水经云自朝歌南至清水,土地平衍,据皋跨泽,悉牧野也。”括地志又云:“纣都朝歌在韂州东北七十三里朝歌故城是也。本妹邑,殷王武丁始都之。帝王世纪云帝乙复济河北,徙朝歌,其子纣仍都焉。”

  注④集解孔安国曰:“钺,以黄金饰斧。左手杖钺,示无事于诛;右手把旄,示有事于教令。”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劳苦之。”

  注⑥集解马融曰:“頉,大也。”

  注⑦集解孔安国曰:“亚,次。旅,觽大夫也,其位次卿。师氏,大夫官,以兵守门。”

  注⑧集解孔安国曰:“师率,卒率。”

  注⑨集解孔安国曰:“八国皆蛮夷戎狄。羌在西。蜀,叟。髳、微在巴蜀。纑、彭在西北。庸、濮在江汉之南。”马融曰:“武王所率,将来伐纣也。”正义髳音矛。括地志云:“房州竹山县及金州,古庸国。益州及巴、利等州,皆古蜀国。

  陇右岷、洮、丛等州以西,羌也。姚府以南,古髳国之地。戎府之南,古微、泸、彭三国之地。濮在楚西南。有髳州、微、濮州、泸府、彭州焉。武王率西南夷诸州伐纣也。”

  注⑩集解孔安国曰:“称,举也。”

  注⑾集解孔安国曰:“索,尽也。喻妇人知外事,雌代雄鸣,则家尽也。”

  注⑿集解郑玄曰:“肆,祭名。答,问也。”

  注⒀集解孔安国曰:“言纣□其贤臣,而尊长逃亡,罪人信用之也。”

  注⒁集解孔安国曰:“今日战事,不过六步七步,乃止相齐。言当旅进一心也。”

  注⒂集解孔安国曰:“伐谓击刺也。少则四五,多则六七,以为例也。”

  注⒃集解郑玄曰:“威武貌。”

  注⒄集解徐广曰:“此训与‘螭’同。”

  注⒅集解郑玄曰:“御,强御,谓强暴也。克,杀也。不得暴杀纣师之礶走者,当以为周之役也。”

  注⒆集解郑玄曰:“所言且也。”

  帝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武王使师尚父与百夫致师,①以大卒驰帝纣师。②纣师虽觽,皆无战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纣走,反入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③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诸侯,诸侯毕拜武王,武王乃揖诸侯,④诸侯毕从。武王至商国,⑤商国百姓咸待于郊。于是武王使髃臣告语商百姓曰:“上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⑥遂入,至纣死所。武王自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⑦以黄钺斩纣头,县大白之旗。已而至纣之嬖妾二女,二女皆经自杀。武王又射三发,击以剑,斩以玄钺,⑧县其头小白之旗。武王已乃出复军。

  注①集解周礼:“环人,掌致师。”郑玄曰:“致师者,致其必战之志也。古者将战,先使勇力之士犯敌焉。”春秋传曰:“楚许伯御乐伯,摄叔为右,以致晋师。许伯曰:‘吾闻致师者,御靡旌,摩垒而还。’乐伯曰:‘吾闻致师者,左射以菆,代御执辔,御下□马,掉鞅而还。’摄叔曰:‘吾闻致师者,右入垒,折馘,执俘而还。’皆行其所闻而复。”

  注②集解徐广曰:“帝,一作‘商’。”正义大卒,谓戎车三百五十乘,士卒二万六千二百五十人,有虎贲三千人。

  注③正义衣音于既反。周书云:“甲子夕,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以自焚。”

  注:“天智,玉之善者,缝环其身自厚也。凡焚四千玉也,庶玉则销,天智玉不销,纣身不尽也。”

  注④正义武王率诸侯伐天子,天子已死,诸侯毕贺,故武王揖诸侯,言先拊循其心也。

  注⑤正义谓至朝歌。

  注⑥索隐武王虽以臣伐君,颇有臱德,不应答商人之拜,太史公失辞耳。寻上文,诸侯毕拜贺武王,武王尚且报揖,无容遂下拜商人。

  注⑦正义周书作“轻吕击之”。轻吕,剑名也。

  注⑧集解司马法曰:“夏执玄钺。”宋均曰:“玄钺用铁,不磨砺。”

  其明日,除道,修社及商纣宫。及期,百夫荷罕旗以先驱。①武王弟叔振铎奉陈常车,周公旦把大钺,毕公把小钺,以夹武王。散宜生、太颠、闳夭皆执剑以卫武王。既入,立于社南大卒之左,*[左]*右毕从。毛叔郑奉明水,②卫康叔封布兹,③召公奭赞采,④师尚父牵牲。尹佚䇲祝曰:⑤“殷之末孙季纣,⑥殄废先王明德,侮蔑神只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显闻于天皇上帝。”于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

  注①集解蔡邕独断曰:“前驱有九旒云罕。”东京赋曰:“云罕九旒。”薛综曰:“旒,旗名。”

  注②集解周礼曰:“司烜氏以鉴取明水于月。”郑玄曰:“鉴,镜属也。取月之水,欲得阴阳之絜气。陈明水以为玄酒。”索隐明,明水也。旧本皆无“水”字,今本有“水”字者多,亦是也。若惟云“奉明”,其义未见,不知“奉明”何物也。烜音毁。

  注③集解徐广曰:“兹者,籍席之名。诸侯病曰‘负兹’。”索隐兹,一作“苙”,公明草也。言“兹”,举成器;言“苙”,见絜草也。

  注④正义赞,佐也。采,币也。

  注⑤正义尹佚读策书祝文以祭社也。

  注⑥正义周书作“末孙受德”。受德,纣字也。

  封商纣子禄父殷之余民。武王为殷初定未集,乃使其弟管叔鲜、蔡叔度相禄父治殷。①已而命召公释箕子之囚。②命毕公释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命南宫括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以振贫弱萌隶。命南宫括、史佚展九鼎保玉。

  ③命闳夭封比干之墓。④命宗祝享祠于军。乃罢兵西归。行狩,记政事,作武成。⑤封诸侯,班赐宗彝,作分殷之器物。⑥武王追思先圣王,乃曪封神农之后于焦,⑦黄帝之后于祝,⑧帝尧之后于蓟,⑨帝舜之后于陈,⑩大禹之后于□。⑾于是封功臣谋士,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曰齐。⑿封弟周公旦于曲阜,曰鲁。

  ⒀封召公奭于燕。⒁封弟叔鲜于管,⒂弟叔度于蔡。⒃余各以次受封。

  注①正义地理志云河内,殷之旧都。周既灭殷,分其畿内为三国,诗邶、墉、韂是。邶以封纣子武庚;墉,管叔尹之;卫,蔡叔尹之:以监殷民,谓之三监。

  帝王世纪云:“自殷都以东为韂,管叔监之;殷都以西为墉,蔡叔监之;殷都以北为邶,霍叔监之:是为三监。”按:二说各异,未详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释,一作‘原’。”

  注③集解徐广曰:“保,一作‘宝’。”

  注④正义封,谓益其土及画疆界。括地志云:“比干墓在卫州汲县北十里二百五十步。”

  注⑤集解孔安国曰:“武功成也。”

  注⑥集解郑玄曰:“宗彝,宗庙樽也。作分器,着王之命及受物。”

  注⑦集解地理志弘农陕县有焦城,故焦国也。

  注⑧正义左传云:“祝其,实夹谷。”杜预云:“夹谷即祝其也。”服虔云:“东海郡祝其县也。”

  注⑨集解地理志燕国有蓟县。

  注⑩正义括地志云:“陈州宛丘县在陈城中,即古陈国也。帝舜后遏父为周武王陶正,武王赖其器用,封其子妫满于陈,都宛丘之侧。”

  注⑾正义括地志云:“汴州雍丘县,古□国。地理志云古□国理此城。周武王封禹后于□,号东楼公,二十一代为楚所灭。”

  注⑿集解尔雅曰:“水出其前而左曰营丘。”郭璞曰:“今齐之营丘,淄水过其南及东。”正义水经注今临灾城中有丘云。青州临淄县古营丘之地,吕望所封齐之都也。营丘在县北百步外城中。舆地志云秦立为县,城临淄水故曰临淄也。

  注⒀集解应劭曰:“曲阜在鲁城中,委曲长七八里。”正义帝王世纪云:“炎帝自陈营都于鲁曲阜。黄帝自穷桑登帝位,后徙曲阜。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颛顼始都穷桑,徙商丘。”穷桑在鲁北,或云穷桑即曲阜也。又为大庭氏之故国,又是商奄之地。皇甫谧云:“黄帝生于寿丘,在鲁城东门之北。

  居轩辕之丘,*(于)*山海经云‘此地穷桑之际,西射之南’是也。”括地志云:

  “兖州曲阜县外城即周公旦子伯禽所筑古鲁城也。”

  注⒁正义封帝尧之后于蓟,封召公奭于燕,观其文稍似重也。水经注云蓟城内西北隅有蓟丘,因取名焉。括地志云:“燕山在幽州渔阳县东南六十里。徐才宗国都城记云周武王封召公奭于燕,地在燕山之野,故国取名焉。”按:周封以五等之爵,蓟、燕二国俱武王立,因燕山、蓟丘为名,其地足自立国。蓟微燕盛,乃幷蓟居之,蓟名遂绝焉。今幽州蓟县,古燕国也。

  注⒂正义括地志云:“郑州管城县外城,古管国城也,周武王弟叔鲜所封。”

  注⒃正义括地志云:“豫州北七十里上蔡县,古蔡国,武王封弟叔度于蔡是也。县东十里有蔡冈,因名也。”

  武王征九牧之君,登豳之阜,以望商邑。①武王至于周,自夜不寐。②周公旦□王所,曰:“曷为不寐?”王曰:“告女:维天不飨殷,自发未生于今六十年,麋鹿在牧,③蜚鸿满野。④天不享殷,乃今有成。⑤维天建殷,其登名民三百六十夫,不显亦不宾灭,⑥以至今。我未定天保,何暇寐!”王曰:“定天保,依天室,悉求夫恶,贬从殷王受。⑦日夜劳来⑧定我西土,⑨我维显服,及德方明。⑩自洛汭延于伊汭,居易毋固,其有夏之居。⑾我南望三涂,北望岳鄙,顾詹有河,⑿粤詹雒、伊,毋远天室。”⒀营周居于雒邑而后去。⒁纵马于华山之阳,⒂放牛于桃林之虚;⒃偃干戈,振兵释旅:⒄示天下不复用也。

  注①正义括地志云:“豳州三水县西十里有豳原,周先公刘所都之地也。豳城在此原上,因公为名。”按:盖武王登此城望商邑。

  注②正义周,镐京也。武王伐纣,还至镐京,忧未定天之保安,故自夜不得寐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此事出周书及随巢子,云‘夷羊在牧’。牧,郊也。夷羊,怪物也。”

  注④索隐按:高诱曰“蜚鸿,蠛蠓也”。言飞虫蔽田满野,故为灾,非是鸿雁也。随巢子作“飞拾”,飞拾,虫也。正义蜚音飞,古“飞”字也。于今犹当今。

  于今六十年,从帝乙十年至伐纣年也。麋鹿在牧,喻谗佞小人在朝位也。飞鸿满野,喻忠贤君子见放□也。言纣父帝乙立后,殷国益衰,至伐纣六十年闲,谄佞小人在于朝位,忠贤君子放迁于野。故诗云“鸿雁于飞,肃肃其羽,之子于征,劬劳于野”。毛苌云“之子,侯伯卿士也。”郑玄云“鸿雁知避阴阳寒暑,喻民知去无道就有道”。

  注⑤索隐言上天不歆享殷家,故见灾异,我周今乃有成王业者也。

  注⑥集解徐广曰:“一云‘不顾亦不宾成’,一又云‘不顾亦不恤’也。”索隐言天初建殷国,亦登进名贤之人三百六十夫,既无非大贤,未能兴化致理,故殷家不大光昭,亦不即摈灭,以至于今也。亦见周书及随巢子,颇复脱错。

  而刘氏音破六为古,其字义亦无所通。徐广云一本作“不顾亦不宾成”,盖是学者以周书及随巢不同,逐音改易耳。随巢子曰“天鬼不顾亦不宾灭”,天鬼即天神也。

  注⑦索隐言今悉求取夫恶人不知天命不顺周家者,咸贬责之,与纣同罪,故曰“贬从殷王受”。

  注⑧集解徐广曰:“一云‘肯来’。”

  注⑨索隐八字连作一句读。

  注⑩正义服,事也。武王答周公云,定知天之安保我位,得依天之宫室,退除殷纣之恶,日夜劳民,又安定我之西土。我维明于事,及我之德教施四方明行之,乃可至于寝寐也。自此已上至“武王至于周,自夜不寐”,周公问之,故先书。

  注⑾集解徐广曰:“夏居河南,初在阳城,后居阳翟。”索隐言自洛汭及伊汭,其地平易无险固,是有夏之旧居。正义括地志云“自禹至太康与唐、虞皆不易都城”,然则居阳城为禹避商均时,非都之也。帝王世纪云:“禹封夏伯,今河南阳翟是。”汲頉古文云:“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括地志云:“故鄩城在洛州巩县西南五十八里也。”

  注⑿集解徐广曰:“周书度邑曰‘武王问太公曰,吾将因有夏之居也,南望过于三涂,北詹望于有河’。”索隐杜预云三涂在陆浑县南。岳,盖河北太行山。

  鄙,都鄙,谓近岳之邑。度邑,周书篇名。度音徒各反。正义括地志云:“太行、恒山连延,东北接碣石,西北接岳山。”言北望太行、恒山之边鄙都邑也。又“晋州霍山一名太岳,在洛西北,恒山在洛东北”。二说皆通。

  注⒀正义粤者,审慎之辞也。言审慎瞻雒、伊二水之阳,无远离此为天室也。

  注⒁正义括地志云:“故王城一名河南城,本郏鄏,周公新筑,在洛州河南县北九里苑内东北隅。自平王以下十二王皆都此城,至敬王乃迁都成周,至赧王又居王城也。帝王世纪云‘王城西有郏鄏陌’。左传云‘成王定鼎于郏鄏’。

  京相璠地名云‘郏,山名。鄏,邑名’。”

  注⒂正义华山在华阴县南八里。山南曰阳也。

  注⒃集解孔安国曰:“桃林在华山东。”正义括地志云:“桃林在陕州桃林县西。山海经云‘夸父之山,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广员三百里,中多马,湖水出焉,北流入河也’。”

  注⒄集解公羊传曰:“入曰振旅。”

  武王已克殷,后二年,问箕子殷所以亡。箕子不忍言殷恶,以存①亡国宜告。

  ②武王亦丑,故问以天道。

  注①集解徐广曰:“一作‘前’。”

  注②索隐六字连一句读。正义箕子殷人,不忍言殷恶,以周国之所宜言告武王,为洪范九类,武王以类问天道。
(待续)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公回答:“身为君王,应该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无才德的人,任用忠诚可靠的人,防止奸诈虚伪的小人。严禁暴动的行为,制止奢侈浪费的习俗。也就是说君王要警惕六贼和七害。
  • 正义列女传云:“太姜,太王娶以为妃,生太伯﹑仲雍﹑王季。太姜有色而贞顺,率导诸子,至于成童,靡有过失。太王谋事必于太姜,迁徙必与。太任,王季娶以为妃。太任之性,端壹诚庄,维德之行。及其有身,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能以胎教子,而生文王。”此皆有贤行也。
  • 简狄吞乙,是为殷祖。玄王启商,伊尹负俎。上开三面,下献九主。旋师泰卷,继相臣扈。迁嚣圮耿,不常厥土。武乙无道,祸因射天。帝辛淫乱,拒谏贼贤。九侯见醢,炮格兴焉。黄蓟斯杖,白旗是悬。哀哉琼室,殷祀用迁!
  • 如果他遵照天地运行常理来治理天下,百姓就会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产生动乱。那么,天下纷争就必然随之兴起。圣人君子此时就悄悄的储备自己的能力与才华,等到时机成熟才公开进行征讨。
  •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①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觽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②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觽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 于是夔行乐,①祖考至,髃后相让,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皇来仪,②百兽率舞,百官信谐。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维时维几。”③乃歌曰:

      “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④皋陶拜手稽首扬言曰:“念哉,⑤率为兴事,慎乃宪,敬哉!”

  • 帝舜谓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难禹曰:“何谓孳孳?”禹曰:“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陆行乘车,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 周文王问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国家呢?”
  • 自古以来,很多人最怕英雄无用武之地,多少人不遇明君即放弃,忠臣难当,尤其面对于昏君更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