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孔子世家(7)

史记卷四十七 孔子世家 第十七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

“三人行,必得我师。”(1)“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2)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3)

  注(1)集解何晏曰:“言我三人行,本无贤愚,择善而从之,不善而改之,无常师。”

  注(2)集解孔安国曰:“夫子常以此四者为忧也。”

  注(3)集解何晏曰:“乐其善,故使重歌而自和也。”

  子不语:怪,力,乱,神。(1)

  注(1)集解王肃曰:“怪,怪异也。力谓若奡荡舟,乌获举千钧之属也。乱谓臣弑君,子弑父也。神谓鬼神之事。或无益于教化,或所不忍言也。”李充曰:“力不由理,斯怪力也。神不由正,斯乱神也。怪力,乱神,有与于邪,无益于教,故不言也。”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闻也。(1)夫子言天道与性命,弗可得闻也已。”

  (2)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4)夫子循循然善诱人,(5)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我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蔑由也已。”(6)达巷党人*(童子)*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7)子闻之曰:“我何执?执御乎?执射乎?我执御矣。”(8)牢曰:“子云‘不试,故艺’。”(9)

  注(1)集解何晏曰:“章,明。文,彩。形质着见,可以耳目循也。”

  注(2)集解何晏曰:“性者,人之所受以生也。天道者,元亨日新之道。深微,故不可得而闻之。”

  注(3)集解何晏曰:“言不可穷尽。”

  注(4)集解何晏曰:“言忽恍不可为形象。”

  注(5)集解何晏曰:“循循,次序貌也。诱,进也。言夫子正以此道进劝人学有次序也。”

  注(6)集解孔安国曰:“言夫子既以文章开博我,又以礼节节约我,使我欲罢不能。已竭吾才矣,其有所立,则卓然不可及。言己虽蒙夫子之善诱,犹不能及夫子所立也。”

  注(7)集解郑玄曰:“达巷者,党名。五百家为党。此党之人美孔子学道艺,不成一名而已。”

  注(8)集解郑玄曰:“闻人美之,承以谦也。吾执御者,欲明六艺之卑。”

  注(9)集解郑玄曰:“牢者,弟子子牢也。试,用也。言孔子自云我不见用故多伎艺也。”

  鲁哀公十四年春,狩大野。(1)叔孙氏车子鉏商获兽,(2)以为不祥。仲尼视之,曰:“麟也。”取之。(3)曰:“河不出图,雒不出书,吾已矣夫!”(4)颜渊死,孔子曰:“天丧予!”(5)及西狩见麟,曰:“吾道穷矣!”(6)喟然叹曰:“莫知我夫!”子贡曰:“何为莫知子?”(7)子曰:“不怨天,不尤人,(8)下学而上达,(9)知我者其天乎!”(10)

  注(1)集解服虔曰:“大野,薮名,鲁田圃之常处,盖今钜野是也。”正义括地志云:“获麟堆在郓州钜野县东十二里。春秋哀十四年经云‘西狩获麟’。国都城记云‘钜野故城东十里泽中有土台,广轮四五十步,俗云获麟堆,去鲁城可三百余里’。”

  注(2)集解服虔曰:“车子,微者也;鉏商,名也。”索隐春秋传及家语幷云“车子鉏商”,而服虔以“子”为姓,非也。今以车子为主车车士,微者之人也。人微故略其姓,则“子”非姓也。

  注(3)集解服虔曰:“麟非时所常见,故怪之,以为不祥也。仲尼名之曰‘麟’,然后鲁人乃取之也。明麟为仲尼至也。”

  注(4)集解孔安国曰:“圣人受命,则河出图,今无此瑞。吾已矣夫者,*[伤]*不得见*[也]*。河图,八卦是也。”

  注(5)集解何休曰:“予,我也。天生颜渊为夫子辅佐,死者是天将亡夫子之证者也。”

  注(6)集解何休曰:“麟者,太平之兽,圣人之类也。时得而死,此天亦告夫子将殁之证,故云尔。”

  注(7)集解何晏曰:“子贡怪夫子言何为莫知己,故问之。”

  注(8)集解马融曰:“孔子不用于世,而不怨天不知己,亦不尤人。”

  注(9)集解孔安国曰:“下学人事,上达天命。”

  注(10)集解何晏曰:“圣人与天地合其德,故曰唯天知己。”

  “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乎!”(1)谓“柳下惠﹑少连降志辱身矣”。

  谓“虞仲﹑夷逸隐居放言,(2)行中清,废中权”。(3)“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4)

  注(1)集解郑玄曰:“言其直己之心,不入庸君之朝。”

  注(2)集解包氏曰:“放,置也。置不复言世务也。”

  注(3)集解马融曰:“清,纯絜也。遭世乱,自废□以免患,合于权也。”

  注(4)集解马融曰:“亦不必进,亦不必退。唯义所在。”

  子曰:“弗乎弗乎,君子病没世而名不称焉。吾道不行矣,吾何以自见于后世哉?”

  乃因史记作春秋,上至隐公,下讫哀公十四年,十二公。据鲁,亲周,(1)故殷,运之三代。(2)约其文辞而指博。故吴楚之君自称王,而春秋贬之曰“子”;

  践土之会实召周天子,而春秋讳之曰“天王狩于河阳”:推此类以绳当世。贬损之义,后有王者举而开之。春秋之义行,则天下乱臣贼子惧焉。

  注(1)索隐言夫子修春秋,以鲁为主,故云据鲁。亲周,盖孔子之时周虽微,而亲周王者,以见天下之有宗主也。

  注(2)正义殷,中也。又中运夏﹑殷﹑周之事也。

  孔子在位听讼,文辞有可与人共者,弗独有也。至于为春秋,笔则笔,削则削,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辞。弟子受春秋,孔子曰:“后世知丘者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1)

  注(1)集解刘熙曰:“知者,行尧舜之道者也。罪者,在王公之位,见贬绝者。”

  明岁,子路死于韂。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方负杖逍遥于门,曰:“赐,汝来何其晚也?”孔子因叹,歌曰:“太山坏乎!(1)梁柱摧乎!哲人萎乎!”(2)因以涕下。谓子贡曰:“天下无道久矣,莫能宗予。(3)夏人殡于东阶,周人于西阶,殷人两柱闲。昨暮予梦坐奠两柱之闲,予始殷人也。”后七日卒。(4)

  注(1)集解郑玄曰:“太山,觽山所仰。”

  注(2)集解王肃曰:“萎,顿也。”

  注(3)集解王肃曰:“伤道之不行也。”

  注(4)集解郑玄曰:“明圣人知命也。”正义括地志云:“汉封夫子十二代孙忠为褒成侯;生光,为丞相,封侯;平帝封孔霸孙莽二千户为褒成侯;后汉封十七代孙志为褒成侯;魏封二十二代孙羡为崇圣侯;晋封二十三代孙震为奉圣亭侯;后魏封二十七代孙为崇圣大夫;孝文帝又封三十一代孙珍为崇圣侯,高齐改封珍为恭圣侯,周武帝改封邹国公;隋文帝仍旧封邹国公,炀帝改为绍圣侯;

  皇唐给复二千户,封孔子裔孙孔德伦为褒圣侯也。”

  孔子年七十三,以鲁哀公十六年四月己丑卒。(1)

  注(1)索隐若孔子以鲁襄二十一年生,至哀十六年为七十三;若襄二十二年生,则孔子年七十二。经传生年不定,致使孔子寿数不明。

  哀公诔之曰:“旻天不吊,不兿遗一老,(1)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

  (2)呜呼哀哉!尼父,毋自律!”(3)子贡曰:“君其不没于鲁乎!夫子之言曰:

  ‘礼失则昏,名失则愆。失志为昏,失所为愆。’(4)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称‘余一人’,非名也。”(5)

  注(1)集解王肃曰:“吊,善也。兿,且也。一老谓孔子也。”

  注(2)集解王肃曰:“疚,病也。”

  注(3)集解王肃曰:“父,丈夫之显称也。律,法也。言毋以自为法也。”

  注(4)索隐失礼为昏,失所为□。左传及家语皆云“失志为昏,失礼为□”,与此不同也。

  注(5)集解服虔曰:“天子自谓‘一人’,非诸侯所当名也。”

  孔子葬鲁城北泗上,(1)弟子皆服三年。三年心丧毕,相诀而去,(2)则哭,各复尽哀;或复留。唯子赣庐于頉上,(3)凡六年,然后去。弟子及鲁人往从頉而家者百有余室,因命曰孔里。鲁世世相传以岁时奉祠孔子頉,而诸儒亦讲礼乡饮大射于孔子頉。孔子頉大一顷。故所居堂弟子内,后世因庙藏孔子衣冠琴车书,(4)至于汉二百余年不绝。高皇帝过鲁,乙太牢祠焉。诸侯卿相至,常先谒然后从政。

  注(1)集解皇览曰:“孔子頉去城一里。頉茔百亩,頉南北广十步,东西十三步,高一丈二尺。頉前以瓴甓为祠坛,方六尺,与地平。本无祠堂。頉茔中树以百数,皆异种,鲁人世世无能名其树者。民传言‘孔子弟子异国人,各持其方树来种之’。其树柞﹑枌﹑雒离﹑安贵﹑五味﹑毚檀之树。孔子茔中不生荆棘及刺人草。”索隐雒离,各离二音,又音落藜。藜是草名也。安贵,香名,出西域。

  五味,药草也。毚音谗。毚檀,檀树之别种。

  注(2)索隐诀音决。诀者,别也。

  注(3)索隐按:家语无“上”字。且礼云“适墓不登陇”,岂合庐于頉上乎?盖“上”者,亦是边侧之义。

  注(4)索隐谓孔子所居之堂,其弟子之中,孔子没后,后代因庙藏夫子平生衣冠琴书于寿堂中。

  孔子生鲤,字伯鱼。(1)伯鱼年五十,先孔子死。(2)

  注(1)索隐按:家语孔子年十九,娶于宋之幷官氏之女,一岁而生伯鱼。伯鱼之生,鲁昭公使人遗之鲤鱼。夫子荣君之赐,因以名其子也。

  注(2)集解皇览曰:“伯鱼頉在孔子頉东,与孔子幷,大小相望也。”

  伯鱼生伋,字子思,年六十二。尝困于宋。子思作中庸。(1)

  注(1)集解皇览曰:“子思頉在孔子頉南,大小相望。”

  子思生白,字子上,年四十七。子上生求,字子家,年四十五。子家生箕,字子京,年四十六。子京生穿,字子高,年五十一。子高生子慎,年五十七,尝为魏相。

  子慎生鲋,年五十七,为陈王涉博士,死于陈下。

  鲋弟子襄,年五十七。尝为孝惠皇帝博士,迁为长沙太守。长九尺六寸。

  子襄生忠,年五十七。忠生武,武生延年及安国。安国为今皇帝博士,至临淮太守,蚤卒。安国生卬,卬生欢。

  太史公曰: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生以时习礼其家,余祗回留之不能去云。(1)天下君王至于贤人觽矣,当时则荣,没则已焉。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2)可谓至圣矣!

  注(1)索隐祗,敬也。言祗敬迟回不能去之。有本亦作“低回”,义亦通。

  注(2)索隐离骚云“明五帝以折中”。王师叔云“折中,正也”。宋均云“折,断也。中,当也”。按:言欲折断其物而用之,与度相中当,故以言其折中也。

  【索隐述赞】孔子之胄,出于商国。弗父能让,正考铭勒。防叔来奔,邹人掎足。尼丘诞圣,阙里生德。七十升堂,四方取则。卯诛两观,摄相夹谷。歌凤遽衰,泣麟何促!九流仰镜,万古钦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1)更立其庶駆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 索隐孔子非有诸侯之位,而亦称系家者,以是圣人为教化之主,又代有贤哲,故称系家焉。正义孔子无侯伯之位,而称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宗于夫子,可谓至圣,故为世家。
  • 谓事微而不着,须表明也,故言表也。正义言代者,以五帝久古,传记少见,夏殷以来,乃有尚书略有年月,比于五帝事夡易明,故举三代为首表。表者,明也。明言事仪。

  • 孔子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在世时周游列国,十四年坚持不懈推行他的主张,希望把道德逐渐下滑的人类带回到三皇五帝,大周王朝最好时期的人类道德,但生不逢时,一生坎坷,多苦多难,其中以“厄于陈蔡,弦歌不绝”的故事最为著名。
  • 孔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

    “先有司”,管理者首先要胜任自己的工作,自己要出色地、专业地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并能在工作状态和职业精神上给下属带一个好的头。哪个下属会忠诚地追随一个不能胜任自己工作的上司呢?哪个下属会死心塌地地为一个不能为他们树立表率作用的领导效力呢?所以,孔子说的“先有司”,是做好管理工作的第一要义。

  • 春秋时期没有纸,字是写在一片片竹简上,一部书要用许多竹简,必须用熟牛皮(韦)绳子把这些竹简编联在一起才能阅读。平时卷起来放着,看时就打开来。《周易》文字艰涩,内容隐晦,孔子就翻来覆去地读,这样读来读去,把编联竹简的牛皮绳子磨断了许多次(韦编三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