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海棠詩社(9)

第一卷 校園
作者:楊天水

海棠詩社 第一卷 校園。(公有領域)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一段行程之後,巴桑大哥說:「我們的詩社該有個像樣的名字。」

真可謂一言驚四座,兩船人頓時活躍許多。有的人遠眺深思,有的人斂眉思考,片刻之後,各人紛紛發表意見。

侗族姑娘徐文說:「就叫『昆明湖詩社』頂好的。」

古麗說:「可以稱為『玉橋濱詩社』。」

王雯麗說:「將『昆』字去掉,就叫『明湖詩社』,豈不更精簡些。」

醉仙說:「不如稱為『四海詩社』,丈夫立志,四海為家。何況我們又是來自五湖四海。」

一時間其他人或附和這個名稱,或附和那個名稱,或別出心裁,歡聲笑語,連綿不斷。湖水也為之開懷,於日光下,晶光瀅瀅。

李承德突然說:「我看叫『香山詩社』為好,香山比昆明湖更有名氣。香山已經歷了許多歲月,將來其壽命也將延至天荒地老之日。稱為『香山詩社』更具永久性意義。」

楊少山說:「可是我們並不在香山開社,似乎那樣稱名,不大妥當。」

劉朗顯然是同意李承德的意見,說:「那我們下次到香山開一社,不就彌補了麼?」

巴桑說:「來個無記名投票,這樣符合民主精神。如何?」

於是,大家紛紛拿出紙筆,寫完交給巴桑。巴桑唱標,步木真記錄,金芙蓉與古麗鑒票,結果「香山詩社」得票最多。詩社的名稱就這樣決定了。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步木真慢斯慢理地說:「詩社不能不要個社長,也來個無記名投票怎樣?」

於是兩船人又認真地進行了無記名投票,結果巴桑大可得票最多,理所當然地當起香山詩社的首任社長了。李夫子承德得票次之,被推為幹事。後來大家知道古麗寫得一手好字,推她為秘書,專門負責譽寫,她的字深得《董美人墓誌》的真諦,神清骨秀,古樸端莊。

又一陣指點湖光山色之後,巴桑說:「今日地氣漸暖,風和日麗,既為我們詩社高興的日子,也為我們痛心的日子。高興的是,匯聚於此;心痛的是我們的好友馬健行英年早逝,不能來此充當社長。我們今日先開一社,以悼亡為題。」

一時間,日光也似乎突然暗淡,一陣風嗚嗚吹來,諸人頓時寂靜無聲。

***

許久之後,金芙蓉說;「可是我們與之並無交往,何以悼亡?」

李夫子承德說:「雖無交往,只要聞知其人其事,有感而發,便可悼亡,譬如金玉,眾人皆知其貴潔,然而真正見過,又有幾人?」

經他這麼一說,眾人似乎有所感悟。

楊少山又說:「馬健行對待養父母如生父母。其養父母一個雙目失明,一個四肢殘缺,健行少時便自動上門,以弱小童稚之筋骨,擔昏定晨省之重任。上學後,又將未婚妻自他地接至家中,撫養二老,所歷之艱難,非言語能道盡。其為人剛正,律己嚴格,待人寬厚,克勤克儉,常以助人為樂事。這樣的人竟然天不假年,死於病疾,就是鐵石心腸也會為悲哀。」

巴桑說:「不限體裁,不限韻腳。」

大家開始陷入沉思。

步木真凝望萬壽山,神情持重;金芙蓉雙手報膝,沉頭閉目;古麗側首望春水,美顏映於其中;巴桑、馬剛、醉仙,在打草搞。另一船上,李承德淚花溢於鏡片之後;楊少山,神情木滯,遙望西天索句;劉朗正在本子上寫甚麼,當然一定是在打草稿了;唐英或手划湖水,或埋首沉思;楊雪貞明眸柔對碧水,招來了諸多魚兒在四周遊戈;王雯麗滿頭秀髮,迎春風微舞,面容多情而沉靜;徐文不時目隨鷗鳥,若有所思。

大約半小時許,徐文先有了。

她將稿子遞了過來,接著大家陸續地往古麗手中遞稿。只有巴桑、楊少山和我沒有完工。

古麗說:「你可以先看看別人的嘛。」將一疊紙遞到我的手中。

我逐一閱讀。

徐文的五絕這樣寫道:「〈悼馬兄〉。青少多重難,荒原身影單。人群稱孝義,不愧一兒男。」

馬剛的七絕寫道:「〈悼亡兄馬健行〉。同胞已赴泉台去,學海身單心自寒。春水不堪哀念苦,風波湧起淚潸潸。」

唐英的一首五絕寫道:「灑淚向甘南,新墳土未乾。待得秋風至,再悼好兒男。」

劉朗寫的是一首五律了:「數載數同窗,皆思作棟梁。春晨雞伴舞,夏夜燭昏黃。每望園天蓋,常吟方地長。天公大負義,留我獨彷徨。」

楊雪貞寫得是一首五律:「多難識忠心,春風辨柳情。新墳壓大漠,古德舉人旌。未見尊兄面,頻聞豪傑名。明湖知感佩,伴我淚瀅瀅。」

醉仙寫的是一組短賦:「天不假人年兮,奪走我兄。甘南土墓之孤兮,風吹草叢。黃土有情兮,生龍葬龍。我心沉痛兮,難以形容。雲昏昏兮壓黃原。露冷落兮墓草纖。夜靜星燦兮月灑嬋娟。誰駐墳前兮話語綿?昔日同窗兮,常傾心懷。饑寒共受兮,長思未來。每舉酒兮對白雪。弄笛狂歡兮,催冬梅之先開。今我孤寂兮望西方。春花爛漫兮樹懸芳。尋兄論詩兮,天宇蒼蒼。故人不見兮,我心永傷。」

步木真寫的是首七律:「又向春風哭逝川,人間罕得事完全。大年不假英男命,黃土難留落日丹。自古蒙回同北地,而今兄妹各藍天。東風何日墳頭祭,替我裁開花美顏。」

金芙蓉寫的是四句五古:「高潔數梅蘭,男兒當仁義。馬君雖早行,人間留浩氣。」

王雯麗寫的是七言樂府:「甘南黃土對昏雲,日暮煙迷山氣寂。水流嗚咽走春川,飛鳥為之傷心泣。昆明湖上水茫茫,遙向蒼天開一碧。願得馬君魂作儔,學海同舟共朝夕。」

看到這時,李承德、楊少山已交上各自的詩作。@(待續)

(點閱小說:海棠詩社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湖水湛碧,天清氣爽,北面萬壽山雖小而巍峨,樹木叢中,雕樑畫棟,飛彩流輝,玉帶橋玲瓏精緻,遠望如白玉雕成。
  • 魏仲民悄悄地走上樓來,見到女兒如此傷心自己也忍不住難過。他無法安慰也安慰不了,只好在門後一張椅子上坐定,大口吸煙,雙眼盯著地面發呆。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說天地是養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賦於我們以美好的情性和聰明才智,我們必須將它們發揮到完美的狀況,才算是盡了做人的自然本職。
  • 漫畫工作室一開始都會由老鳥帶領,從流程介紹到手上功夫。他會給你一疊畫壞或有切割過的漫畫原稿紙做練習,從沾墨到稿紙上運筆。當了助手最大的差別就是除了逐漸了解流程運作,看漫畫的角度也完全不同了,以前是迷戀畫技、看劇情精彩與否,之後是學著分析作者營造這些的方法。
  • 洛陽乃我們中華民族九朝古都,數千年歲月逝去,人間不知經歷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變。
  • 洪澤湖濱的田園景色,終年動人。春日千萬畝麥苗常迎清風起舞,無際綠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與不可遏止,油菜花開放之際,或千萬畝成片,或間於麥田之中,鮮黃嬌艷,其笑面榮光,洋溢天宇的精氣。
  • 放眼望去,灌木樹籬外是去年秋天才剛犁過的農地。他從沒想過自己還能見到春天如煉金術般的變化,大地從暗沉咖啡色,轉變為油綠,再化為遍地金黃。一年一次收成,如果人的一生,能用經歷幾次收成來計算,那麼他已經見夠了。
  • 這裡以前是撤軍時丟棄炮彈的地方,羅應貴像是拔蘿蔔那樣把它們拾起來,等待政府不定期地前來回收。
  • 看起來,那是一份不一樣的廣告資料袋,用一個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靜靜的蓮花。袋子裡頭則是厚厚的一疊──她以前就收到過,知道裡面的內容──口袋本的小書、上網卡、刻錄光盤等。但她從來都沒有耐心仔細看完過。並非是恐懼什麼,然而,有一種百無聊賴的空虛感,還有一種不能名狀的物質,團團地纏住她,總讓她感覺心煩意燥,坐立不安,於是,她從來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資料。
  • 腐蝕來自於一種叫做「砷」的物質,它和雄黃、鶴頂紅、砒霜、硫酸這些在視覺上同樣觸目卻相去甚遠的化合物有關。 肺癌晚期的熊德明躺在一張沙發椅上,鼻孔裡插著輸氣管,地上一臺家庭製氧機沒有間歇地工作,維持他的呼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