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包袱处理(一)》

演绎技巧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如何处理包袱,这也是数来宝表演问题中的重要问题之一;所有写在作品中的包袱,只能说为演唱中的包袱提供了条件,打下了基础。包袱到底能“响”不能“响”,具不具有喜剧与令人惊讶的效果,还要通过实地演唱来检验。所以说,包袱是~“写在作品里,响在听众间。”

唱响包袱:
一个包袱能响不能响,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演员的表演;有可能表演水平差的演员,能把整篇包袱演坏,一个也演不响;表演水平稍好的演员,情况时好时坏,能演响部分包袱;而表演水平高的演员,不但原曲设计的包袱不是问题,甚至还能把原来不是包袱的地方,演出“包袱”来。

演员要掌握具体的技术、技巧,才能把包袱表现好,但背后起关键作用的,仍是内心情感。毕竟包袱是来自于演员对作品内容深刻而细腻的理解和表现,所以演员的内心情感丰富不丰富,真实不真实,表演分寸拿捏的适不适当,都是表演好包袱的前提条件。

前边提到身为演员必备有“亲切感、真实感、幽默感”,这在表现包袱时尤其重要;演员与观众必须在感情上打成一片,表现的自然、真挚、轻松,才可能使观者发出痛快的笑声。

别“演”包袱:
一般的情况是,演员一演到包袱处,就会加倍来劲儿加倍卖力,这样一来,表现就要过火、夸张,以致削弱了真实感,让明明是包袱的地方却演不“响”,或是大大削减了包袱的“响度”与“脆劲”。因此我们从实践中体会到~包袱别当“包袱”演!

要求演员将包袱不当“包袱”演,就是要求演员把注意力放在唱词内容,重点在于准确和深刻的表达,仅专注于表演内容,不去理会有无笑声,如此一来反倒能把包袱演响!这种情况在演唱中是经常遇到的,它说明对包袱的表现,就是感情越真实、越自然,越好。

基调与特点:
数来宝的整个表演基调,都应是轻松愉快的;除了个别段落含有比较庄严或悲愤的情节外,都应把握好这种基调,这是造成幽默感的重要依据。因为过于沉重、严肃的情绪,容易把“包袱”淹没掉,失去“说笑”的气氛。

数来宝这一韵诵类曲种的特点,必须注意节奏强烈、韵味合谐,在表现包袱时,如果“板式”运用不当,便会影响节奏的顺畅,削弱“包袱”的力量。尤其“包袱”一般响在“正格节奏”上,一旦安插变格节奏、变唱节奏,也会对“包袱”起到不利的影响。

例如:“四尺布一大块(儿),下水一抽成了手绢(儿)”
~最后四字“成了手绢(儿)”用的是“赶板”形式,既符合生活口语,节奏又顺畅,因此包袱说出又脆又响。
~但如果唱成“0成(共一拍,‘成’字半拍后起拍)了手(一拍)绢(儿)”,也就是运用了“闪板”板式把句尾唱成了变格节奏,就会把原来自然连贯的语气给唱散了!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两个演员(甲、乙)相互配合的重要方面,就是双方的情感交流,这与演员和听众的交流,形成了一个三角关系。虽然演员和听众之间的交流是最主要的、最基本的交流形式(因数来宝本身曲种形式特点而定),但是,演员间的交流良好与否,也是演出成败的主因。
  • 本文除了再谈演员必备特质之“幽默”外,再谈谈演员的配合问题;两个演员的配合。
  • 数来宝演员,并不像演戏那样需要扮演固定角色,所以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进入其中角色,而是以数来宝演员的身份对作品中的人物进行模拟,主要的还是直接对听众叙事,因此与听众的交流要充分。
    一位称职的数来宝演员,应具有演出态度的三个基本特质~亲切感、真实感,还有幽默感。
  • 从字面上看,任何曲本都是“死”的,只有通过演员的艺术创造,才能把它活灵活现的呈现在舞台上。然而在演唱实践中,我们体会到:唱词的性质是有区别的,有的唱词表意含蓄而深邃,必须配合上演员丰富的“潜台词”,才能得到激励人心的效果。另有些唱词,表意就比较单纯而直接,相对搭配的“潜台词”也就比较单一。
  • 由于中共的暴政,没办法来到海外打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真相资料,明白了中共的邪教本质,为了自己美好的未来,现郑重声明退出一切中共邪恶组织!抹去邪恶的兽印。
  • 数来宝演员要如何把作品唱好、演好,这关系到演出者对作品的理解和表现两方面。
    演员看到一篇作品,靠着自身的思想、生活经验和演出技巧,必定会有一定的理解。然而为了把此一作品确立在舞台上,只对曲本作一般联想是不够的,必须要经由“二度创造”的过程,确实的对曲本作深刻、透彻的分析。
  • 神韵艺术团一连五天七场光临大邱表演,大邱艺术界人士连日来口耳相传,成群结队赶来观赏神韵的演出。韩国说唱艺术家、岭南民谣保存会达城支会长郑奉兰表示,节目太好了,“从大幕一拉开就很受感动。”
  • 要伴奏拖音超过一拍半的“抻板”时,一般是随着字的拖音打“双点”。
  • 要注意使用“单板磕”往上催速度时,要比使用其他的点子更有效。因此,由慢速转快速时,开头的几拍,往往会用“单板磕”的点子步步紧催。
  • 在连续让板处,主要使用较强的“双点”伴奏。它既能对高亢又激昂的情绪给予烘托,又能给摆布稀疏的字间弥合隙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