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我诚无能。但有一能:善用贤人!”

秦自省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一、王浚认错,愿意改悔

晋朝时,大将王浚,自以为平定东吴功劳巨大,可是,却受到王浑的抑制。他每次上朝见到皇上,就叙说前线打仗的劳苦,以及受冤屈的状况,以致于不能控制自己的愤怒,说话态度傲慢,极不礼貌。皇上都宽恕了他。

益州护军范通,劝王浚说:“你的功劳确实很大,但是功大的人,不一定会有好结果。如果你凯旋归来的时候,闭口不谈平吴这件事,一旦有人问起来,你就说:‘那是由于皇上的圣德,以及全体将领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已年迈,能出什么力呢?’你这样做,那个抑制你的王浑,能不感到惭愧吗?”

王浚致谢说:“起初,我担心重踏邓艾的覆辙,给自己带来祸害,不得不说,以致于一点也不能保持沉默。是我的气量太狭小了。”他感到十分羞愧,表示立即改悔。

二、梁鸿失火以后……

梁鸿,是东汉时的梁让的儿子,字伯鸾。少孤。及长,博览多通。与妻孟光举案齐眉,相互尊重。后入霸陵山中,以耕织为生。

东汉时,梁鸿养了一群猪,因不小心失火,烧了别人家的房舍。梁鸿寻访所有被烧过的人家,了解损失的情况,全部用猪去赔偿了人家的损失。

有一家的主人,总嫌赔的少。梁鸿说:“我没有其它的财产了,愿意自己留下来,帮助你家耕作。”

因为梁鸿干活不遗余力,邻居家的一个老人,认为梁鸿不是一般人,于是就和人们一起,去指责那家主人,讲他索要的赔偿太过分了。却称梁鸿是真正的长者。

那家的主人,受到指责以后,仔细想想,觉得自己的确索要得过分了,就把猪全部再还给梁鸿。梁鸿不接受这些被退还的猪,就悄悄的离开了。

三、“不愿知道诬陷我的人”

武则天对狄仁杰说:“你在汝南(今河南汝南县)有很好的政绩。然而有人却告了你的状,想知道他是谁吗?我可以告诉你。”

狄仁杰致谢说:“皇上认为我错了,请指出来,我一定改正;如果认为我没错,那将是我的大幸事。但是,我不愿意知道诬陷我的人。”

武则天很受感动,赞扬狄仁杰确实有长者的气度。

四、韩康上朝去

韩康,是东汉时的霸陵(今陕西西安市东北)人,字伯林。卖药于长安市,三十余年,口不二价。受到百姓们的广泛称赞。

韩康隐居在霸陵山中时,汉桓帝派人,备好了华丽的车子,去聘请他。使者拿着诏书,来到韩康的住处,恭敬的迎接他。韩康不得已,只好坐着自己的粗劣的牛车,出发了。

使者事先给亭长打过招呼,亭长得知韩康是皇上征聘的人,要从这里经过,赶紧派人整修道路和桥梁,准备迎接韩康。

等到韩康乘坐简陋的牛车,到达这里时,亭长看到一个田间农夫经过,唆使人去抢他的牛。韩康乾脆把牛解下来,给了亭长这帮人,自己步行而去。

过了一阵子,使者赶到这里,说坐牛车的就是皇上征聘的韩康,亭长十分惊慌。使者了解到亭长的过错,非常生气,要上奏皇上,把亭长杀了。韩康却说:“亭长又不认识我。牛是我给他们的,亭长有什么罪呢?”

五、“我诚无能。但有一能:善用贤人!”

北宋时,吕蒙正曾询问几个儿子说:“我做宰相,外边的人们议论如何?”

孩子们说:“你做宰相,四方边疆无战事,与少数民族睦邻友好,都服从大宋。但是,人们说你没有能力。你办事的权力,很多都被同僚官吏们,争走了。”吕蒙正说:“我的确没有多大能力。但是我也不自卑。因为我有一种能力,就是善用贤人,用得恰到好处。”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段秀实在负责田事的营田官时,泾源武将焦令谌,强夺民田。这年大旱,收成不好,焦令湛却强逼老百姓交租,百姓纷纷找段秀实告状。
  • 著名唐朝丞相萧复,曾任太子仆射,广德年间,连年饥荒,谷价飞涨。萧复家虽然不富裕.但也打算把自己在昭应县的别墅卖了,以赈济灾民。
  • 戴就在担任仓库的吏员时,刺史欧阳参诬告该郡太守犯有贪赃罪,让部吏薛安逼迫戴就承认太守犯了罪。薛安便把戴就抓来,投入钱塘县监狱,严刑烤打,不择手段。
  • 徐铉买了一处房子,住了一年后,然后发现老房主的家境很穷。徐铉便问他:“难道是卖给我的房子太便宜了,造成你家现在的困境吗?”对方未作回答。
  • 有一天,他在后园散步,忽见一树根下有一陷阱,他走进一看,里面有一瓮,瓮里全是白银。徐孝祥赶快又把瓮埋了起来,没动瓮中任何东西,也没让他人知道。
  • 原谷的爷爷,年老多病,他的父母嫌弃他,想把他抛到野外。原谷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他力主正义,坚决反对父母双亲这样对待爷爷。
  • 与柳仆射(古代官名,秦汉之时已置,唐宋以左、右仆射为宰相之职)同族的一个子弟,即柳仆射的侄儿,做了水部员外郎以后,就请求柳仆射为他购置宅第。
  • 赵宣子送给他两块干肉。他十分感激,拜谢接受了,却不敢吃。问他是什么缘故?他回答说:“我有老母在家,我想把这么好的干肉,拿回去送给母亲食用。”赵宣子于是又另送给他两块。
  •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朱孝贞台北报导)以赞助新唐人电视台举办之全球华人系列大赛所发起的“富而有德善举餐会”台北场次,7月31中午日在台北花园大酒店盛大举办,一场雅致富含文化艺术气息的中国菜飨宴,让与会的来宾在享用美食的同时,也能体验正统艺术的美,也因他们慷慨解囊的善举,让台湾的下一代所赖以生存的不只是金钱与物质,而是精神文明的提升、道德的重建、文化艺术的传承。
  • 《柳玭家训》中,有一篇文章,训谕子弟说:“家族门第高,是可畏而不可恃之事。如果行为失当,判罪会重于别人,死后也无颜见祖先于地下,这是可畏的一面;门第高,容易产生骄横的心理,同时也容易招来忌恨,你干了好事,别人不会相信;如果稍稍有点过失,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此即所谓不可恃。因此,富家子弟,一定要在学习上更加勤奋,在行为上更加检点,这样做,也才只可以和一般人同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