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能与机智兼备──晏子的故事

作者: 罗忍

晏婴(公元前578年─前500年),字仲,谥平,史称晏子,春秋后期外交家、思想家。(公有领域)

  人气: 75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晏子分食

有一次,齐相国晏子正在吃饭,正好齐景公派遣的使者来到。晏子起身迎接,并邀请使者一同吃饭。晏子把自己的饭分出一半招待使者,结果使者没吃饱,晏子也没吃饱。

使者回去后,把这件事告诉了齐景公。景公惊讶地说:“唉!没想到相国的家里竟是这样贫穷啊!我一直不知道,这是我做国君的过错啊!”

于是,景公派人给晏子送去一千两黄金和从集市上收来的税租,让他用来供养宾客。晏子说什么也不要,景公三次派人去送,三次都被晏子谢绝。

晏子对景公说:“我并不贫穷,我靠国君的俸禄,已是恩泽惠及家族,而且足够供交游之用,还可以接济穷苦百姓。您给我的俸禄,已是够多的了!

“我听说,接受君主所赏赐的丰厚资财,而转施给老百姓,这是臣下代替君主取悦于民;忠君之臣,是不会这样做的。从君主那里得到丰厚资财,却又不施舍给老百姓,这是私自窃藏君主的恩惠;仁义之人,也不会这样做的。靠取悦国君升官,又因得罪士人而被贬退,身死而财货被他人占有,这是替别人守藏钱财;有智慧的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我的家中,现有一些布,一些粮食,已经足够享用了。我为什么还要接受那多赏赐呢?”

景公反问晏子:“过去先君桓公,用书社五百(古代二十五家为一社,书写社人姓名于籍册上,称为书社)封给相国管仲,管仲一点也不推辞,就接受了。可您为什么一再推辞呢?”

晏子向景公揖揖手,郑重地说:“我听说:明达的人,既使思考一千遍,也会有考虑不周的时候;愚钝的人思考一千遍,肯定会有正确的时候。我想,管仲虽是聪明人,也会有思虑不周的时候;我虽然愚昧,或许也有正确的时候。大概,管仲失误的时候,正是我正确的时候吧?所以我再三推辞,而不敢接受。”

景公听了,点了点头。

楚王自讨没趣

有一次,晏子将出使楚国。楚王听到这个消息,就对手下大臣说:“晏婴是齐国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他的口齿伶俐,唇枪舌剑。现在他奉命出使我国,我想侮辱他一番。你们看用什么法好呢?”

左右大臣献计说:“等晏婴来了以后,我们绑上一个人,故意从您面前走过。您看到后就问:‘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我们就回答:‘他是齐国人,犯了偷窃罪要被处刑。’这样不就侮辱晏婴了吗?”

楚王一听,连连拍手叫好。于是吩咐手下人作好准备。

不久,晏子来到楚国,拜见了楚王。楚王举行盛大酒会招待晏子。宾主喝得正高兴时,两个差役架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从堂前走过。楚王很不高兴地问道:“你们捆绑的是什么人?”两个差役回答道:“是齐国人,犯了偷窃罪。”

楚王听了,得意地看看晏子,说:“齐国人天生就喜欢偷盗吗?”

晏子看看楚王,站起身来,离开席位,郑重地回答说:“我听说,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南,就是橘树;如果生长在淮河以北,就变成了枳树,橘树和枳树的叶子,极其相似,可果实的味道,却完全不同。”说到这里,晏子笑着问楚王说:“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楚王不解地摇了摇头。晏子接着说:“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就是因为南北水土不同啊!”说着,晏子指指堂下的那个被捆的人说:“这个人,生活在齐国的时候并不偷窃,来到楚国后却偷起东西了,莫非贵国的水土,容易使老百姓做盗贼吧?”

说完,晏子哈哈大笑起来。

楚王听了,脸色一阵儿白、一阵儿黄。他尴尬地笑着说:“聪明贤智的人,真是不可戏弄啊!我这是自讨没趣了。”

晏子放逐楚巫

楚国有个女巫,通过齐景公的近臣裔款(人名,一个佞臣)的引荐,见到了景公。楚巫陪伴景公玩了三天,景公十分喜欢她,下令把她留在身边。女巫对齐景公说:“您是一个明智神圣的君主,能成就一番帝业啊!可是您即位已经十七年了,成就并不大,原因是您的圣德还没有充分显示出来,我可以为您作法(施展法术),请求五帝昭明您的美德。”

景公听了十分高兴,他对女巫叩首拜谢说:“请你多多帮助我。”女巫说:“五帝的位置,是在国都的南边,先祭祀牛山,然后再上去。”于是景公下令运送祭祀的用品,并让裔款主持这件事。

晏子听到这件事后,急忙去见景公,他说:“听说君主让楚国的女巫祭祀牛山,有这回事吗?”

景公说:“是的。我想请求五帝昭明我的德行,让神灵降福于我。”

晏子说:“您的话错了!古代统一天下的帝王,用宽厚的德行,来安定国家。诸侯拥戴他,把他作为领袖;百姓归顺他,把他视为父母。因此,天地四时和谐而不失调,星辰日月运转有序而不乱。顺乎天意,合乎民心的君主,才是明智神圣的君主。古代的明君,不频繁地祭祀,不轻信神巫。而您却抛弃贤人,重用女巫,上天是不会降福的。可惜啊!居于君主的地位,却说出如此低下的话呀!”

景公听了,不好意思地说:“是裔款让我亲近楚巫的,我很欣赏她,听信了她的话,险些做出蠢事来,多亏先生及时劝谏。”说完,景公下令驱逐楚国女巫,并拘捕裔款,晏子说道:“不能把楚巫驱逐出齐国。”

景公很奇怪,问道:“她是个坏人,为什么不逐出齐国。”

晏子说:“正因为她坏,所以才不把她逐出齐国。您想,把她逐出齐国,一定还会有别的国王,被她迷惑并重用她。您听信了她的话,已经很不明智了。要是让她再去危害别的国家,这也太不仁德了?”

景公说:“您说得对!那该怎么办呀?”

晏子说:“把她流放到齐国东边最荒凉的地方去,让她无法再惑乱人心。”于是,景公下令流放了楚巫,并把裔款永远囚禁起来。

晏子知礼

有一次,晏子出使鲁国,孔子听说后,就让弟子前去观看,他嘱咐弟子们说:“你们一定要注意晏子的礼仪。”很快,子贡回来了,他对孔子说: “谁说晏子精通礼仪呀?我看他一点都不懂。《礼记》上说:‘登台阶不能越级,殿堂之上不能快步行走,授给玉器不能下跪。’现在晏子全都违背了,怎么能说晏子懂得礼仪呢?”

晏子拜见完鲁君后,特意去会见孔子。孔子对他说:“礼仪有规定,登台阶不能越级而上,在殿堂上不能快步行走,授给玉器不下跪,可你在拜见鲁君时,都没按礼去做,先生不是违反了礼仪吗?”

晏子回答说:“我听说,在殿堂的东楹和西楹之间,国君和臣子各有固定的位置,国君跨一步,臣子要走两步。鲁君走得很快,所以我登台阶越级快走,是为了及时到位。鲁君接受玉器时,身子下倾,所以我跪下来授玉给他。要不这样,鲁君低下我站着,那是君卑臣尊,岂不有失君臣之礼吗?我觉得,大的规矩不能超越,小的礼节有点出入是可以的,您说不是这样吗?”

孔子没有回答。晏子起身告辞,孔子以宾客的礼仪,送晏子出去。返回后,孔子把弟子们都叫来,感叹地对他们说:“晏子是精通礼仪的人啊!他不仅知道明文写好的礼仪,更懂得那些没有明文写上去的礼仪,而且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去实行它,这叫理论联系实际。晏子是真正懂得礼仪的人啊!”

(以上均据《晏子春秋》)@*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情理与正义,可以感动人心,渗透肌肤和骨髓。有时不过是急促之间,说出的几句凭良心的话,或者起初并非奇异高明的卓识,只是诚述而己,却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 后来果然不出孙叔敖之所料,一代又一代,始终无人想争这一块不祥之地,孙叔敖的子孙们,也就长久地保有了这块土地。
  • 墨子南游到楚国,请求拜见楚惠王。楚惠王不太喜欢墨子的学说,因此便以年老、行动不便为借口,拒绝接见墨子,而派大臣穆贺接见他。
  • 所谓“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汤想伐桀,但是不知道胜算如何,万一失败,岂不危险?幸好,他的贤相伊尹,足智多谋....
  • 汉宣帝惩治了企图谋反的大将军霍光之妻霍显和其子霍禹之后,便着手整顿朝政,安抚百姓。
  • 晋国的三郤:却至、却犨、却锜,三人诬陷伯宗,并将其害死,他的儿子栾弗忌也受到连累致死。另一个儿子伯州犁,则逃奔到楚国去了。
  • 子贡停下车来,问道:“老师还没见到子路,也还没问他是怎么治理的,就连连称赞三次,这是怎么回事呢?”
  • 宋太宗皇帝日理万机、决定内外政策等大事且不说,单是要和每个在朝的官员谈话,听取他的报告或建议,就是很繁重的事。
  • 孔子说:“能治得好疾病的药,常常是苦的;能对行为有帮助的劝谏,常常是听起来不舒服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