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罗马帝国的正邪较量与大瘟疫(下)

名画示天机:终结性大瘟疫侵袭古罗马

张小清

[法]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人气: 17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综合报导)漫步今日罗马,诸多建筑遗迹仍让人追想古帝国的辉煌:神庙、城墙、广场,喷泉、凯旋门、浴场,当年无不精致奢华,圆形竞技场和马戏场的规模更加令人叹止,然而罗马帝国也以背离道德的文明著称。从帝国一隅开传的基督教,其信众因不随时俗而遭到恨恶,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百多年的迫害;几乎同时,罗马帝国至少爆发了四次全国性的大瘟疫,其覆亡给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从众多传世画作中,我们仍可见到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史海】罗马帝国何以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史海】三位逆天叛道的罗马皇帝与后三次大瘟疫

(续上篇)

一、《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在西方艺术长河中,表现殉道基督徒慈勇的画作不可胜计,同时,也有不少呈现罗马帝国大瘟疫的画作穿越时光,向今人传递着上天示警的讯息。其中最著名的当数19世纪学院派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德洛内在参拜罗马的圣彼得锁链堂时,看到了表现罗马大瘟疫的15世纪湿壁画,他自1857年开始准备草图,12年后终于完成了他气势撼人的画作。19世纪中叶,几次惨烈瘟疫已过去很久,故而德洛内采取了文学化的表现手法:从意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编写的圣人故事合集《黄金传奇》中撷取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场景:“之后一位善良天使显现,他指挥一位恶天使手持长矛戳击各家门户,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去几人。”

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注)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帝王时期的禁卫军队长,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乱箭射死,行刑者都慑于塞巴斯蒂安的威信而躲开要害部分,使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之后他去面见帝王并批评了他,被帝王下令用乱棍打死、尸体丢弃于污秽之地。

[尼德兰]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面见马克西米安和戴克里先皇帝》(Saint Sebastian Before Emperors Maximian and Diocletian),1497年作,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画中圣塞巴斯蒂安身穿罗马禁卫军的制服。
[尼德兰]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面见马克西米安和戴克里先王帝》(Saint Sebastian Before Emperors Maximian and Diocletian),1497年作,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画中圣塞巴斯蒂安身穿罗马禁卫军的制服。

画面左侧背景中,马可‧奥勒留的骑马像显示这一幕发生在罗马城——迫害正信的帝王本人死于第二次大瘟疫。天空中阴云密布,前侧的空地上,被瘟疫夺去生命的人们倒卧在古老的街道旁,垂死者痛苦地挣扎着;两位天使则通身光明,他们的现身预示着灾祸即将来临。画面右下方,供有罗马医神像的壁龛下有两位染病者。在左上角,一队白衣牧师正扛着巨大的金十字架沿台阶向下徐行。

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诸多对比在这幅充满象征的画中形成张力,也诠释了善恶有报的真理。正如第四次大瘟疫的亲历者、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记述的,“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当德洛内此画1869年亮相巴黎沙龙时,受到了最多的关注和最高的评价。

二、《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

大瘟疫接近尾声的公元680年,罗马市民敬捧圣塞巴斯蒂安的圣骨游行,并虔心忏悔,罗马城的大瘟疫因此停止。这一神迹得以广传,很多国家纷纷请求敬奉圣塞巴斯蒂安圣骨。公元1575年米兰与1599年里斯本两地的大瘟疫中,诚心忏悔的居民亦敬捧圣骨绕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可见人的命运中也有变数,当人能诚心改过,上天就会赋予人悔过迁善的机会。

黑死病盛行的14世纪起,圣塞巴斯蒂安作为染瘟疫者的代祷圣人就经常被描绘。15世纪尼德兰画家列菲林西的作品则呈现了罗马帝国第四次大瘟疫中的场景。画面上方,圣塞巴斯蒂安正请求神能网开一面,身上的乱箭代表他在人间历经的苦难。

[尼德兰]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尼德兰]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在21世纪的今天,罗马帝国迫害正信的一幕仍在神州大地上重演,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更达到“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程度。很多修炼界高人都预见了未来即将发生的可怕劫难。中国有句古话:“上天有好生之德。”在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生死去留,或许就看人的一念。这也是罗马帝国覆亡的故事向今人演绎的深刻天启。(完)#

责任编辑:珞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导语:人类学会用火之后,开启了文明时代。然而正如昼夜相伴,古往今来,火与罪恶如形影相随。俗话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多少阴谋邪佞与恶用火相关。古罗马以大火灾嫁祸基督徒、希特勒炮制国会纵火案、六四时中共策划所谓“暴徒焚烧坦克和公交车”……火光照亮了人类文明,火光也照映出无数惊天黑幕。
  • 8月18日,加州卫生厅官员表示,又有一名游览过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游客被诊断出患有鼠疫。8月17日,优胜美地的部分野营地已经被关闭。
  • (大纪元记者陈静慧报导)8月12日午夜,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特大爆炸事故,现场如炼狱,几栋烧焦的建筑和数千辆烧毁的汽车一片焦黑。附近建筑严重损坏,天花板坠落,门窗炸飞,玻璃满地,上千民众不能回家。至目前,大爆炸已经造成至少5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附近民众惊魂未定,民众质疑大量危化品附近为什么建那么多的居民小区?人员伤亡,房屋损失,谁来赔偿?
  • 两千年前,古罗马暴君尼禄故意纵火焚烧罗马城,嫁祸于基督徒,并散布谣言称基督徒杀人、喝婴儿血、吃人肉等,使整个古罗马人民陷入了对基督徒的仇恨与疯狂迫害当中。善良的基督徒被投入竞技场喂狮子、被做成火把活活烧死……被谎言欺骗了的罗马人面对这惨绝人寰的场面却大声的叫好。
  • 最近,八万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及其亲属纷纷提出起诉江泽民,向中国最高法院及检察院、国务院办公厅等部门,分别递交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要求依法追究江泽民“ 反人类罪”、“酷刑罪”、“滥用职权罪”、“非法拘禁罪”等各种罪行。如此万众一心,不畏强暴,起诉太上皇式的前中共党魁,这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壮举。这不仅有力震慑了仍在追随江派迫害正信的邪恶势力,也重擎起了中国正义与良知之炬火。
  • 一千四百多年前,当松赞干布向唐太宗求娶文成公主时,西藏的吐蕃王朝是一个新兴的强大王国。然而,强盛的吐蕃王朝,却在地震、山崩、水倒流、鼠疫中,突然消失于历史长河中。
  • 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涌现过很多文明,其中古巴比伦、古埃及、古罗马文明没有传承下来,唯有中华文明历经风雨传承至今。这说明中国的传统和理念是最适合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文明。
  • 过年期间,随处可见“福”字,宛如乱坠的天花,让人目不暇接。细细想来,中华故土真的是尚“福”的民族。上有福星高照,下有五福临门,在新年除旧迎新时,家家都在忙着迎春接福。几千年来,一个福字,竟也能洞彻大千包罗万象,引领华夏子孙的志向和雅趣,也为后世子孙定下了一套特有的价值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关“福”的典故有华封三祝、箕陈五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吃亏是福等等,古朴睿智,荫福绵长。
  • 本周,世界卫生组织说,马达加斯加瘟疫的爆发使得专家非常担心,受感染的数字会不断飙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