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简化汉字 变异传统文化

作者:章阁

有文章揭密,简化字是苏联分裂中国的一大阴谋。当年苏联积极推动中国的汉字拼音化,而简化字是汉字走向拼音化的重要一步。(大纪元制图)

  人气: 2565
【字号】    
   标签: tags: ,

在上一篇中共简化汉字 注入暴力基因,笔者以几个例子概括地介绍了简化后的一些汉字带有暴力色彩。我们再举些例子,看看中共是如何变异文化内涵的。

陰陽» 阴阳

我们先看“阴阳”二字。道家学说认为,太极生两仪(指阴阳),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阴阳理论贯穿在各行各业,中国的传统文化,包含着浓厚的阴阳色彩。古时以天为阳,地为阴;上为阳,下为阴;左为阳,右为阴等等。阴阳的关系相生相克,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互为一体。阴阳平衡,就能够产生万物生机。

金文的陰字,左边表示山地,右侧侌表示天空多云,没有阳光,意思是山地北面不向阳的湿润山坡。金文的陽,左边也表示山地,右侧昜表示日光照射,意思是山地南面向阳的山坡。阴和阳分别对应着山的北面和南面,同在一座山上,互为一体,共生共荣,生生不息。

简化后的“阴阳”,山地的右边变成了月和日。月亮和太阳二者不仅互相对立,而且遥不可及;既不是互为一体,也难以交会。简化的阴阳,不在同一体,不是互为一体,没有阴阳平衡,就失去育化万物的生机。

阴阳变异,不仅天灾人祸层出不穷,就连世间男女的表现也受其影响,男子缺少阳刚之气,女子反倒显得强硬、刚尖。

壞 » 坏

古体的“壞”,本意是墙垮垣断,房塌屋破。也就是说,人的道德败坏,只是像“壞”字一样,土的外层四分五裂,但是土的本质,也就是人对神的信不会变异。因为神用泥土造了人,普通的人无法改变神的能力。古时也有坏人,表面德行很败坏,但他还是相信神的,人与神的联系没有断裂。

中共简化的“坏”字,是“不土”,不是土,教人不承认自己是神造的。中国古代五行学说认为,土主信。简化的坏字“不土”,不信,加之共产意识形态的无神论,使人不信神,甚至狂妄地辱骂神。虽然神佛慈悲,想要挽救人,但人的行为已经堕落到不能被神挽救的地步。这正是中共教人败坏的真正目的。

師 » 师

我们再看师字。传统文化中,尊师重教是一项很重要的传统。人们常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甲骨文中,师的左边代表兵符,无论朝廷和军队都是以所持兵符作为信物,双方兵符能否吻合,以检验兵权和调兵权的真伪。篆文师,左边是兵符,右边是元帅头上所带盔甲上的巾状饰物。而帅字的金文写法是,一个人双手持剑,加一个令旗,表示最高军官。

师字的右边比帅字的右边,上面多加一横,以此表示,师的地位可以比军队的最高统帅还要高。《尚书正义》卷十一〈泰誓〉上这样记载,治理百姓的人称为“君”,教化万民、授道解惑的称为“师”。在后来王朝中,师还可以作君主的老师。古代立君,立师的目的是顺从天意,协助上天宠爱天下黎民,是为了保障百姓的财产不受剥夺,辅佐国君不对臣民滥用刑罚。

简化后的师字,缺少了验证真伪的兵符,失去了信物的凭证。中共本身崇尚无神论,纵容腐败简化的师字,失去了协助上天宠爱天下黎民的内涵。现在中国大陆有不少新闻报导,曝光了学校乱象,不法老师性侵、强奸、猥亵学生。这些事发生在小学、中学、大学,甚至在幼儿园。

綱 » 纲

中国古代有三纲和五伦。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伦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楷书的纲字,左边是提网罟的大绳,有了大绳,网罟就不会乱,言外之意有条不紊;右边象征渔网。张开为纲(举纲能张网之目,执其要领则细节自能顺理而成),理之为纪(束丝缕使之不乱,称为纪),以“纲纪”比喻为法度。《毛诗正义》卷十六以“勉勉我王,纲纪四方”,赞美周文王勤行善道,没有倦怠,他以圣德,纲纪四方黎民,善于治理天下。这里以“纲”比喻文王为政能举大纲,治国有法。这里以张开渔网比喻,既能捕到大鱼,又能漏掉小鱼,言外之意,文王治国很有法度,既能惩处犯下大罪的恶人,能赦免犯下小过的百姓。

简化后的纲字,左边的结绳成了一段,右边的网也稀疏有漏。张起有漏的纲,真正犯案的人得以逃亡,无辜的人反而蒙冤。制造冤假错案,在中共治下已经成为常态。

倫 » 伦

正体的倫字,左边为人,右边为侖,从亼(音极),从册。造纸术还没有出现时,古人将字写在竹简上,然后将竹简按照顺序,逐一排列,用熟牛皮绳把竹简编联起来,编好、卷好的书简就称为册。侖表示次序、条理,同时含有圆融的意思。

《说文解字注》认为倫含有“道,理”的意思,人与人相处遵照一定的秩序和道理,人们在各自的位置上做好本分,就能够圆融道义,无形中达到阴阳平衡,小至家庭,大至社会,人人有礼,和睦相处。

据《孟子·滕文公上》所说:“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古人讲究君义臣忠、长幼有序、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这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五种人伦关系。

这五伦对应五行的金木水火土,对应的五常为仁礼信义智,顺行相生,牢牢地守护着人际关系,不使根本的道德基石发生崩溃。在此基础上,各行各业有条不紊地经营,繁荣著社会,社会的稳定和繁华,又保障着个人的安康。

简化的伦字,以凶器“匕”代替“册”,我们看到的人伦现象,人与人之间相处不仅紧张,处处防范,而且相处到了动刀(匕首)的地步。比如新闻报导的人伦惨案,如今层出不穷,令人惊悚。简化的伦字,传递给人的信息带着暴力和凶险的含义。中共历次的共产运动,挑动人与人之间的仇恨,使得夫妻反目,父子母女相互揭发,手足相残,酿成多少人伦惨剧。

義» 义

楷书“義”字,从我,从羊,表示自己的威仪。在青铜铭文中,威仪和明德意义相同,都是禀承道德的意思,内心的德养能够决定外在的容貌和举止,所以古时将修养威仪作为修德的一方面。《诗经》“文王”、“我将”等篇章,将“义”引申为善。

義从我,“我”在古代是一种威猛多齿的兵器,后来演变为人称。“我”中含戈,戈也是兵器。古时武将操戈卫国,取义舍我,施己身以报国。“羊”是象形字,表祭礼的牲物,祭祀时以虔诚的心敬天。《孟子.离娄上》说:“义,人之正路也。”

简化的义,就像割麦子一样,只为自己谋取利益,可终究只能谋取那很少的“一点”利益罢了。

親» 亲

正体的親字,本意是至,即到某地称为至;情真意切,诚恳的神态也称为至。親的右边是见字,呈现出弯曲的腰身,如同人正在行礼一样。父母子女,宗亲之间,情意真切,彬彬有礼,即为親。父母和子女,亲友之间能够常常相见探望,相见时表现的有礼有节。

简化的亲字,没有了见,更没有了相见时,人所必备的礼节。既然见不到面,又如何能“至”呢?更别说情真意切了。

参考资料:
《毛诗正义》卷十六
《尚书正义》卷十一
[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
李垚,〈简化字之祸〉,大纪元新闻网,2018年11月24。
真子南,〈简化汉字的危害〉,正见网,2018年11月28日。@*#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首诗仅有二十字,便描绘出一幅冷寂开阔的画面。画中有山、有水、有人、有事,有远景、中景、近景,还有特写。群山苍茫,万物寂寥,画中人清高孤傲,意境高远疏阔。每句诗首字缀起,更令人回味:“千万孤独”。除了汉语,世上哪种语言能做到这些?中国人开创了灿烂的文化与辉煌的历史,而承载这一切的,是汉字。
  • 有文章揭密,简化字是苏联分裂中国的一大阴谋。当年苏联积极推动中国的汉字拼音化,而简化字是汉字走向拼音化的重要一步。
  • 世界上曾经辉煌一时的民族与文明,或丧于天谴,或亡于兵祸。丧于天谴,盖因文德失修;亡于兵祸,多为武功废弛。中华民族从黄帝时代起,即确立了“修德振兵”的治国(天下)方略,盖“修德”以顺天意,“振兵”以御兵祸。
  • 大陆共产党政权,由于缺乏合法性,建政以后更迥异于历代的休养生息,对中国社会除了破坏,几无建树,自然要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化极力丑化、抹黑、歪曲, 并实行愚民政策,以避免在历史对照中,显露其暴虐、无能,所以就利用强权篡改历史,毁坏文字,“革命”文化,进行全民洗脑。
  • “简化字”,大多数是 从600~1000年前宋元时期俗字而来,是实实在在的“复古”。“恢复繁体字,干脆恢复甲骨文好了”的说法,套用在简化派身上倒是挺合适:“如果还嫌不够简化,干脆回到结绳纪事好了!”
  • 汉字是神传文字,所以其内涵博大深奥,其体系精密完整。所以从其问世至今跨越五千余年的历史沧桑,一直是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文字,也是世界上至今唯一仍活跃的古老文字,因而也是世界上使用时间最长的文字。
  • 中国大陆观光客自由行将上路,行政院今天表示,正体字是台湾推广中华文化中极重要的项目,商家使用简化字说明产品及菜单无必要性。
  • 昨天下午,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先生。老人精神健旺,妙语连珠。在谈及国学普及时,他说了一番意见。

    一、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延续至今,汉字起了巨大的作用。读古文必须读繁体字,中国文化的信息都在那里面;

  • 【大纪元6月21日报导】从文字演变历史探究正体字简化字问题专题(中央社记者翁翠萍台北二十一日电)中国大陆在国际上以政治力推展使用汉字简化字,企图排挤正统的中文正体字;文字学者从学术层次分析认为,简化字虽适用社会低层次,但正体字才符高层次文化需求,两者本质孰优孰劣立见,不宜以劣币驱除良币,从文化传承意义来看,推行简化字是得不偿失。
  • 近来海内外各界纷纷关切报载联合国将于2008年起停用正体字而独尊简化字一事,此报导引发各界诸多臆测与联想,甚至许多忧心正体字未来发展的人士,在网路上踊跃发起捍卫正体字连署活动,连署人数更高达上万人,事后虽证实此报导并不正确,但此议题经舆论广泛讨论,已让海内外人士对正体字的存续与发展有进一步之认知,并深刻理解正体字无论在形体或意涵等方面之优点均非简化字所能比拟,更了解学习正体字方为探究及传扬正统中华文化之最佳途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