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乐舞诗、词、曲、赋精华赏析

乐舞文学赏析:帝王诏令.颁示礼乐诏

作者:仰岳

敦煌莫高窟217窟壁画《破阵乐舞势图》。(公有领域)

      人气: 1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帝王诏令.颁示礼乐

唐太宗

先王之辨方正位,体国经野[1]。象天地以制法,通神明以施化[2]。乐由内作,礼自外成[3],可以安上治民,可以移风易俗[4]。揖让而天下治者,其惟礼乐乎[5]!固以同节同和,无声无体[6],非饰玉帛之容,岂崇钟鼓之奏[7]!

日往月来,朴散淳离[8],淫慝以兴,流湎忘本[9]。鲁昭所习,惟在折旋[10];魏文所重,止于郑卫[11]。秦氏纵暴,载籍咸亡,汉朝修缉,典章不备[12],时更战国,多所未遑,雅道沦丧,历兹永久[13]

朕恭承明命,嗣膺宝历[14],惧深驭朽,情切纳隍[15]。凭宗庙之灵,资股肱之力[16],上下交泰,遐迩乂安[17]。率土阽危,既拯之于涂炭[18];群生遂性,思纳之于轨物[19]。兴言正本,夕惕在怀[20]。盖知礼乐之情者能作,识礼乐之文者能述[21],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22]。朕虽德谢前王,而情深好古[23]。伤大道之既隐,惧斯文之将坠[24],故广命贤才,旁求遗逸,探六经之奥旨,采三代之英华[25]。古典之废于今者,咸择善而修复;新声之乱于雅者,并随违而矫正[26]。莫不本之人心,稽乎物理[27],正情性而节事宜,穷高深而归简易。用之邦国,彝伦以之攸叙[38];施之律度,金石于是克谐[29]。今修撰既毕,可颁天下,俾富教之方,有符先圣人伦之化[30],贻厥后昆[31]

台北故宫展出吴彬绘画与明人十八学士图特展
〈宋人十八学士图〉唐太宗设文学馆收聘贤才,以杜如晦、房玄龄等十八人并为学士。原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参考注释

[1]太宗为教化子民亲自下《颁示礼乐诏》。依旧唐书太宗本纪记载:于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颁布施行。

辨方正位: 树立思想体制,辨别四方,以正君臣之位。

体国经野:体:划分;经:丈量。此句泛指创建与治理国家。《周礼.天官.序官》:“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高官分职,以民为极。

[2]象天地:取象于天地。《周易.系辞下》: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3]内:内心,内在行为。外:外在动作,应对进退。《礼记.乐记》:“乐由中出,礼自外作。乐由中出故静,礼自外作故文。”

[4]安上治民:教导人民恭敬和顺。移风易俗:改善不良的风俗习惯。《孝经》: 子曰:“教民亲爱,莫善于孝;教民礼顺,莫善于悌;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礼者,敬而已矣。故敬其父则子悦,敬其兄则弟悦,敬其君则臣悦,敬一人而千万人悦。所敬者寡,而悦者众,此之谓要道也。”

[5]揖让: 作揖及谦让,是古代宾主相见的礼节。这里做为人民互相礼让,太平治世的场景。《周礼.秋官.司仪》:“司仪掌九仪之宾客摈相之礼,以诏仪容、辞令、揖让之节。

[6]同节同和: 顺应天地节日、气数。《礼记.乐记》: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

无声无体:意即礼乐之原理:三无之意。《礼记.孔子闲居》:“孔子曰:无声之乐,无体之礼,无服之丧,此之谓三无。” 孔颖达 疏: “非有升降揖让之礼,故为无体之礼也。

无声:达到心中的平和,而不需以声音来表现。

无体:发自心中的敬意,而不需动作仪式来表现。

无服:真心表示对人的悲悯与同情,而不是因为关系亲近。

[7]非饰玉帛之容,岂崇钟鼓之奏:并非华美的器物,或者演奏宫廷、庙堂的乐舞这一类形式就把它当作礼乐的根本。

《论语.阳货》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8]日往月来:形容岁月流逝。《周易.系辞下》:“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朴散: 淳朴之风消散。李白 《酬王补阙惠翼庄庙宋丞泚赠别》:“朴散不尚古,时讹皆失真。” 王琦 注:“朴散,谓淳朴之风散失也。

[9]淫慝:邪恶。汉 刘向《说苑.政理》:“后宫不荒,女谒不听,上无淫慝,下不阴害。”流湎:放纵无度。《礼记.乐记》:“慢易以犯节,流湎以忘本。

[10]鲁昭:鲁昭公,鲁国之二十四代君主。任内时期大权旁落由“三桓”把持朝政,最后发生了“斗鸡之变”,鲁昭公因此逃到齐国。

折旋:一种行礼的动作、礼仪的步伐。《韩诗外传》卷一:“立则磬折,拱则抱鼓,行步中规,折旋中矩。”鲁昭所习,惟在折旋。应是指鲁昭公已有失礼法而只注重“周旋”等仪节形式的意思。

[11]魏文:魏文侯,魏国百年霸业的开创者。魏文侯在战国七雄中首先实行变法,奖励耕战,兴修水利,发展经济。魏文侯为人好学,经常向孔子的弟子子夏请教学问及音乐之道。

郑卫:泛称淫靡的音乐。《礼记.乐记》:“魏文侯问于子夏曰:‘吾端冕而听古乐,则惟恐卧;听郑卫之音,则不知倦。敢问古乐之如彼,何也?新乐之如此,何也?

[12]修缉:编纂整理。唐刘知几《史通.古今正史》:“贞观初,敕秘书丞令狐德棻、秘书郎岑文本,共加修缉,定为《周书》五十卷。典章:制度法令等的统称。”

[13]未遑:没有时间顾及;来不及。雅道: 正道;忠厚之道。历兹:到现在。

[14]明命:成其教命。《诗.大雅.烝民》:“天子是若,明命使赋。” 马瑞辰 通释:“《尔雅.释诂》:‘明,成也。’明命犹言成命,谓成其教命使布之也。”嗣膺:继前人而当受。宝历:国祚,皇位。

[15]驭朽:喻帝王治国,艰险不易。《书.五子之歌》:“予临兆民,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孔颖达疏:“我临兆民之上,常畏人怨,懔懔乎危惧,若腐索之驭六马。索绝则马逸,言危惧之甚。

纳隍:出民于水火的迫切心情。唐 陆贽 《论淮西管内水损处请同诸道遣宣慰使状》:“傥宏善救之心,当轸纳隍之虑。

[16]宗庙:古代帝王、诸侯祭祀之处。股肱之力:形容做事已竭尽全力。

[17]交泰:指君臣之意互相沟通,上下同心。遐迩:远近。乂安: 太平;安定。

[18]率土:普天之下,四海之内。阽危:临近危险。涂炭:喻极困苦的境遇。

[19]群生:一切苍生。遂性:顺应本性。轨物:规范;准则。《左传.隐公五年》:“君将纳民轨物者也。”杜预注:“言器用众物不入法度,则为不轨不物。

[20]兴言:明白告诉(用于上级对下级)。

晋 左思 《魏都赋》:“圣武兴言,将曜威灵。” 南朝 宋 颜延之 《赭白马赋》:“王于兴言,阐肄威棱。” 南朝 梁 沉约 《奏弹王源》:“陛下所以负扆兴言,思清敝俗者也。”也可指心有所感,而发之于言。

晋 陆云 《答兄机》诗:“衔思恋行迈,兴言在临觞。” 明 杨慎 《圣泉篇赠韩石溪》诗:“荒涂欣良会,兴言遂成篇。

正本:端正其本源、根本。夕惕:小心谨慎。在怀:放在心里,不能忘怀。

[21]盖知礼乐之情者能作,识礼乐之文者能述:意思应为,只有深刻了解礼乐含意的人才能创作新的礼乐,能了解礼乐种种仪式的人则可说明礼乐的规范。出自《礼记.乐记》:故知礼乐之情者能作,识礼乐之文者能述。郑玄注解 述:谓训其义也。

[22]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意思应为:能创作礼乐的人称之为“圣”,能说明礼乐规范的人称之为“明”。出自《礼记.乐记》: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明圣者,述作之谓也。

郑玄注解 作:作者谓之圣,禹、汤、文、武、周公是也。明:述者为之明,游、夏、季札是也。

[23]谢:不如。好古: 谓喜爱古道、圣贤之嘉言懿行。《论语.述而》:“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24]大道:礼乐的正道;指最高的治世原则。《礼记.礼运》:“孔子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斯文:指礼乐教化、典章制度。《论语.子罕》: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将坠:将要衰亡。

[25]遗逸:隐居避世的高人。奥旨:奥义;要旨。三代:夏、商、周上古时期。英华:美好、精粹的人或物或上者之德行教化。

[26]新声:郑卫之音,民间俗乐。

[27]稽乎物理:考察事物的道理、规律。

[28]情性:本性。事宜:事情的道理。简易:简单易行;不烦难。彝伦:常理;常道。叙:秩序次第。整句为安定邦国的原理与社会秩序。

《书.洪范》:“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

[29]律度:音律的法度标准。金石克谐:使庙堂之乐能谐和。

[30]富教:使人民富足,并加以教化。《论语.子路》:“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人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尊卑长幼之间。《孟子.滕文公上》:人之有道也,饱食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圣人( 舜 )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

[31]贻厥:指留传;遗留。《书.五子之歌》:“明明我祖,万邦之君,有典有则,贻厥子孙。”后昆:子孙,后嗣。

参考译文

《唐朝宫乐图》(公有领域)

先王树立思想体制,辨别四方、正君臣之位治理国家。体悟天象,了解神的旨意并用之以教化天下众生。

礼乐的教化由人的内心而发,表现在外就可以使人民恭敬和顺,改善不良的风俗习惯,人民互相礼让而天下大治,不正是因为礼乐的功用吗?

仅仅追求那些如外交礼仪上出现的华美器物,或是那些在宫廷、庙堂演奏的名贵乐器,不能当作礼乐的根本;像孔子所说的,顺应天地节日、气数,恢复礼乐的三无原理才是礼乐的根本。

岁月流逝,物换星移,上古淳朴之风日渐消散。邪恶逐渐兴起,人民放纵无度,忘了自己的根源。春秋时期的鲁昭公安于逸乐、只注重“周旋”等仪节形式,最后大权旁落,最后亡命齐国。战国的雄主魏文侯也不免沉溺于淫靡的音乐。到了秦朝秦王演绎暴的文化,上古的典籍也因此损失亡佚。汉朝开始编纂整理典籍,但仍不够完备充分。因为前面又经历了战国时期,各国攻战不断,没有时间顾及文化典籍及教育,所以忠厚之道也逐渐散亡至今。

我继位为王,承袭上天教化之命,戒慎恐惧地了解这艰险不易,出自救民于水火的迫切心情。依靠着先王、圣贤们给我的保佑,竭尽全力尽己之能。与臣下之意互相沟通,上下同心希望天下百姓能太平、安定。然而普天之下正临近危险,处在困苦的境遇。我要思考着如何让一切苍生们可顺其本性规范。

我一直想明白告诉人们如何端正其本源,回归做人的根本。这件事我一直小心谨慎地放在心里,不能忘怀。我知道,只有深刻了解礼乐涵义的人,才能创作新的礼乐,能了解礼乐种种仪式的人,才可说明礼乐的规范。能创作礼乐的人:如禹、汤、文、武、周公,称之为“圣”,能说明礼乐规范的人,如子游、子夏、季札,称之为“明”。

我的德行虽然不如前代圣王,但是我非常喜爱传统文化及圣贤们的嘉言懿行。我感叹礼乐的正道,亦即最高的治世原则,即将逐渐消失隐没,担忧圣贤的礼乐教化、典章制度将要衰亡。

所以我大力要求朝中的精英贤才们去发掘隐居避世的高人,研究六部儒家经典的奥义,并探寻夏、商、周上古时期精粹的文物、书籍。发现古书、文物在流传中有损坏、残露不全的要选择好的设法修复。民间俗乐若有进入宫廷、混乱雅乐的,就要找出错误之处给予修正。这一切都要以教化人心为本,并仔细考察事物的道理、规律,以归正本性、合于事情的道理为主。使高深的道理简单易行。将此道用之于安定邦国,那社会秩序就会恢复;如用之于音律的法度标准,那庙堂之乐便能谐和。

修订好礼乐的制度后,就可颁布天下施行,使人民富足,并加以教化,才能符合上古圣王留下的人伦关系的规范,并且流传于后世子孙。

题解及赏析:

唐太宗像。(公共领域)

颁示礼乐诏》作者唐太宗(公元598年1月28日-649年7月10日),为唐高祖李渊的次子,即位后改年号为贞观,他缔造的“贞观之治”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强大的时期之一。

唐太宗是是集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艺术家于一身的伟大君主,他留下的文治武功为历代君主的典范,史称其为千古一帝。

此文为帝王诏令,俗称为“圣旨”,是皇帝在登基、大婚、亲政、殡天、继承大统等宗室要务,与国家重大灾变、重大革新或隆重庆典时,诏告天下所用之文书。唐代诏令一般由中书省起草,门下省审核颁行,但都是由帝王之名义所发,部分由皇帝御笔亲书。

《颁示礼乐诏》为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唐太宗为教化天下臣民百姓所发,内容充分表现了唐太宗的礼乐思想。

文中开始就说明了帝王的任务在于体悟天象、教化天下众生,而礼乐的教化是其主要方式。然而礼乐的教化不仅是外在华美的表演形式,重点在礼乐的内涵。

文中叙述了秦汉之后历代礼乐散亡,而太宗心怀天下子民,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如何恢复上古圣贤留下的礼乐教化,他广求天下贤士,修订雅乐、文物,又命孔颖达等二十余位名士奉敕编撰《五经正义》,除去混乱害人的邪说,化繁为简。而在礼乐的制度完成后,将之施行于天下,并永久流传于后世。

此文诚恳朴实,多处引用《乐记》、《论语》、《尚书》等经典,无太多的华丽词藻修饰,太宗想尽己之能让天下百姓回归正道之心,在此文表露无遗。@#

点阅【中国乐舞文学赏析】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舞蹈家们头戴着金花装饰的折风帽,骑着白马在台上徘徊漫步。挥舞著宽广的衣袖姿态潇洒优美,就像猛禽海东青般翩翩飞来。
  • 我在花丛之下摆放着一壶美酒,自斟自饮身边没有亲友陪伴。我举起酒杯邀请天上明月共饮,在月光下映着自己身影就这样成了三个人。可惜明月不懂得我独自一人饮酒之乐,而影子也徒然伴随在我的身边。
  • 今日云景好,水绿秋山明。携壶酌流霞,搴菊泛寒荣。地远松石古,风扬弦管清。窥觞照欢颜,独笑还自倾。落帽醉山月,空歌怀友生。
  • 露出洁白的皓齿,扬升唱起清亮的歌曲,那是一群像汉武李夫人与东邻子一样的绝代佳人。唱起《白纻》之歌后又跳《绿水》之舞,她们长袖翩翩,拂面为君起舞。
  • 最后一段则简述伏羲氏造琴,神农氏作瑟的历史,说明绝大部分乐器做工复杂需长时间才能精致能用,然而笛却是依照天然资质,不多修饰却如此的简单易用,正符合《周易》中所说的简易之道。
  • 楚襄王游览了云梦大泽过后,让宋玉给他以楚怀王当年梦遇巫山神女的事情来做一篇赋。这时楚襄王对宋玉说:“我准备要宴请群臣,要准备什么节目来娱乐大家呢?”宋玉说:“臣听说歌曲是咏唱语言中的情感,舞蹈是用来表达心中的真意,因此论诗不如听其歌,听歌不如观其舞蹈。
  • 至于那《九德》、《九韶》之类的宫中雅乐,他有如和煦的南风感化万物,就像及时雨润泽草木。他改变了民间风气与习俗,融合南北天下的教化。用他来祭祀则神灵会感其诚而下凡,用他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奏则宾主皆乐。宫中雅乐与世俗之乐相比,哪一种乐舞好呢?
  • 《东君》一诗是应是祭祀太阳神的祭祀辞,内容生动地描述了祭典的盛况,然而内容隐约的也可体会到了作为主角的太阳神受到了人们虔诚祭祀的诚心所感动,因而击败天狼星,也是光明战胜黑暗的一段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