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小说:黑与红(27)

作者:李科林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4月16日讯】24   再陷捕蛇罗网          

1956年,匈牙利事件后,学习档的次数,时间都相应地加多了。我们还闹不清匈牙利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毛泽东在国务院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讲话,发表了。几乎天天都是在学习这一档,我下意识地感到,暴风雨即将来临,又有什么运动要开始了。出人意料,毛又发表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章,鼓励知识分子,敞开胸怀,畅所欲言。并宣布党要进行整风,号召全国人民,特别是知识分子要给党,给党的领导,党员提意见,还特别强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我们越学档,似乎感到“我们的党,知道自己做错了,不但自己在党内整风,还扩大到党外,让非党员,群众给党提意见,知错必改”。我回想起,三反五反,肃反运动中,将那些犯了点小错的同志当贪污犯审查。把一生从事音乐,抛弃香港的豪华生活,响往革命,积极投身革命文艺工作的音乐家,当特务审查,结果又不说是还是不是,不了了之。过去明明知道这不对,但不敢提,只好闷在心里。这下可好了,党的整风,我们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将这些事提出来了。

歌唱家们,大概比我们演奏乐器的思想开放,自由,大胆。党一号召大鸣大放,写大字报,演员们立刻动了起来。有的写,有的刷浆糊,有的贴,看的人更多。有的在记录,有的点头,表示赞同,有的摇头,叹气,认为过去党对群众太不关心,太不信任了。我是黑板报的主编,听说歌剧团那边很热闹,很红火,我当然要去看看,取取经。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平时平静的墙上挂满了名导演,名演员和演出的剧照,现在铺天盖地的红黄蓝白各色的大字报贴满了墙。我一张接一张地看,才看了三分之一,又有新的大字报贴上了。有时一张大字报贴上了,有人受到启发,不一会儿,在这张大字报的周围又贴了好几张新批评,新质问。

我带着一种既兴奋,又懊丧的心情,回到了乐团。兴奋的是觉得这次整风运动太好了,群众在党的号召下,都动起来了。懊丧的是,同样是歌剧院的两个单位,对运动的热情,干劲,却差之千里。我是一个共青团宣教委员,又是党准备接纳的申请入党的人,我感到我有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要将这次党“整风的伟大意义和精神”,再次在黑板报上,加以宣传和强调。我写好初稿后,拿去给党支部书记审查。书记说:这次整风运动,就是要发动群众自觉地,积极地给党提意见,批评,今后,黑板报的稿件,你们自己做主,不必给党支部审查了。

听了书记一席谈话,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快和解脱,今后我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就要无保留的说出来。 我的动员稿,登在黑板报上已四五天了,怎么连一张大字报也没什么贴出来?我真是心急似火燎,整天坐立不安,既没有人好商量,又得不到领导的指示和引导。在这么一场“伟大的运动”里,我第一次产生一种有当家作主的感觉。但我这个人天生就不是领导的材料,一旦让你作主,却六神无主了。

第六天的一清早,我还赖在床上,只听见外面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我立即起身去看看有什么新闻?大家都在谈论我们乐团的第一张大字报贴在排练厅了。我三步并著两步,几乎是跑向排练厅。一张不到半张报纸大的中字报,歪歪扭扭的写着不到两行的字:“去年冬天下大雪,我看见xx背着xx从南屋背到北屋。”  这张莫名其妙的所谓大字报,既没有具体批评的物件的姓名又不具名是谁写的,弄得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毕竟这是我们的第一张大字报,大家又兴奋,又好奇,都在猜测xx和xx是谁?为什么下大雪,不是互相搀著走,而要背着走向不到十米的对面北屋?

大伙看我来了,都向我提出,一定要找到写这张大字报的人,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党支部撒手不管了,群众都把我当成当然的领导,要我作主。天晓得,我自己也和大家一样,对运动怎么进行,怎么开展,满脑子里一团糊涂浆,现在又出来这么一张不知所云的东西,叫我上哪去找这个人啊?有人说:这张大字报不提名又不具名,说明此人对运动的看法不正确,不敢大胆地站出来提批评意见,这种作法干扰了运动的大方向。也有人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整风运动,不敢直接点名和具名,也是可以理解的,要保护这第一张大字报的积极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莫衷一是。

我也没主意了。现在党支部不能依靠了,我就去找平时谈得来的党员。他们也是分成两派,有主张应该将大字报拿下来,以免转移运动大方向,也有坚决认为必须将大字报提出的事,查个水落石出。因为住在南北屋的都是领导,这是关系到对领导人身的攻击,还是对领导行为操守的批评。我觉得双方都说得很有道理。征求完党员的意见,我还是拿不定主意。

第三天又是清晨,外面可闹翻天了!原来这张大字报竟不翼而飞,不知给谁撕下来了。本来,这张大字报只不过是引起大家的好奇和议论,现在居然有人偷偷将大字报撕下,问题一下就复杂起来了。有人说这是打击群众的积极性,有人说肯定是XX, XX压制批评,不让人说话,尤其是本来就主张调查清楚的一派,更是如火上添油。原来鸦雀无声的乐团,这下可乱成一团了。愈是在这种群龙无首的时刻,就愈是需要一个能带头,出面解决矛盾的领头人,我决不是这块料,但形势不可抗拒地把我进一步推向了前台。不但群众找我,党员也来找我,我竟然成了这件事的中心人物,成了一个非上级指派的不是领导的领导了。

我召集了其他四位黑板报的编委,还特地请了一位是支持保护大字报的党员,一位是主张拿下大字报的党员,开一个编委扩大会。编委中也有两位党员,扩大会共七人,有四位都是党员。我将这次开会的目的以及目前大字报所面临的问题,请大家发表看法。根据大家认真而仔细的分析:在严冬下大雪的深夜,能看到这一背人现象的人,决不可能是住在远离领导住的四合院的乐团团员,写大字报的人,只能是住在四合院里的领导之一。大家又进一步探讨,四合院的四家领导是:书记,指挥,团长和协理员(相当于副团长)协理员已于去年年底调到其它部门。从大字报歪斜的字体看起来,写的人文化水准不高。四合院的三位领导干部和夫人都是党员,也都是大学学历,如果对其他党员有意见,尽可在党内光明正大的提出。筛选之后,最有可能的就是协理员的夫人了。她不是党员,平时又爱发发牢骚,我们一致认为去找她核实,弄清楚大字报的内容,是很有必要的,一来是必须保护群众写大字报的积极性,二来对谁压制批评,擅自撕大字报,必须追查到底。

次日,我们三位非党编委,来到南城协理员的住处。门铃响后,半晌没开门,估计是她在猫眼里观察,琢磨来的是什么人?门终于开了,她笑盈盈地对我们说: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找我,怎么样?知道我说的是谁了吧?我们告诉她,大字报都给人撕掉了。她一听说给撕了,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嚷嚷:“本来我没有提名道姓,就是给他们留点情面,我料想他们也不敢自己去撕,而是拍他们马屁的喽囖们干的。回去告诉他们,我王某敢作敢当,他们俩敢不敢和我对质,说我污蔑造谣?……”没想到这位平时在我印象里嘻嘻哈哈,发牢骚,没什么政治头脑的家庭妇女式的人,对整风的精神,理解得头头是道。我们答应她一定对她的大字报调查清楚,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

现在大家已很明确背人和被背人的人是谁了,而且,两人的关系的确不太正常,也是不容分辩的事。现在主要的问题,已不是xx和xx是谁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的问题了,而是谁撕大字报的问题,这是牵涉到压制批评和抵制运动的原则性的大是大非的问题…… (待续)#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次,我正在房里闷头睡觉,一阵急促的敲们声把我惊醒,我开门一看竟是她!这真使我感到意外。她说:“我们谈谈。”我说:请进,请进!请坐,请坐!”她没有坐,就说:“我们结婚吧。”说完,背转身就走了。
  • 慰问团结束了在朝鲜的慰问演出。热闹的气氛过去了,一切又归于平静和正常的学习,开会,排练演出。
  • 我心不在焉的听着,我一点没有因为她的进步而感到高兴,像她当初考取学院那样兴奋地祝贺她,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革命队伍对改变一个人个性的力量,真是神速。可我这个“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人,怎么也甩不掉身上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呢?我感到我和她之间,已拉开了距离。
  • 我在青岛的朋友来信说,他有一位好友的女儿叫汤西梅,父亲是医生,四川人,母亲是德国人,也就是说她是一位混血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