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日记

作者:郭晶
湖北武汉。(PIXABAY)
  人气: 7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编注】2020年1月23日,星期四,号称“九省通衢”的武汉市由于要防止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扩散,宣布所有公共运输停止运行,随后湖北省黄冈、鄂州、仙桃、赤壁等城市也跟进,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封城”防疫战,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1月23日

我是一个遇事冷静的人

我算是一个遇事冷静、淡定的人,直到1月20日武汉新增病例过百,别的省市出现病例,我才开始不知所措。此前公布的消息显然存在瞒报的情况。也是从那天起,武汉街头戴口罩的人突增,好多药局的医用口罩都卖光了,还有很多人在买防治感冒的药。

刚好这段时间我有点感冒,尽管基本好了,但在排队买口罩的时候,看到前面的人买了4盒奥司他韦(防治流感的药),我也买了1盒,62元(人民币,后同),还是有点贵。

这几天我一直处于焦虑中,从各地更新的消息来看,大部分确诊的都是在15日前来过武汉的。武汉是全球大学生人数最多的城市,1月中旬正好是大学放假的时间。现在又正值春运,车站人流量必然很大。不过,武汉火车站并没有严格的监管。

我春节本来就不回家,留在原地是最安全的。今天一早醒来看到封城的消息整个人不知所措,无法预料这意味着什么,会封多久、要做什么准备?

这几天看到很多令人愤怒的消息:很多病人确诊后没能住院;很多发烧的病人无法得到医治;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蒋超良,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等领导于1月21日观看了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朋友们让我赶快囤点东西,我本来不想出门,但看到外卖“饿了么”还在接单,就先下了单,但又担心外卖也随时会停。

我也抱着看看外面的情况的心情出了门,街上基本上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比较少。到了附近的超市,很多人都在排队结账,架上米、面这些保命的食物已经所剩无几啦。慌乱之中我随便拿了一些。

有个男的买了很多盐,有人问说:“你买那么多盐干啥?”他回说:“万一封个1年呢!”出门的时候,我没想太多,没背背包,也没拉箱子,拿不了很多东西,于是我后来又出门了一趟,开始意识到刚才“抢东西”时绝望的欣喜,便开始觉得可怕。路上有些老人并不健壮,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必更艰难吧。

我觉得即便封城应该还是会供应日常生活用品,所以第二趟出门就买了一些“奢侈品”,像优酪乳、蜂蜜等等。回家的路上去了趟药局,药局在开始控制进店的人数了。药局的口罩和酒精都已经卖光,感冒药也在限购,等我买完东西准备出药局的时候,店家就不让人进店了。有个中年女人拦住我,让我帮她买酒精,她的语气充满了急切,像是在乞求救命稻草。

囤完食物后,我依然处于震惊中。今天路上的车辆和行人愈来愈少,一个城市就这样一下子停了下来。

它什么时候再活过来?

网友留言:

郭晶你有口罩吗,没有的话我可以寄一些给你。

1月24日

世界安静得可怕

世界安静得可怕。我是独居,偶尔听到楼道里的声音才能确定还有其他人在。

我有很多时间思考自己要怎么活下去。我没有任何体制内的资源和人脉,如果我生病,必然跟很多普通人一样无法得到救治。因此,我的目标之一是尽量不让自己生病,我要坚持锻炼。此外,要活下去食物也是必要的,所以我需要了解生活必需品的供给情况。目前,政府没有说要封城多久,也没有告诉我们封城后怎么保证城市的运转。有人根据目前感染的人数,预测封城可能会持续到5月。

为了生存,我必须了解自己生活的地方的周围情况,不要活在楚门的世界中。因此,我今天出了门。

社区楼下的药局和便利店都没营业。我往附近不到1公里左右的超市走,路上看到了“饿了么”的外送员还在送餐,感到一丝丝安慰。超市里抢购的人依然很多,面类几乎被抢光了,米倒是还有一些。我想着既然来了,就买一些东西。蔬菜类需要称重,而称重的队伍排了2、30人,我于是只买了一些香肠、下饭菜、饺子、肉。

接下来,我去了药局,口罩和酒精依然没有货。我买了维他命C发泡锭和碘酒。我家里几乎不储存药物,因为很少生病。我决定这段时间坚持吃维他命C发泡锭。排队结账的时候,见到很多人戴双层口罩,我也决定要仿效。前面的一对夫妻在聊着还要买什么,他们买了一次性的医用手套,说出门可以戴,真是太聪明了。我赶快也买了1盒。后来,医用口罩到货了,1袋100个,我本来拿了2袋,但店员说1袋要价198,我就默默放回去了1袋。结账的时候却发现1袋只要99,我又后悔了。虽然如此,我还是增加了可以活久一些的信心。

匮乏让人没有安全感,尤其在这种攸关生存的极端情况下。

我又去了菜市场,营业的摊位少了一半,卖的菜也比较少。我买了芹菜、蒜苔和鸡蛋。有零星几间店开着门;香辣牛肉面的老板说他们今天内就会暂停营业。卖花圈的店我没问,他们似乎在看SARS的纪录片。后来看到间花店,竟然还开着,真让人意外,下次出门要是它还开着,我就买个盆栽。

回家后,我把身上的衣服全洗了,也洗了澡。

保持清洁卫生现在异常重要。我一天大概要洗2、30次手。

我的半天就这样结束了,接着开始做午饭。

出趟门让我感到和这个世界还有连结,也从别人那里学到了一些生存的小技巧。这场战争里,大多个体都只能靠自己,没有体制的保障。我相对年轻,很难想像那些独居老人、残障人士等更弱势的个体要怎么打赢这场仗。

网友留言:

我哥哥也一个人在武汉,我每天给他打一通电话确保他安全。很难过,希望这场战役快点打赢。

我们宜昌也封城了,建议你,买米和油,还有马铃薯、胡萝卜、洋葱这类耐放的东西,肉不吃没关系,可是蔬菜类不能不吃。有米和油,吃炒饭也能过。我和我老公看了下米和油还很够,就没出去抢东西了。

希望你下次出门,这个城市已经活了过来,然后买盆盆栽,庆祝她的新生。◇(节录完)

——节录自《武汉封城日记》/ 联经出版公司

(〈文苑〉)

武汉封城日记》/ 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醒和醉之间,原来是在问我们如何自处。只怕,身在此山中,连这样的选择也无!
  • 王临冬,父亲是画家王新光,1949年前流亡至越南,又从越南来到台湾,后来赴美国发展。流离失所,半生颠沛,终于尘埃落定,于新大陆度过安稳的生活。
  • 当你看到这些医师们像受尽折磨一样彻夜未眠,在疲倦的时候努力保持清醒,你就会明白,在这个即将崩解的医疗世界中,仍然有很多医师拥有不被击倒的热情。因为有他们,在黑暗里,你仍然看得到希望……
  • 我以为当人生到了最后,假若有一双可以这样紧紧握住的手,或许死亡也就没有那么可怕。
  • 自从开始透过做菜,讲述每道菜背后,属于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才发现味蕾与情感交织成一张充满酸、甜、苦、涩滋味的记忆网络,随着时间的流转,就像食物经过酿造、储藏展现的醍醐味,百感交集,令人在舌间心上低回不已。
  • 高行健幸亏出逃,先从中国,随后浪迹全世界,他幸亏深深置身于艺术与文学的实践,同时又对行将结束的这一个世纪导致人类濒临深渊的那些偌大的原则和伟大的意识形态一概拒绝,才创造了这样一部令人如此困惑又如此着迷的作品。人们终于得到了这世纪末中国小说的伟大之作,敢于揭露他那国家由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极权制度而又始终不放弃最大胆的文学手段,给世界上这片土地带来一束强光的这部小说。
  • 文学作品之超越国界,通过翻译又超越语种,进而越过地域和历史形成的某些特定的社会习俗和人际关系,深深透出的人性乃是人类普遍相通的。
  • 一句“竹风兰雨”的地理俗谚,说明了宜兰下雨的频繁景况。阴雨绵绵,如烟似雾,难得见晴的天气,从春雨开始,经仿佛没有止境的梅雨季节,到了夏秋之间,常见由海上袭来的台风,而后东北季风来时的湿冷,让冬季显得特别的漫长。
  • 相隔千年,但故宫仍离我们很近,〈橙黄橘绿〉在,〈鹊华秋色〉也在,当然大家最爱的白菜也不会缺席;赵孟頫与苏轼还活在那儿,赵构与岳飞还在互相通信!就在台北外双溪,每天上午八点半准时等着与我们相遇!但,若缺乏足够的认识与理解,他们却又离我们很远,即便近在咫尺,却又很陌生,如同天涯~~
  • 我不解为何眼前世界如此单纯的状态无法持续永恒?清醒后人们终究会以领土、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或生存作为借口,持续争执甚或战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