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七字之七(八)下

陈彦玲说书:《七侠五义》──深厚无尽的侠义展昭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300
【字号】    
   标签: tags: , ,

“邪不胜正”乃自古至今的实在道理,只是过程中总会有考验。若心性基础不足,难保能顺利通过各种试炼,而达到最后的成就。这样的现象往往给人一种错觉;认为好人多磨难,坏人总享福!有句俗话说:“看人不能看一时。”五千年神州大地上的千万故事正是代代阐述着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对人的生命不只看一时的真谛道理。

“人在做,天在看”,看的是人心,这也正是现代医学与物理学中的新领域,人心精神的力量能祛病健身,能改变周遭的能量场,说的通俗一些就是人心正了,最终能有惊无险、趋吉避凶,为后代留下典范,能量长存。所以五千年的历史留下的明君或昏君、青天或贪官、侠义或无赖和道德或邪恶等等丰富的典型故事,就像一本本的教科书,让有教无类的明师能以之谆谆教诲学生,盼其能术德兼备。更似圣洁的神佛,慈悲净化其众生,望其也能修炼得道。

“侠”者就是其中一种典型,他路见不平肯定相助,何时拔刀就看智谋。“侠”者还有另外一个特质,乃以个人的智慧或结交同道不求回报的帮助他人。不论以何种方式,“侠”者他想的是维护正义良知的理,而非个人的名声气派。展昭被称为南侠自有其道理,看他遇人遭屈难必输财解其冤,听到残害忠良也必破邪除奸,维护青天。

话说这庞太师之子庞昱虽号称安乐侯爷,却只顾自己的安逸和享乐,目中毫无王法与百姓。领着朝廷的赈灾银两不救助饥民,倒是强抢民女硬拉民夫,盖个皇亲花园,尽做淫秽之事,还想谋害查办的钦差包拯。可教展昭撞见此等阴谋,不但暗中保护钦差还打听内幕协助破案。抓贼看时机,展昭不现身的来去打探布署,为不扰包拯睡眠,展昭暗中留了字帖给包拯,轻功了得的连一旁侍候的家仆都浑然不知。侠义中透着体贴的柔心,甚是令人激赏。这字帖上书着:“明日天昌镇,紧防刺客凶。分派众人役,分为两路行:一路东皋林,捉拿恶庞昱;一路观音庵,救活烈妇人。要紧,要紧!”

作者在这个章回中用了对比的手法来说明展昭的侠士义行。庞昱的淫浪豪奢对比展昭的清白守节、庞昱的藐视王法对比展昭的坚护命官,刺客项福的莽夫行径对比展昭的武功术德两全。通篇对展昭的高深工夫着墨不多,但细细读来更知作者描绘工夫一流,例如:“到了掌灯之时,处处灯烛照如白昼,外面巡更之人往来不断。别人以为是钦差大人在此居住,哪里知道是提防刺客呢。内里王、马、张、赵四人磨拳擦掌,暗藏兵器,百倍精神,准备捉拿刺客。真是防范得严谨!”这样的场景得动用至少数十人力,然而刺客却是:“趋势扬腿,刚要越过屋脊,只听嗳哟一声,咕噜噜从房上滚将下来,恰落在四爷(赵虎)旁边。四爷一翻身,急将他按住。大家上前,先拔出背上的单刀,方用绳子捆了,推推拥拥,来见包公。”

这庞昱养的刺客项福为何如此出手不力,一个跟头未翻就被逮了正着了,原来这刺客的腿上被钉住了一支袖箭,包拯的护卫王朝一眼就认出此乃展昭之箭。不过书中对展昭应付项福的招数武功却只字未提,这样的写法更显项福与展昭的天壤之别,不可相提并论。莫论莽夫项福,连庞昱的乔装出逃都难脱展昭的掌握之中。对于不屈服于安乐侯庞昱的烈妇金玉仙,田起元,家仆田忠与妻子杨氏皆在暗中各有妥善安置。展昭此时只对马汉说:“贤弟回去,多多拜上老大人,就说:‘展昭另日再为禀见,后会有期。’将金玉仙下落禀复明白。她乃贞烈之妇,不必当堂对质。拜托,拜托!请了!”竟自扬长而去。展昭常能在暗中打探到善恶分明的行径,因此才能成功布属以得破案,这或许是作者有意借此角色来描绘“人在做、天在看”报应不爽的道理吧!

圆满结局呈现之时也是英雄退席之日。展昭不为名利的身影给读者勾勒的是深厚无尽的侠义精神。到了近代“侠义”二字仍在引领世人耕耘心中的那块净土,黄霑先生为古龙小说《楚留香》所写的歌词就是一例:“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飘我影踪,云彩挥去却不去,赢得一身清风。尘沾不上心间,情牵不到此心中,来得安去也写意,人生休说苦痛。聚散匆匆莫牵挂,未记风波中英雄勇,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啊!独行不必相送。”掩卷思来,着实令人感恩。@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朝廷的臣子等于是现代企业中的管理层。臣子忠于天子,为治理国家献策出力,企业中的主管也为公司献策出力。而为人臣子如何得以知道百姓的真实情况,为人主管如何知道顾客和下属的真实反馈与态度,都关乎着大局安危与万民(顾客)的幸福(权益),所以得耳聪目明。
  • 《忠经 武备章第八》:“王者立武、以威四方、安万人也。”国家设立武备不在杀戮,而是以威震四方保万民之安全。
  • 《忠经》的第七章谈的是政理。开章的第一句:“夫化之以德、理之上也。”让笔者穿越了时空想起了小时候课本里面说的:“以德报怨”,那时说的是对待战败的日本。不管这四个字的原则带给日本人民多少的恩泽,但对学生们来说确实留下了不复仇与善待侵略者的教育影响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