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鲁智深 贾宝玉 殊途同归

作者:沉静

繁华一梦,万境成空。(shutterstock)

  人气: 41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红楼梦》22回,宝钗过生日时,点了一出《山门》的戏,演的是鲁智深在五台山破戒醉酒,打坏了山门,被智真长老遣往别处的故事。智深辞别师父时唱了这首《寄生草》。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点醒梦中人,一切皆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鲁智深旷达洒脱的人生态度令宝玉心驰神往,为日后出家埋下伏笔。

一个翩翩美少年,一个草莽英雄汉;一个是玉树迎风的凤箫笛韵,一个是大踏步走来的锣鼓铿锵;一个留恋风花雪月的儿女情长,另一个看重出生入死的兄弟义气……但他们终究与佛有缘。

修炼要破迷断欲,不容易。宝玉要去的是眼角眉梢的万种情思,智深要磨的是虬髯怒目中的血性杀气。两个看似截然不同的人却跨壑闯关,殊途同归。

细想来,鲁智深和贾宝玉还真有不少相似之处。单纯,至情至性。不势利,不算计,不妒嫉。能够同情理解别人,慈悲为怀。

侠肝义胆

水浒传》中最侠肝义胆的汉子非鲁智深莫属。从拳打镇关西、大闹桃花村、火烧瓦罐寺,到大闹野猪林,一路散发着奋勇忘我的热诚,其正义的金刚之怒,威慑击退着邪恶。

为救萍水相逢的金翠莲父女,鲁提辖(相当于少校营长)毁了大好前程,被官府通缉,不得已落发为僧。为朋友两肋插刀,鲁智深挥禅杖救了险遭杀害的林冲,一路护送到沧州七十里外。因此,成了高俅的眼中钉,相国寺的菜园和尚也做不成了,再次亡命天涯,最终上山落草。为救九纹龙史进,孤身刺杀贪官贺太守未遂,被打进死牢,命悬一线。

颐和园长廊彩绘:野猪林。(公有领域)。出自《水浒传》第八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见义勇为,舍身赴义,只要是义的事情,他就毫不犹豫地去做,该出手时就出手,果断大气,从不患得患失、斤斤计较。

108将中真正带给人们温暖和光明的,是天孤星鲁智深。书中从未提及他的父母,这样一个缺疼少爱的孤儿却没一点阴暗心理。因为孤独,格外重情义。他把有缘相聚的人都看做自己的亲人,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因为备尝艰辛,所以能实实在在帮助别人,扶危济困。

不打不相识,打着连来捣乱的众泼皮都成了朋友。他视林冲为生死知己,野猪林里那披肝沥胆的一席话,令人热泪盈眶。不计前嫌,他率兵援助遭官军围剿的李忠、周通。

虽常因行侠仗义而惹祸上身,陷入困窘绝境,孤单悲凉到了极点,但大大咧咧的他有着惊人的适应力,咋没咋地,荣辱不惊,无怨无悔。吃苦受累,浑然不觉。生活中充满喜感,憨拙粗糙如村野顽童,可爱又可笑,却不可怜。偌大个胖和尚,还指着他来遮风挡雨呢!

怪不得智真长老一眼看出,这个粗犷的西北汉子的真善和慧根:上应天星,心地刚直,将来证果非凡。

情种情痴

神瑛侍者下凡投胎,口衔女蜗补天时剩下的炼石——通灵宝玉。随后而来的是灵河岸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要用一生的眼泪来“还”神瑛的甘露灌溉之恩。因此,安排了金陵十二钗正、副册的戏码……

在温柔富贵乡,大观园女儿国,和众姐妹们一起弹琴下棋,吟诗作画,宝玉格外疼爱体贴女孩子们,那种护花情结来自天分中的痴情和前世的专职。他以天眼穿透这个红尘滚滚、乌烟瘴气的浊世,发现在天真烂漫的少女身上还尚存着与仙界相通的洁净细腻与精致,神仙般的林妹妹是他的最爱。

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宝玉宣称:“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认为女清男浊,天地山川之灵秀只钟于女儿。她们青春生命的清纯之美,像水一样的清澈、晶莹、明洁,又像花一样娇艳芬芳、短暂易逝。令他喜爱、感动、赞叹,甚至忘了自己。黛玉葬花,宝钗扑蝶,薛宝琴踏雪寻梅,憨湘云醉卧芍药裀……是最美的诗情画意。

作为荣国府嫡孙、贾家继承人,宝玉却厌恶仕途经济,骂读八股的人是“禄囊”,当官的是“国贼”。懒于跟贾雨村之类的官场人物交往,也不愿像父亲贾政那样板着扑克脸生活,更不屑贾琏、薛蟠般淫乱恶俗。

宝玉崇尚老庄精神和魏晋风骨,追求心灵契合的感情和诗意的生活方式,想做一个独立于体制之外的才子逸士。宝玉何尝不是作者年少的影子?如果没有曹雪芹,让我们认识了一大群养在深闺人未识、蕙质兰心的少女,那么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女性形象会是多么单调,乏善可陈呀!

这位天外来客常有不被理解的孤独和烦恼,敏感多情的他,会跟花鸟鱼虫说话,对着星星、月亮叹息伤怀。宝玉看人非功利,而是以赤子之心、超越世俗的标尺和艺术家的审美感应,具有悲天悯人的人文精神。

不论嫡生庶出,他都一视同仁,对丫鬟、小厮也乐意平等相处。真诚地认为自己比不上那些“极聪明”、“极清俊”、“清净洁白”、“人品”好的女孩子,对她们不幸的命运深切同情。他欣赏晴雯毫不谄媚、没半点奴才相的率直;他为挨凤姐打骂、受了委屈的平儿理妆;看到画蔷的龄官,这位万人迷体会到“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出自《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

只有情种宝玉向林妹妹诉肺腑,那份痴与真才如此动人。宝黛谈禅,那种相知共鸣,矢志不渝。

无心汲汲功名,为爱痴狂,宁为情死,这样空前不肖的异类,令父母大伤脑筋。劝诫打骂,强力重塑都无济于事。但那就是他来人间的路,正如警幻仙姑所言,要遍历那饮馔声色之幻,或冀将来一悟。

护花两不同

智深和宝玉还有一个共同点,在当时极其难得罕见,那就是对女子的呵护。当然,他们的方式不同。

颐和园长廊彩绘:倒拔垂杨柳。(公有领域)。出自《水浒传》第七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误会入白虎堂》。

古代习武修道之人有保先天元气、不近女色的传统。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内功深厚,神力无比。炉火纯青的武艺,引得资深专业人士林冲的连声喝采,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屡立奇功。他惩恶行善,保护弱势群体,不滥杀无辜。其品德和境界,远比一般的“梁山好汉”高超得多。

《水浒》中残杀女人的不少,而危难关头,挺身而出,不畏强权,不计代价,不求回报,尊重并保护毫不相干的弱女子的,唯有鲁大侠一人,这位喝酒吃肉、背上刺有花绣的“花和尚”却真正护花。

不仅充满行动力,而且粗中有细,耐心负责。他仗义疏财,解救金氏父女逃出虎口,担心店小二追截,在店中稳坐四小时。小霸王周通要强娶桃花村刘老的女儿,鲁智深先是出手教训,后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要求周通折箭立誓永不反悔,不再骚扰才罢休。

宋江擅施小恩小惠笼络人心,眼若寒星的冷面郎武松内心有不少纠结和隐痛,而鲁智深则非常淳厚,不装,不拧巴,特实诚。敞亮磊落,坦挚无邪。那种古道热肠、侠义担当,超越男女之情的魅力,令人敬佩信赖,一见如故,没有间隔。他对哭诉遭遇的金翠莲是怜惜,对清丽贞烈的林娘子是敬慕。

当林冲看见调戏自己妻子的竟是官二代高衙内时,八十万禁军教头举起的拳头就软了,还拦阻了嚷着要高衙内吃三百禅杖的鲁智深。初见林娘子,他亲切地叫了声“阿嫂”。

多年后上了梁山,智深问林冲:“洒家自与教头别后,无日不念阿嫂,近来有信息否?”既是对朋友的关心,也是真情流露。知悉林娘子自缢身亡,嗜酒如命的他,从此涓滴不沾。

作者寥寥几笔,意境却在字外。真实生动,没有拔高,便胜过世间无数。

光风霁月,豪放洒脱,最具真性情。担得起,放得下,跳得出来。他泼墨写意的人生画卷,生命的留白,是孤绝中的空灵和升华。他包容日月山川的小宇宙,丰沛饱满,真正富足强大。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宝玉感情丰富,纯真善良。怜香惜玉是他护花的特点,体恤入微,关怀备至。他是感受派,同喜同悲,含情脉脉。其无边的同情心与透彻的理解力,成为倾诉心事的知己良友。他的怜爱珍惜,并非情欲占有,而是一种对女性的尊崇、对美的迷恋歌咏和似水柔情。最著名的情书情歌多半都是情种情痴写出来的,艺术家比较懂得宝玉的浪漫。

虽是贵族少爷,他却甘心为女孩子们充役,在大观园延续着天国神瑛侍者的角色,把呵护如花般绽放的少女们当成事业来做,欣赏她们的美和才华,尊重她们的个性,关心她们的喜怒哀乐,担忧她们的处境,甚至为吵嘴的双方调解……用他的话来说是“操碎了心”。

丰神俊逸的怡红公子装饰点亮着闺阁少女的青春,可惜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宝玉除了唱个《红豆曲》、吟诗词、写祭文、哭灵外,没什么能力保护女孩子,中看中听,却不中用。反而有些事由他纨裤子弟的轻浮引起,当王夫人怒扇金钏耳光,宝玉竟一溜烟逃了。晴雯被撵出去,他都不敢尝试着向母亲、祖母要求留人,一点刚性也没有。

尽管他一再企图扮演大观园众女儿的守护神,但只能在一些小事上援手相助,关键时刻,他谁也保护不了。有心无力,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花儿遭风雨摧残,枯萎凋零。甚至婚姻被调包,连心上人黛玉都保不住。

今日方知我是我

鲁智深一禅杖把方腊打下马,立了大功。宋江劝他还俗为官,封妻荫子,光宗耀祖。智深说:“洒家心已成灰,不愿为官,只图寻个净了去处,安身立命足矣。”宋江又劝他当个名山大寺的住持,他一口回绝:“都不要!要多也无用。只得个囫囵尸首,便是强了。”意思是要个完整的尸首就不错了。

为何心已成灰?替天行道变质。鲁智深是明确反对招安的,一针见血地指出满朝文武多是奸邪之辈。之所以没散伙还跟着宋江,完全是尽兄弟之义。梁山军被朝廷用做“以贼灭贼”的棋子,东讨南征,一场场鏖战,将士们血肉横飞,惨死大半,宋江等热衷换取名利,他看透心寒。

多少厮杀往事,几度血火春秋,如今他急流勇退,什么都不要,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此生不还俗,一身僧装到底。这就是鲁智深,清醒独立,卓然超群。结果是,宋江等人最后让朝廷一个一个害死了。

八月十五中秋夜,在杭州六和寺,鲁智深听到钱塘江潮声大作,如雷鸣战鼓铺天盖地而来,寺中僧人告诉他那是潮信。智深忽然想起师父智真送他的偈语:“逢夏而擒,遇腊而执,听潮而圆,闻信而寂。”果然应验了活捉夏侯成,生擒方腊。智深拍掌笑着问明圆寂之意,笑道:“既然死乃唤做圆寂,洒家今夜必当圆寂。”

于是,他沐浴更衣,写了颂语,焚一炉好香,盘腿打坐,圆寂涅槃。留颂曰:“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看世间,多少英雄白头,多少美人迟暮,朝生暮死,脂粉变白骨,都不曾思考、认识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每人都有佛性,只是被世俗的许多东西所蒙蔽。鲁智深临终绝笔,扯断的是名缰利锁、爱恨情仇的纠缠。“今日方知我是我”,那是不带半点水分的大彻大悟啊!

他是顶天立地的汉子,鲁莽不羁的外表下有颗慈悲纯真的佛心。不计荣辱得失,没有放弃一个救助的机会,处处为了别人,从没有考虑到自己。吃亏的事他全做,占便宜的事他一点儿也不要。人间路万条,没有什么比寻求解脱悟道更重要的了。鲁智深的一生充满放弃又不断完善,这么个豪侠,从不守清规的酒肉和尚到一步步走向莲台,修成正果。大惠禅师用“满空飞白玉,大地作黄金”来形容鲁智深的坐化,那是佛才能达到的境界!

由色悟空

之前,看到宝姐姐羞笼红麝串的雪白酥臂,宝玉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想入非非……随着宝钗不断的劝诫,宝玉与宝钗反而生分了。这位进宫选秀不成的姑娘,非要在皇权秩序内找到自己的坐标才心安理得,没当上嫔妃,那就嫁个能建功立业的丈夫。宝玉当然不是他的佳偶良缘,原则上的分歧,价值观完全不同,南辕北辙。除了择偶范围有限、家族联姻的利益捆绑、金玉良缘的命定之外,宝钗对宝玉还有份玉不琢不成器的自信。

在心有灵犀方面,宝黛是天生的一对,同频共振,心心相印,刻骨铭心。木石前盟的仙缘,使他们有着与世人完全不同的心灵结构。宝玉由多情泛爱到知己唯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对林妹妹的爱超乎群芳之上。志同道合,情投意合,休戚与共。

当一个个美丽的女子,或香消玉殒,或远走高飞,或坠入苦海,无可奈何花落去,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芳菲尽,满目凄惶。以宝玉为中心的女儿国风吹云散,绛洞花主、怡红公子徒有空名,失去意义。大观园的护花义工——贾宝玉失职失业。黛玉泪尽而亡,也带走了他的心。镜花水月一场空,失恋失魂的宝玉成了空壳。与此同时,急速败落的贾府,如同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忽喇喇似大厦倾。

洞房花烛,以宝钗之莹润丰姿,若一般男子会顺水推舟,沉迷于美色性爱中,随遇而安。而宝玉却“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即使与宝钗这样的妻子举案齐眉,也到底意难平。

宝钗稳妥持重,博学多才,但就是没有出世这根筋。宝钗代表着强大的地心引力——世故的惯性磁场和制衡力。她有种做人的一贯正和完美,对宝玉是一种压抑。不动声色中步步为营的用心,圆熟的处世技巧,锲而不舍的讽谏,无形的鞭策催逼,赶着你上套,步入仕途常轨。

爱不能虚伪,升华才最美。黛玉有诸多做人的小毛病,但却灵动飘逸,是引领宝玉飞升的仙女。宝黛纯洁的精神之恋、灵性之爱,超越世间利益和肉身结合,跨越生死,是《红楼梦》最奇幻旖旎的诗意。绛珠仙子下凡,不仅是还泪,而且是以生命的代价呼唤神瑛回返天界故乡。

宝玉拒绝被现实招安到面目皆非。无论是黛玉还是宝钗,他都辜负了!无法释怀的歉疚和负罪感压迫着他,从执著于有形的外在色相中勘破,从迟迟不放的痴情中悟空,不愿再被裹挟到浊流泥潭中,造更多的孽债。宝玉隐约记得游太虚幻境看的金陵十二钗判词,一切都在按命定的轨迹走,只是戏演到结尾才恍然明白……

他给了一个假象,其实是走前的亏欠补偿和交代。中乡魁报答父母,给贤妻一个儿子,在旁人看来很美满了。但宝玉知道“好就是了,了就是好”。沉酣梦醒,终须归去。宝钗是宝玉尘世中最后一个锁,没羁绊得住他飞跃的心。宝玉悬崖撒手,了断俗缘,一僧一道带着他飘然而去。那一年,宝玉19岁。

可惜了误终身的薛宝钗!需要一个热情能干驾驭得住的男人,融化这位冷美人,唤醒她端庄下深藏的那个扑蝶的活泼少女,告诉她,在我面前,你从此不必假面。

(传)王维《长江积雪图》(局部),美国夏威夷火奴鲁鲁(檀香山)艺术馆藏。(公有领域)

漫漫长夜,宝钗是否想起,自己当年点的鲁智深醉闹五台山的那出戏,无意中成了宝玉出世思想的启蒙。对于飞扬绝尘的生命,她像大多数人一样,只有仰望的份儿,只当是离自己很远的戏、神话而已,不料竟一戏成谶,如今宝玉也走了和鲁智深一样的人生结局。

繁华一梦,万境成空。正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绛珠仙草修成人形,并不是为嫁宝玉,成就美满姻缘。试想,如果姻缘如意,又如何泪尽人走、回天成仙呢?
  • 《红楼梦》中,黛玉谈诗论琴,宝钗论画,妙玉论茶,贾母论书,安排得恰如其分,不可替换。第54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是有关贾母的重要情节。
  • 有宴无酒,不可谓尽兴;有酒无诗,不可谓风雅。因湘云起社而成的螃蟹宴,不仅为贾府女眷带来一番天伦之乐,而且成就了两组题诗,“菊花诗”与“螃蟹咏”。菊花诗自不必说,乃是海棠诗社精心筹划的闺阁雅事,而螃蟹咏,竟是宝、黛、钗三位主角缘事而作、缘情而发的神来之笔。
  • 初读鲁智深,只觉他快意恩仇、粗豪仗义,每每在他杖杀恶徒、替天行道时喝一声采。而当掩卷沉思,难以忘怀的却是他不经意闪现的禅意,以及迷惘半生、回归真我的人生际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