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中的风声(1)

作者:肯尼斯·格雷姆(苏格兰)

有四只可爱的小动物:小鼹鼠,河鼠,獾,住在小河边。(shutterstock)

  人气: 1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厌倦了春季大扫除的鼹鼠,决定钻到地面上晒晒太阳,展开一场冒险之旅,刚好遇见了他的好朋友河鼠。他们俩一起在闪闪发亮、波光粼粼的河边野餐,勇敢踏进邪恶的野森林,拜访坏脾气的老獾……

有一天,那熟悉又充满吸引力的“呼求”找上了享受这新鲜冒险生活的鼹鼠。这呼声非常清晰,召唤非常明确。他必须立刻服从,马上回家。

*河畔

(全书十二章,本文节选自第一章)

一整个早上,鼹鼠都在忙着春季大扫除,努力地把他的小屋整理干净。

他先用扫把扫一扫,再拿撢子撢一撢,然后又抓着刷子、提着一桶白漆,一会儿爬梯子,一会儿踩楼梯,一会儿搬椅子垫脚,东刷西刷地忙个不停,直到灰尘刺痛了眼睛、呛住了喉咙,全身上下的黑毛都溅满了点点白漆;他累得腰酸背痛,手也抬不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和煦的春天带着美妙神圣、充满渴望的灵魂拂过空中、窜进土壤,穿透了深埋在地底的阴暗小屋,轻柔地包围着他。这也难怪鼹鼠会突然把刷子扔到地板上大声喊道:“烦死了!讨厌的春季大扫除!” 而且连大衣都还来不及穿,就像闪电般飞也似的冲出家门了。

地面上有某种东西正急切地呼唤他,于是他快步奔向狭窄又陡峭的地道。这条地道一路通往上方那条铺满碎石砾的车道, 而车道则属于那些住在比较靠近阳光和蓝天的动物们所有。

鼹鼠在地道里拚命挖了又刨、刨了又抓,抓了又刨、刨了又挖,他一边忙碌地挥舞小爪子,一边喃喃自语地说:

“我要上去!我要上去!”

终于,啵!他的鼻尖透出地面、钻进了阳光,随后便躺在温暖又柔软的大草原上打起滚来。

“好舒服喔!”鼹鼠自言自语地说:“这比粉刷房子好玩多了!”

灿烂的阳光晒得他身上的毛皮发烫,柔和的微风轻拂着他暖暖的额头。他在地洞里蛰居得太久,听觉变得非常迟钝,就连鸟儿开心的歌唱声听起来几乎都像是大吼一样。

空气中弥漫着生活的喜悦与春天的欢快,再加上少了麻烦的大扫除,让鼹鼠乐得蹬起四只脚跳了起来、快步跑过草原,一直跑到草原远方那道树篱前。

“站住!”守在树篱缺口处的老兔子大喊:“这是私人道路,先付六便士过路费来!”

他话才刚说完,立刻就被态度轻蔑、满脸不耐烦的鼹鼠撞倒在地,摔个四脚朝天。

鼹鼠一边沿着树篱小跑步往前飞奔,一边取笑其他慌忙从洞口探出头来偷看、想知道外面到底在吵什么的兔子。

“笨蛋!笨蛋!”

他嘲弄地高声叫嚷,那些兔子还没想清楚该怎么回嘴,他就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了。兔子们开始彼此互相埋怨:

“你真笨耶!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哼,那你为什么不跟他说……”

“你可以提醒他说……”

诸如此类吵个没完,一如往常; 不过当然啦,这些马后炮也一如往常于事无补,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一切的一切都很美好,好到不像真的。鼹鼠横跨一片又一片的草原、穿过灌木林,沿着矮树篱四处悠游漫步。他发现到处都有啁啾的鸟儿衔枝筑巢、美丽的花朵含苞待放、繁茂的树叶熙熙攘攘。万物都好快乐、好忙碌,不断蓬勃生长。

不知怎的,他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良心正一边猛戳他、一边不安地在他耳边低语:

“快去粉刷!”

他只觉得在这些繁忙的大自然市民中当个唯一的懒骨头实在太惬意了。毕竟“让自己好好休息”或许还算不上是假日最棒的乐趣,“看别人忙得团团转”才是呢!

鼹鼠漫无目的地到处闲晃,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条水流丰盈的大河。他在河边猛然停下脚步,顿时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家伙。他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过河耶!

这只光滑闪亮、蜿蜒婀娜、体型庞大的动物正一边低声轻笑,一边往前追逐——它每抓住什么,就咯咯地笑;每放开什么,就哈哈大笑,然后转过身来扑向新的玩伴。

它们拚命挣扎、甩开了大河,转眼间却又被它紧紧攫住、拢在怀里。河水波澜荡漾,闪着点点银光,不停窸窸窣窣地转着漩涡、吐着泡沫,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

鼹鼠被眼前的画面迷得神魂颠倒,仿佛着了魔似的。他就像个黏在很会说故事的大人身边、对精彩情节深深着迷的孩子一样,沿着河边小步奔跑;最后他跑累了,就在岸边坐下来休息,但那条河仍喋喋不休地对他讲个不停。

大河说的是世界上最好听的故事,也是发自大地内心深处的故事,最后这些故事都会潺潺地说进那永远听不够的大海耳里。

鼹鼠坐在草地上,远眺着大河对岸时,有个正好落在水线上的黑洞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不禁出神地想,要是有只动物要求不高,而且喜欢小巧玲珑、远离尘嚣、涨潮时又不会淹水的河畔居所,这个温暖舒适的住处倒是满不错的。

他静静凝望着那个黑洞,忽然觉得洞穴中央好像有个亮晶晶的小东西闪了一下,旋即消失,然后又闪了一下,忽隐忽现,好像小星星一样。

可是,那种地方不可能有星星呀!而且若要说是萤火虫的话又太亮、太小了。鼹鼠看着看着,那个小小的光点竟然对他眨了一下,原来那是一只眼睛;接着那只眼睛周围逐渐浮现出一张小脸,就好像用画框嵌住一幅画一样。

一张棕色的小脸,脸颊上长着几根小胡须。 一张严肃的圆脸,眼里闪烁着熠熠光芒,就是一开始吸引他注意的那种光芒。 一对灵巧的小耳朵,还有一身如丝般细滑丰厚的毛发。

是河鼠!

这两只动物站直了身子,小心翼翼地上下打量着对方。

“嗨,鼹鼠!”

河鼠打了声招呼。

“嗨,河鼠!”鼹鼠说。

“你要过来吗?”

河鼠随即问道。

“哎,说得倒容易呢!”

鼹鼠没好气地回答。河流对他来说非常陌生,而且他也不熟悉河畔的生活和习惯。

河鼠没说什么,只是弯腰解开一条绳子、拉了几下,然后轻巧地跳上一艘鼹鼠原先没注意到的小船。这艘小船船身外面漆成蓝色、里面漆成白色,大小刚好容纳得下两只动物;虽然鼹鼠还不太明白它的用途,但他的心立刻飞到了船上。

河鼠以轻快优雅的节奏荡起船桨、迅速划过河面,然后伸出一只前爪扶着战战兢兢的鼹鼠上船。

“扶好了!”河鼠说。

“好,现在快点跨进来!”

鼹鼠又惊又喜,他发现自己居然坐在船尾了。一艘真正的船!

“今天真是奇妙的一天!”鼹鼠说。

此时河鼠把船撑离岸边,再度划起双桨。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从来没坐过船耶!”

“什么?”

河鼠张开嘴巴大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从来没坐过——你从来没——呃,我——那你平常都在做什么啊?”

“坐船真的有这么棒吗?”

鼹鼠害羞地问道。

其实当他往后斜靠在座位上仔细端详着坐垫、船桨、桨架,以及所有有趣又迷人的设备,并感受到船身在底下轻轻摇荡的时候,他就已经打算相信这一点了。

“棒?不只是棒而已,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最美好的事。”

河鼠俯身向前划着桨,一 本正经地说。

“相信我,小老弟,世界上再也没有——绝对没有——比单纯坐船闲晃更有意思的事了。什么也不做,就只是闲晃,”他像做梦似的继续说:“坐在船上到处闲晃闲晃。”

“河鼠,小心前面!”

鼹鼠突然放声大喊。

来不及了。小船猛烈地撞上河岸,正在做白日梦的快乐划桨手往后一仰、跌到船底,摔个四脚朝天。

“坐在船上,或是跟着船闲晃……”

河鼠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从船底爬起来,继续从容地发表他的看法。

“无论是在船上或船外都无所谓。这就是它迷人的地方。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了。不管你要去哪里,或是不去哪里;不管你顺利抵达目的地,还是到了别的地方,又或是永远哪里都去不了,你永远有事情可以忙,却也永远用不着特地做些什么。做完了这件事,总还有别的事要做。你想做就做,不想做也没关系。这样吧!如果你今天早上真的没什么事要做,我提议,我们就这样顺着河流划下去,玩上一整天好不好?”

鼹鼠开心地来回摆荡小脚尖、舒展胸膛,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着满满的幸福感往后仰、沉进松软的椅垫里。

“太棒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地玩!”他说。

“我们出发吧!”

“等等,再等一下下就好!”

河鼠连忙说道。他将缆绳穿进码头上的系船环、打了个结,接着往上爬进他住的洞里。过没多久,他就顶着一个用柳条编织而成、装得胖鼓鼓的野餐篮,摇摇晃晃地走出来。

“把篮子塞到你脚下去。”

河鼠一边把野餐篮搬到船上,一边对鼹鼠说。然后他解开缆绳,再度拿起船桨。

“篮子里有什么呀?”

鼹鼠好奇地扭扭身子。

“有冷鸡肉,”河鼠简单地回答,接着一口气说:“冷牛舌、冷火腿、冷牛肉、酸黄瓜、沙拉、法国面包卷芹菜三明治、罐头、炖肉、姜汁啤酒、柠檬汁、苏打水……”

“噢,好了好了,别说了,”鼹鼠兴奋地大声嚷嚷:“太多了啦!”

“你真的觉得太多了吗?”

河鼠一脸认真地问道。

“这些不过是我平常远足带的分量罢了,其他动物还常说我是小气鬼、太精打细算,带的食物只刚好够吃而已呢!”

鼹鼠完全没听见河鼠说的话。他正深深沉浸在这种崭新的生活里,粼粼的波光、点点的涟漪、春天的香气、自然的声响,以及和煦的阳光,全都令他陶醉不已。

他把一只爪子伸进水中,享受无尽的白日梦。

个性善良的河鼠稳稳地划着船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打扰他。

“我好喜欢你这身衣服喔,老弟。”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河鼠才开口说话。

“哪天我有了钱,也要买件黑丝绒西装来穿穿。”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鼹鼠好不容易才从幻想中清醒过来。

“你一定觉得我很没礼 貌⋯⋯可是这一切对我来说真的太新奇了,原来,这就是一条河!”

“是‘这’条河。”河鼠纠正他。

“所以你真的住在这条河边喽?好惬意的生活喔!”

“不只是住在河边,而是和河一起生活,在河上、也在河里。”

河鼠说:“对我来说, 这条河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姑姑、阿姨和同伴,也是我的饮食来源与天然的盥洗室。除了它之外,别的我都不要。它就是我的全世界。

“河里没有的东西,就不值得拥有;河水不了解的事物,就不值得探究。噢!我们一起度过了多少美妙的时光啊!无论冬天或夏天、春天或秋天,河流总是充满许多乐趣,令人兴奋无比。

“二月河水泛滥的时候,那些没有用的水溢满了我的地窖和地下室,浊黄色的河从我舒服的卧室窗外滚滚流过;等到水退了,就会留下一滩滩烂泥,散发出水果干蛋糕的味道,灯心草和水草也会堵住河渠,我可以踩在上头悠闲地沿着河床散步、不必担心弄湿鞋子,而且还能找到新鲜的食物吃,或是发现那些粗心的人从船上掉下来的东西喔!”

“可是有时候会不会有点无聊啊?”鼹鼠鼓起勇气问道:“就只有你跟河而已,没有别人可以聊天耶?”

“没有别人可以喔,这也不能怪你,”河鼠耐着性子说:“你是新来的,当然不太了解状况。总之现在河畔非常拥挤,所以很多人只好搬走了。唉,如今的光景和从前大不相同喽。水獭、翠鸟、小䴙䴘、黑水鸡,他们整天绕着你转,拜托你做这个、做那个,好像你自己没别的事好做一样!”

“那边有什么啊?”

鼹鼠挥挥爪子,指着河流对岸那片黑幽幽、蔓延在草泽后方的森林。

“那个呀?喔,那就是野森林,”河鼠简短地说:“我们这些住在河畔的居民很少到那里去。”

“他们那些住在森林里的居民,他们人不好吗?”

鼹鼠有点不安地问。

“嗯⋯⋯”河鼠说:“我想想看。松鼠还可以,兔子嘛,有些兔子不太好,不过兔子本来就有好有坏。啊,对了,还有老獾,他就住在野森林正中央,就算你付钱要他去住别的地方,他也绝对不会答应。亲爱的老獾!没有人会去惹他。最好别惹他。”

他意味深长地补上一句。

“为什么?有谁会去惹他吗?”鼹鼠问道。

“嗯,当然有啊,有⋯⋯有些其他的动物⋯⋯”

河鼠吞吞吐吐,不知道该不该说。

“像是 黄鼠狼⋯⋯白鼬⋯⋯狐狸⋯⋯还有很多很多。他们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坏。我和他们相处得还不错,遇到的时候会一起玩、打发时间什么的,但他们有时确实会闹事,这点无可否认,还有,呃,你没办法完全信任他们,这也是事实。”◇(待续)

——节录自《柳林中的风声》/ 爱米粒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肯尼斯·格雷姆 (Kenneth Grahame)

一八五九年三月八日,出生于苏格兰爱丁堡。他从小由祖母抚养长大,并花了很多时间探索自家附近的森林和野生动物环境;除此之外,他也是个天资聪颖的学生,在校时还曾担任橄榄球校队队长。后来,格雷姆进入银行工作;虽然他个人并不喜欢这份职业,但正是在银行工作的这段期间,开启了他写作的契机。他很快就摇身一变,成为非常成功的作家。

他于一九三二年逝世。

《柳林中的风声》书封/ 爱米粒出版公司提供

(点阅【柳林中的风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主角安妮.雪莉诚实正直、充满活力与想像力,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常常惹出让人啼笑皆非的大小麻烦,同时她也是个自由自在、积极乐观的女孩,面临各种挑战但却不畏缩的个性,成了全世界青少年最喜爱的少女形象。
  • 安妮.雪莉长了一头红发,脸上有着雀斑,是个自由自在、有话直说的女孩,不管处在什么境遇下都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和希望。她纯洁、正直、倔强、感情丰沛,充满幻想又常常闯祸,对于事物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常让周遭的人哭笑不得,但却也被她的鲜明的个性深深吸引……
  • 在《清秀佳人》系列小说中,露西.M.蒙哥玛莉以行云流水的语言和幽默风趣的笔调,带领着读者愉快地进入安妮.雪莉的鲜活世界,分享着她的欢喜忧愁,并与她一起迎向憧憬中的美丽梦想……
  • 十岁的女孩琼恩,拥有不寻常的超强记忆力,却因此而困扰不已。这年夏天,她和刚刚失去伴侣的哀伤男子盖文偶然相遇,两人成为莫逆之交。
  • 每走过一次难关,再次看到阳光时,我都很庆幸自己当时挺过了,我走过来了!如果你也是过来人,你一定懂,还好,我们都没有放弃自己。不是吗?
  • 冬夜降临大地。预言说:熊。将。来。袭。被恐惧与恶梦威胁的族人,不再祭祀和荣耀家屋,精灵日渐凋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