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晓月窑家墟(23)

作者:容亁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父亲见我乐此不疲跑邮政所那边去玩,与只有七位青壮年员工,两户家庭住在院里的邮政人员混得熟络,父亲轻声对我说,你想看报可以去订一份来看,我给你钱。于是,十岁的我跑到邮政所向老所长要来订阅目录小册子,订阅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周报《中国少年报》,订一年才花了一块多一点,便宜得让我吃惊。又便宜又好看的一大张报纸,才二分钱一张,怎么没有多少人订阅呢?看过的报纸,还有其他用途的,比如大人会撕成一小片一小片包熟烟丝燃着吸,或包中草药,或包咸鱼干等其它大块东西,简直浑身是宝。我有点纳闷,却不知当时囊中羞涩的街坊太多了,一块钱能买一斤多猪肉来改善生活呢。他们也不怎么关注小孩子的学业。

在物质匮乏得要命,乡亲们掂着硬币和小米算计日子,看菜下饭的拘窘年代,我得感谢念过几年私塾的慈爱大度的父亲,也许源于一种老年得子的天然纵容吧,父亲不在零钱上委屈我。

我想除了我之外,那些躺在供销社书店简陋货架上被我问津的图书,那些在家附近邮政所被我订阅的报纸杂志,如果有灵,也得感谢这个沉默散淡的老人吧,因为有他的大度,才有它们陪我在那个叫“窑家墟”的地方,度过了与别的农村孩子不一样的童年,而显得更有存在价值。这些薄薄纸片在我身边发出的光芒,不仅照亮了一个少年煤油灯下暗淡的夜,而且那亮光还牵来了一个未为人知的广阔世界,足以覆盖我生命旅程全部的黑暗。

读二年级的我是这条小街唯一订阅报纸的小学生。整个小学阶段,我陆续订阅杂志《今古传奇》、《故事会》、《少年文艺》、《东方少年》……

念五年级那年,我贴八分钱邮票寄出的一则寓言习作,居然被浙江一家儿童文学杂志采用发表了,汇来五元稿费。我简直激动死了,这打破窑家墟在读小学生中从没有谁的文字变成纸上铅字的记录。远方,居然无意开了一条微乎其微的文艺门缝让我瞧了瞧,点燃了我的白日梦。

在后来几天有点眩晕的喜悦中我花光稿费:跑到书店花二块五毛买了一本梁羽生武侠小说《萍踪侠影》;花五角钱看了两部连映的动画片《崂山道士》、《三个和尚》;剩下二元钱在晚上到申莱村戏场小食摊买了八两白斩狗肉,跟成年人一样我蹲在地上,就着一碟辣椒盐水狠涮了一顿。当时熟狗肉单价是二块五毛一斤——我在精神和物质两不误中好好犒劳了自己,那是对梦想的滋养和肯定。我开始觉得自己有成为一个作家的可能,很大可能!

病弱的电器修理师淞为了练太极才来到小山岗,我是为了看夕阳才来到小山岗。一早一晚,我们总是错过,谁都不曾碰到谁——我们在各自的方向追求造物主赋予我们生命时遗漏的东西:健康、灵性、觉悟、未来。但,这是否造物主真的遗漏呢?也许,我们自身具足而不曾唤醒,却以为丢失……

小山岗上躺着一座废弃砖窑,人走窑空,如今只有稀疏的树林子,像竖起来的绿色毛发点缀在山岗的额头上,一条裸露砂砾的小

路通往斜坡下的田野,从小路岔路口能绕到林子后面绿荫掩映的一个古村落去。

当年窑工挖的小池塘还遗在小路旁,这是他们为打砖坯取塘水混拌红泥沙而挖的。窑家,一个古代窑工的聚居地。一代代一群群汗流浃背搬运陶瓷器的烧窑工和陶瓷窑、砖窑、瓦窑早就不见了,是近在咫尺的南渡河藏起了它的前尘往事。

池塘四周散落一些小水坑,长满苇草。说“池塘生春草”不假,但“园柳变鸣禽”却属于山背后的小村子。池塘边不时有蛙鸣传来。

白天放学后,我来这里捉青蛙喂不会飞的雏鸟八哥,乡下同学传授经验说八哥吃煮熟的青蛙肉翅膀长得快,这样我就不管它是什么益虫还是害虫。反正不是我吃它,田野也不缺那么几只青蛙——我这样说服了自己。我通常戴一顶小草帽,拿一只小棍子跑这里来。蹑手蹑脚,凝神睁大眼辨别混在草丛中的青蛙,看准一棍打下去;脱下草帽子猛扑上去按住青蛙在帽沿底下,再伸手慢慢掏。这都是我的招数。青蛙颜色与青草太接近,不好辨认。

小山岗环境幽静,是我看夕阳的好地方。那段日子,我无意主动到邮政所帮忙拣报,在阅读了心仪的书报再出来时,已近黄昏。我常常情不自禁地一个人走到小山岗去看看夕阳——在去看夕阳路上,原来的我渐行渐远,像路边急欲挣脱大地向天空飘去的蒲公英。

我开始向往远方,开始想像我并不清晰的未来。

我不愿意再像父兄辈那样生活,在壁橱、手术椅和工作台组成的稳定三角形范围,分明不足五步的距离,他们却用一生来走完它。这真是漫长的没有见识的可怕的一生;

我不愿意再像报读二年级时那样,在校园里见到农民家长拉着孩子的手来学校报名注册时,苦苦哀求老师高抬贵手将二元钱的学费减价为一元钱,因为家长他付不起二元钱学费。那时供销社货架上的“丰收牌”香烟是一块钱一包;

我不愿意看到小街上老邻居在过年时,除夕那天围炉祭祀过后,老婆催买鞭炮,好喝两口的老邻居掏不出半文钱,一个人走到家门口用嘴巴“呯呯呯乓乓乓”乱喊一气,代替热烈的鞭炮声来辞旧迎新;

我不愿意因为我家多了一本城镇居民簿子,报名注册时学校理由杠杠的多收我学费,而一群农家出身的小同学却集体孤立我,不肯跟我交朋友……

我害怕那种被贫穷、愚昧、野蛮、无知合力扭曲的愁苦眼神降落到自己年轻的脸庞。我不想在校好好读书,那种无趣的教学简直

是浪费青春,我厌恶辛苦十载只为了三天定终身的高考。

这不是我需要的生活——我弄不清该过怎样的生活才是自己需要的人生。我找不到任何答案。

我到大自然去,徜徉在它的怀抱中。晚霞满天时,我在黄昏的小山岗,边徘徊边唱歌:

我不想学习去浪费生命,就让我豁然的心像个纯真的孩子,爱我生命中值得去收集的回忆……

我眺望雾霭下被小溪分割的田野,千万年来它始终保持一副脸孔,恒定的绿色热情从未变改,时间在它的怀里仿佛是静止的,似酣睡不醒的婴孩。晚风带着田野的好言语吹过我身后的小树林,吹乱我额头的毛发。

我弯腰捡起一小片残瓦用石子刻上日期和一个字,选就近草径

旁埋下,做好记号,也许某天我离开再回来后还会挖开,看看瓦片沁上了几多沧桑印记,那时面对昔日手迹,也许会欣喜,也许会悲伤……

我选一开阔地上的草丛坐下。面对夕阳,我要让小山岗代我见证这难忘的日子,它是如此困惑而忧伤;小山岗以它永恒的耐心等待我见证自己的成长,它是如此执著而深邃。

牧童牵着老牛踏过田垄,向炊烟呼唤的村庄归去。也许,山的那一边有我要找的答案。

我无数次被这情景打动——田野尽头就是太阳栖息的地方。夕阳,以它滚圆的桔红的无比沉静的形象,从洪荒年代一直照耀我们到无穷无尽,一道道云蒸霞蔚的光茫里,孕育天荒地老的仁慈从未改变,它一次又一次向无比渺小的地球点起天际深挚的问候,灿烂黄昏藏着无言的感动。

夕阳的余晖投射到大地,仿佛苍穹伸出的无以量计的纤手,圣洁而温暖,抚摸着我所走过的小径,抚摸着踯躅山岗上一个少年瘦弱孤单的影子,仿佛也在抚摸我无法预测的未来,即使它不开口我也感到温馨宁静——人世间,一定存在着一种我所期盼的人生。一定。但是,我能不能寻找到呢?——我想。

没有人回答我,只有清风旋起脚下的落叶,飘向田野诉说满腹的眷恋。

不聆听这自然的声音我还能聆听什么

不爱这绿意滚滚的启示我还爱什么

看看田野受伤后可以骄傲地站起

站起就能够与田野共享

一色的豁达与大度!

待续@*

责任编辑:唐翔安

点阅【鸡鸣晓月窑家墟】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去审视时代洪流中微弱的个人命运、遗失的良知底线、历史与未来的关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没岁月里的窑址,历经沧海桑田后只剩几处土坵,陪伴着步履蹒跚的老人留守在村庄、林地、田头,它们是更长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们不再像他们的祖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生活,他们不再成为某种政治运动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无知的工具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国展开打击“车匪路霸”的前一年,他们载着一车货物,开车经过粤桂湘三省交界地时,天已黑透,前没着村后不见店的路段,他们的货车刚转过一个弯道不远,忽然,三四十米开外跳出来五六个蒙面大汉——剪径大盗来了——车前灯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大刀、锃亮的钢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谁把我们充满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文革不是结束了吗?是不是道德的镜子已经支离破碎,人们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决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不管经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个前生注定的负担,他愿意此生背负到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崇尚的是“实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辩地有条有理地罗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绎功力、台面风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县城后,启凡却没有多少心思付给冰冷冷的各类电器,经常溜到周边CD专卖店去摆弄花花绿绿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坛的风吹草动,还一大早来到公园湖边练嗓。在店里有事没事嘬起尖嘴巴来吹口哨,还蛮好听的。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为没钱交电费,电表老早就被人铅线封了,不久拆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五毛钱一斤的煤油,照样能够发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梦,就一定能唤来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爱文学,他爱音乐,碰面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伤时善感的年月,启凡命运的小舟不时溅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湿了我青春的衣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