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一回 姜子牙三路分兵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一回。(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8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们上回书说到第七十回,其中谈到“孔宣”,很多朋友知识丰富,说:孔宣叫“孔雀大明王”。

孔雀大明王,在佛教里有他的地位,有他的说法,说法不一,有些是讲他跟“密宗”有关系,或跟日本现在流传的某些东西有关。正像我们跟大家解释过的,因为牵扯到一些现在宗教的东西,我个人觉得不太好解释,我们只知道是这么回事就行了。

封神演义》里面对孔雀大明王的说法,就是他的根底很深。

最开始的时候,说殷郊、殷洪可以挡住女娲的云路,其实也代表他们的根脉很深。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的话,今天,进入三界,成为人的人,这些生命都有他的根底。这种根底的来处,不是我们人这边能够理解到;能够接触到的。

无论他是谁,当进入了“人的层面”,他就要符合人的层面的一切;当他回复原形,就得符合原形的一切。这种身体物质的转换,可以借助濒死经验去理解(因为带着人的身体)。

有时候不太好理解:孔雀王怎么一会儿成为人(孔宣),一会儿又成为了一只孔雀?如何去看待他?

其实,是有这个可能的。当时准提道人去把孔宣给降服,让他现出原形之后,有另外一个层面的描绘,我们看到了那个场景,只不过,在《封神演义》里,不给你分开,他合在一起说。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我跟大家解释过:他按照“五行”走,就有他相当大的局限性,既有他本来的那种全面,又有他的局限。他的局限,终归是给限制在我们人能知道的“五行”之中,透过姜子牙的说法就知道。

我们只是站在现代这个角度上说:可能跟藏传、跟东密有关系!搞不好,他本身(根脉)还更远。你要查“孔雀大明王”的话,也查到准提道人那儿,说他有准提道人承传的东西。就是说:(孔宣)他无论根底多深,他却跟“与人相关”的生命层面有关联。也就是:无论他多厉害,在更大的背景之下,其实是一种回归的过程。

所以现在看问题,往往会站在“现代人的时间”角度去看待,去说那些故事,我个人觉得有偏差,所以就不好说了。我们只知道孔宣是有这么个来处。而孔宣当时在商朝纣王那儿为将,也待了多少年了。所以说明整个《封神演义》是在一定范围内的一种“整肃”的过程。

第七十一回“姜子牙三路分兵”。

诗曰:
丞相兴兵列战车,虎贲将士实堪夸。
诸侯鼓舞皆忘我,黎庶歌讴尽弃家。

这就是讲六十万大军出征的一个场面。

剑戟森罗飞瑞彩,旌旗掩映舞朝霞。
须知天意归仁圣,纵有征诛若浪沙。

天意归谁是归谁,中间的过程,只是一个净化的过程。今天,如果这么认识的话;有能力这么去约束自己行为的时候,可以免除很多麻烦,包括个人的忧虑。

香港现在遇到了难处。2018年对很多人来讲,说起来都觉得很艰辛,当时在马路上喊“天灭中共”,大家会觉得有点迷信,那今天,就连一些很有名望的人也都说出了“天灭中共”。意思就是:你把共产党定格在魔鬼上,那人就没能力了,人就必须要仰仗天意。

人这种认识的过程,看起来是人没有能力的表现,实际反而是人“对的表现”——人顺应天意嘛!由于你这一番认识,当你遇到痛苦、麻烦的时候,你自然就能理解:这种难处本身其实完全可以顺踩过。过这段时间,就过去了。

准提道人降孔宣 孔雀原形现

话说准提道人上岭,大呼曰:“请孔宣答话!”

少时,孔宣出营,见一道人来得蹊跷。

怎见得?有偈为证。
偈曰:
身披道服,手执树枝。
八德池边常演道,七宝林下说三乘。
顶上常悬舍利子,掌中能写没文经。
飘然真道客,秀丽实奇哉。
炼就西方居胜境,修成永寿脱尘埃。
莲花成体无穷妙,西方首领大仙来。

话说孔宣见准提道人,问曰:“那道者通个名来!”

道人曰:“我贫道与你有缘,特来同你享西方极乐世界,演讲三乘大法,无罣无碍,成就正果,完此金刚不坏之体,岂不美哉!何苦与此杀劫中寻生活耶?”

孔宣大笑,曰:“一派乱言,又来惑吾!”

道人曰:“你听我道。我见你,有歌为证。
歌曰:
功满行完宜沐浴,炼成本性合天真。
天开于子方成道,九戒三皈始自新。
脱却羽毛归极乐,超出凡笼养百神。
洗尘涤垢全无染,返本还元不坏身。”

功成圆满,换成全新的身体。因为是佛家,所以讲述的是“返本归真”。

孔宣,他是鸟。他跟西方有缘,他在佛家才能修成。

孔宣听罢大怒,把刀望道人顶上劈来。

孔宣大怒的原因是对方把他看透了(脱却羽毛归极乐)。孔宣当然知道自己是只孔雀,所以被人看出来,他就大怒了。当他一动刀,说明他已经输了。

准提道人把七宝妙树一刷,把孔宣的大杆刀刷在一边。孔宣忙取金鞭在手,复望准提道人打来。道人又把七宝妙树刷来,把孔宣的鞭又刷在一边去了。孔宣止存两只空手,心上着急,忙将当中红光一撒,把准提道人撒去。

燃灯看红光撒去了准提道人,不觉大惊。只见孔宣撒去了准提道人,只是睁着眼、张着嘴,须臾间,顶上盔、身上袍甲,纷纷粉碎,连马压在地下,只听得孔宣五色光里一声雷响,现出一尊圣像来,十八只手,二十四首,执定璎珞伞盖、花罐鱼肠、加持神杵、宝锉、金铃、金弓、银戟、旛旗等件。

准提道人作偈曰:
宝焰金光映日明,西方妙法最微精。
千千璎珞无穷妙,万万祥光逐次生。
加持神杵人罕见,七宝杯中岂易行。
今番同赴莲台会,此日方知大道成。

且说准提道人将孔宣用丝绦扣着他颈下,把加持宝杵放在他身上,口称:“道友,请现原形!”霎时间,现出一只目细、冠红孔雀来。准提道人坐在孔雀身上,一步步走下岭,进了子牙大营。

准提道人曰:“贫道不下来了。”欲别子牙。

子牙曰:“老师大法无边。孔宣将吾许多门人诸将不知放于何地?”

准提问孔宣曰:“道友今日已归正果,当还子牙众将门人。”

孔雀应曰:“俱监在行营里。”

准提道人对子牙说过,别了燃灯,把孔雀一扑,只见孔雀二翅飞腾,有五色祥云、紫雾盘旋,径往西方去了。

孔宣这一段故事就结束了。

黄飞虎 洪锦兵分二路 取佳梦 青龙关

且说子牙同韦护、陆压领众将至孔宣行营,招降兵卒。

这里有另外一个概念:为什么连陆压都降不住孔宣?

完全不同的组合。

什么意思呢?

陆压这一边,主要还是道家的角度。那孔宣呢?很深的内涵是在佛家上,所以是两叉子,不是谁高、谁低?你说水跟油,谁降服谁?不在一条脉上。所以不是陆压高、低,也不是说孔宣高、低。

所以陆压降不住他,陆压也不知道他。在生命的背景上“没有重叠之处”。在陆压境界的本身,它涵盖不了孔宣所存在的那个世界。

如果大家还觉得听起来有难度,你比如说“北斗七星”,它所涵盖的是带有一定范围的,那另外一颗星星没在它范围之中,所以就搭不上茬儿。我觉得是这样。

众兵见无头领,俱愿投降,子牙许之,忙至后营放众门人、诸将等出来,至本营拜谢子牙、燃灯毕。次日,崇黑虎等回崇城。燃灯、陆压俱各归山。杨戬仍催粮去讫。

子牙传令:“催动人马。”

大军过了金鸡岭,一路无词。兵至汜水关,探马报入,子牙传令安营,在关下札住大寨。

大军过了金鸡岭,还没到汜水关,还没跟商兵相对,姜子牙就遇到了第三十六关,就是孔宣这一难,几乎使他放弃。有点儿像《西游记》“九九八十一难”,确实是。

所以坚持、坚持,在最没有希望、自己能力不可及的时候,你要能从你做的事情的更大的角度去看待。放弃,那不是半途而废,叫功亏一篑。九十九拜都拜完了,最后一哆嗦,前头全都废。关键就是:按照陆压的说法:“如果你现在回去西岐的话,那所有的门人都死了,全毁了。”

全毁了!那姜子牙罪过大了。西岐全毁了,周朝都不存在了,文王就全都毁了。因为他要为他自己的决定造成门人的伤害,从而做出巨大的赔偿。

很多人只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想,从来没想过在自己的利益作出决定之后,它带来后续更大的麻烦——相生相克的道理。

怎见得:
营安胜地,寨背孤虚。
南分朱雀,北玄武。
东按青龙,西白虎。
提更小校,摇金铃。
传箭儿郎,擒战鼓。
依山傍水,结行营。
暗伏强弓,百步弩。

子牙陞帐坐下,将正印佥哪吒为先行,把南宫适补后哨,驻兵三日。

都是先“驻兵三日”,所以他们在行军打仗的时候,其实也都是按照三魂、七魄、五行、八卦这么来行军。但是要根据当时的状况,我以为是这样。

且说汜水关韩荣闻孔宣失机,周兵又至关下,与众将上城,看子牙人马着实整齐。但见得:
一团杀气,摆一川铁马兵戈。
五彩纷纷,列千杆红旗赤帜。
画戟森罗,轻飘豹尾描金五彩旛。
兵戈凛冽,树立斩虎屠龙纯雪刃。
密密钢锋,如列百万大小水晶盘。
对对长枪,似排数千粗细冰淋尾。
幽幽画角,犹如东海老龙吟。
唧唧提铃,酷似檐前铁马响。
长弓初吐月,短弩似飞凫。
锦帐团营如密布,旗旛绣带似层云。
道服儒巾,尽是玉虚门客。
红袍玉带,都系走马先行。

正是:子牙东进兵戈日,我武唯扬在此行。

韩荣看子牙大营,尽是大红旗,心下疑惑。韩荣下城,在银安殿与众将官修本,差官往朝歌告急,一边点将上城,设守城之法。

且说子牙在中军正坐,有先行官哪吒进前,言曰:“兵至关下,宜当速战。师叔驻兵不战,何也?”

子牙曰:“不可!吾如今三路分兵:一路取佳梦关,一路取青龙关,佥二位总兵以取二关,非才德兼全、英雄一世者不足以当此任。吾知非黄将军、洪将军不可。”

所以姜子牙他要兵分三路。中路是中心,两边都是“人”在打。他这边就是有“神仙”。

二将至前。子牙曰:“二位可拈一阄,分为左右。”

二将应喏。子牙把二阄放在桌上,只见黄飞虎拈的是青龙关,洪锦拈的是佳梦关。二将各挂红簪花,每一路分兵十万。

他一共有六十万兵,两边各十万,中间四十万。

黄飞虎的先行是邓九公、黄明、周纪、龙环、吴谦、黄飞豹、黄飞彪、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太鸾、邓秀、赵昇、孙焰红。择吉日祭旗,往青龙关去了。

洪锦的先行是季康、南宫适、苏护、苏全忠、辛免、太颠、闳沃、祁恭、尹籍。分兵十万,佳梦关来了。离了汜水关,一路上浩浩军威,人喊马嘶,三军踊跃,过了些重山重水、县府州衙。

哨马报入中军:“前至佳梦关了。”

洪锦传令安营。立了大寨。三军呐喊,洪锦陞帐,众将参谒。

洪锦曰:“兵行百里,不战自疲。俟次日,谁先取关走一遭?”

季康应声:“愿往。”

洪锦许之。季康次日上马提刀至关下搦战。

第二天,就兵分三路。所以,就是三关同时开打。

因斩胡雷招大祸 子牙难免这场非

佳梦关主将胡升、胡雷、徐坤、胡云鹏正议周兵,只见报马入帅府:“启总兵:周将请战。”

胡升问:“谁人退周将?走一遭!”

旁有徐坤领令,全装甲胄出关。

季康认得是徐坤,大呼曰:“徐坤,今日天下尽属周王,汝何为尚逆天命而强战也?”

徐坤大骂:“反贼!谅尔不过一走使耳!你有何能?敢出大言!”纵马摇枪直取。

季康手中刀赴面交还。两马相交,大战五十余合。季康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顶上一道黑气,黑气中现一狗头。正酣战之间,徐坤被狗夹脸一口。

徐坤未曾防备,怎经得一口!不觉手中枪法大乱,早被季康手起一刀,挥于马下,枭了首级,掌鼓进营报功。不题。

且说报马报与胡升,说徐坤阵亡。胡升心下甚是不乐。

那时候,他战将死了,他就是不乐,仅此而已。那时候的人,我觉得是那样,他们知道这种轮回转世,完全是在这个基点上认识,所以死了是满遗憾,但他同样也知道“就这么一个故事”。

你想想,如果他不接受、不懂得轮回转世的话,在双方交手的时候,姜子牙他们说:“你要知道你出来打,你会到封神榜上挂名的。”到封神榜挂名,当然,也就给你定了位了; 你也没机会(提升境界)了。他讲这个。

所以人们那个时候,对于“生死”的概念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现在一说死,就嗝屁,全没了!

所以说“无神论者”太可悲了!他的可悲,不在于别人,他的可悲在于对于自己的生命“全然不知”,然后,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次日,左右又报:“有周将讨战。”

胡升令胡云鹏走一遭。

云鹏领令上马,提斧出得关来。看来将乃是苏全忠。

胡云鹏大骂:“反贼!天下反完了,你也不可反。你姐姐是朝阳宠后,这等忘本!你好生坐在马上,待吾来擒你!”

二马拨开,枪斧并举,大战龙潭虎穴。战有三四十合,胡云鹏不觉汗流。

正是:征云惨淡遮红日,海沸江翻神鬼愁。

胡云鹏那里是苏全忠对手,只杀得马仰人翻,措手不及,被苏全忠大喝一声,把胡云鹏刺于马下,枭了首级,回营见洪锦报功。

哨马又报入关中,报与主将曰:“胡云鹏失机阵亡。”

胡升与胡雷曰:“贤弟,今两阵连失二将,天命可知。况今天下归周,非止一处,俺弟兄商议,不若归周,以顺天时,亦不失豪杰之所为。”

胡雷曰:“长兄之言差矣!我等世受国恩,享天下高爵厚禄,今当国家多事之秋,不思报本,以分主忧,而反说此贪生之语。常言道:主忧臣辱。以死报国,理之当然。长兄切不可提此伤风败俗之言!待吾明日定要成功。”

胡雷讲的这些都是道理,绝对是道理——人中的道理——它的局限性尽在。在没有大的天象在人间出现的时候,人的道理是对的。当过了这个时辰,天象出现巨变的时候,人的道理就错。

所以说,一个人他的根脉深,他看得越真实,越接近生命的真实,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道行深。越接近真实,他做出来的决定涵盖性越大。就像天上的星星,位置越高,光辉所涵盖的面就越广。是生命自然展现出来的,不是点个灯泡点出来。

胡升默然无言可对。各归营中歇息。

次日,胡雷奋勇出关,向周营讨战。报马报入中军,有南宫适出马。胡雷大呼:“南宫适慢来!”

胡雷手中刀望南宫适顶门上砍来。南宫适手中刀劈面相迎。两马相交,双刀并举,一场大战。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二将凶猛俱难并,棋逢对手如枭獍。
来来去去手无停,下下高高心不定。
一个扶王保驾弃残生,一个展土开疆拼性命。
生前结下杀人冤,两虎一伤方得胜。

南宫适与胡雷战有三四十合,被南宫适卖个破绽,胡雷用力一刀砍入南宫适怀里来,马头相交,南宫适让过刀,伸开手把胡雷生擒活捉,拿至军前,辕门下马,迳进中军报功。

洪锦传令:“推来。”

及至众士卒将胡雷推至帐前,立而不跪。洪锦曰:“既被擒来,何得抗拒?”

胡雷大骂,曰:“反国逆贼!你不思报国大恩,反助恶成害,真狗彘也!吾恨不能食汝之肉!”

洪锦大怒,命:“推出去,斩讫报来!”

立时将胡雷推出辕门。须臾,斩首号令。洪锦方与南宫适贺功。才饮酒,旗门来报:“胡雷又来讨战。”

洪锦大怒,传令:“把报事官斩了!为何报事不明?”

左右一声,把报事官绑出去。报事官大呼:“冤枉!”

洪锦令推回来,问其故:“你报事不明,理当该斩,为何口称冤枉?”

报事官曰:“老爷,小人怎敢报事不明,外面果然是胡雷。”

南宫适曰:“待末将出营,便知端的。”

洪锦沉吟惊异。只见南宫适复上马出营来见,果是胡雷。

南宫适大骂,曰:“妖人!焉敢以邪术惑吾!不要走!”纵马舞刀,二将复战。

其如胡雷本事实不如南宫适,未及三十合,依旧擒胡雷下马,掌鼓进营,来见洪锦。洪锦大喜,将胡雷推至军前。

洪锦不知何术,两边大小众将纷纷乱议,惊动后营。龙吉公主上中军帐来问其缘故。洪锦将胡雷的事说了一遍。龙吉公主叫把胡雷推至帐前一看,公主笑曰:“此乃小术,有何难哉!”叫把胡雷顶上头发分开,公主取三寸五分乾坤针放在胡雷泥丸宫钉将下去,立时斩了。

公主曰:“此乃替身法,何足为奇!”

“替身之法”让我想到一些魔术当中,可能有类似的。我们看那个人被切开,扭眼他又没事,又给接上。有可能有类似的,但,不多!可不是个个都是。

正是:因斩胡雷招大祸,子牙难免这场非。

所以有些人该斩,有些人不该斩。这是龙吉公主自己找上来的。其实本来她在后营,她不要去管就行了。但她管了。她为什么管呢?因为她跟着夫君来的。那她丈夫砍那脑袋砍不下去,她就出手了。

所以有的时候很难说啦!在人的环境当中,七情六欲的诱惑,很难使人处于一种安然的状况。还是那句话:“智者无语,沉默是金。”

洪锦灾来难躲避 龙吉公主也遭凶

话说洪锦斩了胡雷,号令在辕门。有报马报入关中:“启总兵爷:二爷阵亡,号令辕门。”

胡升大惊:“吾弟不听吾言,故有丧身之厄。料成汤文武不足镇服天下诸候。”令中军官,修纳降文书。

“速献关寨,以救生民涂炭。”

只见左右将纳降文表修理停当,只等差人纳款。

且说洪锦正与众将饮贺功酒,忽报:“佳梦关差官纳款。”

洪锦传令来。将差官令至中军,呈上文表。

洪锦展开观看:“镇守佳梦关总兵胡升洎佐贰众将等,谨具降表与奉天讨逆元帅麾下:升等仕商有年,岂意纣王肆行不道,荒淫无度,见弃于天,仇溺士庶,皇天不保,特命我周武王以张天讨,兵至佳梦关,升等不自度德,反行拒敌,致劳元戎奋威,斩将殄兵,莫敢抵挡。今已悔过改行,特修降表,遣使纳款,恳鉴愚悃,俯容改过之恩,以启更新之路,正元帅不失代天宣化之心,吊民伐罪之举,则升等不胜感激待命之至。谨表。”

洪锦看罢,重赏差官:“我也不及回书,明日早进关,安民便了。”

来使回关,见胡升,禀曰:“洪总兵准其纳款,不及回书,明早进关。”

胡升令左右将佳梦关上竖其周家旗号,打点户口册集、库藏钱粮,俟明早交割事宜。正打点间,忽报:“府外来有一穿红的道姑,要见老爷。”

来了人了!不杀胡雷,不来,胡雷杀了,就来。

胡升不知就里,传令:“请来。”

少时,道姑从中道而进,甚是凶恶,腰束水火绦,至殿前打稽首。胡升欠身还礼,问曰:“师父至此,有何见谕?”

道姑曰:“吾乃是丘鸣山火灵圣母是也!汝弟胡雷是吾徒弟,因死于洪锦之手,吾特下山来为他复仇。汝系他同胞弟兄,不念手足之情、君臣之义,乃心向外人,而反与仇敌共立哉!”

胡升听得此语,忙下拜,口称:“老师,弟子实是不知,有失迎迓,望乞恕罪。弟子非是事仇,自思兵微将寡,才浅学疏,不足以当此任,况天下纷纷,俱思归周,纵然守住,终是要属他人,徒令军民日夜辛苦,弟子不得已纳降,不过救此一郡生灵耳!岂是贪生畏死之故。”

火灵圣母曰:“这也罢了!只我下山,定复此仇。你可将城上还立起成汤旗号,我自有处。”

胡升没奈何,又拽起成汤旗来。

都是一报一还、一报一还。有的时候,大的天意是这样,但很难说该不该出手。无论你多高的神仙,走到人的环境中,太难言了。

洪锦正打点明日进关,只见报马来报:“佳梦关依旧又拽起成汤旗号。”

洪锦大怒:“这匹夫焉敢如此反复?戏侮我等!待明日拿这匹夫碎尸万段,以泄此恨!”

且说火灵圣母问胡升,曰:“关中有多少人马?”

胡升曰:“马、步军卒有二万。”

圣母曰:“你挑选三千名出来与我,自下校场教演,方有用处。”

胡升即选三千熊彪大汉。圣母命三千人俱穿大红、赤足、披发,背上贴一红纸葫芦,脚心里俱书写风火符印,一只手执刀,一只手执旛,下校场操演。不题。

这些都是讲述火灵圣母她在一定范围内的东西。你这么想吧:到很高,都在无形、无色、无味、无视觉之中。当贴上这些东西的时候——有颜色、有符,有一些固定的标志——会非常厉害,但是又有莫大的局限性。

提醒大家,你看共产党为什么都要用红旗、穿着红衣服?在“春晚”的时候,满场都是红?跟这个完全一样。

那有人说:她在脚心上还写着“风火”符印呢?

共产党党旗、中共国的国旗,就是那个符,其实是完全一样,只不过,现在人因为不相信嘛!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糊弄你,让你跟着那东西。

且说次日,洪锦命苏全忠关下讨战。胡升挂“免战牌”。全忠只得回营,见洪锦曰:“胡升挂‘免战’二字,末将只得暂回。”

洪锦怒气不息。只见火灵圣母操演人马至一七方才精熟。那日,火灵圣母命关上去了免战牌,一声炮响,关中军马齐出。火灵圣母骑金眼驼,与练成火龙兵隐在后面,先令胡升在前讨战。

胡升得令,一马当先,来至军前,要洪锦出来答话。

探马报入中军:“关上有胡升讨战。”

洪锦闻报,上马提刀,带左右将官出营,一见胡升,大骂:“逆贼!反复无常,真乃狗彘匹夫!敢来戏侮于我!”纵马舞刀直取。

胡升未及还手,只见火灵圣母催开金眼驼,用两口太阿剑,大呼:“洪锦不要走!吾来也!”

洪锦仔细定睛,见道姑连人带兽,似一块火光滚来。洪锦问曰:“来者何人?”

圣母答曰:“吾乃丘鸣山火灵圣母是也!你敢将吾门下胡雷杀了!吾特来报仇。你可速速下马受死,莫待吾怒起,连累此十万生灵,死无噍类也!”道罢,将太阿剑飞来直取。

洪锦手中大杆刀火速忙迎。未及数合,洪锦方欲用“旗门遁”以诛火灵圣母,但不知圣母头上戴一顶金霞冠,冠上有一淡黄包袱盖住,火灵圣母将包袱挑开,现出十五六丈金光,把火灵圣母笼罩当中。

他看的见洪锦,洪锦看不见他,早被圣母把洪锦照前甲上一剑砍来。洪锦躲不及,已劈开锁子连环甲。洪锦“哎”的一声,带伤而逃。火灵圣母招动三千火龙兵冲杀进大营来。

好利害!怎见得好火?有赋为证。

赋曰:
炎炎烈焰迎空燎,赫赫威风遍地红。
却似火轮飞上下,犹如火鸟舞西东。
这火不是燧人钻木,又不是老君炼丹。
非天火,非野火,
乃是火灵圣母炼成一块三昧火。
三千火龙兵勇猛,风火符印合五行。
五行生化火煎成,肝木能生心火旺。
心火致令脾土平,脾土生金金化水。
水能生木彻通灵,生生化化皆因火。
火燎长空万物荣,烧倒旗门无拦挡。
抛锣弃鼓各逃生,焦头烂额尸堆积。
为国亡身一旦空。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火灵圣母她利用自己练的这个符,这三千兵,每一个人的身体本身就成了火,借助五行,以火为中心,顺着方位衍生出来的——相生相克。按照生的方位这么衍生出来。

正是:洪锦灾来难躲避,龙吉公主也遭凶。

话说洪锦身着剑伤,逃进大营,不意火灵圣母领三千火龙兵冲杀进营,势不可当。三军叫苦,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

龙吉公主在后营,听得一声三军呐喊,急上马拎剑,走出中军,见洪锦伏鞍而逃,洪锦不及对龙吉公主说金光的事,龙吉公主只见火势冲天,烈焰卷起,正欲念咒救火,又见一块金光奔至面前。公主不知所以,忙欲看时,被火灵圣母举剑照龙吉公主劈来。

只能叫:“命该如此。”

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一回 姜子牙三路分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华山(Shutterstock)
    一爇化三清,咱们说心里话:这不太好讲。因为它包括着老子的境界、元始天尊的造化——他们是神来的——人嘴不太好讲。在《封神演义》里的某些用词,有生命背后真正的因素,而这一份因素在书中是找不到的。会有这个问题,先跟大家讲清楚。
  • 《封神演义》里面讲述的一些功能、一些本事 ……如果你觉得理解上有难度,没见过啊!我觉得就可以这么对比。不是每个人都有濒死经验,通常我对比的就是“梦境”。因为每个人都做梦,每个人做梦的环境、发生的一些事情,就会给人一种感觉……说不上来的……
  • 封神演义》里的这些人,在现在的庙宇中都可以看到(编注:佛寺山门上两个门神,俗称“哼哈二将”——哼将:郑伦;哈将:陈奇)。当然,他们有一些出现改变,跟地方、民间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们讲《封神演义》,听氛围,有些细节我以为不一定准确,同样有局限性。特别是涉及到具体的神仙。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神榜上是三百六十五个正神(上回说了,通天教主解释了谁进封神榜),这就对应出来一个问题:周天——就是一年,是指“时间”。提到周天,通常是炼气功的在解释大周天、小周天,他在练人的七经八脉,练成一体。在《封神演义》里说出来的故事当中,其实就有个内在的东西:人身体的周天,实际跟时间的一年,能走在一个吻合面上。
  • 《封神演义》七十二回是“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他去见通天教主,这里面牵扯相当深刻的“因果”关系,是交织在一起的。
  • 通常说的金、木、水、火、土,是指能够看到的有形的物质,是指三界里面的东西。书中也谈到孔宣的根基、根脉太深,他的来处高(他的久远),普通人不知道他来自于何处。而元始天尊都敬了姜子牙(金台拜将)酒了,但是告诉姜子牙的偈语却不包括孔宣。
  •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纣伐周”的时候,赤精子跟广成子怕殷郊的阻挡,使姜子牙错过了三月十五号这个定下来的拜将时辰,以至于诸多道友出来帮忙,把殷郊给除了。所以,姜子牙对“三十六路人马”那么看重,而且讲“三十六路人马俱完”,为什么最后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后又补了一路。
  • 第六十八回“首阳山夷齐阻兵”。讲伯夷、叔齐这两个人。这章比较简单,是一个过度章节,讲述了伯夷、叔齐两个人至死不食周粟,流传万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