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说故事 驾车不仁 反受其害

文/杜若
白马
纪晓岚认为,争强好胜的人,最终也必会害了自己。(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337
【字号】    
   标签: tags: ,

清朝时期,纪晓岚在其著作《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过一则飙车的故事。一位车夫酷爱飞车,不管马儿的死活。一次偶然的小事故,却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飞车刘八”是纪晓岚堂孙纪树珊的车夫。他驾起车来极其张扬,炫耀鞭打马儿的威风,似乎一定要让马儿用尽力量全力飞奔驰骋。有时,在路上他遇到同行的马车,必会极力超过对方,才会善罢甘休。因此得到了这个绰号“飞车刘八”。

至于拉车的马儿体质是强是弱,他根本就不会过问;马儿是饥是饱,他根本就不在意;马儿的生死如何,他也全然不关心。他曾受雇于数家主人,负责为他们驾驶马车。但因他喜好飞车,竟导致了不少马儿被他驭死。

一天,飞车刘八驾车送纪树珊到伯兄弟家后,他自己驾着空车返回。行驶到半路时,那马儿忽然狂跑起来,刘八一时没注意,从车上摔了下来,还被车轮所轧,倒在马路中。从表面上看,他只是受了点轻伤,却一直昏迷不省人事。当人们将他抬回家时,他已经气绝身亡。

纪晓岚认为,争强好胜的人,最终也必会害了自己。不仁不义的人,也必会自食恶果。说到此,他还举了一个春秋时期的例子。

在卫国,有一个出色的驾车高手,名叫东野稷。有一次,卫庄公要他表演驾车技术。

东野稷驾车技艺很高超,他把控车子或前进或后退,或左旋或右转都很合乎规范,驾车跑圈的时候,车痕几乎都印在同样的位置上。

先秦时期,驾驭马车、战车的技能,称为御,是贵族子弟必须掌握的六艺之一,具体包括五个方面,是为五驭。郑玄注解:“五驭: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行车时和鸾(车铃)之声相应;车沿着弯曲的岸边疾驰而不会坠入水中;经过天子表位时不忘致敬之礼仪;在交叉道上往来驰驱,车能适度旋转,犹如在舞蹈一样很有韵律;驾车打猎时追逐禽兽能从左面射获。

通过驾驭技能,审核贵族子弟的道德修为,礼义涵养,对心对物的驾驭程度。所以对驾驭的掌握,远不是现代人认为的马车夫那么简单。

卫庄公看到东野稷的表演,非常高兴,夸赞他:“太好了。”还认为即使造父(周穆王时著名的驾车大夫)在世,也不过如此吧。卫庄公又让他驾马车再沿车痕跑一百圈。

时逢鲁国贤者颜阖谒见庄公。庄公问他:“你遇到东野稷了吗?”颜阖回答说:“是,我遇到他了。他的马一定累坏了。”庄公反问道:“怎么会累坏呢?”在卫庄公的心目中,东野稷是和造父一般擅长驾驭马车的人物啊!

但是没过多久,东野稷就回来了,果然是马儿累坏了。庄公召来颜阖问他:“你是怎么知道马儿要累坏了呢?”颜阖回答说:“东野稷驾车,无论前进后退都很符合规则,左转右转也都合乎规范。即使造父驾车的技术都无法超过他。但刚才我遇到他时,他仍然得拚命地驱使马儿,因此我知道马儿已经累坏了。”

东野稷以善于驾车闻名于卫国,但他过度消耗了马儿的力量,不能量力而为,依然会失败。何况刘八只是个驾车的车夫呢!平日他驭马驾车,毫无节制地鞭打催促马儿奔跑,无疑是在自毁生命啊!他的结局,是否也是缺少仁心而招致的果报呢?

(据《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一》卷11、《吕氏春秋‧离俗览‧适威》卷19)@*#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朝雍正年间,山西人李某在京师帮助一个典当商人做事,一年的收入是三百缗。一缗是一千文铜钱,这收入还是不错的。
  • 示意图:明 仇英《人物故事图册》。(公有领域)
    春秋时期诸侯争锋,战事频发。面对秦晋大军压境,烛之武只身前往秦国游说秦穆公,不费一兵一卒,就为郑国化解了亡国危机,可谓是智能超群的谈判专家。《左传》故事“烛之武退秦师”脍炙人口,对今日仍有不少启迪。
  • “蒲团不堕红羊劫,笑彼飘霖孔四贞。”这句清朝诗文讲述了二位王爷之女:平南王尚可喜之女自悟以及定南王孔有德之女孔四贞。在命运的劫数中,一位摆脱了王府纷争,安然度过了平生;一位身陷红尘劫数,落得晚景飘零。
  • 俄乌战火纷飞,这壬寅年开春袭来的动荡煞气,令人联想到上个世纪的四个虎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50年的朝鲜半岛战争,差点引发美苏核战的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1986年4月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怪不得有“虎年多战乱”的说法。
  • 清朝光绪帝时,喜塔腊氏族是满洲的贵族世家,数代人承享荫福,官爵高隆。相国裕德就出身于喜塔腊世家。这位相国“持躬谦谨,礼贤下士”,被誉为一代贤相。美中不足的是,他向来有洁癖,曾令很多人无所适从。后来发生一件小事,被同僚戏谑讽谏。相国能从谏如流,改掉了洁癖的毛病。
  • 清朝时,浙江萧山县人汤金钊(1772年—1856年,字敦甫),嘉庆四年(1799年)进士。他官至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鸦毒流行,毒害天下,他力主禁止鸦片。汤金钊为官清正,刚直不阿,受到嘉庆、道光、咸丰三朝皇帝器重。汤氏一门三代积有阴德,留下了不少趣闻佳话。
  • 天启年间,魏忠贤窃取国政,排除异己,残害了许多忠良大臣。魏忠贤平日视公卿王侯如同草芥粪土,但却对肃宁于家情有独钟,趁着于家少子进京考试时,逼着对方答应婚事。就在同一天,于家老翁得一奇梦,知道了躲过祸事的办法。
  • 在人们的印象中,古人很古板,张口就是之乎者也。有没有想像过,如果古人开起玩笑,会是怎样的场面?官员能进出皇宫内廷是为荣宠,但有多少人晓得“立得手痛,写得脚痛”的酸楚?吏部掌管百官人事调动,一场宴会让人知晓了吏部带给人的喜怒哀乐。满洲镶黄旗大臣尹继善汉文造诣颇深,每每作诗颇为神速,为何令当时的才子感到畏惧?
  • 清朝时,一对夫妾斗趣。夫说一旦出山,珊瑚顶孔雀翎定会轻而易举得到。妾说甘愿作绿珠、红拂侍奉主公。二人拍手为证,结果约定成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