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为什么热内亚有这么多抗议者?

李家同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不久前报上有一张彩色的大照片,一万个尼加拉瓜的饥饿儿童排队领食物,大部分孩子的脸上都含着泪水,如果这张照片打动了很多人的心,使他们增加了一点悲天悯人的情怀,世界上的穷人总有消失的一天。如果大多数的人看了这张照片以后,仍然无动于衷,恐怕一百年后,我们还会看到这张饥童流泪领食物的照片。

上个月,世界八大工业国家领袖在意大利热内亚开会,大约引来了十万人的示威抗议,意大利的警察还打死了一位示威者。这八位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虽然不会直接碰到抗议者,可是他们心知肚明,他们所能待的地方极为有限,他们必须接受两层的警察保护,热内亚附近的景点,他们也不敢去参观。

事实上,不仅八大工业国家的领袖,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等,只要是提倡全球化的组织,如果他们在欧洲开会,都有大批欧洲年轻人会将他们当成示威的对象。我们国家似乎没有这种现象,我们管理学院的老师和学生们仍在每天大谈全球化,而且也永远大谈全球化会替人类带来的好处。我想他们一定会很奇怪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反对全球化。

在过去,西方媒体对这些抗议者一概嗤之以鼻,认为他们是乌合之众,而且诉求的主题也都不一样,有的人讨厌麦当劳所代表的肤浅而庸俗的速食文化,也有人厌恶全球化所带来的环境污染和温室效应,更有人害怕全球化的结果,使先进国家的工业纷纷移到工资便宜的落后国家,以致先进国家的工人有失业的危险。这也就是这八位领袖仍然每年开会,一副满不在乎而且信心满满的样子。

相信各国领袖们这次事先就知道了示威情形的严重性,我从网路上知道天主教教宗在会议前夕表示了他对世界上贫富不均的严重关切,很多天主教团体也纷纷表示要去热内亚示威,当然绝大多数的示威者不希望见到有暴力出现。

为什么这次有这么多的示威者?理由很简单,这次示威者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他们都认为这些大国的领袖们只注意他们跨国公司间的贸易以及他们本国的利,他们从不注意到世界上的贫富不均的问题正在日渐恶化之中。

对于这些大国的领袖们来讲,穷困是一个大家不熟悉的名词,即使当十万人在热内亚街头替穷人说话的时候,这些领袖们仍在享受奢侈的晚餐。我们可以想像得到餐桌上那些擦得雪亮的银器和精美的瓷器。报上说,为了招待这些领袖们的会议,单单葡萄酒就准备了七千瓶之多,每天所供应的面包多达五十七种之多,我对这件事非常好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种的面包?

的确,在我们高唱全球化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分裂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这些先进的国家里,由于都有高科技,因此他们的工业能有高度的竞争力,也因为如此,这些国家的人民可以住得好,吃得好,他们接受良好的教育,生病了,可以接受良好的医药治疗。不仅如此,他们可以享受到人类几千年发展出来的文明结晶,像音乐、美术等等。可是在落后国家里,科技是不存在的,他们最多只有一些非常落后的农业,因为没有任何的工业,他们很多人民根本无家可归,即使有房子可住,这些房子也极为简陃,他们不但没有足够的食物可吃,连干净的水都没有得喝,他们的教育使他们几乎等于文盲,如果生病了,他们不可能接受现代化的医药治疗。人类虽然有几千年的文明,但是对于这些穷人而言,人类的文明是毫无意义的,当我们使用电脑和网路的时候,他们连电话都没有,当我们搭乘喷射机的时候,他们连脚踏车都没有。

我们常说人类和别的动物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发展了文明,可是世界上的穷人中,又有多少人听过贝多芬的音乐?或者知道梵谷的画?所谓人类的文明,其实只是少数人所能享受的文明。

贫富不均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我们不妨看一些统计资料,一九九九年六十亿人类中,最富有的前百分之二十,拥有百分之八十六的收入,最穷的百分之二十,收入只占百分之一点一。富人和穷人收入的比例是七十七比一,在一九六四年,这个比例只有三十比一。在世界上一百七十四个国家中,八十个国家人民的收入比十年前还要少。联合国的贫穷线是每天赚一元美金,世界上有十五亿人生活在联合国的贫穷线之下,世界上有三十亿人每天的收入在二元美金以下。中国大陆的温饱线,是每月赚六元美金。

世界上有这么多的穷人,与富国领袖开会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争执恐怕在于究竟所谓的自由贸易能帮助穷人吗?富国的领袖们一再强调自由贸易能够带给穷人幸福,但这好像是非常遥远的事。至少在目前,自由贸易的结果,是使得一些无一技之长的人立刻失业。以我国为例,如果我们的贸易完全自由,我们的农人绝对无事可做,我们目前很多的中小企业也会垮掉,毕竟我们一时无法和先进国家大企业竞争也。

墨西哥和美国的贸易结果,的确造就了不少的富翁,但墨西哥市的贫民区越来越可怕,至少有四万个孤儿流浪于这一个城市里,美国一再强调自由贸易对大家有利,其实自由贸易的最大赢家仍是美国,很多贸易都是透过大公司实行的,而这些大公司都是跨国大公司,主要的股东也是西方国家的资本家。他们当然不会吃亏的,贸易越多,他们的获利也越大。

反对全球化的抗议者,也一定不满意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两个单位开会,也一定会引来大批的抗议者,为什么呢?因为每一次一个国家的财务发生了问题,要向这两个单位借贷,他们都会要求这个国家采行紧缩政策,将赤字降得更少,也一定会要求政府停止各种的补贴。也许这种政策很久以后会有效,但是对于穷人而言,这种政策是雪上加霜痛苦不堪。以坦尚尼亚为例,在一九九三年,有百分之九十三的孩子进入小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他们实施自由经济以后,坦尚尼亚的穷人就大为增加,到了公元二000年,只有百分之六十六的孩子可以上学。

另外一个问题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债务问题,穷国欠富国的债务,到现在为止,已高达二千一百四十九亿美元,每年的利息就会将这些国家压得喘不过气来。天主教教宗一再呼吁富国应该解除对穷国的债务,但这件事谈何容易?

不论是八国高峰会议,或者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他们都给人们一种浪费奢侈的印象。这次八国领袖开会,单单美国的代表团,人数就超过了九百,大会的全部费用高达一亿四千五百万美元,还好只开了三天的会,如果再开长一点,费用岂不更高?

冷战期间,丘吉尔曾说,“铁幕已经降下”,铁幕区隔了自由民主和独裁。如今,冷战已结束,又一个铁幕已经降下,幕内的人生活得很好,完全看不到铁幕外的哀鸿遍野,如果他们看得到,大概不会在如此奢侈的皇宫里举行高峰会议,也不敢准备七千瓶葡萄酒。这次十万人的大游行,相信至少使这个铁幕变成了一个纱幕,让富人们至少可以模糊地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真象,这次会议,对于穷国做出了若干具体的决定,乃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却要提醒大家,一个国家变穷了,并不能全怪富国,自己不争气,才是真正问题之所在。西方国家总以为只要国家有民主自由的政府,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其实不然,印度是一个完完全全自由民主的国家,但他们却有如此多的穷人。我们冷静地看一下全世界的穷国,几乎没有一个政府不是贪污腐败而又无能的。非洲国家已经穷到了极点,非洲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非洲国家的领袖们居然还在互相开战。如果我们要富国检讨,我们也应该要求穷国先建立廉能政府,如果这些穷国的政府贪污腐败,不论富国给他们多大的援助,也不会改善穷人的生活。

人类虽然有不少的穷人,我国人民却很少表示关心的,如果八大工业国的领袖选择在台北开会,保证没有一个示威者。我们的大学生上网不是看世界大势,而是在玩网上的游戏。我们几个收视率高的电视台,很少播放国际新闻,中广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肯播放国际新闻。我们是一个不关心国际大事的国家,可是我们却又常常希望全世界的人民都关心我们。

热内亚会议引来了十万个抗议者,希望能够从此改变富国人民的想法。我们应该关心穷人,我们应该知道世界上有如此多穷人,是我们人类的羞耻,我们也应该知道如果富国不采取行动,世界上贫富不均的现象会越来越严重,而这种现象,也一定会引起动荡和不安的。

可是我们千万不要将责任全部推给了富国,我们更应该监督穷国,他们必须有好的政府。消灭世界上的贫困,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希望一些有良心而又有学问的人,能够重视这个问题,更希望他们能扬弃意识形态,以冷静而务实的态度来提出解决的办法。

不久前报上有一张彩色的大照片,一万个尼加拉瓜的饥饿儿童排队领食物,大部分孩子的脸上都含着泪水,如果这张照片打动了很多人的心,使他们增加了一点悲天悯人的情怀,世界上的穷人总有消失的一天。如果大多数的人看了这张照片以后,仍然无动于衷,恐怕一百年后,我们还会看到这张饥童流泪领食物的照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部老电影叫做“鹿苑长春”,剧中女主角是农夫的太太,窗外下着大雨,女主角一脸无奈地说“又下雨了”,对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极有诗意的。对于中部灾区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树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 我希望新政府能够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一切的措施都要顾及到考生的权益,尤其弱势考生的权益,我也希望各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们注意一件事,以大学目前教务处的人力,能够将入学招生事务做得十全十美吗?
  • 有一位受刑人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师在他被判死刑以后去看他,他对牧师说:“牧师,我很惭愧,我没有听你的话,才弄到这个样子。”那位牧师没有一点责备他,反而说:“是我才该惭愧,是我做得不够好,才使你没有接受福音!”
  • 美国人让枪支泛滥下去,结果是无辜的人受害。我们如果不能铲除黑道的势力,我们如果不能大量减少暴力色情电影的流行,我们如果不能执行公权力,以阻止人们用不正当方法取得财富,我们就会看到接二连三的凶杀案件,我们应该知道,下一个受害人就可能是我们的家人。
  • 我认为我们不该过分地自己吓自己,我们也该听听电脑专家的说法,他们会告诉我们,大多数重要的电脑都是非常安全的。
  • 我们很多家长不鼓励孩子多看课外书,认为看课外书会耽误正课,其结果是这些孩子一定写不出好的文章出来的。
  • 为什么凶残文化没有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原因很简单:社会的主流人士仍然没有感到这种压力。的确,我们一般人被凶杀的机会不大。就像那两位中学生吧,对于建中同学而言,他们一定会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一女中的同学更加不会有这种恐惧了。我们大学教授中有不少是社会学专家,可是他们也都不会亲身地感到这种凶残事件的可怕性,因为他们极少去KTV,也根本不会去酒廊。
  • 基督徒应该常常低头问问自己的是: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是天主,但我们有没有像耶稣基督那样地爱人呢?
  • 虽然城南旧事借用了小孩子的口吻写,却是给我们大人看的,我之所以喜欢看这些故事,因为这些故事写的全是小人物的故事
  • 【大纪元2月13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朝福高雄十三日电)高雄市立美术馆举行的“2007高雄国际货柜艺术节视觉艺术展”,展出的艺术货柜将前往意大利热内亚港展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