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台湾需要的信仰——举头三尺有神明

李家同
font print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有一位受刑人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师在他被判死刑以后去看他,他对牧师说:“牧师,我很惭愧,我没有听你的话,才弄到这个样子。”那位牧师没有一点责备他,反而说:“是我才该惭愧,是我做得不够好,才使你没有接受福音!”

前些日子,单枢机主教写了一篇文章,强调以台湾的乱象来看,我们的社会需要宗教信仰,我们可以想像得到单枢机写这篇文章的心情。每天,我们只要打开电视,或者打开报纸,就会看到可怕的新闻,贪污、绑架、杀人、严重污染环境等等。枢机主教知道这些乱象都不是制度的改善所能解决的。如果我们社会里大多数的人都有某种宗教信仰,在“举头三尺有神明”的警惕之下,又有谁会去犯下这种可怕的罪行呢?

我同意枢机主教的观点,过去我们民间虽然没有什么共同的宗教信仰,但在农业社会,大家总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想法,因此大多数的人多半不会做坏事。在国家工业化以后,这种观念逐渐淡化,如果我们能恢复我们某种程度的宗教情怀,对于社会安定,绝对有所助益。

我要补充的是:宗教情怀的最大好处,并不是在于我们一定会不做坏事,而是在使我们更加爱人。我们不妨看看社会上多少默默行善的人,这些人中间,有宗教信仰的占绝大多数。

清大盲友会有四千多位义工替盲友们录音,我曾经作了一次抽样调查,发现百分之七十是有宗教信仰,其中最大宗教是佛教,基督教和天主教其次。

我在新竹宝山乡的德兰中心工作,有很长的时间,对那里的情形非常熟悉。那里的孩子最幸福的地方,就是他们有修女们二十四小时地照顾他们,这些修女们自己没有家,却将孩子们视为己出,关心他们的功课,关心他们的健康,关心他们的情绪,更关心他们长大以后的学业与婚姻,她们不拿一分钱薪水,将她们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孩子们。是什么原因使她们有如此的爱心?一定是因为她们的宗教信仰,没有宗教信仰,这一切都是很困难的,一旦有了宗教信仰,心中自然会有爱。要成天照顾这些顽皮的孩子们,也就轻而易举。

有一天,我看到一位佛教老法师到德兰中心来,他实在是非常老了,连转个身都很困难,走路更是举步维艰,令我感动的是他亲自走来,据我的估计,他起码走了一个小时之久。是什么力量使他有如此大的爱心?有多少老人会拿小包的食物,走一个小时的路程,去将爱送给一些需要爱的小孩子?一定是宗教。

有那么多慈济功德会的会员肯替社会服务,当然是因为他们有信仰的原因。

我们如果心中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很多坏事自然就不会做了,任何一个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人,都不会做出强暴、杀人、绑架、抢劫等等的事情,一个有悲天悯人情怀的领袖当然不会发动战争,他一定会同情国内的弱势团体,全心全意地为老百姓谋福利,当然不会做出贪污这类的事情。我们看到有人将有毒溶液倾倒到河流的事件,一个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人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我们有时候花了很大的精力来宣传某一种宗教的教义,却没有什么结果,其实宗教教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宗教的精神。我们基督徒可以对于基督的教义一知半解,我们却不能没有爱人的精神。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感到基督徒是爱人的,即使他们没有完全接受基督的教义,也会接受基督的精神。就因为基督徒不够有基督的精神,这个世界才没有照基督的精神来做。

我们天主教徒都有悔罪的习惯,抬头三尺有神明,我们不仅应该检讨我们有没有做了足够的好事!我们不该常常研究为何这个世界如此之乱,社会风气如此之坏,而应该扪心自问:我们有没有照着天主教精神而爱人如己?

有一位受刑人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师在他被判死刑以后去看他,他对牧师说:“牧师,我很惭愧,我没有听你的话,才弄到这个样子。”那位牧师没有一点责备他,反而说:“是我才该惭愧,是我做得不够好,才使你没有接受福音!”枢机主教的文章,使我想起这个故事,社会乱,社会风气不好,社会日渐沈沦,我绝对要负起一些责任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自己的权益受损,只想到替自己伸张正义,就一定不会在心灵中有慈悲的情怀,这种缺乏慈悲心肠的灵魂,可以被称为已经硬化了的灵魂,也是一种病态的灵魂。
  • 我们曾经以脚踏实地的态度建设了国家,现在又面临考验,我们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现,更应该勇敢地面对现实,打好基础,才能有进步。打好基础的工作不光鲜耀眼,但是如果全国上下,都肯从事这种不耀眼的工作,我们的科技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
  • 所谓回归基本面,就是一切从基本做起,这本来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并没有人喜欢听这些想法,理由很简单,因为这种作法是相当不耀眼的。
  • 要使升学压力减轻,唯一的办法是将校与校之间的差距减小,如果各所学校的经费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学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学的压力就会降低很多。
  • 我们不该苛责政府,他们也尽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检讨一下,如此大的灾难,几乎等于战争,如果真的是战争发生了,我们的反应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灾难呢。
  • 也许我们应该在公民教育中,将这种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讲清楚。如果整个社会都期盼警方办案要讲证据,一案两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 台湾地方很小,处理废弃物很困难,所谓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后会做不合法的事的。
  • 我们应该互相勉励,不要太拘泥于面子,以致于我们不能放下身段来替别人服务,不要忘了,我们人是有一个爱人的欲望的,这种欲望一旦得到满足,我们就会感到快乐,这种欲望如果不能得到满足,我们就不会快乐。
  • 有一部老电影叫做“鹿苑长春”,剧中女主角是农夫的太太,窗外下着大雨,女主角一脸无奈地说“又下雨了”,对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极有诗意的。对于中部灾区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树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 我希望新政府能够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一切的措施都要顾及到考生的权益,尤其弱势考生的权益,我也希望各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们注意一件事,以大学目前教务处的人力,能够将入学招生事务做得十全十美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