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母亲节日记

文/晓拂
【字号】    
   标签: tags:

这个周末,事情很多。是休息日,但心里对公司里的工作还是放不下。早晨时在笔记本子里写下了下周一和周二必须要做的几件事。

上午坐下来备课时,才放松了下来。一拿起课文来,就像呼吸到了清新的空气。我很快的就被吸了进去。我是喜欢教书的,不喜欢职场上的争夺、厮杀。我喜欢与孩子们相处。他们天真可爱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心旷神怡。(然而,有些事情若令我心动,一定是自己有些心未放下。要好好向内修的,虽然我还未悟到自己误在哪里。)

在明慧学校上课时,遇到一个小女孩要上厕所。她的父亲不方便带她去女厕所,就托我照顾。

带她进去,将马桶擦拭干净,让她坐好。一边和她聊天。“几岁了?”“再过一个月就三岁了。”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似的。我问她要PIPI还是 POPO?她奶声奶气地说:“要拉臭臭。”我说:“好。你慢慢拉,老师到隔壁去PIPI。”

隔墙有些噪音,就问她:“臭臭拉好了没有?”她说:“拉好了。我没有拉臭臭。”我就叫她自己擦屁屁。她说:“我不会扯纸。”我就过去帮她。然后,再带她去洗手。送她出去。

  ※ ※ ※ ※ ※ ※ ※ ※ ※ ※ ※ ※ ※ ※

今天的文化课开始了《弟子规》的第二部分。这一部分的第一节说:“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给他们讲了兄弟等于手足,家和万事兴的道理。讲了曹植写的一首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下一堂课要给他们讲一种兄弟花“紫荆花”的故事。讲一讲古人的结拜兄弟对“义”字的看重。

有两位学生说,我们的文化课大部分都是在讲道德礼仪。应该再多样化一些。前不久还有一位学生说,“老师,你应该讲一讲这本书的出处,它在历史上的意义。”说得真不错。五年级的小朋友有这等见识,让我欣慰。

告诉他们说,下一学年开始,我们的文化课将会有很大的变化,会非常丰富、生动有趣的,因为大纲已经列出来了。

  ※ ※ ※ ※ ※ ※ ※ ※ ※ ※ ※ ※ ※ ※

文化课后。带女儿去买一些文具。路上问她:“开心吗?”女儿点点头。又拥抱我一下。我搂着她的肩一起走。女儿是个心细如发又有些害羞内向的孩子。自从她晕倒过一次后,我就格外关心她是否开心高兴。我知道她不开心也不会说的。她自小就是个坚强的孩子。其实,父母离异这件事让她很受伤,打击很大。只是她藏在心里不说。我怀疑她的晕倒与此有关。这让我非常内疚。

我们经常一起学法。向内找。我说妈妈修得不好,影响了他们。所幸两个孩子都愿意好好修。大法的力量让她已经走出了阴影。她比以前开朗多了。

女儿对亲情看得很重。也非常听妈妈的话。曾经告诉她做数学不能用计算器。她就一直记着。考试时也不用计算器。直到有一次我问她为什么不用?她说:“因为你叫我们不用。这句话已经记在我的心里了。”我就责怪她说:“那是叫你平时做练习时不要用,但是,考试时要比速度比准确。该用的时候就要用。”

这么大的孩子了,每天还要我Tuck in the Bed。晚上梳洗好后,就会叫我:“妈妈,可不可以tuck me in?”我就走到她的床前,为她盖好被子,亲亲她,向她道晚安。她总是会说:“妈妈,我爱你。”我也会轻轻告诉她:“妈妈也爱你。”为她熄了灯,关好门,让她好好睡觉。

买完东西后,我已走出商店了。她还掉在后面没有出来。就又转身回去找她。她走出来说她在看关于小孩遗失的告示。女儿是很善良很有母性的孩子。她可怜那些孩子。我说,所以她和弟弟出门我总是会多留心,即使有时我没有看他们,我的后脑勺上都长着眼睛。我的眼光从未离开他们左右。我怕他们有任何闪失。

  ※ ※ ※ ※ ※ ※ ※ ※ ※ ※ ※ ※ ※ ※

昨天,两次带儿子出门。车还在车库里,我上车晚了一些。他就躲在我的方向盘下面。

第一次,我走到车边,看见他的鞋子脱了在后座的地板上。正想着他在哪里。打开司机的门,他笑着从方向盘下钻出来,说:“妈妈,你不着急吗?看我在车子里没了?你会不会认为我被绑架了?”

我笑了。儿子小小的心意我知道。他是想试探妈妈到底有多紧张他、多宝贝他。他经常这样来探测自己在妈妈心中的份量。

第二次,他又这样。所以,还未开门我就一脸笑。他问我:“妈妈,你怎么这么高兴?”我笑是因为感动。我感受到他的依恋。只有在亲爱的人面前,他才玩这些小把戏。

儿子与我心意相通。在他很小的时候(一两岁吧)我就知道我们是知音。他能准确地感受到我的情绪变化,对我的一切心声一览无余。

做为母亲,有这样一双可爱的儿女。我是幸运的。两个孩子有妈妈的关爱,他们也是幸运的。别人说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一定是的。所以,我要好好珍惜。让他们好好做一个修炼人。一直拥有慈悲的丰盛的心灵。@*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