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皇帝流泪,从轻发落

程实

(摄影: / 大纪元)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一、凡人言语到快意时

【原文】
阳明先生曰:“凡人言语到快意时,便截然能忍默得;意气正到发扬时,便翕(读吸)然能收敛得;忿怒嗜欲,正到腾沸时,便廓然能消化得:此非天下大勇者不能。”

【今译】
王阳明先生说:“凡是人说话正在兴头上,却能截然而止,忍住沉默;正在意气风发的时候,却能马上全部收敛;愤怒贪欲,正在沸腾的时候,却能自己突然止息。上述这些行为,不是天下大勇之人,绝对不能做到。

二、轻当矫之以重

【原文】
文清先生曰:“轻当矫之以重,急当矫之以缓,褊当矫之以宽,躁当矫之以静,暴当矫之以和,粗当矫之以细察。其偏而悉矫之,则气质变矣。”

【今译】
文清先生说:“用庄重来矫正轻薄;用慢来矫正急;用宽厚来矫正狭隘;用静心来矫正浮躁;用和气来矫正凶狠,用仔细来矫正粗疏。检查自己的缺点,全部加以改正。那么这个人的气质,就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和进步了。”

三、幡然改过,终成名士

张延符年少时不拘小节,肆意游猎。他的父亲张思曼,请假回家,刚进入西郭,正好看到儿子张延符,正在打猎。儿子左手臂上端着鹰,右手牵着狗。

张延符从远处看到父亲回来了,就放掉鹰犬,立即向父亲跪下,谨肃而拜。

父亲张思曼讽刺他说:“你现在一身干着两件事,难道不辛苦吗?”

张延符跪着回答说:“我听古人讲‘三十而立’,今年我二十九岁了,请允许到明年后,我终身折节而学。”

父亲张思曼回答说:“有过能改,就是贤人颜回的样子呀!”

第二年,张延符果然幡然改过,寻师就学,博览古籍,后来终于成为名士。

四、皇帝流泪,从轻发落

辛京杲因为私自打死了一个犯了过失的下属。有人上奏皇帝,说:“辛京杲私自打死了人,触犯了法律,应该处死。”皇上准备同意这件事。

李忠臣说:“辛京杲早就该死了。”皇上问:“这什么原因?”

李忠臣回答说:“辛京杲的父亲和兄弟,都在战场上,英勇杀敌,冲锋陷阵而死。唯独辛京杲还活到今天,所以我认为:他早就该死了。”

皇上听后,同情的流下了眼泪,说:“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就会办出一件残忍刻薄的事了。”

于是,皇帝立即降了辛京杲的职,以此作为惩罚。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徐存齐从翰林院调到浙中担任督学,当时他还不到三十岁。一个士子所写的文章中,有“颜苦孔之卓”之语。徐存齐批语道:“这是他个人的杜撰,给他个第四等。”
  • 唐太宗时的长孙皇后,性情朴素,不爱好吃穿享受,非常喜欢读书。后宫中,如果有人得罪了皇上,皇上发火时,皇后也发火,并请皇上以法惩治。
  • 有人看见了这件事,立即报告给宗泽。宗泽派人召见赵海,赵海带了五百个随从做保镖,进入了宗泽的大营。
  • 蔡居安让坐客们轮流讲述有关西瓜的故事,每讲一个故事,吃一块西瓜。要求把自已知道的故事,都讲出来。
  • 唐朝时的将军李光颜因功勋卓著,而官居高位,他的爱女未嫁。幕僚说他一定会选名门望族的风流子弟为婿,他听后否定说:“我是一个武人,因世道多事,偶立微功,怎能妄想攀求名族?”
  • 有个人名字叫高凤。高凤在家乡居住时,遇到过一起为争夺财产而发生的械斗事件,他便前去劝解,然而双方不听其劝,仍是争执不下。
  • 谢述对儿子谢综说:“皇上可怜张邵诚实,特地委婉饶恕。我上疏所讲的不是正理,所以只能是恩准。如果我为此事上疏这件事,被人知道了,实际上就是侵夺了皇上的大恩,这是万万使不得的。”
  • 富有的人,倾其资财去求官做;贪官污吏,因贪污受贿而违犯王法。起初都是恨自己缺少某一方面的东西,而想法去得到;最终把自己拥有的东西,也搞丢失了。
  • 狄青消灭了侬智高的部队以后,却没有抓到侬智高本人,于是遍查敌人的尸体,发现有一个穿金龙衣、旁边又扔着金龙盾的尸体。大家都认为是侬智高。
  • 龚遂将要进京时,一个小吏员名叫王生,给他当跟班相随。到了京城以后,由太守迎接龚遂,并引着他进宫,去见皇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