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影子

──选自《中国梦》第一卷《中国记忆》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作者:马青

暴力革命起家
信仰共产主义邪教
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
以信奉撒旦教的卡尔.马克思为革命导师
自称党妈妈
自己歌颂自己“伟大光荣正确”
号称宇宙真理
戴“为人民服务”的面具
标榜自己乳汁甘甜
高举“民主、自由、普选”的旗帜骗取兄弟党国民党的信任后叛国窃国
在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
靠无产阶级专政靠一路杀人吸血活命
从未登记无人授权
以各种手腕度过历次政治危机

以党小组、党支部、党总支、党委、党组的面目
寄居吸附中国社会每个角落每个细胞每处缝隙

无论工厂
国企
外企
单位
村庄
街道
社区
院落
政府机关
电影制片厂
电视台
报社
出版社
地方、军队各文艺团体
科研院所
小学、中学、大学
医院
银行
军队
公检法
红十字会
运动队
工会
农会
幼儿园
老年骑游队
还是公益组织
概莫能外

口号──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
党要管党,从严治党
党指挥枪
“四项基本原则”一百年不能变

“为人民服务”牌坊下、民主面具下的吸血蚂蟥@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文革期间的一幅画(图一),1976年画的,画的是张志新的遗像和她的儿女,画面相当粗糙,题款尤其恶劣,说张志新烈士,“是捍卫文化大革命的英雄,其儿女誓将烈士革命遗志继承到底。”一个中华女子因为反对文化大革命而被共产党百般凌虐而死,死后却被共产党打扮成维护共产党的英雄,共产党的卑鄙,古今中外无出其右者,由这一幅小画亦可见一斑。
  • 共产邪灵的丑恶嘴脸《九评》己刻画入骨,本文再就共产邪教思想根源之邪谈一下,以期世人深刻的认识这个祸害人类百余年的邪灵,彻底走出梦魇。
  • 有的人觉得共产主义理论是对的如果中共能完全按照那一套来的话,或许能搞个“共产主义”,这种想法也许与胡锦涛要学习朝鲜可能有相同之处吧,其实说起来,共产主义的理论也许比中共还要荒唐的多,因为其许多核心的理论和概念完全就是错误的,只是按照当时尚不发达的生产力水平来提出的一些理论,当大环境变化后,其理论毫无疑问就已经随着历史而过时了,就像当中世纪时人们坚信自己生活在真空中,但当人们发现了氧气和二氧化碳后就绝没有任何必要再坚持那个生活在真空中的理论了。所心共产主义邪教早已经过时了,比如马克思对阶级的划分在当今看来就很荒唐,在共产邪教创立之初一个人是什么“阶级”就是什么“阶级”不会有什么改变,是“资本阶级”就绝不会变成“工人阶级”是“农民阶级”也不会变成“工人阶级”但是现今,这几种角色随时都会发生转换,一个人前五年先做了农民,之后又做了工人,之后的五年用挣的钱开了自己的商店成了资产阶级,按马克思的想法,这个人要把前五年的自己联合起来打倒后五年的自己,这岂不是荒廖!再说这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好的生活,这本来就是合理合法的,难道通过辛勤的劳动来为自己创造美好的生活也存在着阶级斗争不成?其实这正如《九评》所说:这种在一定程度上互相依存的关系,被共产党改变成阶级对立、阶级剥削的关系,变和谐为敌对、为仇恨、为斗争,变合理为不合理,变有序为混乱,变共和为专制,主张剥夺,谋财害命,......”
  • 共产邪教势力在中华大地的落脚,生根和完成攫取世俗权力的过程中,暴力斗争是最主要的手段,杀戮和抢劫是最主要的行动方式,欺骗和谎言是强词夺理、蛊惑人心的最主要途径。也就是说,共产邪教势力在中国的出现和泛滥过程是完全违背天理正义道德良知的,青天,正神,众生良民,没有谁会应允和支持它的出现和行为。共产邪教自己也说,自己为了攫取世俗权力,在与中华民国的战争中,杀戮了800万政府军队,期间被惨遭屠杀的平民百姓自然更是数不胜数。
  • 虽然目前中国的意识形态教育还沿用灭亡了的苏联模式,如“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法律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但是人们也都知道人类世界的主流认同,那便是国家、政府、法律和制度都是共同意志的体现,是节约人们追求个人利益和福祉的社会成本的。可严酷的中国现实呈现在人们眼帘的却尽是:年仅十八岁的高莺莺遭强暴后被高空抛尸;佳木斯戮童大案在公安部的关照下不了了之,监控记者并给封案后的五户以十五万元的封口费;浙江的杨春红由不愿给顶头上司的民政局长敬酒,当着近百名公务员同事的面被工会主席重伤害至严重毁容;盲人陈光诚为民揭露残无人道的中国计生政策,遭到中国政府软禁和拘捕;维权律师高智晟不仅被长期跟踪监视,而且被国安毒打数次。就是人类文明滞后的皇权专制也是以人类秩序为己任的政体,怎么人类文明的二十一世纪口口声声八荣八耻的中国就这般无奈呢?政府的社会资源浪费化,即中国政府黑社会化,原本就是人类史上绝无仅有的共产魔教的本质属性及必然归宿。
  • 笔者非常同意中共老干部李普先生的文章“文革是一场邪教大骚乱”,不过,笔者认为岂止文化大革命是一场邪教大骚乱,整个“共产革命”何尝不是一场名副其实的邪教大骚乱!
  • 从小学到中学,在所有的政治、历史教科书中,都说是共产党靠小米加步枪打垮了日本侵略军。那时我回到家中就问父母:八路军是如何与日本人打仗的?他们说:哪敢和日本人打啊!八路军根本就不和日本人打仗,哪能打得过日本人啊,连日本人见都不敢见,日本人还没到跟前,吓得全都跑了。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咋是这回事呢?
  • 在中共邪党胁迫欺骗下的全国各族人民为国寨大佬的暴富巨富争创优异成绩迎接邪党的十七大召开之际,中共邪教把持的国寨迎来了第五十八个对于中华神传子民来说的国殇日。
  • 邪教文化立教之根:辩证唯物论,从来不敢回答三个问题:一、物质之源; 二、运动之源; 三、生命之源。归根结底是中共权利之源。
  • 被“马克思主义者”奉为神明的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后诞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