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冶铸第八卷

《天工开物》铸金以土为母 黄帝铸鼎传久远

作者:宋应星 译者:汪水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66
【字号】    
   标签: tags: , ,

【编按】《天工开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祯十年)。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后有日、英、德、法、俄等译本。全书分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并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图,描绘了一百三十多项生产技术和工具的名称、形状、工序。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铸造第八卷

宋子说,从黄帝时代便开始在首山采铜铸鼎,其源流已久。夏禹时,九州的地方官进贡金属,帮助禹王铸成大鼎。从那以后,以火来冶铸金属的工艺便日新月异地发展起来。金属产生于土,以土为母。当金属铸成器物而为世人使用时,其形状与土制的模型相像,还是以土为母。

铸件有精粗、大小的不同。但见钝的碓头用来舂捣,利的铁犁用以垦土;薄的铁锅可盛水、受火,让人们普遍地使用;中空的大钟用以震荡空气产生八音,心诚的信徒们仿拟仙佛之身在世间铸出精致的佛像。巧匠磨出光滑的铜镜,可夺日月之辉,而金属铸币则通行于四海之内。种类丰富,仅凭人屈指头、唱筹码怎能算完呢?总之,这些是人力所不能及的。

原文

天工开物冶铸第八卷

宋子曰:首山之采,肇自轩辕,源流远矣哉!九牧贡金,用襄禹鼎,从此火金功用,日异而月新矣。夫金之生也,以土为母,及其成形而效用于世也,母模子肖,亦犹是焉。精、粗、巨、细之间,但见钝者司舂,利者司垦;薄其身以媒合水火而百姓繁,虚其腹以振荡空灵而八音起;愿者肖仙梵之身,而尘凡有至象;巧者夺上清之魄,而海寓遍流泉。即屈指唱筹,岂能悉数要之,人力不至于此。#

【注释】

1. 九州:冀州、豫州、雍州、扬州、兖州、徐州、梁州、青州、荆州。
2. 八音:金、石、丝、竹、匏、土、革、木等八类乐器,泛指乐器总称或音乐。
3. 泉:古代货币名。

──转自《新三才》

点阅【天工开物】相关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明的疾病对人类发动攻击,医疗资源的崩溃;不断焚烧尸体的火葬场,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瘟疫?为什么只发生在这里,而不是发生在那里?背后是否有我们应该思考的原因呢?
  • 江浙一带有一个人叫郑夷甫。他少年有为,令人羡慕。嘉祐年间,在高邮做官。后来遇到了一个有功能的人,可以推算人死的时间,没有不准的。郑夷甫叫他一算,原来自己只能活35岁。他一下子就开始感伤起来。有人劝他学一学《老子》或是《庄子》来给自己宽宽心。后来听说有一个和尚,坐在那里和别人谈笑中而圆寂。郑夷甫听了感叹说:“我不能长命百岁,那也要象这个和尚一样,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到了那个日子前十天,他四处走亲访友道别。到了那一天,他沐浴更衣,来到屋外的一个亭子里,亲自叫人打扫烧香。就在挥手指画之中,突然就死了。
  • 中国的学术界对于梦溪笔谈评价极高。或是“知名度最高,影响最大,传播最广”,或是“我国古代科学的杰作,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份宝贵遗产”。然而,对照学者的评论与梦溪笔谈原文,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一律对梦溪笔谈中记载的神秘现象避而不谈。其中原委,这里先不论。我们将整理出梦溪笔谈中记载的一些神秘现象,和一些现代科学置之不理的科学方法。
  • 《梦溪笔谈》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艺过程。活字印刷的出现比西方约早400年。以下是书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
  • 当今有一个叫巴格思特的美国科学家发现牛舌兰花象人一样有感情。一千多年前,沈括在《梦溪笔谈》里讲述了一个虞美人草闻乐起舞的动人故事。
  • 阿胶
    编者的话:现在的人都认为现代科学很发达,是古人难以想像的。但从宋朝沈括所着《梦溪笔谈》中记载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医药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的发现和成就来看,事实并非如此。通过介绍《梦溪笔谈》,我们与读者分享中国古代科学的成就。
  • 北宋科学家沈括在其巨著《梦溪笔谈》第二十一卷《异事异疾附》中描述了一件奇事,其中所述的湖上明珠不由得不让人想起今天被广泛关注的飞碟。
  • 《帝鉴图说》插图《望陵毁观》,描绘唐太宗体从魏徵劝谏,拆毁了台观。(公有领域)
    唐太宗尝言:“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暴政,不仅“防民之口”,官员们还肉麻的为暴政歌“功”颂“德”,这样的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
  • 多方会医的局面,因此造成医者的对立与竞争。尤其当医者的诊断与治法时而南辕北辙,医疗场面遂变成众医者的唇枪舌战。有次吴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药,就要跟其他医生辩论一番,“几欲呕出心肝”。
  • 岳飞写这篇文章时,年仅25岁,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军官,但位卑未敢忘忧国,在文章中,他纵论国家大事,显示出对时局有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尤其可贵的是他敢于仗义直言,指斥权贵,正如古人云“忠肝义胆,流溢行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