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国内有两个池盐产地:一处在宁夏,供边镇食用。另一处在山西解池,供应山西、河南诸郡县。解池位于安邑、猗氏、临晋之间,池外有城墙护卫。池水深处,其色暗绿。当地制盐者在池旁将地犁成畦垄,将池内清水引入所犁的畦中,切忌浊水混入,否则就会淤塞盐脉。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海水自具盐质。海边地势高的地方叫“潮墩”,地势低的叫“草荡”,这些地方都产盐。虽然同样的盐出于海中,而制盐的方法却有不同。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大自然有五行(木火土金水)之气,由此又产生五味(酸苦甘辛咸)。五行中的水润湿而流动.具有盐的咸味。周武王访问箕子时,才首先得知关于五行的道理。人们吃的酸、甜、苦、辣四种味道的食物,经年缺少其中之一都平安无事,唯独食盐,十日不吃,便身无缚鸡之力、疲倦不振。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加工小米是扬得其粒,舂得其米,磨得其粉。除风扬、车扇之外,还有一种方法是用簸箕。其法是用竹篾编成长圆形盘,将米铺入其中,挤匀扬簸。轻的扬到簸箕的前面,抛弃到地上。重的在后,都是米粒。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磨的石料有两种,面粉品质因石而异。江南很少有细白上等的面粉,因磨石石料含沙,相磨发热,则麦麸(读夫,小麦的屑皮)破碎,以致黑麸混入面中,无从罗去。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小麦是面粉原料。稻谷加工后最精者是舂过两次的精米,小麦加工后最上品是重复罗过的细白面粉。收获小麦时,手握一把麦秆击取,其法如同击稻。去麦秕,在北方用扬场的方法,因为风车没有遍布全国各她。扬麦不能在屋檐下,必待风至而后为之。风不来、雨不停都不能扬麦。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江南广信府(今江西上饶地区)造水碓之法巧绝。因为水碓就怕埋臼的地势低会为洪水所淹,太高则水流不到。广信府的造法是以一条船当地,打桩将船围住,船中填土埋臼。要是在河的中流填石筑坝,则安装水碓便无须打桩围堤了。更有一身三用的水碓,激水转动轮轴,水碓的第一节转磨成面,第二节带动水碓舂米,第三节引水灌于稻田。这是考虑得十分周密的人制造出来的。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稻谷去壳用砻(砻读龙,状如石磨,下臼固定,上臼旋转,藉由上下臼齿搓擦使稻壳裂脱),去皮用舂(读冲)、用碾。用水碓(读对)舂谷,则兼有砻的功用:干燥的稻用碾加工也可不用砻。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水稻收割之后,要脱秆取粒。手握一把稻秆击取稻粒的占一半,将稻都放在场上以牛拉石磙(读滚)碾取稻粒的也占一半。以手击取稻粒,被击之物或用木桶,或用石板。收获时如雨天多晴天少,田间和水稻都湿,则不可上场,便用木桶在田间就地击取。晴天稻干,则用石板击稻更为方便。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宋子说,自然界生长五谷以养育人类,谷粒包藏在黄色的谷壳里,像身披“黄裳”一样美。稻以糠为壳,麦以麸为皮,粟、粱、黍、稷的籽实也都隐藏在带毛的硬壳里面。去掉杂物取得其精华来食用,这种道理是显而易见的。讲求饮食美味的人,食不嫌精致。加工谷物所用的杵臼,有益于万民,系取自“小过”(上雷下山)上动下静的卦形而制造。发明这类技术的人,怎能是一般人而不是天才呢?
胭脂。(网络图片)
将带着露水摘取的红花捣烂,放入布袋中用水淘洗,绞去黄色液体,然后取出来再捣,放入布袋中用发酸的淘米水再次淘冼,再绞去汁液。用青蒿(菊科)在上面盖一夜,捏成薄饼,阴干后收藏起来。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红花是在园圃中用种子种的,二月初下种。如果种得太早,待苗高一尺时,就会有黑蚂蚁般的虫子将根吃掉,使苗死亡。种红花的土地肥沃时,苗可长到二、三尺高。这就要在每行打桩,绑上绳子,将苗横拦起来,以防狂风折断。如土地不肥沃,苗只长到一尺五寸以下时,就不必这样作了。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造蓝淀时,要是叶与茎很多,便放在窖里,少的放入桶内或缸内。用水浸泡七天,自然会浸出蓝液。每一石蓝液放入石灰五升,搅动数十下,蓝淀很快就会结成。静放后,蓝淀便沉于底部。近来所生产的蓝淀,多是用福建人在山上遍种的茶蓝制得,其数量比其他各种蓝的总和还要多好几倍。他们在山上将茶蓝装入竹篓内,由船运到外地出售。制造蓝淀时,将漂在上面的浮沫取出晒干,名为“靛花”。放在缸内的蓝淀,必须先和以稻灰水,每天手持竹棍不计次数地搅动,其中最好的叫作“标缸”。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大红色。(其质红花饼一味,用乌梅水煎出,又用碱水澄数次。或稻稿灰代碱,功用亦同。澄得多次。色则鲜甚。染房计便宜者先染芦木打脚。凡红花最忌沉、麝,袍服与衣香共收,旬月之间,其色即毁。凡红花染帛之后,若欲退转,但浸湿所染帛,以碱水、稻灰水滴上数十点,其红一毫收传,仍还原质。所收之水藏于绿豆粉内,放出染红,半滴不耗。染家以为秘诀,不以告人。)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宋子说,天上的云霞五颜六色,地上的花叶千姿百态。大自然呈现如此色彩缤纷的景象,古代的圣人便跟着学习,用染料把衣服染成青、黄、赤、白、黑等颜色穿在身上。虞舜当初就是如此用心的。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凡绵羊有二种。一曰蓑衣羊。剪其毳为毡、为绒片,帽袜遍天下,胥此出焉。古者西域羊未入中国,作褐为贱者服,亦以其毛为之。褐有粗而无精,今日粗褐亦间出此羊之身。此种自徐淮以北州郡无不繁生。南方唯湖郡饲畜绵羊。一岁三剪毛(夏季希革不生)。每羊一只,岁得绒袜料三双,生羔牝牡合数得二羔,故北方家畜绵羊百只,则岁入计百金云。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羊皮衣中,老羊皮价廉,而羊羔皮昂贵(羔读高.小羊)。怀在腹中的羊羔叫胞羔,刚长毛, 刚出生的叫乳羔,皮上的毛像耳环钩,弯弯曲曲的。长三个月后的叫跑羔,长七个月的叫走羔,皮上的毛渐渐变直。用胞羔、乳羔的皮作衣,没有膻味。古时羔皮衣为大夫之服,现在西北的官绅也很看重它。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苎麻剥皮后,最好在阳光下晒干,否则见水就烂。将麻皮撕破时,要用水浸泡,但是只能浸泡二十刻(五小时),浸久时不撕皮也要烂。苎麻本是淡黄色的,先用稻灰、石灰水煮过,再经过流动的水漂洗,晒干后就成为白色。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以棉衣、棉被御寒的,百人之中只有一人在其中装入丝绵,其余都用棉花。古时的“缊袍”(缊读运,新棉混合旧絮)今俗称为“胖袄”(棉袄)。棉花弹好后,按照衣服、被子的形状,将棉花放进去。新作的棉衣穿在身上显得轻暖,但穿久就会绷紧.逐渐不保暖。将其中棉花取出弹松,再重新装入衣内,仍可像原来一样暖和。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用棉衣御寒,不分贵贱。棉花在古书叫枲麻(之大麻的雄株,不是棉花),各地都有种植。有木棉(木棉科树棉)、草棉(锦葵科棉属草本)两种,花有白、紫两种颜色。种植白棉的占十分之九,紫棉占十分之一。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倭缎制法起源于日本,福建漳州、泉州沿海地区曾加以仿制。其丝的原料来自四川,由商人万里贩来,换易胡椒而回。其织法也是从日本传来,先将丝料染色作为纬线,再将剪断的铜钱夹织到经线中,织过数寸经丝后将织物刮成黑光。东北满族地区的商人见到这种织物非常喜欢。但由于这种织物很容易污损,作成的帽子戴上后很快就积聚灰尘,作成衣领穿过不了几天就损坏。现在各地都不看重,将来或许被淘汰,这种织法也未必会流传下去。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供皇帝穿着的龙袍,我朝(明朝)的织造局设在苏州和杭州。生产龙袍的织机的花楼高达一丈五尺,由两名技术能手拿着设计好的花样提花,每织过几寸以后,便变换提织龙形图案的另一部分。龙袍有机房各部分工织造单独部分再拼合而成,不是出于一人之手。所用的丝先染成红、黄等色,所用工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人工和成本要增加数十倍,以表示忠敬之意。其中的细节繁多,无法详细诉说。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丝织品织成以后还是生丝,要经过煮练之后,才能成为熟丝。煮练的时候,用稻秆灰加水一起煮,并用猪胰脂浸泡一晚,再放进水中洗濯,这样丝色就能很鲜艳。如果是用乌梅水煮的,丝色就会差一些。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罗之类的丝织物有中空的小孔用来透风取凉,它织造的关键在于用线绳作成的软综(绞综)。用两扇衮头打综,一个是软综,一个是硬综。织过五梭、三梭(最厚的是七梭)纬线以后,踏起软综,自然会使两股经丝绞组成绞纱孔,而不并合起来,形成网眼。如果一直织下去,不起条纹而普遍有孔的,就叫纱,织纱的关键也在两扇衮头。直到织花绫绸时,才可去掉两扇衮头,转用八扇桄综。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将蚕丝穿过综再穿过织筘,需要四个人前后排列坐着操作。掌握穿筘的人手握筘钩先穿过筘齿中,等对面的人把丝递过来准备接丝。等丝经过筘后,就用两个手指捏住,每穿好五十到七十个筘齿,就把丝合起来编一个结。丝之所以能够不乱,其中的奥妙全在将丝分开的交竹上。如果是接断丝,就把丝一拉就伸长几寸。打上结后,仍会回缩到原来的长度,这是利用丝本身就具有弹性的巧妙。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凡是能结织花的纹样的工匠,心思最为精细巧妙。无论画师先将什么样的图案在纸上画出,结织花的纹样的工匠都能用丝线按照画样仔细量度,精确细微地算计分寸而编结出织花的纹样来。织花的纹样张挂在花楼上,即便织工不知道会织出什么花样,只要穿综带经,按照织花的纹样的尺寸、度数,提起纹针,穿梭织造,图案就会呈现出来了。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织纱罗用的叠助木,比织绫绢的最好轻十几斤。织素罗不起花纹,要在软纱、绫绢上织出波浪、梅花等小花,比织素罗只多加两扇综框,一个人踏织即可,不用提花的人闲着呆在花楼上那个,即不设衢盘与衢脚。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织“杭西”、“罗地”等绢,轻素等绸,以及银条、巾帽等纱,不必用提花机,只需用小机。织匠用一块熟皮作靠背,他的力全在腰和臀部,所以叫腰机。各个地区织葛、苎麻、棉布的,都用这种织机。织出的布、帛更整齐、结实而有光泽,可惜至今还没有普遍流传。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织纱罗的筘以八百个齿为标准。织绫绢的筘以一千二百齿为标准。每个筘齿中穿入已上浆的经线,把四根合为两根。罗纱的经丝共三千二百根,绫绸的经丝共五、六千根。古书称八十根为一升,现在较厚的绫绢就是古时所说的六十升布。织花纹时必须用嘉兴、湖州所产结茧和缫丝时都用火烘干的丝作经线,那么任凭提拉也不会断头。其他省所出的丝,即使可以勉强提花,也不精致。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丝织物不论是厚的绫或薄的罗,纺织时都要另行织边。其两个边各牵经线二十多根,边经线必须过浆,用筘推移梳干。绫罗必须三十丈或五、六十丈穿一次筘,可省去穿接的繁杂辛苦。每织一匹(四丈)应在边经上用墨划记号,以便掌握长度。织边的丝线不绕在杠(经轴)上,而是另外绕在织机横梁上。
    共有约 6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