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三夹板”的老人

作者:佛州老叟 张芸
秋天的枫叶(fotolia)
(fotolia)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是一个耄耋老人了。大约七、八年前开始腰酸背痛。那时候,我常晨泳,从游泳池出来,即泡入热水池半个小时,如此经过半年,但是没有用。游泳池在体育馆,是两层楼的新建筑,楼梯大约30个台阶,我游泳前后,上下跑四趟,又过了半年,仍毫无帮助。最后只得挂号看医生了。

医生说:“是LUMBARPAIN. 开刀就好了。”询问护士费用多少,答案是“免费”,由保险公司全包。我立刻填了表格,心想活了快九十岁的这一辈子,医生在我身上动刀的唯一经验是:我在山西太原中学初中部的时候,一个耳朵上面起了一个疙瘩,骑着自行车,跑到太原中学后面的“桐旭医院”(好像是桐旭医专的附属医院)去开刀,如今只记得医生护士都穿着白衣服。开完刀,耳朵背后,贴上胶布,那年代山西还是中医的天下,回到家,家人围在一起左看右看,我好像一个“外星人”。如今,身在美国,可称“西医之都”,手术也该是世界第一。我从来没有上过手术台,此时应该尝试一下了。

回到佛州塔城(TALLAHASSEE)的家,老妻不赞成,孩子们也不同意,他们都觉得八十多的老人了,能不开刀就不开吧。查了电脑,LUMBAR是脊椎最下方的五截骨头,上面白纸黑字,也说开刀是唯一的办法。

我一直拖延,外侄孙从加州送来一个小型按摩器,可以绑在腰部,或者垫在床上,一插电,里面有几个“球”,滚来滚去。我试用了两个月,没有用。

内兄内嫂大约七,八年前与内人通电话,得知我腰酸背痛的状况,他们几乎立刻从爱州寄来一个硬床垫,我睡在上面一共三个月,也没有用。内人戏称那可是一个“爱心床垫”啊!

今年(2017)的贺年信里头向亲朋好友报告一年大事,提到我的“腰酸背痛”,告诉大家,我经过多少年的“苦难”,如今走路得用拐杖,拐杖下面有四个“爪子”,走累了,拐杖可以“自立”。走一会,休息一会。老头儿了,奈何!

一位来自香港的钱姓朋友,住在佛州清水镇(CITYOFCLEARWATER)看了我的一年“报告”立刻回信说:

张兄:腰酸背痛很简单,我在香港多年,那儿很潮湿,很多人有腰酸背痛的问题。我现在是睡在一块“三夹板”上,很有效果。你可以去你家的HOMEDEPOT(家得宝),买一块4尺x 8尺的三夹板,大约美金二十元。请售货员锯成三块:58寸x4尺;26寸x4尺跟一块是12寸x4尺。

把最大的一块,放在靠枕的一边,第二块,中型,放在靠小腿跟脚的地方。最小的一块可以丢弃不用。靠脚跟小腿的那一块,不必太宽。这两块三夹版,放在床垫上面,在三夹版上面,铺些毛毯,薄棉被。这样,那你就有了一张“硬床”了(HARDBED)。这个“自制硬床”比市面上所卖的“硬床垫”要便宜多多了。我在此向您郑重推荐。

收到钱老兄这封信,我马上开始行动,开车到了家得宝,售货的小伙子手脚利落,找了一块三夹版,放在奇大无比的大电锯下面,“唰”了三声,大工告成。

回到家,老妻帮忙,找到薄毯薄被,铺将上去,吃过晚饭,急奔“新”床(敝人有“吃过饭,躺一趟”的习惯)腰脊立刻有感觉——舒服多了。

从去年十一月一号到现在,睡“三夹板”还不到两个月,亲身体验效果不错。@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fotolia)
    因为我在板桥一所专科学校任教,正预备坐公共汽车返回板桥,看了看我的“老”手表,离开车还早,我就在北门口附近漫步。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面目和善、穿着整洁的人问我要不要“交换手表”。
  • 韩国内藏山枫景美如画。位于全罗北道井邑市的内藏山被称为韩国最美丽的枫景区,大约每年11月初为枫叶鼎盛期。(全景林/大纪元)
  • 麻婆豆腐(龚安妮/大纪元)
    我从台湾来美国住了52年了。这是第二次跟警察打交道。第一次,是刚搬来这个小城,三个孩子很小,一家五口,买完东西,半路遇上倾盆大雨,一位警察“叔叔”(当年我们这样给孩子们介绍的)让我们上了他的车,送我们回到家。
  • 色彩新信箱,鲜艳夺目。(作者提供)
    最后一个工作,做得比较久,一直到退休,到今年已经三十九年了!从1976到2015,在这三十九年当中,没有换房子,房子老了,门口的信箱也老了。
  • 作者与妻子合影。(作者提供)
    人们总关注于夫妻这个概念,却忽视情人的意义。五十年后,是否还是夫妻?其实不如说是否还是情人!
  • 从此以后,每次活动,北佛州中华会馆的消息都是佛州新闻的一部分,我变成“特约记者”,如有特殊事件,我也以特写稿寄去…
  • 话说我这个老人,近日“经了一事”,当然“长了一智”,正如俗语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关于此事,不大不小,是一起车祸,还好,没人受伤,包括我自己!
  • “五百完人塚”(摄于1971年,照片由柯锦良先生提供)
    山西人,尤其山西太原人,成千上万人忘不了民国38年──1949年4月24日“太原陷落”的悲痛与恐惧。
  • 回家途中,看见一个修车行正在开门。那时车不多,我一个急转弯,开到里面。 修车店的名字叫首都修车厂,一个穿蓝色修车制服的大个儿向我走来:“我可以帮忙吗?”
  • 老晋华纺织厂的大门,门后可见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厂房和库房。前面老人是作者的妹妹 张文采,她左右各一人,是她的孩子及孙子。(作者提供之近日相片)
    那次跟葛林见面,餐会上谈了很多关与阎锡山的事绩。葛氏是学者,研究深入,态度客观,使我对阎锡山有了更深,更客观的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