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教母”与金陵十二钗

作者:沉静
元春省亲,清代孙温绘。(公有领域)

元春省亲,清代孙温绘。(公有领域)

      人气: 30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如珠链般串起大观园女儿的,除了“富贵闲人”宝玉,还有荣宁二府的大家长──贾母。儿孙满堂、享尽荣华富贵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现在无数的欢宴庆典、看戏听曲、游园赏花中,都是众星捧月的主角。贾母又是朝廷诰封称君的贵族命妇、官太太,尊称为史太君。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贾母曾是金陵世族史侯家的小姐,嫁入了“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贾府。从重孙子媳妇做起,直到自己也有了重孙媳妇。历经风雨,见过世面,曾躬逢几次金陵接驾(迎接皇帝)的盛典。她是贾府全盛期的顶梁柱,磨练出丰富有效的理家之才和上下宾服的治家之威。晚年她把当家的重担交给了王夫人和凤姐,自己轻松悠闲地尽享天伦之乐。

恩威慈厚

凤姐操持具体事务,大事最终还必须经过家族的首脑核心裁决。每逢祭祖、过节、迎宾、做法事等重大活动,鬓发如银的史太君都会亲自坐镇,礼仪排场、民俗传统之讲究,彰显 “诗礼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的气派风貌。

年迈的她对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心里明镜似的。贾赦欲讨鸳鸯为妾,鸳鸯可是她贴心倚重的丫环和私人财务师啊!贾母发飙斥骂不肖子孙,那真是雷霆之怒,凛然不可侵犯。

Sun_Wen_Red_Chamber_17
红楼梦》绘本,清代孙温绘。(公有领域)

“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再怎么巧,也巧不过老太太去。”宝钗的话里虽有奉承,但也是事实。贾母的韬略才干要甩开王熙凤好几个档次,更重要的是老太太善良仁厚,有文化修养。

去清虚观打醮,凤姐扬手狠扇冒撞了她的小道士,家仆围住要打,贾母连忙制止,说小户人家的孩子,别吓著,可怜见的。又给那孩子小钱和果子。

无论亲疏贫富贵贱,贾母对孩子都有颗慈爱怜惜之心。不仅是身边的孙女孙子、小厮丫头、做粗活的傻大姐,还是唱戏的女孩、吹笛子的小艺人、腼腆又愣头的小板儿,都得到她的夸赞鼓励、美食分享和钱财赏赐。贾母的一大赏心乐事就是看孩子们津津有味地吃饭,她饶有趣味地看着这幅兴旺喜人的画卷,其乐融融,倍感欣慰。

贾母八旬之庆,来祝寿的人中就有远房穷亲戚的女儿喜鸾和四姐,贾母留她们在园子里玩几天,特别嘱咐仆人们要如同本家姑娘一样服侍,不要那么势利。她严正告诫:“ 我知道,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未必把她俩放在眼里。有人小看了她们,我听见了可不依!”她也曾谆谆教诲儿孙要能“享得富贵”,“也能受得贫穷”,可惜听进去的人不多,家族晚辈中谁也没修出史太君那样双全的福慧。

刘姥姥是个八杆子打不着的村野老妪,女婿的祖上与王夫人娘家有点来往就来攀亲,本来要打发走的,想找个老人聊聊天的贾母与她一见如故,亲切地叫她“老亲家”,设宴热情款待,还陪着游园,刘姥姥憨朴风趣、接地气的硬朗练达,给大观园的太太小姐们带来欢笑,两个地位悬殊的老太太惺惺相惜,一起度过了快乐时光,临走时还送给刘姥姥好多东西。凤姐顺水推舟的人情,不经意为贾府倒塌后刘姥姥救女儿巧姐种下了善的因果。

审美鉴赏

出身世家望族、历经繁华盛景的史太君见多识广,品味高雅,很有艺术鉴赏力和审美情趣。她认为鼓乐之声“借着水音更好听”,让家伶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演奏,风清气爽之时,乐声穿林度水而来,令人心旷神怡。元宵节,贾母点了《寻梦》和《下书》两出戏,吩咐只用箫和笙笛,于清淡中细品低回婉转的昆曲唱功之美。

凸碧堂中秋赏月(公有领域)
凸碧堂中秋赏月。(公有领域)

中秋节,贾母率众女眷祭祖拜月。金风送爽,丹桂香飘。“赏月在山上最好”,贾母建议。于是团圆宴设在山之高脊凸碧堂内。月上中天,越发精彩可爱,贾母说:“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地吹起来就够了。”又说“须得拣那曲谱越慢的吹来越好”。那是最后一个阖家团圆的中秋之夜,悠扬的笛声宛如天籁,凄清哀婉的袅袅余音,不绝如缕……

在潇湘馆,贾母看见黛玉的绿窗纱旧了,建议换新的,说这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绿纱糊上,反倒不配。凤姐说库房里有好几匹银红蝉翼纱,贾母笑她不识货,那叫软烟罗。接着就讲起软烟罗的四样颜色:雨过天青、秋香色、松绿、银红。要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做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做霞影纱。吩咐银红的给黛玉做窗纱;青色的,送刘姥姥两匹,再给自己做一顶蚊帐;剩下的,做了坎肩让丫头们穿。几帧霞影纱点缀著翠竹掩映环绕的潇湘馆,于清雅秀逸中透著活力,阴凉幽静里含有温馨,霞窗烛光宛如柔美浪漫的少女心,真是非常出彩的点睛之笔。

探春秋爽斋的三间屋子全部打通,敞亮大气。水晶球白菊和娇黄玲珑大佛手清芬宜人,墙上有米芾(米襄阳)的《烟雨图》,对联为颜真卿(颜鲁公)墨迹。院内种著大叶芭蕉,贾母点头说,后廊檐下的梧桐也好,只是细了些。她敏感地注意到不够魁梧的树形与阔朗的整体布局有点不协调。“栽桐引凤”,凤非梧不栖,够高壮、有气势才配得上志向高远、秀外慧中的三姑娘。

老太太对庭院布置、闺房的摆设配色和风水禁忌都很内行,是位既会艺术欣赏又能落实行动的多面手。在蘅芜院,贾母看到宝钗如雪洞般空旷极简的居室,连声说使不得,年轻姑娘太过素净也是忌讳。怕俗气,少摆几样。“我最会收拾屋子的……包管又大方又素净。”她从自己的私人收藏里选出石头盆景、纱照屏、墨烟冻石鼎、水墨字画白绫帐来,古朴高雅的风格与宝姑娘雍容端庄的气质相得益彰。

大观园“教母”

贾母的少女时代如侄孙女湘云般活泼好玩,婚后的家政女王生涯漫长而繁忙,晚年的闲情逸致把她遥远的豆蔻年华连接起来,就像一位还藏着少女梦的老祖母,她真的非常理解小孩子心理,也喜欢和天真烂漫的孙子孙女们一起看戏听曲、猜灯迷、行酒令、讲笑话。芦雪庵即景联诗,她也去凑趣,看到宝玉采来的红梅高兴地赞叹“好俊的梅花”。夸宝琴折梅立雪的情景比仇十洲的《艳雪图》还好,还催惜春画大观园。

大观园是为贵妃元春修建的别墅,元妃省亲后,下旨让宝玉和姐妹们搬进去住。在美丽的楼台亭阁的大花园里,他们在一起吟诗作赋、琴棋书画、簪花斗草,多姿多彩,乐逍遥。王夫人矜持闷重,对小辈们的嬉闹从不主动参与。贾政往往一出现气氛就尴尬地僵住了,于是贾母便把煞风景的儿子支开,让孩子们放轻松。

贾母极疼爱并擅长调教女孩子,身边迎春、探春、惜春“三春”环绕,未入宫以前的元春“自幼亦系贾母教养。后来添了宝玉……且同随祖母,刻未暂离”。对于父母双亡的外孙女黛玉更是百般怜爱,常来玩的湘云儿时也曾寄养在贾母身边。还有宝钗、宝琴、岫烟……哪个没得到过贾母的关照和呵护?!湘云告诉初来乍到的宝琴:“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园里来,这两处只管玩笑吃喝。”

贾母讲究生活质量和品味,无论是生辰寿诞、节庆家宴,还是游园赏景,都花样翻新地配以昆曲、诗文、鼓书、酒令、茶道,再加上食不厌精、美味强身的饮食,将生活与文化融为一体。贾母运用文化维护家族秩序、凝聚感情、教育晚辈。她尤为重视文化熏陶、艺术欣赏,寓教于乐,在潜移默化中言传身教。看似平淡却底蕴深厚,仿佛无心却有意为之。她尽可能在大观园创造优越的条件、宽松谐和的氛围,让孩子们在诗情画意中度过人生的黄金岁月。

Sun_Wen_Red_Chamber_1
红楼梦》大观园图,清代孙温绘。(公有领域)

贾母还安排寡居的长孙媳李纨领着姑娘们读书、做针线,学道理。李纨是宝玉亡兄贾珠之妻,熟读《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的金陵名宦之女,恬淡娴静,恭谨低调,悉心教子,宽柔待下,“厚道多恩无罚”,人称“活菩萨”。贾母王夫人素喜李纨贤惠,且年轻守节,令人敬服,由她负责姑娘们读书女红,妥当又放心。探春起诗社,李纨当社长兼评委,慧眼识才,点评到位又公正,文学修养颇高,协调平衡能力一流。

咏海棠、吟红梅、菊花诗、柳絮词、桃花行……论诗风,宝钗含蓄浑厚,黛玉风流别致,湘云新鲜有趣……生活中有饮莲叶羹、喝玫瑰露的秀雅,也有食螃蟹、啖鹿肉的豪迈,寿怡红群芳开夜宴,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栊翠庵品茶,听曲文悟禅机,听笛赏月联句,描鸾刺凤,低吟悄唱,拆字猜枚……青春芳华的倩影在此定格,大观园给了这些兰心蕙质的闺阁少女心灵放飞的空间、展现才情志趣的平台,大观园成为宝玉和众女儿的乐园福地。

老太太心窍玲珑,睿智风趣,慈爱包容。阅人无数的她欣赏富有个性风采的惊才绝艳,也看重沉潜耐久的稳重平和。她能理解多元的不同层面,珍惜少女的真性情、灵气与活力,发自内心地欣赏她们的美和才华。幸而有史太君超出一般的见识、格局和气度,聚拢在她羽翼下的众女儿才出落得性格各异,如四季美景花卉般千姿百态。

黛玉的诗意唯美、雅趣格调,湘云的古道热肠、开朗乐群,与贾母一脉相承;探春严正的王者威仪和敏锐干练,颇有史太君当年的风范。难怪南安太妃赞叹,贾母身边的姑娘们个个都好。丰润如牡丹的宝钗,清丽似芙蓉的黛玉,灿若霞光的湘云,贾府还出了位皇妃──元春,这响当当的家族品牌,史太君功不可没。

Sun_Wen_Red_Chamber_4
《红楼梦》绘本,清代孙温绘。(公有领域)

凤姐打趣:“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儿似的”。贾府能干出色的丫鬟,鸳鸯、晴雯、袭人、紫鹃、琥珀、翠缕等,都是贾母一手培训的,还人尽其才地安置于重要岗位。晴雯在病中为宝玉补雀金裘,紫鹃无微不至地照顾黛玉,翠缕和湘云一样活泼天真,忠心耿耿地服侍贾母的鸳鸯宁死不当小老婆,她曾顶撞嫂子说:“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耳濡目染的环境所致,跟着贾母的贴身丫鬟也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更可贵的是还有着一般文人难得的高洁通透和凛然傲骨。

“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女清男浊”,宝玉的女儿至上论,源自贾母成功的女孩教养培训,倍受祖母宠溺的他自幼在清纯美丽、多才多艺的姐妹中长大。期间,赫赫扬扬百余年的大家族早已阴盛阳衰了。@*#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凹晶馆图画(公有领域)
    在《红楼梦》中,说到贾宝玉、林黛玉,自然就想到薛宝钗。薛宝钗的灯谜写: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红楼梦的元宵灯谜也是梦中人的命运谶语,是一语双关的谜语。同时谜语用以类比的物品名称与形象也有直接影射意味,薛宝钗的元宵谜语就是个典型,她生命“本真”和贾宝玉有“金玉良缘”……
  • 元宵走马灯谜会,人间好景正当前。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红楼梦》荣国府中的元宵灯谜,既是灯谜又是谶语,暗喻剧中人的命运,可谓一语两关的双关语、双关谜语,暗喻其主人翁的命运,也寄寓真实人生的哲理,颇堪玩味 。曹雪芹“让”贾宝玉写的灯谜是以下这款。猜灯谜,也让读者看官猜其主人翁贾宝玉的宿命:南面而望,北面而朝。像忧亦忧,像喜亦喜。打一用物。
  • 红楼迎春,喜元宵灯谜。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红楼梦》曹府中的元宵灯谜,既是灯谜又是谶语,暗喻剧中人的命运,可谓一语两关的双关语、双关谜语,颇堪玩味 。看看下面这迎春写的灯谜:天运无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因为阴阳数不通。──打一物
  • 佳节到步步春,元宵喜猜灯谜。《红楼梦》中贾母大观园初宴就是在探春所住的秋爽斋院落内的晓翠堂,晓翠堂四面出廊,临沁芳溪。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诗歌以立意为高,探春以志向取胜,因而成为脂粉英雄、女中豪杰,即使在宝钗、黛玉、湘云等绝世才女面前依然出类拔萃,绽放着独一无二的玫瑰风采。
  •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大观园中的李纨或许太过寂静、低调,却总能在不经意间促成些许浓墨重彩的片段。怀着经年如初的静寂心,回归朴拙天然的天与地,她在古井无波的日常岁月里沉淀着生活的美好,过着淡而有味的优雅人生。
  •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凹晶馆图画(公有领域)
    在饮茶过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的茶论。宝玉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若说黛玉是泪,湘云是酒,宝钗、宝琴是雪,妙玉则非茶莫属。香茗、好水、名器、妙论,妙玉在茶艺上的修为已臻极致,真真教人叹为观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