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末任书记(12)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气: 1049
【字号】    
   标签: tags: ,

十二、转折与劝救

“什么依法治国?”曾庆红把王沪宁叫到江泽民家里。“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那镇压法轮功怎么办?”“权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摆放?”曾庆红连珠炮地对江绵恒说。

江绵恒抬起头看王沪宁:“中央、军委、各省市不是有我们很多人嘛,这个时候不用什么时候去用?”

王沪宁说:“是的,退休的刘云山、张德江、李岚清、罗干等人,在地方上有江总书记的很多门生。”

“依法治国”得到了各省直辖市官员的消极抵抗,大多党官认为多干多出错,少干少麻烦,开始怠政,表面上每天开会,进行思想反思,但实际上没有行动,官员们上班炒股、吸毒、看色情网络、找女人、想办法升职……

而北京市直接抵制将行政办公地迁移到通州的决定。中南海的大多官员也反对迁都河北。

因为中共各级官员中,一些没学历的聘用工、征用工、溜须拍马的小人、道德差私欲强的人靠投机钻营上去掌权的人形成了官场主流人群,他们没有公正和智慧。只知贪污、内斗和享乐,所以整个官场治国没有良策,只有互相欺骗的掩埋,从乡镇集体造假一级级骗到中南海,中南海也是一群群人互相欺骗,最后被骗的是习进平。习进平也隐隐知道他得到的情报是假的,每天看的内参也大多是假的,政策出不了中南海。

但是,党官们表面响应实际消极抵抗的行为也确实让习束手无策,因为至今对这种现象是没有法律法规可以惩治的。

为了安抚党官,给江派和红色一族官员安全感,不引起他们的警惕和反击,习同时做出一些讨好他们的动作:到西柏坡宣传共党主义;加强党的极权领导和宣传;拿着钞票进行国际外交;在北京,召开世界马克思研究大会,把马克思提到千年思想家的高度;又在北京召开世界政党大会,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

王沪宁说:“刘云山、张德江、李岚清、罗干等老同志们对法轮功学员在海外搞的‘三退’非常恼火,说把命奉献给党,是要遭报应的,胡锦滔时代搞的保先运动效果也不理想……”

习进平打断他的话说:“党官们要求别人奉献,自己不带头,别人奉献了却看到党官们贪污腐败,岂不是叫大家都败坏,民心失尽岂不亡党?”

王沪宁说:“因此,老同志们要求中央带个头,重新进行入党仪式的宣誓活动,在全国做个榜样,以给党员安心。”

习进平说:“你去组织吧。”

王沪宁就把习的意见在政治局常委中口头通报了,十九大后,习只好带全体政治局委员到上海参观共党发源的会场并重新发誓。

习的老婆觉得很奇怪,就对习说:“你这些做法和前段时间提出的弘扬传统文化有矛盾,发誓行为与依法治国的理念也相反了嘛。”

习无奈地说:“林子大了,鸟多了,都要摆平,为了讨好各界人士,你不懂吗?”

但是,习的命令很多连中南海都没有出去,国安部、情报局、宣传部每天报告给习的是:“全国全民认真学习中央精神,形势一片大好。”习狠狠地问王沪宁:“河北怎么尽是灾情?全国为什么有这么多化工厂爆炸?火车站、广场怎么有这么多杀人事件?”王沪宁说:“这些灾害都得到妥善安排,最大一次灾祸死人也就在35人,是有个把受伤的,治愈后全出院了,百姓都感谢党和政府的及时关怀。”

习说:“我的话现在没有人听,很多政策没有落实到地方上。看来,下面有人顶风违纪,党风党纪松懈,不从严治党,离亡党不远了。”

于是,习提出,把“打虎拍蝇”扩大成“扫黑除恶”运动,三年内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除阴奉阳违的黑社会、恶霸”的运动。

“扫黑除恶”同样受到党官们的抵制。这时期,中国进入了天灾人祸多发时期:禽流感、疯牛病、登革热病、沙尘暴、酷暑、涝灾、干旱……天象也经常出现血月、木星火星合月、慧星横扫天空,地震、日全食、三日同出,武汉上空云层还排出了中国地图……特别是小行星、陨石和天空不明巨响月月出现。有的陨石如鬼脸魔头划过地球,在上空被不明力量击碎,空气震波震伤了对应地面上的一些乡村居民。北京、河北、山东、浙江、新疆、黑龙江等地的天空中出现不明巨响,像打雷又不是打雷、似放炮又不是放炮,沉闷、震荡……但是,出现声响时没有地震,也没有地面爆炸,媒体报导称是不明巨响。

江绵恒认为天灾人祸正是夺权的好机会,王沪宁通过媒体大肆报导:“天谴君不德,古代天子带臣子向天下谢罪。”

习进平问王沪宁:“难道叫中央向人民谢罪?”

王沪宁说:“总书记的权力就是党的权力,是党赋予的,中央谢罪事关共党的伟大光荣正确性,如何向人民交代?面子放哪?因此,对传统文化要批判着看,那些封建迷信和糟粕的东西就要批判。要崇尚科学嘛。”

天灾示警,习问身边的智囊:传统文化中有何说道?

智囊说:“从科学上解释是自然现象,不足为奇;古代的说法是治国需德政,传统文化上说的是君王要近贤远奸,抓牢政权,防身边人。”

习便叫秘书去请中南海那个修炼法轮功的退休老人加入智囊团,不料,那人说已不炼了,但法轮功叫人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可以为习发挥余力,写一封有关建言献策的信。

“可是,法轮功学员发九评、讲真相、劝三退,横幅上写着‘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这事在习总那儿无法解释啊,说不通啊。”

那人说:“很多人认为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受到群体灭绝式的迫害,他们心中有怨恨需要发泄,因此,普通人对‘天灭中共’这种警言是不当回事的。”

“那你认为呢?”

“据我知道,这是法轮功学员在救人,因为如果未来发生各种天灾人祸,包括瘟疫啊,好坏善恶不分的人就会被淘汰,中国人讲善恶报应嘛。”

“让我怎么说?难煞我了。”

那期间,全中国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十多年来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多万人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江泽民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江泽民笑了:“法院是我家开的,告到我家来了?”因此,它命令政法系统和610依照原告名单,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并判重刑。

中南海退休在紫竹公园的人给习急急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千万不要再发生1999年那样的迫害,不然,一半以上的中国人会被洗脑中毒、被接下来的SARS夺命。”

救人当然是好,但解体共产党就不行,因为习进平相信王沪宁的话,他的权力是共产党给的,是共产党养着他的今天。

江绵恒利用天灾和个别地方民众的抗议,令地方党书记不但不救灾,反而派军队镇压抗议民众,媒体上指责社会不稳,是极权主义形而上的结果。现中共是习的中共,中共在政策上负历史责任,就是习要负历史责任,共产党要下台,就是习要下台,因此,江派控制的海外媒体报导:“共产党是不是完成了历史使命?”“共产党应该下台了。”

这时,习进平重组了智囊团,在保习派控制的媒体上大力宣传:“要从严治党,把反腐斗争纵深化,坚决揪出内鬼,严防手榴弹向身后扔的人、搞非组织政治的人、分裂党的人。”很明显,习派的人早已注意到了江派的阴谋,习是不愿背共产党原罪黑锅的。

墙头草不倒翁王沪宁马上调转枪口,在共党内部发机密文件,要求全党以习进平为核心,定于一尊,以新时期习进平思想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准则,坚决听党指挥,在岗位上落实习进平思想及其执政路线。

习进平决定,为了给共党续命,准备在全国省部级党官中物色和培养下一任共产党总书记接班人。

那时是中共十九大以后,世界出现了两件大事,一件是中国出现了非州猪瘟,令物价飙升,另一件是美国出现了一位伟大的总统,他提出恢复传统,重提对神的信仰,说自己负有神的使命——解体共产党。他上台不久,对中共进行贸易关税的大幅提升,原因是中共在二十年来的国际经济活动中从来不遵守规则。他自认为习进平是他的好朋友,他借国际会议的机会,单独约习进平谈话。地点就在美国白宫内的花园式草坪上,时间是会议结束最后一天的夜晚。

他开门见山对习进平说:“你还相信共产党吗?”

习进平说:“说实话,我年轻时也是经历过共产党的迫害,当时是相信共产主义人人平等的人间天堂会很快来临,但在90年代后,资本家入党,那共产党还是无产阶级组成的吗?早变色了。”

总统说:“共产主义充满暴力与谎言,直接反神,和平时期屠杀了几亿百姓,给世界和平带来恐怖危险,令人痛恶,你要宣布解散共产党。”

习进平脚步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美国总统,咽了一下口水。总统继续说:“如果中国没有共产党,美国可以帮助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进行伟大复兴,你必然是新的大中华伟大的开创者,你的名声将如康熙大帝流芳百世。”

总统看到习进平面露难色,知道他的心在纠结。总统递过一本《九评共产党》给习进平:“这本书很好,你有空可以看看。”习进平感谢地接受了。他翻了一下目录,变色道:“其实,我从年轻开始,听过国外对共产党的批评声多的是,真不知如何是好。”

美国总统说:“是你养活着共产党,只要你今天不要共产党了,相信中国人民会拥护的,你可以改组和扩大国家的权力,你任命国家的领导人,把共产党权力过渡到国家,削弱共产党的地位。”

习说:“那要冒很大的历史风险。”

习进平一回到中国,暗示他军委部下一个叫辛紫陵的人在海外发表文章说:时至今日,连个官员公示财产都做不到,习进平“对这个党绝望了”。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议事规则,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还随时有被他们“解决”的可能。共产党变成了“老虎党”,已不能依靠中共官员挽救中共“大厦将倾”的命运。习进平将应该摆脱“老虎党”的羁绊,丢掉共产党的历史包袱,重新建党、重组干部队伍,严抓躲在身边的大老虎、老虎王。

江绵恒一看,辛紫陵是保习派的人,打大老虎是什么意思?他马上去告诉他爹。江泽民是绝不允许习胡作非为的。共产党真的倒台,绝不允许的。它只是叫习进平倒台,江派的共产党要永保江的权力的。因此,江绵恒邀请了江派的核心人物和王沪宁连夜开会,制定了一个极其阴毒的倒习密谋,他们非得要习进平下台,在曾庆红和王沪宁的精心设计下,一个恶毒的阴谋就形成了。(待续)

点阅【末任书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位于长江入海口,南来北上西进东出的船只犹如江海巨鲨,铁路如蛛网四通八达,跨长江大桥,飞虹般沟通了南北中国大陆。每天,成千上万的国际国内商业大鳄,通过海陆空进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国家交的税款名列前茅。
  • 江泽民深深感到,法轮功学员对它的“威胁”超过中共历史上任何一个党魁感受到的压力,它常半夜被恶梦惊醒,浑身冒冷汗,总感到有一天,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一旦中国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闻和迫害的残酷,自己十八辈祖坟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尸。因此,它绝对不能失去权力。
  • 习进平与北京通气后,连夜回到北京,从机场的车队回到中南海,已是凌晨1点多了。他决定先回家,早上就去见胡温。习进平遣散了无关人员,只带保镖和秘书回家。不料,车开到紫竹公园茶楼下,突然看到一股火光,随之一声枪响。他的车遇袭了。子弹打在车壳上溅起火光。司机敏捷地把车开到茶楼下,保镖还击,秘书护住习进平。茶室里的人听到枪声全出来了。那个开枪的人在黑夜中逃了。
  • 江泽民的夺权五大方面如五座大山压向习进平,习进平与阿三、高僧商量,顺滕摸瓜,抓了周永康,提出“依法治国”的口号,他带着中央常委,举着拳头对宪法发誓“依法治国”,并要求全国各省市县学习和落实依法治国治省治市治县的精神和措施,效仿发誓。
  • 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开门见山说:“十七大来,我们这些老同志也有责任,说的多,做的少,迁都通州也好,迁都雄安也好,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制造也好,经济调控也好,朝鲜核武也好,台湾和美国选举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现在冒出香港问题,怎么向社会交待?”
  • 江泽民令儿子江绵恒把江派的核心几个人物叫到曾庆红家里开会。决定趁习进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让自己安排在那的医生给习打毒针。“这个已经落后了,现在有最新的科技——声波震脑,用声波器远远向他发射,这种微波人耳听不到,经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他的脑子的神经系统。”驻北京的一个武警头子说。
  • 首先,收拾阿三。因为习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过海外的特务及豢养的媒体,放消息说阿三有野心要取代习进平,想夺李克强手中的总理大印。与此同时,在大陆官媒上无休无止地赞美习进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