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人类:东汉末年建安二十二年的大瘟疫

林兰 编辑
font print 人气: 34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4日讯】瘟疫和其它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这里我们选登一些历史上的瘟疫事件。
◇◇◇ ◇◇◇

东汉末年,政治黑暗,兵戈扰攘,天下乱离,军阀割据一方,连年混战,民弃农业,都市田庄多成荒野,人民颠沛流离,饥寒困顿。各地连续爆发瘟疫,尤其是洛阳、南阳、会稽等地疫情最为严重。汉献帝建安年间,一次又一次的瘟疫流传,使得人们生活悲惨不堪。

赤壁大战后的次年,曹操军驻扎在合肥,回忆自己曾受疫病之累,曹操说道:“近年以来,我的部队屡次出征,常常遇到疫气,官兵们病死在外,无法再回到自己的家,因此家家户户都有怨旷之情,百姓生活流离失所。”然而,后来建安二十二年发生的那场全国性大疫病流行,给人们的痛苦比以前的疫病更大。

《后汉书﹒献帝本纪》上简单地谈到这一年发生大疫,至于这次大疫为害怎样,并没有交待,但从保存在《太平御览》中曹植的《说疫气》一文,足可对这次大疫有详细的了解。曹植说:“建安二十二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或以为疫者鬼神所作,夫罹此者悉被杨茹藿之于,荆室蓬户之人耳。若夫殿处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门,若是者鲜焉。此乃阴阳失位,寒暑错时,是故生疫而愚民悬符厌之,也可笑。”疫病为害之惨烈难以想像。当时许多地方连棺材都卖空了,悲泣声弥漫四周,不管你是富人还是穷人都会传染疫病,贫苦百姓无钱来埋葬家人,所以处处都呈现出这样的一副景象:“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这一年曹军在司马朗、夏候惇、臧霸等人的带领下征吴,部队开拔到居巢时,出现了疫情,许多官兵染病不起,部队被迫驻扎下来。时为兖州刺史的司马朗亲自到伤员中巡视,并为他们端药送水,不料自己也遇疾,很快就去世了。

这场大疫不仅仅在军队中流行,同时也在地方蔓延。在颖川,新上任的太守刚到官不久,疫病就弥漫开了,老百姓死掉的不计其数。在官府中上班的掾吏死掉了一大半,太守连升堂办公的人数也凑不齐。雪上加霜的是,这位太守的夫人及儿子都不幸染上了瘟疫,只能想方设法求当时稳居在嵩山的方术道人刘根治病。瘟疫不单单在地方上流行,在曹魏的政治中心许昌也造成了较大的危害。著名的’建安七子”中,除孔融、阮璃早年死去外,其他如徐干、陈琳、应场、刘桢等都得了疫病去世。当时为太子的魏文帝曹丕在第二年给吴质的书信中,谈到他们几个人时说:“亲故多罗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

建安二十二年的这场大灾难,绐社会和民众生活带来了极大的破坏。次年四月曹操在一份诏令中说;“去冬天降疫疠,民有凋伤,军兴于外,垦田损少,吾甚忧之。”说明疫病流传带来的灾难是空前性的。

三年后,东汉亡。历史进入到三国时期。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04年伊始,人们对2003年底的流感大暴发仍然记忆尤新。国际上各大媒体,尤其是美国媒体,都对是次流感大暴发做了充分的报导和评述。以下是大纪元记者朱峰针对流感疫苗是否有效所做的综述报道。早在20世纪初期,一种叫做"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的病毒导致了全球两千万至四千万人死亡。它被称为1918年至1919年间的大型流感(Pandemic Influenza),是有史以来破坏力最大的流行病,导致死亡人数比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即1914年至1918年还多,甚至比黑死病这种瘟疫总死亡人数还要高。黑死病是一种1330年左右从遥远的中国传到欧洲的,瘟疫持续到1352年。
  • 去年年底在美国发现一头感染疯牛病的奶牛,使全美价值一千七百五十亿美元的牛肉工业受到冲击。但是记者兼兽医沃尔特斯在新书《六大现代瘟疫》里说,疯牛病只是在全球出现的各种新兴传染病的缩影。
  • 一波有一波的病毒似乎没有给人们多少喘息的时间﹐病毒的花样还不断在翻新。互联网世界无疑已经进入了”瘟疫“蔓延的时期。
  • 瘟疫这个词似乎离现代文明社会很遥远,尽管家畜的瘟疫时有发生,但是人们对瘟疫的印象几乎被对感染瘟疫的鸡鸭牛羊的屠宰数代替了。在中国的词典中,瘟疫是指某种致命的传染病,在西方的词典中除了这个涵义,还特指神对人的惩罚。
  • 在人们的眼中,这期文明的20世纪是人类最辉煌的历史纪元,飞机、火箭、飞船飞上了天,青霉素的发现“开创”了人类“征服”疾病的篇章,日新月异的电子技术把人类的距离缩小再缩小,举手投足都更省劲,人类对幸福的定义和理解越来越局限于人感官的满足和舒适了,但是宇宙是绝不能容忍地球被漠视精神与道德的行尸走肉长期占据的,人类也并没有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从疾病的束缚中走出来,让我们再来看看抗生素发现半个多世纪后的1994年印度爆发的肺鼠疫。
  • 2003年12月7日
    清晨被一声天杀的鸡叫声吵醒。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一丝丝模糊的意识慢慢浮出水平面:我是谁?我是这国家的主席?这大而无当的国家什么政策都不管用,人口就是怎么也减不了,边界的人民偷渡到邻国几年又跑回来,他们的地还荒在那,谁也没觉得少了谁。瘟疫洪水死多少人无所谓,多少人当炮灰更是无所谓,完全的无所谓的,这国家的人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要是不把他们结扎起来他们会不停地生,和牲口没两样。和贱价的粮食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