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大学随评鉴而进步?大学随评比而流俗?

李家同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学固然不能忽视潮流,但大学亦要坚持某些理想。大学绝对应该领导社会,影响社会。

大学评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只有经过评鉴,才能使大学有所进步,确保高等教育的品质。遗憾的是:媒体所喜爱的不是详尽而严谨的评鉴报告,而是各大学的评比。

我们对于政府的施政,也应该时时加以评鉴,专家们应该对于国防、外交、财政、经济、教育、内政等施政的方针做一评鉴,指出其成功与失败之点,使政府能以此做今后施政的参考,这种评鉴,意义重大。可惜大家不喜欢看这种详尽而严肃的报告,我们喜欢看民众对于各位部长的满意度评比,因为这个比较有趣。至于对于某某部长施政的分析,大家兴趣缺缺。

教育部才完成了一套详尽、严谨而且极富建设性的大学评鉴报告,媒体对此兴趣缺缺。“远见杂志”一公布对各大学学术声望的评比,所有的媒体都大感兴趣。

问题在于,将五十五所大学评比,有意义吗?

以艺术学院而言,它绝对是一所和台湾大学完全不同性质的大学。我们可以要求台湾大学有非常高的学术声望,我们该对艺术学院做这种要求吗?我们认为台湾大学应该有中研院的院士,大批教授应该能得到国科会的杰出研究奖,教育部的学术奖和讲座教授的荣誉,我们该要求艺术学院走同样路线吗?

即使同样是国立大学,师范学院和综合性大学也不能相比,成立的历史和设校的宗旨都不相同。师范学院专门培育初等教育和幼教的人才,和一般性大学完全不同。

我们现在硬要说全体师范学院的学术声望全部低于全部综合性国立大学,可说是无比的不公平,也一定会对师范学院的教授们造成极为负面的影响。

要做出这种大排行,每一位受访者必须对五十五所大学的课程、师资和学生表现打一个分数。令我们无法了解的是:怎么有这么一位学者,能够知道五十五所大学课程的好坏?即使打一个印象分数也不可能。就以台大而言,台大的课程多达六千多个,即使研究台大一个学校的课程优劣,就绝无可能。何况这位受访者还要了解五十五所大学的课程。

大学的管理,现在已经越来越专业化,外行人是做不来的,远见公布的全国电机系排行中,没有交大,显然是因为交大只有电子工程系,内行人都知道电机和电子并无多大不同。交大将来如何面对中学生呢?台大的工商管理系,就是企管系,这次在企管系排名中,也缺了席。

其实,根据这次调查,交大在中学生心目中的声望,还比不上辅仁东海和淡江。这又可能吗?

做一次负责任的调查,必须非常严谨,所公布的资料当然必须绝对地正确。“远见”公布的师生比,令人有啼笑皆非之感,“远见杂志”说清大的师生比是七点六九。事实上,清大的师生比应该是十四,台大的师生比应该是十二左右,可是,在“远见杂志”的调查中,台大的师生比只有八左右。这些数字,如果被人误用,将对这些国立大学极为不利。

和“远见杂志”资料相比,教育部所公布的评鉴报告有意义多了。

(一)评鉴委员由各大学自行推荐,都是校长、副校长,或教务长,对大学行政有经验。

(二)评鉴分六组办理,如国立大学在同一类组,私立大学已成立很久的在同一类组,新成立的私立大学是另一类。

(三)评鉴委员除了要看各大学的自评资料以外,还要实地到各校去参观,听取简报,也和教师及学生座谈。

(四)评鉴报告中有综合评论的部分,综合评论会对这一类大学的优缺点说得非常清楚,但也会同时指出很多缺点,并非各大学所能独立改善的。

有某一类组的国立大学,普遍存在校地不足的现象,但这个缺点,绝非这一类组大学所能自行改善者,教育部必须加以协助,这些在评鉴报告中写得非常清楚。

评鉴的目的在于改善教育的品质,因此在每一类组的评鉴报告中,都对于大环境有所分析,也对如何改善提出积极而有建设性的建议。

虽然这是一次对大学的评鉴,其实也可以看成对教育部的评鉴,因为我国大学教育品质的改善,教育部必须介入。

(五)评鉴报告对于每一所大学的批评更是毫无保留,如果某所大学的研究做得不够好,一定会出现在报告之中,只是用词也许会用“犹待加强”,或“仍有改善的空间”,这也是对大学的一种礼貌。

很少大学愿意看到如此尖锐的批评的,但我们相信各大学一定会注意到评鉴报告的建议,因为这些建议见诸文字以前,都有非常彻底的讨论,在评鉴委员一致的共识之下,才会正式进入评鉴报告。

(六)教育部对于这次评鉴,只提供了经费和协调的功能,各组评鉴报告,教育部完全不参与,也未修改一个字。

(七)评鉴报告的“专业化”,可以从报告中看得很清楚。对于私立大学经费之不足,固然指出;对于国立大学是否有和政府及企业界有过分亲密的关系,报告中也说得一清二楚。在社会上一致要求各大学要自行募款的声浪中,这份报告明确地提出大学应扮演社会良心的角色,充分显示评鉴委员是学者。这一段警语,不仅对国立大学有意义,对任何一所大学,都有意义。

评鉴报告中对于军事学校校长任期太短一事,也明确指出,如果评鉴委员非专业人员,是不会发现这类的问题的。

(八)评鉴中对于各校的特色,亦有记载,对于高中生之选校,绝对有参考价值。有些大学在教学上有特殊的措施,高中生不妨多加注意。

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有做学门评鉴,我们希望教育部在最短时程中,完成我国各大学各学门的评鉴,对于每一所大学的每一学门,都应明确的给予一个等第,指出它是否属于优、中等或劣,但并不应该加以排名,因为对国家而言,如果某一学门全部为劣,排名又有何意义?英国的评鉴中,就常出现全部学门都是中等以下的情形。

我们都希望高中同学和家长们能够多了解各校的情况,以便在选填志愿时,有做正确判断的能力,但我们应该知道教育工作并非一般公司推销产品的工作,我们最担心的是不良的评比会使很多认真办学的学者们受到严重的打击,硬将师范学院和综合性的国立大学相比,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最担心的,乃是大学校长们会被迫随社会流行想法而起舞,大学固然不能忽视潮流,但大学亦要坚持某些理想。大学绝对应该领导社会,影响社会。如果各大学为了迎合高中生的喜好而刻意包装自己,大学的庸俗化就从此开始了,非国家社会之福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残障同胞争取的不过是一个公平的工作机会,明明他可以进入政府做事,为什么不给他这个机会呢!
  • 在我们鼓励同学们勇于冷静分析,勇于独立思考和勇于创新之余,仍要同学们有很好的知识,知识不够的人,是没有资格谈这些奢侈品的。
  • 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勇气公布学力测验结果的城乡差距。我常常看到政府派人到欧美去考察教育,他们为什么不派人去看看乡下孩子的程度呢?
  • 四年前我写过一篇同样的文章。遗憾的是,四年过去了,中小学仍然没有图书经费
  • 我们需要好的戏剧方面的学者,精通希腊悲剧,莎士比亚和我国的各种戏剧,但我们也需要好的电影技术人员,精通各种拍摄电影的技巧。所以我们需要好的大学,更需要好的技术学院。
  • 我们都念过朱自清的〈背影〉,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似乎又看到了朱自清本人的背影,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因为他正离我们而去,不仅如此,我甚至有一些紫色的哀愁,因为他所代表的那种理想主义,也渐行渐远矣。
  • 不论你是个老古板也好,Y世代的一分子也好,都应该知道,你如果希望人家尊重你,你就应该先尊重自己。
  • 不论他们喜不喜欢听,该讲的就应该要讲,不要拐弯抹角,也不要欲言又止。也许他们不能立刻接受一些他们认为已经过时的道德观,可是我们仍要尽这个大声疾呼的义务。
  • 我们也应该教育我们的下一代,他们踏入社会以后,根本不可能过高消费生活的,大学毕业生每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呢?一开始三万元就差不多了,不吃不喝,一年的收入还不够买一辆汽车。
  • 如果学生们在学校里都受到关怀,他们毕业以后,也会关怀别人,我们的社会就越来越温暖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