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诞生

文、摄影/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我是一株红桧,三千年前被栽种在最接近天际的山巅,那时,晴空朗朗,苍穹变化着各种璀璨的颜色,春天,空中有鸟群飞翔,鸣唱悦耳的歌声,风带着凤蝶到处飞舞,树林里百花争奇斗艳,云雾飘渺间,偶尔也能看到仙女下凡,寰宇一片霞光;冬天来临时,天上飘下了白雪,一群麋鹿在森林里追逐嬉戏,天地间弥漫着祥和的乐章,在和风煦日的滋养下,我的身体一天一天的膨胀,体内一条一条的纹路也在不断的增长。

忽然有一天,天地间浮现一丝邪光,逐渐感染了大地,森林里不见了麋鹿的踪影,鸟儿的歌声也消失了,花草相继凋萎,不知又过了多久,蓦地,乌云密布,雷电交加,风雨一阵急过一阵,把我撕肝裂肺的翻搅,但我仍然咬着牙忍受,痛苦,沿着体内的纹路无休无止的攀爬。

又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雨停风也歇了,云雾间又氤氲起一片祥瑞的金光。

时序仍然在进行,宇宙的运动是有规律的,寰宇间却变幻莫测,我体内的纹路在慢慢的扩展中,不知不觉间,好像有千万只蝼蚁在纹路里啮噬,叫我一时痛苦难耐,骤然一阵狂风暴雨倾盆而下,像千斤万锤直扑胸膛,几乎腰断骨折,霎时像坠入万丈深渊,我也就逐渐丧失了方向,醒来时,只能感觉我的纹路还在逐渐的膨胀。

我仍然坚持着清醒的意志,当我意识到已攀上了第三千条纹路时,瞬间,我看见了惊天动地的第一道斧光,大师啊,当你一脸的凛然正气向我劈下时,随着你扬起的大斧,斧尖闪烁着宇宙的金光。

大师啊,你继续握着刀,一寸一寸的雕琢,当我的眼珠逐渐从纹路间浮现时,我看到了你的眉毛已沾满了木屑,尘屑飞扬间,你专注的眼神满溢慈悲智慧的辉光。

大师啊,我现在才知道,我穿越层层时空,千古以来等待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小记:一日,过嘉义林务局工场,见老树枯干错置其间,长相形状各异,有弯腰驼背者、有笔直挺立者、有数人环抱者、有高耸帐顶者,一群雕刻师正凝神执刀创作,场上木屑飞扬,雕器声甚嚣尘上,经询系阿里山区漂流弃木,林务局思考细致,拟借大师巧手化腐朽为神奇,乃邀集雕刻家竞技;一雕师指古木错综有序的年轮曰:“此皆二、三千年树龄红桧。”珍惜之情溢于言表,此语震撼胸臆,如刀雕入心,缘录所感,乃成此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一条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红红绿绿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逦向街尾的北门口,下午软软的阳光不争不闹的铺洒在市街上,菜摊子、行人塞满了街道,一辆机车后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骑车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弯来转去,闪过一堆人后,带着一股白烟,钻进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边的窄巷里。
  • 懂事时,看到壁上那张图就特别喜欢,上学认了字,父亲跟阿公都告诉我那张图叫《清明上河图》,是祖先传下来的,第一次听见“清明上河图”几个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守护天使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 26岁,我知道,你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 很长时间没有写下什么,或应了老子所言:“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所以大部分时候,都越来越沉默。
  • 人类发展到今天,环境已遭受到严重的的破坏,科学的进步改造了世界,也陷入了自己创造的危险中。首先遭殃的,是人人需要的饮食问题,严重者,各类重金属、化学药剂等残留物侵入动植物,再经由食物链进入人体
  • 一日翻《全唐诗》,不经意间一行诗句从眼前晃过,“过午醒来雪满船。”——醉卧孤舟的人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大雪纷飞,天地茫茫。寂静的天光,船篷外如织如幕的飞雪。那一种寂寞和自在,顿时叫人耳目一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