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改琦〈太白醉酒〉。(公有领域)
1949那年,台湾音乐家吕泉生为李白的千古名诗〈将进酒〉谱曲后,那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就不断回荡在胸臆间,盼著马蹄声从远古归来,吕泉生也要销解心中的郁卒。
黄昏景色(fotolia)
渡轮慢慢接近基隆港时,乡愁跟着浮上心头,望着迎面缓缓而来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卖枫片糕的阿婆,阵阵海风中,似乎闻到了香甜的枫片糕味道。
美丽庄严的法船具有深刻内涵,仿佛飞向蓝色天际。(摄影:赖月贵/大纪元)
她转头仰望法船时,阳光就铺上了她的脸,她喜悦的说:“大家都愿意付出,庄严神圣的法船是慈善的展现,能让看到法船的人佛心欢喜。”
夜归(彩墨)72×73cm
一九三三年里,一个春天的深夜,月亮高高挂在窗格子上,他坐在一张四方桌前,窗边花瓶里的夜来花香,缭绕满室,小儿子端来温热了的红露酒,掀起杯盖,酒气飘了出来,他的灵感也飘了出来。
(李贤珍/大纪元)
那天,经过妈祖庙旁的打铁店时,锻铁喷出的火花中,《烧肉粽》唱到了街道上,只是歌声已变成师徒手上两根大铁锤打造的节奏了。
柿子(王嘉益 / 大纪元)
柿子红的时候,寒气跟着来了,早晚村子里,会看到几个流浪汉在街脚巷尾出没。阿公望着苍白的天空,干瘪的嘴念著:“红柿若出头,罗汉脚目屎流。”
归意浓(彩墨)68×69cm(图片来源:大纪元 徐明义画集)
看着虹吸壶里的水滚了,从冒泡的圆肚玻璃壶里望过去,他用缓慢的语气说:“我们都打拼了一辈子,也该休息了。”“是该休息了。”阿飞点着头。他继续说:“我已经找好了寺院,我们去山上静一静,一起去禅修。”
二胡。(fotolia/大纪元合成)
二胡的一声长叹,从天地间破空而来,阿炳(华彦钧)的《二泉映月》苍凉的弦音,百年前回荡在城乡长街小巷间,如今已飘进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茑松艺术学校学生在展演中的中国古典舞的高难度动作。(李丹尼/大纪元)
“跳中国古典舞的过程,可以感受到它传递着什么,就像在跟你讲话一样,这是最令我感动的地方。”“中国古典舞有五千年文化的内涵,是一种用心去跳的舞,可以感动人。”
箭竹为开满山坡谷底的杜鹃花,铺上翠绿鹅黄渐层的地毯。(摄影:王金丁)
赏花者在花丛里蝴蝶般飞舞,忙着用手机拍照。抬头遥望,无边无际、高低起伏的高山平原上的矮箭竹,更显得翠绿了。前方的奇莱北峰,远远地高耸云雾里。
四季图之二:夏(彩墨)70×74cm
母亲背著弟弟攀上前面那坪山崙时,转过头来喊着我,声音被风吹下了山坡:“快来啊。”抬起脚时,几颗番石榴从书包里掉了出来,我随手捡起一个跑了上去,心里只想着那段唢呐带着硬鼓的悠长乐音,像夏天早晨里,踮起脚尖采芒果时,脸上沾满了露水那样的舒畅
植物栽成的迷宫。(摄影:王金丁)
梅峰处合欢山西南棱,南投县仁爱乡境内。区内植相复杂多变,以落叶果树、高山蔬菜、温带花卉等园艺作物为主,栽植数百种各式温带性植物。是一个被遗忘的高山秘境。
隙顶山区早晚云雾竉罩,是阿里山早期种茶的地方,这里有青心乌龙、金萱乌龙、东方美人茶及佛手茶。(摄影:王金丁)
这时,二延平山顶云雾又聚拢了,准备下山时,已有摄影者陆续赶上山来,架起器材,等待着夕阳最后一道光芒。
(fotolia)
记得刚出生时也是强风暴雨,那时我还是一点小芽儿,可我知道母亲在风雨中呵护着我,不断的供给我养分。
《单刀会》中,关羽与鲁肃打躬作揖,周仓手持青龙偃月刀在关羽身后。
师父把一块尺把长的木头交给我时,看着我的就是这种眼神:“想刻什么就刻什么,怎么刻可以问问师兄们,也可以来问我。”后来我才了解,师父盼著徒弟们快快进步,什么都要给你,师父说:“要自己去领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摄影:苏昭蓉/大纪元)
渐渐发觉,掌声里有纯真的鼓励,纯真里带着温馨,包含着共同的荣耀,让宽容、无私的慰藉盈满我的胸怀。
(中央社)
一会儿,他的身体变成了小黑点,在岸上,还能辨出他弯腰的身影,身后一片蚵棚随着潮水退去,裸露出来的蚵架,已高过老渔夫的身体。
从山上下来的野溪。(摄影:王金丁)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fotolia)
梅姑瞧见了,抓准了空儿,嗓音一点一滴,从舒缓到急促,似一阵风打草绿大地连天拔起,老者指头细细拨著琴弦,催著琤琤琮琮的弦音绕着场子,流过每个茶客心湖…
(摄影:周明)
巴掌大的小沙弥还站在樟木平台上,背着双臂,小和尚的光头仰望天空,一袭褂袍飘逸膝前,满身仙风道骨,如玉树临风。我赶紧藏起赞赏的神情,转过头去时,还好艺术家正端详着手中的雕像。
(fotolia)
董事长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传统石磨与年糕制作法。(摄影:子杨)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脚尖捧著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著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石榴(王嘉益/大纪元)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 摄影: Thinkstock )
题名为“破晓、孤月、冬雪、愁云”的四个陶碗,此刻端庄地呈现眼前。这才明白陶艺家用植物灰与泥浆釉烧制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泽、纹路与肌理之奇妙。
台东南田海边百年琼崖海棠“夫妻树”。(中央社)
从田野到都市高楼,母亲跟着父亲走过了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最简单的爱情,只是都没有说出来。
(Fotolia)
要是叶荫里鸟声喧哗,几个孩子便赶紧使足了劲,抢著将石头掷出去,只见一群麻雀拍著翅膀飞向天空,带走了一阵杂沓声后,树上的芒果该落的都落了下来。
莲花(fotolia)
当忆起儿时乡下姐姐们手里抛起的一个个小布囊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温馨。可是,现在已不见小布囊游戏了,儿时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儿去了。
图片:徐明义六六风华画集7 雨后(彩墨)
往山下瞧去,原野里错落着屋舍、树木、麦田,那条溪流在村子边上画了一道弧线,溪边一排红色的枫树隐约可见,归德乡果然尽在眼底…
徐明义六六风华画集7 放风筝(彩墨)
(shown)原来那月牙儿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驴厩里一片雪亮,远远的可以看见那黄鬃驴儿正偏著头沉沉睡着。这驴儿模样我还记着,懂事后,海二叔就赶着驴儿,带着我驾着驴车穿江越岭,九村十八镇的奔波,输运归德乡方圆几十里山川间的农产事物…
安平古堡
安平经过荷兰人、郑氏、清廷及日人几个治理阶段,留下了时空邅递的历史痕迹。在安平古堡东侧,荷兰人建造的街道,及辐凑街道两旁的旧聚落仍然保留了下来,游走巷弄间,不免让人回想先民渡海来台,艰辛奋斗的岁月历程…
    共有约 8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