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回去看家门前那棵龙眼树上的月亮。”儿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机视讯断了,老伴眯着眼笑着,脸上的皱纹还想着两个孙子:“科技进步了,从手里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孙子。”
禽鸟到檐前院内筑巢,古人认为是件吉事。假如有一天,野鸟飞到你家屋檐下筑起爱巢,你会怎么做呢?
翠绿树墙长出一盏盏垂挂的华丽红粉灯笼,花姿纤细娇俏,随着徐徐清风摇曳摆荡,吊灯扶桑花在绿叶衬托下显得飘逸动人,十分美丽!
经过漫长的岁月我还记得,那时,白发老头儿指着脸上的胎记,注视着我说:“好小子,记住了,或许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脑海里还深深印着那遥远的记忆,那个长久以来怀想着的阳光刚刚露出来的山谷…
导览小姐说,那是铁片经过板金的冲床技术,冲出无数个孔洞,设计出来的图像,创意的巧思让人赞叹。那边,许多学生围成一圈,唧唧喳喳地组装着各种金属艺术品,走近一看,有笔筒、手机架还有音乐小屋,几双手指雀跃地忙着寻找不同造型的金属。
阿里山的春天,吉野樱在和煦的阳光里,生气勃勃地向天空宣示着白色的意涵。
竹编艺术家林根在的《玉花盘》,圆形花盘,口大底小,弧线从盘口向盘底缩小,织纹层层变化,纹路间装饰编花,更显得花盘的细致高雅。
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唐玄宗游月宫》,音乐优美、意境高远,让我有一种从没有的奇妙感动,思索着这感动时,脑海却又被唐玄宗与仙女在月宫里,翩翩起舞的景象吸引了过去…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木雕艺术家丁宗华的作品《画面》在国立台湾美术馆展出时,一群小学生好奇地站在木雕前看着,猜不出两个木头人玩什么游戏,老师又一遍一遍地解释,小学生终于嘻嘻地笑出声来…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中国神话传说中骁勇善战的二郎神杨戬,演出力劈桃山,救出被压在山下受难的母亲、收服危害人间的七个妖怪的动人故事,杨戬的威武神勇被姜子牙赞为智勇双全。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这棵高大的槐树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顺着箭头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还有坊号的淡蓝色云朵釉彩,看得出来,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废弃的碎片,定是父亲特意留下的记号…
一生为台湾创作乐曲的郭芝苑(1921-2013)说:“我最光荣的,就是能创造出属于台湾人的民族音乐。”
1949那年,台湾音乐家吕泉生为李白的千古名诗〈将进酒〉谱曲后,那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就不断回荡在胸臆间,盼着马蹄声从远古归来,吕泉生也要销解心中的郁卒。
渡轮慢慢接近基隆港时,乡愁跟着浮上心头,望着迎面缓缓而来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卖枫片糕的阿婆,阵阵海风中,似乎闻到了香甜的枫片糕味道。
她转头仰望法船时,阳光就铺上了她的脸,她喜悦的说:“大家都愿意付出,庄严神圣的法船是慈善的展现,能让看到法船的人佛心欢喜。”
一九三三年里,一个春天的深夜,月亮高高挂在窗格子上,他坐在一张四方桌前,窗边花瓶里的夜来花香,缭绕满室,小儿子端来温热了的红露酒,掀起杯盖,酒气飘了出来,他的灵感也飘了出来。
那天,经过妈祖庙旁的打铁店时,锻铁喷出的火花中,《烧肉粽》唱到了街道上,只是歌声已变成师徒手上两根大铁锤打造的节奏了。
柿子红的时候,寒气跟着来了,早晚村子里,会看到几个流浪汉在街脚巷尾出没。阿公望着苍白的天空,干瘪的嘴念着:“红柿若出头,罗汉脚目屎流。”
看着虹吸壶里的水滚了,从冒泡的圆肚玻璃壶里望过去,他用缓慢的语气说:“我们都打拼了一辈子,也该休息了。”“是该休息了。”阿飞点着头。他继续说:“我已经找好了寺院,我们去山上静一静,一起去禅修。”
二胡的一声长叹,从天地间破空而来,阿炳(华彦钧)的《二泉映月》苍凉的弦音,百年前回荡在城乡长街小巷间,如今已飘进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跳中国古典舞的过程,可以感受到它传递着什么,就像在跟你讲话一样,这是最令我感动的地方。”“中国古典舞有五千年文化的内涵,是一种用心去跳的舞,可以感动人。”
赏花者在花丛里蝴蝶般飞舞,忙着用手机拍照。抬头遥望,无边无际、高低起伏的高山平原上的矮箭竹,更显得翠绿了。前方的奇莱北峰,远远地高耸云雾里。
母亲对孩子的爱,不求回报,直到最后...
梅峰处合欢山西南棱,南投县仁爱乡境内。区内植相复杂多变,以落叶果树、高山蔬菜、温带花卉等园艺作物为主,栽植数百种各式温带性植物。是一个被遗忘的高山秘境。
这时,二延平山顶云雾又聚拢了,准备下山时,已有摄影者陆续赶上山来,架起器材,等待着夕阳最后一道光芒。
    共有约 10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