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边城】沙漠中求生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高精度图片
绘图 ◎ 萧素惠

伊吾一行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传说中住有仙人的昆仑山。但在白茫茫的白雪中,如何寻找先人的踪迹,就成为他们首先要面临的挑战……

伊吾讲述了汉代长安城的庞大规模后,长安的雄伟壮丽及汉朝的富庶强盛成为罗马人心神向往的国度。第三天晚会在贵族与元老妻室们的簇拥下,伊吾缓缓道出自己寻访昆仑山的历险经过……

参加晚宴的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到了第三天的晚宴,当伊吾踏进大厅时,甚至还听到妇女吱吱喳喳地说话声——她们是贵族与元老们的妻室,因为听到自己的丈夫提起汉朝使者带来的奇妙事迹,便要求在场聆听。执政官答应了(因为他妻子也做相同的请求),安排她们坐在隔壁的小厅里,虽然以门帘隔住视线,声音却可以毫无障碍地传递。

这次伊吾不等执政官开口请求,酒过三巡后,自动开始叙述自己的旅程:“元鼎三年(公元前一一四年),博望侯去世,次年皇帝就派我与其他一百多位使节出访西域。”

“我们从敦煌离开汉朝的疆域。”伊吾说着,眼前似乎浮现了故乡的门阙,仿佛回到十三年前,当他走出阳关后,回首看着站在门关下送行的父母的那一瞬间。他发现眼睛有点模糊了,就赶紧喝口酒,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他接着说下去……

高精度图片
昆仑山脉。(Getty Images)

昆仑山遍寻不着仙人踪迹

“我们沿着博望侯开拓的路线一路行去,经由鄯善(又称楼兰,位于今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地区)、且末(位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精绝(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抵达于寘(又作于阗,位于塔里木盆地南沿,首都在今日的和田),按照他所说的方向,寻找我们的第一个目地地——昆仑山。

我们找到博望侯说的生产玉石的大山,正庆幸自己可以不负皇帝所托,找到昆仑山的时候,却也发现这仙山既宽广又高耸,山上还终年覆盖白雪,如何在这一大片人迹不至的白茫茫中寻找仙人的踪迹,便成为我们在接下来的一年多努力的目标。我们以于寘为据点,分批轮流从不同的地方上山,到山的各处去探访。不知是因为发生意外或是遇到仙人,回来的人总是比出去的人少。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的人数也一天天减少,但仙人还是不见踪迹。最后我们只好决定,留下一些人继续求访仙人,其他的人仍旧依照原定旅程前进。”

高精度图片
新疆塔什库尔干的一处河流。(Getty Images)

苦困沙漠 损失大半同伴

“我虽然很想留下来,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遇到神仙,但因为身为副使,必须带领同伴向前行。我们八十人从于寘出发,沿着沙漠的边缘继续西行,不久后就遇到了匈奴的骑兵。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逃进沙漠,躲过了匈奴的追捕,却在沙漠中迷失方向,部分的粮食和水也在仓皇逃难中丢失。我们靠着剩下的食粮勉强度过,希望能找到沙漠的出口或绿洲。后来食物没了,水也没了,就拿乘坐的马匹当食物。

等到马也没有了,大伙还在酷热的沙漠里徘徊。直到快要倒下的时候,忽然有人看到远方仿佛有个绿洲,隐隐约约的大树与湖水就在眼前。此时还有力气行动的人高兴地直奔前去,我则由于听过博望侯说过这种景象,便对于是否用尽最后的力气跑去而犹豫着。

我与其他比较慎重、或跑不动的同伴依旧慢慢前进。在前面的沙漠陆续发现之前跑去寻找绿洲的人躺在地上,有的还剩一口气,弥留之际仍不解地告诉我们,他们看到绿洲明明就在眼前,可无论如何就是到不了。他们就这么尽力地追着绿洲,直到力尽虚脱而死。”伊吾叹息着说。

高精度图片

“我们沿路埋葬死去的同伴,继续向前走。偶尔看到沙漠中有动物,因为我会射箭,就捕捉动物,勉强维持自己和伙伴的生命,直到我们遇到一队商旅,将我们带到最近的绿洲,我们才得以度过此劫。我们在绿洲休养了一阵子,又向往来的商队问明方向,才再度整装出发,此时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了。幸好我们这次顺利地走出了沙漠,来到乌孙(汉朝时期的西域民族,位于巴尔喀什湖东南、伊黎河流域)。”

高精度图片

外交不顺 旅途频遇危难

“乌孙和匈奴一样都以游牧为生,人口约有十二万户,牲畜六十三万头,马匹很多,有钱人甚至拥有四、五千匹马。乌孙人刚恶贪心,多寇盗。他们的王叫昆莫,驻驿在热海附近的赤谷城(今日吉尔吉斯西北的伊塞克湖),拥有十八万兵,在西域各国中,是势力仅次于匈奴的强国。”

“乌孙和匈奴的习俗相同,一向亲近匈奴,所以对于汉朝想联合他们来对付匈奴的建议并不感兴趣,直到我们提到汉天子愿意以公主与乌孙国王和亲时,昆莫才答应派遣使者到长安去。”

伊吾向通译解释和亲的意思,等他翻译完毕,才又接着说:“我们留下几个人,等着陪同乌孙的使者到中国去,其他人再度上路。乌孙的昆莫派兵护送我们到位于乌孙西南约八百五十公里的大宛(位于今日的费尔干纳盆地),根据博望侯描述,那里是盛产良驹,尤其是‘汗血宝马’的地方。由于汉天子喜爱骏马,听说大宛有这种‘汗出如血、日行千里’的好马,希望也能拥有,所以向大宛国请求购买马匹也是我们此行的任务之一。”

“大宛国王刚开始很欢迎我们的到来,带我们参观各处,包括他们最引以为豪的汗血宝马。但当我们请求他让与几匹宝马给汉朝时,国王却告诉我们,汗血宝马是天马和他们放牧在山下的五色母马交配生下的品种,极为罕有,是大宛的国宝,不得为外人所有。若是其他良驹,他可以赠送汉朝数十匹。我们一再请求,国王只愿意赠送其他好马,最后我们只好接受,同样留下几个人带领大宛的使者与马匹到中国去。”

“我们剩下二十多人,正准备继续前往位于大宛西南方的大夏(位于今日的伊朗北部),向居住在那里的大月氏进行游说。此时厄运再度降临在我们身上——我们遇到一队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唉,真是祸不单行!”伊吾想起才遭遇外交上的挫折,又必须面对危险的难忘经历,感叹着命运的乖舛。◇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74期【城市的瞬间】栏目(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现实生活里,探究神秘不仅是心理保健的目标,也是心灵之旅的目的地。——爱因斯坦
  • 路上行人匆匆,赶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严苛的法律,城门即将关闭。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着,他并非无视严刑峻罚,只是他已经没有家可回了……
  • 郑欣出差到苏州,饱览江南风光,晚上睡得正甜,忽然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急促地在河边的芦苇丛中奔跑并回望……
  • 苏州的前身“阖闾大城”成为历史大戏的舞台。透过宿命通功能,郑欣继续静静看着吴王在伍子胥的复仇前提下,一步步杀出一条兴霸成王以暴治国的血路。
  • 在意大利国家图书馆浩瀚如海的档案中,有份两千年以来不为人知的文件,那是一份用古拉丁文书写、记录了公元前一世纪时一段漫长且充满不可思议的旅行。主角是位远自东方来的使者,他怀着特殊的使命,代表着中国的皇帝出使西方,历经千辛万苦与重重危难,来到了罗马。
  • 数百年前,南宋将领辛弃疾登上镇江的北固楼,遥望滚滚奔流的长江,感叹神州千里风光。而词人笔下的神州风光,更因帝王将相、豪杰群雄的风云板荡,涌出奔放的豪情。
  • 尧、重华率人马走后,大屋空了。老爹黍也不食、夜里不睡,抱根杖蹲地下。娘一咒,爹挥杖扯细嗓门吼:“俺魂叫你咒没了!再咒,上阎罗殿寻俺去。”
  • 透过老婆婆的讲古,郑欣对从前的上海有更深的了解,以前通过功能看到的片段过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来是如此一回事,历史的来龙去脉在他心中逐渐清晰……
  • 当时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为两大区块,在今日的黄浦、静安以及虹口、杨浦四个区,主要是以英美为主的公共租界,卢湾、徐汇两区主要是法国租界,而闸北区和原南市区则属于中国管理的华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国丧失主权的象征;但另一方面,上海却因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来的动荡与战乱所波及,并享有实际独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国际联系,使上海在百年内迅速发展,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国际性大都市,“十里洋场”的称号,从此而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