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枝散叶:太平轮人物故事

书摘:善心的安平百货

【朱士杰】父亲朱雍泉买下宣告破产的中联公司的房子,成立安平百货公司,
文/张典婉
【字号】    
   标签: tags:

贸易商的善心

太平轮沉没,让许多家庭顿失依靠,有些善心人士发起募捐、义卖,希望能让顿失经济来源的家庭,有能力再站起来。除了捐款,事发后,一位来自杭州的贸易商朱雍泉,甚至买下了一家百货行,更名为“安平百货”,为太平轮受难家属提供工作机会,让他们得以有生存能力并照顾家小。

朱雍泉之子朱士杰整理家族资料时,从曾祖父朱湘生留下的日记中,见证了当时成立安平百货的情境。战后台湾物资需求量大,当时经营合众贸易公司的朱雍泉,与父亲、长辈一家,早早来往台湾、杭州两地,从事两岸贸易。共产党逐步逼近南方,他们也将资产移往台湾,但求稳定后,再将家族带来台湾落地生根。

太平轮事发时,合众贸易公司的员工——德灿一家妻儿与弟弟都在船上。朱湘生在一月二十九日的日记中写道:

“德灿昨夜宿于此,因昨午后到基隆,即知昨夜太平轮与他轮互撞被沉消息,于知该轮船公司已得有沪电,德灿得此消息,知其夫人及弟均沉没于此轮之内,悲伤不堪念状,昨夜到台北,即宿合众今早即出去,心甚不安。

太平轮撞沉消息已见报端,德灿即拟返沪,飞机票买不到,来此整行李。”

从日记中的描述可知,德灿是朱家经营的合众公司聘请的建筑师,在太平轮上遇难的弟弟,已经应聘到合众公司担任会计;心急的德灿,在一月三十日下午搭机,由同事陪同前往上海处理善后。

从朱湘生日记中,可以看出一九四九年的商业活动来往,如日记中细数之生活往来、朋友餐聚,及三轮车车资、机票赴上海价格……甚至连当日气候都详加记载,还都是毛笔工整字体。在尚留存的少数日记中,朱土杰的曾祖父,巨细靡遗地为一九四九年常民生活留下珍贵纪录。

台湾从光复后到一九四九年间,物价涨了七千多倍,台湾银行以法币(后来改为金圆券)作发行准备,旧台币与金圆券间,采固定汇率,造成法币及金圆券在大陆上恶性流通,引发了台币恶性通货膨胀。(注1)

在朱湘生日记中,看一次医生是一千元左右,两张由台北往上海的飞机票是七千元,还有描述当时金饰、金价气势直上,美钞日日跌的记录。

“安平百货店,定二十日开幕事,伊则苦认招经理无人,一切职员尚在招考,货式正在购记中,二十日不及开幕,似未于龙孙所说不相符,伊两人不计商讨一致,此店为何开得龙孙意……”

安平百货公司

朱士杰回忆,父亲曾提及:当年太平轮的受难者有许多是青壮年,留下的家属多半没有生存能力(注2),也没有工作机会。有些罹难者家属到中联公司哭闹,要求理赔金,但是谈不拢,便占据中联公司(应位于今日重庆南路与博爱路口,约在前中正书局旁,靠近总统府)。

他说原本父亲手头有些资产,因此便与其他公司同仁决定买下中联公司的房子,在原址开设“安平百货公司”,意即安抚太平轮罹难家属之意,让家属有工作。有些人被安置在以前中华商场的位置摆摊子(当时中华路还没有中华商场)。(注3)

“龙孙昨夜十一时如归,为被难家属又来吵闹,将至陈江律师请教,回言明下午来商谈事并不急,何必夜间去此其事,先无思索为此,同龙孙、元照至合众,因休息两日,到期款叠起,事较繁。”(注4)

合众三时许,龙孙同郑、陈二君来,为安平行货将售,请拟同二君至基隆记货,即向合众取新台币五千元即坐汽车前往安平,生意甚好,二十日二千元、廿一日三千元、廿十二日三千元、廿三日二千元,是口有两今日上午止已到一千五百元云,志宸至安平,另余买棉毛衫两件。

夜饭后坐车至安平睡,逸龙、元照及两店友两人一姓朱一姓 女职员四人,茶房一人,涵学生一人,全口共做三千元,五日生意共做壹万三千约元,龙孙等因赴基隆记货。”

在日记中,也见到当时安平百货营业业绩与太平轮家属仍到安平百货现址吵闹的状况,记载朱雍泉将与律师讨论。据当年安平百货的广告显示,百货中多是卖衣服及实穿的袜子、棉衫等。朱湘生的日记中提及,百货行多是到基隆批货,但是在物价波动的年代,批货的价格一日数变。“昨夜十时,系龙孙由基隆回货,价已涨,照前原价系不肯卖,仅配为货二千约元。”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安平百货开幕;五天后,朱雍泉却被告发是经营地下钱庄,安平百货无法经营,宣告倒闭,朱雍泉也随即入狱。

朱士杰在父亲晚年,陪伴病榻,发现父亲并不太想谈及过往。“有些事或许他也不愿意说,或是保留了些。由于家父后来坐了十四年的政治牢,所以对于暴起暴跌的人生,也不太对我们说,因为也没有意义,失去的财产都被特务拿走,文件资料也被抄,他也无从证明自己失去的东西。”

后记:朱士杰与妻女家人这几年移居台东,在生活中身体力行对土地、环保、文化的关爱,自行发电、力行推广有机农业,拍纪录片。

注1:见《快读台湾史》,作者李筱峰,二○○二年,玉山社出版。
注2:当时太平轮乘船旅客,大多是男性青壮年,都是一家之主,也是经济主要来源,罹难后留下孤儿寡母,大半没有谋生能力,如李昌钰,张昭美、张昭雄,邓平,赵锡麟家……都是母亲带着一群子女,做裁缝、小生意或到工厂当女工,含辛茹苦把子女带大。
在上海地方法院留存诉讼书中曾提及:“本件原告人等亲属,云亡财产荡然,因此次赴台乘客,多系含避难性质,所有现金及有价值之财务,均随身携带,同葬海底,生存者均系老弱孤寡,饔餐不济。”
“……兹原告等家破人亡,大多数人;无依无靠,若不为假执行,则数百老弱妇孺生活,顿将告绝。”

注3:中华商场是一九六一年国民政府为收容来自各省新移民,而在纵贯沿线用竹屋搭起的商场,后来拆掉,建成了八幢三层大楼的商场,有一千多家店面。

注4:据朱士杰注释日记,“龙孙”指朱雍泉,“逸龙”是合众贸易公司经理。“合众”是朱家经营的公司。“安平”指安平百货。

※资料来源:朱士杰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sidneychu-wahaha/article?mid=1010&prev

摘自《太平轮一九四九》商周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们的人生有时候也难免会发生这样的事,花了好大的力气、好多的时间之后,竟然发现一切不但白忙一场,而且要回到原点还不容易呢!欲哭无泪啊!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幽默。
  • 黄老师说其实创作就是一种挑战,不只是对自己的挑战,而是赋予作品生命,同时不断的挑战作品的生命。随时都不要忘记当初创作的初衷,不要因为外在的诱惑而迷失。唯有秉持单纯的初衷才能创作出最好的作品。
  • 我想这样的经验多多少少烙印在一般人的心中,以致于当谈到有关“死亡”的议题时,便唯恐避之不及。“死亡”似乎有种神秘力量,需要面对它,却又想逃开它,最好还是不要提起它。
  • 有位学弟曾对我说,台大医院安宁病房的工作伙伴对我的印象是:“会跟病友一起看NBA(美国职业棒球),且我在病房的时候,大家都很快乐。”
  • 欧兹国是个充满明亮色彩的丰饶国度。这些颜色会刺激想像力,创造一种好玩的氛围。彩虹的每一个颜色都带着它特有的频率,可以启动不同的情绪与反应。
  • 我们生活的世界目前正快速地在转变,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就像《绿野仙踪》里的桃乐丝一样,感到自己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仿佛我们被抛掷到怪异的国度 上,放眼望去全是一片陌生。
  • 1996年,曾经营畜牧农场的霍华‧李曼(Howard Lyman)在“欧普拉.温芙蕾脱口秀”节目中,以一位熟悉牲畜养殖内幕者的身份,告知观众们狂牛症即将传播到美国来的危机讯息。
  • 即使没有科学证据可以支持论点,他们仍大胆的预测,牛一定会被证实为狂牛症的“最终宿主”,它从牛身上传播到人类的机会是“微乎其微”。
  • (shown)六十年前一场近乎千人的海难,几乎为世界遗忘。幸存了三十六位生还者,在多年后,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个角落;但是对生存者而言,他们一生也不能忘记,六十年前的那个晚上…
  • (shown)从小丧父、苦读出身的李昌钰,在大陆出生、在台湾长大、在美国发光发热。他创下了许多第一:美国首位州级华裔警政长官、美国历史上官职最高的亚裔执法官员、参与调查各类案件高达八千多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