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齐太公世家(2)

史记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第二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庄公二十四年,犬戎杀幽王,周东徙雒。秦始列为诸侯。五十六年,晋弑其君昭侯。六十四年,庄公卒,子釐公禄甫立。釐公九年,鲁隐公初立。十九年,鲁桓公弑其兄隐公而自立为君。二十五年,北戎伐齐。郑使太子忽来救齐,齐欲妻之。忽曰:“郑小齐大,非我敌。”

遂辞之。
三十二年,釐公同母弟夷仲年死。其子曰公孙无知,釐公爱之,令其秩服奉养比太子。

三十三年,釐公卒,太子诸儿立,是为襄公。

襄公元年,始为太子时,尝与无知□,及立,绌无知秩服,无知怨。

四年,鲁桓公与夫人如齐。齐襄公故尝私通鲁夫人。鲁夫人者,襄公女弟也,自釐公时嫁为鲁桓公妇,及桓公来而襄公复通焉。鲁桓公知之,怒夫人,夫人以告齐襄公。

齐襄公与鲁君饮,醉之,使力士彭生抱上鲁君车,因拉杀鲁桓公,(1)桓公下车则死矣。鲁人以为让,(2)而齐襄公杀彭生以谢鲁。

注(1)集解公羊传曰:“搚干而杀之。”何休曰:“搚,折声也。”正义拉音力合反。
注(2)索隐让犹责也。

八年,伐纪,纪迁去其邑。(1)

注(1)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去其都邑。”索隐按:春秋庄四年“纪侯大去其国”,
左传云“违齐难”是也。

十二年,初,襄公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1)瓜时而往,及瓜而代。(2)往戍一岁,卒瓜时而公弗为发代。或为请代,公弗许。故此二人怒,因公孙无知谋作乱。连称有从妹在公宫,无宠,(3)使之闲襄公,(4)曰“事成以女为无知夫人”。冬十二月,襄公游姑棼,(5)遂猎沛丘。(6)见彘,从者曰“彭生”。(7)公怒,射之,彘人立而啼。公惧,坠车伤足,失屦。反而鞭主屦者茀(8)三百。茀出宫。而无知﹑连称﹑管至父等闻公伤,乃遂率其觽袭宫。逢主屦茀,茀曰:“且无入惊宫,惊宫未易入也。”无知弗信,茀示之创,(9)乃信之。待宫外,令茀先入。茀先入,即匿襄公户闲。良久,无知等恐,遂入宫。茀反与宫中及公之幸臣攻无知等,不胜,皆死。无知入宫,求公不得。或见人足于户闲,发视,乃襄公,遂弑之,而无知自立为齐君。

注(1)集解贾逵曰:“连称﹑管至父皆齐大夫。”杜预曰:“临淄县西有地名葵丘。”索隐杜预曰“临淄西有地名葵丘”。又桓三十五年会诸侯于葵丘,当鲁僖公九年,杜预曰“陈留外黄县东有葵丘”。不同者,盖葵丘有两处,杜意以戍葵丘当不远出齐境,故引临淄县西之葵丘。若三十五年会诸侯于葵丘,杜氏又以不合在本国,故引外黄东葵丘为注,所以不同尔。

注(2)集解服虔曰:“瓜时,七月。及瓜谓后年瓜时。”
注(3)集解服虔曰:“为妾在宫也。”
注(4)集解王肃曰:“候公之闲隙。”
注(5)集解贾逵曰:“齐地也。”正义音扶云反。
注(6)集解杜预曰:“乐安博昌县南有地名贝丘。”索隐左传作“贝丘”也。正义左传云“齐襄公田于贝丘,坠车伤足”,即此也。
注(7)集解服虔曰:“公见彘,从者乃见彭生,鬼改形为豕也。”
注(8)正义非佛反,下同。茀,主履者也。
注(9)正义音疮。

桓公元年春,齐君无知游于雍林。(1)雍林人尝有怨无知,及其往游,雍林人袭杀无知,告齐大夫曰:“无知弑襄公自立,臣谨行诛。唯大夫更立公子之当立者,唯命是听。”

注(1)集解贾逵曰:“渠丘大夫也。”索隐亦有本作“雍廪”。贾逵曰“渠丘大夫”。左传云“雍廪杀无知”,杜预曰“雍廪,齐大夫”。此云“游雍林,雍林人尝有怨无知,遂袭杀之”,盖以雍林为邑名,其地有人杀无知。

贾言“渠丘大夫”者,渠丘邑名,雍林为渠丘大夫也。初,襄公之醉杀鲁桓公,通其夫人,杀诛数不当,淫于妇人,数欺大臣,髃弟恐祸及,故次弟纠奔鲁。其母鲁女也。管仲﹑召忽傅之。次弟小白奔莒,鲍叔傅之。小白母,韂女也,有宠于釐公。小白自少好善大夫高傒。(1)及雍林人杀无知,议立君,高﹑国先阴召小白于莒。鲁闻无知死,亦发兵送公子纠,而使管仲别将兵遮莒道,射中小白带钩。
小白详死,管仲使人驰报鲁。鲁送纠者行益迟,六日至齐,则小白已入,高傒立之,是为桓公。

注(1)集解贾逵曰:“齐正卿高敬仲也。”正义傒音奚。

桓公之中钩,详死以误管仲,已而载温车中驰行,亦有高﹑国内应,故得先入立,发兵距鲁。秋,与鲁战于干时,(1)鲁兵败走,齐兵掩绝鲁归道。齐遗鲁书曰:“子纠兄弟,弗忍诛,请鲁自杀之。召忽﹑管仲仇也,请得而甘心醢之。

不然,将围鲁。”鲁人患之,遂杀子纠于笙渎。(2)召忽自杀,管仲请囚。桓公之立,发兵攻鲁,心欲杀管仲。鲍叔牙曰:“臣幸得从君,君竟以立。君之尊,臣无以增君。君将治齐,即高傒与叔牙足也。君且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夷吾所居国国重,不可失也。”于是桓公从之。乃详为召管仲欲甘心,实欲用之。

管仲知之,故请往。鲍叔牙迎受管仲,及堂阜而脱桎梏,(3)斋祓而见桓公。桓公厚礼以为大夫,任政。

注(1)集解杜预曰:“干时,齐地也。时水在乐安界,岐流,旱则涸竭,故曰干时。”
注(2)集解贾逵曰:“鲁地句渎也。”索隐贾逵云“鲁地句渎”。又按:邹诞生本作
“莘渎”,莘笙声相近。笙如字,渎音豆。论语作“沟渎”,盖后代声转而字异,故诸文不同也。
注(3)集解贾逵曰:“堂阜,鲁北境。”杜预曰:“堂阜,齐地。东莞蒙阴县西北有夷吾亭,或曰鲍叔解夷吾缚于此,因以为名也。”

桓公既得管仲,与鲍叔﹑隰朋﹑(1)高傒修齐国政,连五家之兵,(2)设轻重鱼盐之利,(3)以赡贫穷,禄贤能,齐人皆说。

注(1)集解徐广曰:“或作‘崩’也。”
注(2)集解国语曰:“管子制国五家为轨,十轨为里,四里为连,十连为乡,以为军
令。”
注(3)索隐按:管子有理人轻重之法七篇。轻重谓钱也。又有捕鱼﹑煮盐法也。

二年,伐灭郯,(1)郯子奔莒。初,桓公亡时,过郯,郯无礼,故伐之。

注(1)集解徐广曰:“一作‘谭’。”索隐据春秋,鲁庄十年“齐师灭谭”是也。杜预曰“谭国在济南平陵县西南”。然此郯乃东海郯县,盖亦不当作“谭”字也。

五年,伐鲁,鲁将师败。鲁庄公请献遂邑以平,(1)桓公许,与鲁会柯而盟。(2)鲁将盟,曹沬以匕首劫桓公于坛上,(3)曰:“反鲁之侵地!”桓公许之。已而曹沬去匕首,北面就臣位。桓公后悔,欲无与鲁地而杀曹沬。管仲曰:“夫劫许之而倍信杀之,(4)愈一小快耳,而□信于诸侯,失天下之援,不可。”于是遂与曹沬三败所亡地于鲁。诸侯闻之,皆信齐而欲附焉。七年,诸侯会桓公于甄,(5)而桓公于是始霸焉。

注(1)集解杜预曰:“遂在济北蛇丘县东北。”
注(2)集解杜预曰:“此柯今济北东阿,齐之阿邑,犹祝柯今为祝阿。”
注(3)集解何休曰:“土基三尺,阶三等,曰坛。会必有坛者,为升降揖让,称先君以相接也。”
注(4)集解徐广曰:“一云已许之而背信杀劫也。”
注(5)集解杜预曰:“甄,韂地,今东郡甄城也。”

十四年,陈厉公子完,(1)号敬仲,来奔齐。齐桓公欲以为卿,让;于是以为工正。(2)田成子常之祖也。

注(1)正义音桓。
注(2)集解贾逵曰:“掌百工。”

二十三年,山戎伐燕,(1)燕告急于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燕庄公遂送桓公入齐境。桓公曰:“非天子,诸侯相送不出境,吾不可以无礼于燕。”于是分沟割燕君所至与燕,命燕君复修召公之政,纳贡于周,如成康之时。诸侯闻之,皆从齐。

注(1)集解服虔曰:“山戎,北狄,盖今鲜卑也。”何休曰:“山戎者,戎中之别名也。”

二十七年,鲁愍公母曰哀姜,桓公女弟也。哀姜淫于鲁公子庆父,庆父弑愍公,哀姜欲立庆父,鲁人更立釐公。(1)桓公召哀姜,杀之。

注(1)集解徐广曰:“史记‘僖’字皆作‘釐’。”

二十八年,韂文公有狄乱,告急于齐。齐率诸侯城楚丘(1)而立韂君。

注(1)集解贾逵曰:“韂地也。”索隐杜预曰:“不言城韂,韂未迁。”楚丘在济阴城武县南,即今之韂南县。

二十九年,桓公与夫人蔡姬戏船中。蔡姬习水,荡公,(1)公惧,止之,不止,出船,怒,归蔡姬,弗绝。蔡亦怒,嫁其女。桓公闻而怒,兴师往伐。

注(1)集解贾逵曰:“荡,摇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正义括地志云:“天齐池在青州临淄县东南十五里。封禅书云‘齐之所以为齐者,以天齐也’。”
  • “三人行,必得我师。”(1)“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2)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3)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1)更立其庶駆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 索隐孔子非有诸侯之位,而亦称系家者,以是圣人为教化之主,又代有贤哲,故称系家焉。正义孔子无侯伯之位,而称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宗于夫子,可谓至圣,故为世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