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齐太公世家(1)

史记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第二
司马迁;图:正见网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正义括地志云:“天齐池在青州临淄县东南十五里。封禅书云‘齐之所以为齐者,以天齐也’。”

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1)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于吕,(2)或封于申,(3)姓姜氏。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尚其后苗裔也。本姓姜氏,从其封姓,故曰吕尚。

注(1)集解吕氏春秋曰:“东夷之土。”索隐谯周曰:“姓姜,名牙。炎帝之裔,伯夷之后,掌四岳有功,封之于吕,子孙从其封姓,尚其后也。”按:后文王得之渭滨,云“吾先君太公望子久矣”,故号太公望。盖牙是字,尚是其名,后武王号为师尚父也。

注(2)集解徐广曰:“吕在南阳宛县西。”

注(3)索隐地理志申在南阳宛县,申伯国也。吕亦在宛县之西也。

吕尚盖尝穷困,年老矣,(1)以渔钓奸周西伯。(2)西伯将出猎,卜之,曰“所获非龙非篈,(3)非虎非罴;所获霸王之辅”。于是周西伯猎,果遇太公于渭之阳,与语大说,曰:“自吾先君太公曰‘当有圣人适周,周以兴’。子真是邪?吾太公望子久矣。”故号之曰“太公望”,载与俱归,立为师。

注(1)索隐谯周曰:“吕望尝屠牛于朝歌,卖饮于孟津。”

注(2)正义奸音干。括地志云:“兹泉水源出岐州岐山县西南凡谷。吕氏春秋云‘太公钓于兹泉,遇文王’。郦元云‘磻磎中有泉,谓之兹泉。泉水潭积,自成渊渚,即太公钓处,今人谓之凡谷。石壁深高,幽篁邃密,林泽秀阻,人迹罕及。东南隅有石室,盖太公所居也。水次有磻石可钓处,即太公垂钓之所。其投竿跪饵,两膝遗迹犹存,是有磻磎之称也。其水清泠神异,北流十二里注于渭’。说苑云‘吕望年七十钓于渭渚,三日三夜鱼无食者,望即忿,脱其衣冠。

上有农人者,古之异人,谓望曰:“子姑复钓,必细其纶,芳其饵,徐徐而投,无令鱼骇。”望如其言,初下得鲋,次得鲤。刺鱼腹得书,书文曰“吕望封于齐”。望知其异’。”

注(3)集解徐广曰:“□知反。”索隐徐广音□知反,余本亦作“螭”字。

或曰,太公博闻,尝事纣。纣无道,去之。游说诸侯,无所遇,而卒西归周西伯。

或曰,吕尚处士,隐海滨。周西伯拘羑里,散宜生、闳夭素知而招吕尚。

吕尚亦曰“吾闻西伯贤,又善养老,盍往焉”。三人者为西伯求美女奇物,献之于

纣,以赎西伯。西伯得以出,反国。言吕尚所以事周虽异,然要之为文武师。

周西伯昌之脱羑里归,与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其事多兵权与奇计,(1)故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周西伯政平,及断虞芮之讼,而诗人称西伯受命曰文王。伐崇、密须、(2)犬夷,大作丰邑。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者,太公之谋计居多。

注(1)正义六韬云:“武王问太公曰:‘律之音声,可以知三军之消息乎?’太公曰:‘深哉王之问也!夫律管十二,其要有五:宫、商、角、征、羽,此其正声也,万代不易。五行之神,道之常也,可以知敌。金、木、水、火、土,各以其胜攻之。其法,以天清静无阴云风雨,夜半遣轻骑往,至敌人之垒九百步,偏持律管横耳大呼惊之,有声应管,其来甚微。角管声应,当以白虎;征管声应,当以玄武;商管声应,当以句陈;五管尽不应,无有商声,当以青龙:此五行之府,佐胜之征,*(阴)**[成]*败之机也。’”

注(2)索隐按:郡国志在东郡廪丘县北,今曰顾城。密须,?姓,在河南密县东,故密城是也。与安定姬姓密国别也。

文王崩,武王即位。九年,欲修文王业,东伐以观诸侯集否。师行,师尚父(1)左杖黄钺,右把白旄以誓,曰:“苍兕苍兕,(2)总尔觽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遂至盟津。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也。”武王曰:“未可。”还师,与太公作此太誓。

注(1)集解刘向别录曰:“师之,尚之,父之,故曰师尚父。父亦男子之美号也。”

注(2)索隐亦有本作“苍雉”。按:马融曰“苍兕,主舟楫官名”。又王充曰“苍兕者,水兽,九头”。今誓觽,令急济,故言苍兕以惧之。然此文上下并今文泰誓也。居二年,纣杀王子比干,囚箕子。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风雨暴至。髃公尽惧,唯太公强之劝武王,武王于是遂行。

十一年(1)正月甲子,誓于牧野,伐商纣。纣师败绩。纣反走,登鹿台,遂追斩纣。明日,武王立于社,髃公奉明水,(2)韂康叔封布采席,(3)师尚父牵牲,史佚策祝,以告神讨纣之罪。散鹿台之钱,发钜桥之粟,以振贫民。封比干墓,释箕子囚。迁九鼎,修周政,与天下更始。
师尚父谋居多。

注(1)集解徐广曰:“一作‘三年’。”
注(2)索隐周本纪毛叔郑奉明水也。
注(3)索隐周本纪韂康叔封布兹。兹是席,故此亦云采席也。

于是武王已平商而王天下,封师尚父于齐营丘。(1)东就国,道宿行迟。逆旅之人曰:“吾闻时难得而易失。客寝甚安,殆非就国者也。”太公闻之,夜衣髿校瑑椕髦凉誯?(2)莱侯来伐,与之争营丘。营丘边莱。莱人,夷也,会纣之乱而周初定,未能集远方,是以与太公争国。

注(1)正义括地志云:“营丘在青州临淄北百步外城中。”
注(2)索隐𠆲音里奚反。𠆲犹比也。一云𠆲犹迟也。

太公至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及周成王少时,管蔡作乱,淮夷(1)畔周,乃使召康公(2)命太公曰:“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3)五侯九伯,实得征之。”(4)齐由此得征伐,为大国。都营丘。

注(1)正义孔安国云:“淮浦之夷,徐州之戎。”
注(2)集解服虔曰召公奭。
注(3)集解服虔曰:“是皆太公始受封土地疆境所至也。”索隐旧说穆陵在会稽,非也。按:今淮南有故穆陵门,是楚之境。无棣在辽西孤竹。服虔以为太公受封境界所至,不然也,盖言其征伐所至之域也。

注(4)集解杜预曰:“五等诸侯,九州之伯,皆得征讨其罪也。”

盖太公之卒百有余年,(1)子丁公吕伋(2)立。丁公卒,子乙公得立。乙公卒,子癸公慈母(3)立。癸公卒,子哀公不辰(4)立。

注(1)集解礼记曰:“太公封于营丘,比及五世,皆反葬于周。”郑玄曰:“太公受封,留为太师,死葬于周。五世之后乃葬齐。”皇览曰:“吕尚頉在临菑县城南,去县十里。”。

注(2)集解徐广曰:“一作‘及’。”正义谥法述义不克曰丁。

注(3)索隐系本作“庮公慈母”。谯周亦曰“祭公慈母”也。

注(4)索隐系本作“不臣”。谯周亦作“不辰”。宋忠曰:“哀公荒淫田游,国史作还诗以刺之也。”

哀公时,纪侯谮之周,周烹哀公(1)而立其弟静,是为胡公。(2)胡公徙都薄姑,(3)而当周夷王之时。

注(1)集解徐广曰周夷王。
注(2)正义谥法弥年寿考曰胡。
注(3)正义括地驹疲骸氨”贸窃谇嘀莶┌铧囟竸绷碗铩!? 哀公之同母少弟山怨胡公,乃与其党率营丘人袭攻杀胡公而自立,(1)是为献公。献公元年,尽逐胡公子,因徙薄姑都,治临菑。

注(1)索隐宋忠曰:“其党周马𦈡人将胡公于贝水杀之,而山自立也。”

九年,献公卒,子武公寿立。武公九年,周厉王出奔,居彘。(1)十年,王室乱,大臣行政,号曰“共和”。二十四年,周宣王初立。

注(1)正义直厉反。括地志云:“晋州霍邑县也。”郑玄云:“霍山在彘,本秦时霍伯国。”

二十六年,武公卒,子厉公无忌立。厉公暴虐,故胡公子复入齐,齐人欲立之,乃与攻杀厉公。胡公子亦战死。齐人乃立厉公子赤为君,是为文公,而诛杀厉公者七十人。文公十二年卒,子成公脱(1)立。成公九年卒,子庄公购立。

注(1)索隐系本及谯周皆作“说”。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人行,必得我师。”(1)“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2)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3)
  •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1)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谏兮,(3)来者犹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与之言。(6)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 他日,灵公问兵陈。(1)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1)更立其庶駆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 索隐孔子非有诸侯之位,而亦称系家者,以是圣人为教化之主,又代有贤哲,故称系家焉。正义孔子无侯伯之位,而称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宗于夫子,可谓至圣,故为世家。
  • 谓事微而不着,须表明也,故言表也。正义言代者,以五帝久古,传记少见,夏殷以来,乃有尚书略有年月,比于五帝事夡易明,故举三代为首表。表者,明也。明言事仪。

  • 汉之元年四月,诸侯罢戏下,各就国。(1)项王出之国,使人徙义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2)乃使使徙义帝长沙郴县。(3)趣义帝行,其髃臣稍稍背叛之,乃阴令衡山﹑临江王击杀之江中。
  • 到新安。(1)诸侯吏卒异时故繇使屯戍过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无状,及秦军降诸侯,诸侯吏卒乘胜多奴虏使之,轻折辱秦吏卒。秦吏卒多窃言曰:“章将军等诈吾属降诸侯,今能入关破秦,大善;即不能,诸侯虏吾属而东,秦必尽诛吾父母妻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