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夏之十二:夏初之乱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人气: 5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夏朝夏代诸王之二

夏初之乱

启过世以后,儿子太康继位。太康沉迷于逸乐,把时间荒废在游猎上。人君失德,臣民则有二心,天下将要生变。

太康失国 五子作歌

在大夏的东方,有一个有穷国,其首领叫后羿。这个后羿不是尧帝时代,射下九日的那位射日英雄羿,而是那个羿的后代。由于尧帝时的羿是神射手,所以他的后人、包括大夏时代有穷国国君后羿也都擅射。

一次太康到洛水之南游猎,一去百天不归。有穷国国君后羿趁机布置重兵扼守在洛水北岸,太康无法渡河返回都城,从此被放逐在自己的国土之外。这就是史上著名的“太康失国”。

夏朝国君太康沉湎享乐,酷爱打猎,不理国事,荒废朝政。一次太康外出游猎时,有穷国国君后羿趁机布置重兵扼守在洛水北岸,太康无法渡河返回都城,从此被放逐在自己的国土之外。图为清代《彩绘帝鉴图说》插图之“游畋失位”局部。(公有领域)

《史记》载,太康的五个兄弟驾着马车,载着他们的母亲徘徊在洛水的南岸,进退不得。太康的兄弟埋怨太康纵情享乐不归,不秉君德,不由在河边唱起了悲伤的五子之歌。他们扬声歌颂先祖大禹巍巍的功绩和训诫,又低声吟唱起了今天的不幸和悔恨。

第一首歌唱道:“圣明的祖先训诫我们,要亲近百姓,不可以轻视他们;百姓是国家的根本,根本牢固,国家才得安宁。我看天下的人,愚夫愚妇都胜过我。一人犯下许多过失,难道要等到民怨流露出来才看得见吗?要在怨尤未形成时就要有警惕啊。治理兆民,应当心存畏惧,好比拿腐朽的绳子驾着六匹奔马一般;在百姓之人上的人怎能不心存敬畏呢?”

第二首歌唱道: “大禹这样告诫我们:在内迷惑于女色,在外迷恋于游猎,沉湎于美酒、音乐,身居高大的宫宇、又把宫墙绘满了彩饰。这几种嗜好若是染上其中一种,没有不亡国的。”

第三首歌唱道: “古代的陶唐帝尧,他居住在冀方一带。现在太康失了尧的治道,乱了尧的法纪,才带来了今天的覆亡。”

第四首歌唱道:“我辉煌的祖父大禹是万国的天子,他把典章和法度传给了子孙后代。王国的仓库殷实,财物丰盛,难以数算。现在,我们荒废了先祖留下的功业,覆灭了宗庙,祭祀断绝!”

第五首歌唱道:“呜呼,要何以为家!我怀着悲痛。百姓仇恨我们,我们又能依靠谁呢?我心抑郁忧伤,羞愧悲伤。不遵奉德行,就是悔恨,又如何能追回呢?”

这是华夏民族第一个有关于天子“失国”的记载。留下一个失德享乐的君王必失其国的惨痛教训,也留下了这五首上古悲歌。

仲康即位 胤侯征羲和

后羿废逐了太康,立太康之弟仲康为帝,仲康驾崩后,子相继位。但这一期间,夏朝的朝政大权一直掌握在有穷国国君后羿的手中。这是夏初的一段乱世。

帝仲康五年时出现日食,从尧的时代起就掌管天象的氏族羲氏与和氏沉湎在酒色之中,“废时乱日”,没有预先观测到这一天象,仲康震怒之下,派大司马胤侯出兵去征伐羲和二氏所在的领地。

胤侯出师前誓师道:“羲、和二氏行事颠倒,沉迷在酒气之中,失职弃守,颠倒了日月星辰的运行历程。季秋之月的朔日,日月星辰不合聚于房,出现了日食,乐官击起了鼓,啬夫奔驰去取币礼拜天神,百姓急忙做抢救日食的各种差役。然而羲、和主管其官却浑然不知,对天象昏迷不识,受到了先王的诛罚。”(《尚书胤征》)

从这段誓师的宣言中我们可以看到,在遇到日食时,从上到下,各色人等都虔敬、庄严而有序的进行礼仪。

仲康在位时沦为有穷后羿的傀儡,君不在其位,此时天象出现日食,并不是偶然的。日食是月食日,也就是阴侵阳的一种天象,对应在当时的夏朝,则表现为以臣侵君,朝政失序的乱象。

后羿逐相 寒浞篡夏

仲康驾崩后传位给儿子相,后来后羿驱逐了相,相流亡在外,建都商丘,依附于同姓诸侯斟寻、斟灌氏。后来,相娶有仍氏缗为妻。有仍氏是太昊、少昊的后裔,又称为东夷昊族,是当时东夷族的望族,相从而得到了可以依靠的助力。

后来后羿把大权拱手让给了佞臣寒浞,又在寒浞的祸乱诱导下荒废国事,沉迷在打猎游乐之中。后来后羿被寒浞所杀。史载,寒浞杀后羿的情形十分残忍野蛮,违背伦常。可以说是在上古史中留下的一个诸侯忤逆乱政、横遭现世恶报的警示。

《左传》记载,寒浞杀后羿篡位,自立为王,他把流亡在外的夏王相视为心头之患,于是派遣自己的儿子奡先后灭了斟寻、斟灌氏,之后又追杀相至商丘,相自刎而亡。

相自杀之时,相的王后缗正怀有身孕,危急中她带着随身的宫女钻过墙脚的洞,奔逃回自己的家乡有仍。在有仍,她生下了相的遗腹子少康,在千钧一发之际,夏朝的天命得以承传下去。

参考文献:
1. 《尚书正义》
2. 《史记》
3. 《左传正义》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反馈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点阅中国历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就是中央、中心之国。这个“中央”,随不同朝代之地域、文化的变化而变化。所不变的是其含义,仍然是君主、天子承其天时、地利、人和居中央而统摄、教化四方。
  • 神农氏除了尝百草,开创农业、中药治病和茶道外,还留下了许多伟大的文明成就。
  • 三年后,尧将帝位禅让于舜,舜在正月的一个吉日,于尧的太庙中接受了禅让。舜向上天报告了继承帝位之事,祭祀了天地四时与山川、众神,并接受了四方诸侯的朝拜,将圭玉颁发给他们。
  • 尧舜禹被称作古代的三圣王。神人共在的圣王时代是华夏神传文明中一个令人心向往之的时代。上古三代夏商周继唐尧、虞舜之后而起,其中夏朝便是由圣王大禹所开创。在这一章中我们所要讲述的,正是这上古三代中的第一朝:夏朝。
  • 颛顼帝时共工氏怒触不周山,使地陷东南,引发了一场大洪水。由于洪水一直未得到根本的治理,上古先民自此时常为水患所困。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帝喾之世,又延续到帝尧之世。洪水的规模之大,在《尚书‧虞书‧尧典》中如此记述:“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
  • 帝尧在位七十二年,大禹受命平水土,辅佐大禹一同治水的还有伯益与后稷、夔。诸侯百姓们在大禹的带领下,登高山,跨深谷,伐林开路,凿山疏河,踏上了治水的漫漫长途。
  • 大禹治水,周行天下,丈量大地,同时,还做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给天下山川命名。上古之世,名字被视为万物生命的一部分,事物之名是掌握万物的钥匙,连通着驾驭万物的力量。能够给山川命名的人必须是君王或能沟通天地神明的有圣德之人。所以命名一事牵连深远。大禹治水后因给山川万物命名,被尊为山川神主,背后有着深厚的文明意涵。
  • 舜帝十四年,在隆重的祭祀大典上,乐工们奏起了箫韶之乐。箫韶,又称九韶、大韶、韶乐、九招,是舜帝时的大乐舞,旨在颂扬帝舜之德。这韶乐虽为舜乐,其实也是大禹奉舜帝之命而创作的。当箫韶之乐第一次奏响时,在舜德的感招下,天降祥瑞,连凤凰也从远方飞来,偏偏起舞。
  • 在道德高尚的上古之世,乐是人神沟通的重要途径。改朝换代时,上古圣王都要作乐,以顺应天地之气,达到与天地同和。此外,乐在上古时代还有和万民,广教化的作用。如果说后世帝王是以礼乐刑政来治世,那么上古之世,则是一个乐治天下的时代,而礼、政、刑则为其辅助。
  • 大禹践天子之位后,遵循古制,踏上了巡狩天下的长途。所谓巡狩,是指天子定期巡视四方诸侯所镇守的地方。帝禹第一次巡狩是南向而下,直到淮水之畔的当涂山,在这里帝禹大会诸侯,史称涂山大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