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图羽沛)
刘永生却说:“我不想去了。”大家听他这话都木然了。王世杰走到他的跟前拽了他一下衣角,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魔窟逃生》(图羽沛)
这与‘两杆子’大有关系,他们用‘枪杆子’镇压人民,用‘笔杆子’欺骗人民。如果哪个人不相信笔杆子的欺骗,就用枪杆子镇压他,再用笔杆子欺骗被蒙蔽的民众来围攻他。
《魔窟逃生》(图羽沛)
快天亮时,一艘巡逻艇向他们驶来,刘永生忙叫王世杰把预先准备好的《舟渔22号》塑胶膜覆盖到《舟渔1号》上,此时《舟渔1号》变成了《舟渔22号》。一会巡逻艇上的按照灯射向《舟渔22号》,并发出命令
《魔窟逃生》(图羽沛)
六月十二日晚十时,是他们约定的出航时间,除了四名船员,竟然来了十三人,既然都是爱国学生和仁人志士,只是船员王世杰还没有到,有船员要求刘永生不要等他了,理由是:在这非常时刻,岂可违犯规定时间,稍有疏漏,将全盘皆输。
《魔窟逃生》(图羽沛)
刘永生一觉睡到日落西山,梦中被机枪声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却见自己坐在床上。他忙下床,叫妻子把五个心腹的船员请来,有事相商。
《魔窟逃生》(图羽沛)
共军撤走坦克,取而代之的是几百辆消防车。消防车的水龙头,拚命冲洗著市民和学生们的鲜血,七时,天安门广场的血水才洗刷干净。广场虽被洗刷,却洗刷不掉共产党的罪恶,洗刷不掉民众心中的伤痛。
《魔窟逃生》(图羽沛)
指挥连长为了早日到达天安门广场,能够立功受奖,他兽性大发,机枪射角是射不到履带边的人群,他竟然拿起冲锋枪,跳下坦克,向坦克前的人群扫射,市民们纷纷倒下,血流如注,哪里是橡皮子弹,而是真枪实弹。
《魔窟逃生》(图羽沛)
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的民主要求,受到各界爱国的有识之士的支持,甚至有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播出了有识之士的声音。但中共的实权人物,强烈反对,认为学生的要求危害了他们的政权。
《魔窟逃生》(图羽沛)
冯士研从此着手买材料盖房。此时他才发现钢材的价格,平价与高价相关竟是四五倍,所有国营工厂出的产品都有平价高低之分。于是太子党们,利用老子的老革命招牌,大量购买国营的平价物资,按高价向市场出售
《魔窟逃生》(图羽沛)
王兵情人回到广州,又到当地派出所查孙利来住处,查了多时,也查不到孙利来名字。她又到菜市场查问,知道孙利来的人甚多,但不知道他的住处。他的真名都不知晓,孙利来是他的绰号。
《魔窟逃生》(图羽沛)
王兵一见,火气全消,不但不责怪发货员,反暗赞他忠心,有眼力。转而对孙说:“我们有你这样讲信用客人,我一百个放心。”
《魔窟逃生》(图羽沛)
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魔窟逃生》(图羽沛)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亲被定为富农,在那受辱的年代,穷困潦倒,更谈不上娶老婆。在他邻村有一地主女儿,与他年龄相仿,虽互有爱慕之心,却无钱婚嫁。毛泽东一死,这个青年走出牢笼
《魔窟逃生》(图羽沛)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
《魔窟逃生》(图羽沛)
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
《魔窟逃生》(图羽沛)
《魔窟逃生》(图羽沛)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魔窟逃生》(图羽沛)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魔窟逃生》(图羽沛)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魔窟逃生》(图羽沛)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魔窟逃生》(图羽沛)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魔窟逃生》(图羽沛)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魔窟逃生》(图羽沛)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
《魔窟逃生》(图羽沛)
余波暗惊:五七年猪肉每斤只卖五毛四,猪肉一贯比鸡贵,他的两只鸡相当一个肥猪价钱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紧张,可见农村生活更苦了。
《魔窟逃生》(图羽沛)
他们把冯士民给的五百元作为生命支柱,不是万不得已,不轻易花一分钱。一天饿得实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镇买吃,却买不到了,个个饭店关门闭户,市场没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是怎么回事?
《魔窟逃生》(图羽沛)
女子走到榆树下,见一老者闭目养神,与相约者无异,便开口说出暗语:大叔有波无浪。老者回道:大姐双口难辩。他俩对上暗语,都很高兴,齐声说道:“我们快走!”
《魔窟逃生》(图羽沛)
冯士民说太好了,他们有说有笑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上,拐过一个山角,侧面突然有一女人说道:“小凤!只顾自己走,你怎么不把客人行李拿着。”
《魔窟逃生》(图羽沛)
一九八二年,清明时节,从远处回家祭祖的人络绎不绝。小东山顶上没有坟墓,却有一个老妇,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约十岁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树下磕头。此时又上来三个人
《魔窟逃生》(图羽沛)
树碑的机会终于来了,毛泽东死后,不久他的接班人华国锋下台,共产党开始清算文化大革命,为四类分子摘掉帽子,一时间中国没有了反革命。树碑不会定为“反革命”了。
《魔窟逃生》(图羽沛)
妇人看了看田思元惊道“哎呀!恩人,你们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啊!快请到我家坐。”田思元随妇人进了她家。还是那个房子,却整齐、干净,有生气多了。
    共有约 7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