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1)

沈畔东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一九八九年的年初八,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孙利来笑道:“小伙子,你阅世不深,不知其中奥妙。公司印章不起大作用的,真正能吓唬人的就是王兵名字。你可知道这王兵是刘大人战友家的子弟加亲戚。你一不小心,被撤了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位交警大惊连说:“快走,快走!”

孙利来暗地沉思:自贩运摩托车以来,交警们都用敬佩的眼光目送我们,从未查过。这次查车,看来风头有点不对。近来又传言盛起:“有钱买不到东西了。”于是抢购物资风行,尤其是日用品,竟有人抢购的肥皂,够十年使用。抢购风对于摩托车生意,只有好处,毫无影响,只怕此生意做不长久,可要谨慎行事。

二十天后,孙利来又来到广州龙潭村大院,开了八十辆摩托车发票,付了款,拿着提货单,不去取货,却去买了两瓶茅台酒,来到车库,见到发货员便笑着说:“老弟辛苦了,承你多方帮忙,给你两瓶酒喝喝,以表谢意。”

发货员笑道:“孙大哥,为我们做了许多生意,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多做你们生意,是你们方便的结果,以后还请多多方便。”

“好说,好说”发货员说着把茅台酒放进柜里。

孙利来拿出取货单,发货员看了数字问道:“这次怎么少了二十辆?”

“还欠20辆款未到,要等四五个小时,请老弟还按100辆发货。”

发货员作难道:“这恐怕不行,一旦王兵知道,我可要倒大霉了。”

孙利来说:“我们兄弟伙处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几个小时的事情,你都不敢承担,你怎么能做大事”!

发货员被他这一激,硬着头皮,给他装了100辆。

车出大院,走了几百米,迎面来了一辆轿车,车内坐着王兵。他们都是老熟人,双方都停下车,互相客套一番。王兵开口道:“孙兄,您好,今天又是100辆?”

孙说:“下次就不是100辆了,可能是几百辆。”

“好,好,我一定满足你的需求,路上走好。”王兵的轿车绕过了孙利来的货车,开向大院。他下了车,来到仓库,见到库内竟然还有七八百辆,他对发货员叹道:“都要照孙利来这样的客户,也不用为这些存货担心了。”

发货员一见王兵,就心慌意乱,生怕被他发现多发货的事。哪知王兵坐下不走,喝起茶来,伸了一个懒腰说:“你把孙利来所有的提货单,拿来给我看看,他总共从我们这里买了多少辆?”

发货员如大祸临头,抖动着手,拿出了提货单。王兵见他有点异样,看了他一眼,他这一眼,反而使他镇定了下来:“反正就这大事了,任他处置吧!”

王兵看完发票,数了数张数说:“老孙是我们的最大买主,每次都是100辆”说着他瞟了一眼提货单,上面的一张竟是80辆,而且就是今天。他疑惑起来:“我刚才看到明明是一车货,怎么是80辆,难道……怪不得发货员有点异样。”便问道:“你今天发给他多少货”?!

发货员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一百辆。”

王兵把桌子一拍:“你好大胆,竟敢私地多发货给人,你想没想到后果吗”?!

“想过了。”

“想过为什么多发?”

“想过既然为你工作,就要为你分忧解难。你不是急需把这些货脱手吗?孙利来还差几个小时,就把钱送来,不能为四万元,就把这位大买主得罪了。为了你的利益,我担了这次风险,如果他在五六个小时内,不送钱来,我甘愿受你处置。”

“怎么处置?!四万元,你能赔起吗?赶快去把我追回来。”(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一时功劳显着,共产党正准备培养他先入党后提干时,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里饿死了五个人,全村饿死七十四个人,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等等共产党的累累罪刑。
  • 妇人看了看田思元惊道“哎呀!恩人,你们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啊!快请到我家坐。”
    田思元随妇人进了她家。还是那个房子,却整齐、干净,有生气多了。
  • 树碑的机会终于来了,毛泽东死后,不久他的接班人华国锋下台,共产党开始清算文化大革命,为四类分子摘掉帽子,一时间中国没有了反革命。树碑不会定为“反革命”了。
  • 一九八二年,清明时节,从远处回家祭祖的人络绎不绝。小东山顶上没有坟墓,却有一个老妇,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约十岁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树下磕头。此时又上来三个人
  • 冯士民说太好了,他们有说有笑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上,拐过一个山角,侧面突然有一女人说道:“小凤!只顾自己走,你怎么不把客人行李拿着。”
  • 女子走到榆树下,见一老者闭目养神,与相约者无异,便开口说出暗语:大叔有波无浪。老者回道:大姐双口难辩。他俩对上暗语,都很高兴,齐声说道:“我们快走!”
  • 他们把冯士民给的五百元作为生命支柱,不是万不得已,不轻易花一分钱。一天饿得实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镇买吃,却买不到了,个个饭店关门闭户,市场没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是怎么回事?
  • 余波暗惊:五七年猪肉每斤只卖五毛四,猪肉一贯比鸡贵,他的两只鸡相当一个肥猪价钱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紧张,可见农村生活更苦了。
  •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
  •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