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幸福微光》书摘

书摘:挑战做不到的事

庄静洁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在校园里踩到狗,穿错衣服和鞋子,
模糊的双眼,让生活多了不少有趣的意外。
我不害怕去尝试没接触过的东西,
因为,每个人都想挑战自己做不到的事!

考上清大后,我在新竹展开一段新鲜、有趣的大学生活。新环境对视障的我来说,是一场艰钜的挑战。

首先,从出门买东西说起。

一出宿舍,我要先走上一段木制的深咖啡色人行道,旁边有树,傍晚以后虽然有灯,在我来说都是黑漆一片,我通常不会走上去,反而是沿着车道旁边走。

出了校门,接着要“过马路”了,这对大家来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对我却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我看不见红绿灯和来往的车辆,每一次过马路都很着急。不过我很聪明,想到了一个好方法,那就是有人过我就跟着过;有人停我就停,如果有人闯红灯,那……我当然就跟着闯红灯啰!我想,马路上有两个人,车子应该不敢撞过来吧;万一真的出事,反正有伴,不怕。所以我每次过马路前都会不断的祈祷,祈祷有人一起过马路。

如果没有其他人怎么办呢?我通常会看一边有没有车,“感觉”没有就走到路中间,暂停一下;再看另一边,没车就顺利过马路啦,如果有车我就站着不动,这当然挺可怕的,常常车子就在我两边呼啸而去。

记得有一次碰到一位老奶奶,我想有为的青年应该要带老奶奶过马路才对,我就说:“阿嬷,我带你过去!”她很高兴,连说三次“好、好、好”。

老奶奶走路很慢,我平常走到中间的时间她才走到中间的一半,这时红灯了,她看到车子来很紧张,马上把我拉回原点,谨慎的告诉我,“有车!”过一会儿,她说:“可以过了。”拉着我一起走,我们终于平安的到了对街,这时老奶奶带着感激的口吻说:“多谢喔,你这女孩真有爱心!”我很心虚,明明是她带我过马路嘛!

过完马路后就是要去买东西吃啦。我住清大四人一间的宿舍,室友之间常互相帮忙。那一次外出,室友要我帮她买3Q鸡排,我不好意思告诉她不知道3Q鸡排在哪里,她们常帮我忙,我怕说了会被误以为不想帮她买,心想,走到“消夜街”再问别人就好。

“请问‘3Q鸡排’怎么走?”我问一位路人。“就在‘维多利亚面包店’的隔壁。”她说。

维多利亚面包店我去过,很容易找,就是看起来很豪华、光线很亮的那一家;但当我走到面包店隔壁时却完全闻不到炸鸡排的味道,怎么看都不像卖鸡排的店;于是我又沿街往前走一段,感觉走远了,又问路人,“3Q鸡排是在‘维多利亚面包店’隔壁吗?”她说:“对、对、对”,于是我又走回面包店;这时面包店的隔壁有人排队点东西,我就跟着排队;但前面的人一直点“豆花”,我心里有一点质疑,“怎么不点鸡排而点豆花呢?”可是,这不是一个讲究“多元化”且“跨领域”经营的时代吗?可能卖豆花之外还有卖鸡排吧!轮到我时,我鼓足勇气跟老板说:“我要买炸鸡排。”

老板回答:“小姐,我们这里是豆花店,只卖豆花。”这个场面实在很窘,老板额头一定冒出三条线;既然已经来了我只好问:“请问哪里有炸鸡排呢?”老板很不耐烦的说:“隔壁、隔壁、隔壁。”我想老板一定觉得我是来乱的。

哦!原来3Q鸡排店在豆花店的隔壁,在“维多利亚面包店”的隔壁再隔壁,我之所以没闻到鸡排味是因为柜台和厨房都在店里面。

从那一次起,我问路就很怕听到“隔壁”两个字,实在太模糊了。

不过,平常买东西也需要一点学问。我看不到招牌上的价钱,当然可以问,有时老板干脆拿Menu给我看,这简直白搭。于是我研发了两个新招:第一招就是跟老板说:“不好意思,我忘了戴眼镜,请你告诉我价目表好吗?”第二招就是,听旁边的人点什么我就点什么,这样就一定没问题,也不会饿肚子啦。点完餐之后就要付钱了,付钱也得小心,由于一百和五百颜色很接近,不容易区分,我常误把五百当一百用。有一次,我要付一百块,竟然拿出五百块转身就走,还好老板叫住我,不然就亏大了。后来我索性把所有五百元全部换成一百元钞票,才避掉五百、一百分不清的问题。

由于每次出门买东西都危机重重,而买完东西总要“翻山越岭”才回得了学校,为了不造成自己和别人的麻烦,我只好学煮东西啰!

我住的宿舍有厨房,妈妈会帮我准备一些食材,教我水滚之后,将面条放下去煮,大约五分钟后再放青菜、鸡蛋和调味料,如此一来就可以解决一餐了。一般视障朋友煮东西会将掌心悬在锅子上方感觉热度,用来判断水滚了没;我还有些微的视力,就直接探头靠近锅子看东西熟了没,此时突然闻到一股烧焦味,我立刻熄火,猜想是烧焦了;不过吃的时候倒还好,吃完后洗锅子,锅子也没烧焦,烧焦味却如影随形,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烹调过程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等我梳头发时才发现,是头发烧焦了!原来烧到头发了,而且烧掉一撮,超难看的,我只好把它剪掉,如此一来两边头发不对称,只好另一边的头发也剪了。有了那一次的经验,下一次下厨时我一定把长发绑起来。

比起外出和下厨,走在校园里似乎比较安全;事实却不然,我却遇到另一种状况。

大家都知道,清大的狗不会随地大小便,却很爱躺在路中间;可能这些狗认为清大的学生都会闪过,所以它们很少移动,有时甚至睡大头觉,偏偏我不是普通的学生啊!

有一天我穿着短裤走回学校,在毫无警觉之下,我的脚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触感,在这可怕的一瞬间,我停下来,“咦!会不会踩到了什么?”过一会儿我发现它会动耶,似乎就在我脚下挣扎,我还感觉到它嘴边吐出来的热气呢!接着我听到一阵哀鸣。天呀!踩到狗了,我吓得尖叫,蹒跚倒退几步,愣在那儿不敢动,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它似乎也吓到了,一溜烟地跑走,我心想:“好险!”完全没跟我计较,真是“大狗不计小人过”;搞不好它心里在骂:“在清大横行霸道多年,头一遭被踩,真的有够倒楣!”

其实我对它满抱歉的,一般人都是踩到狗尾巴,我却是从肚子正中间踩下去,从此造成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心理。现在连走在路上看到一坨东西我都很紧张,“那是什么?”不敢前进,后来发现原来只是一个垃圾袋而已。

我的生活习惯不好,也为自己带来不少困扰。某个周末我要回中坜,我的计划是先和朋友逛B&Q,再跟另一个朋友搭火车回家。出门时我的确觉得双脚怪怪的,我猜可能是腿酸或身体状况不佳造成的,没太在意。下午搭上火车后,我隐隐约约感觉坐在对面的人在笑,我视力减弱之后,对于别人窸窸窣窣的低声窃语感到极度不安,总觉得他们在笑我;也许不是,我就是多心。但笑什么呢?坐在我旁边的朋友突然问:“静洁,你今天为什么穿两只不一样的鞋子回家?”不会吧,不要开玩笑了,我为什么要穿两只不一样的鞋子呢?我马上提起脚看自己的鞋,因为坐着,看得到。天啊,居然一灰一红,差异很大咧,我差一点晕倒。这种事,如果没发现也罢,一旦发现,就好像整列火车的人都知道似的,丢脸死了,真想脱鞋走回家算了。我突然想到,早上还穿它逛大卖场呢,我立刻打电话去问朋友,“你到底有没有发现我穿不一样的鞋子?”她说:“我有看到啊,是有点意外,以为你走在时代的尖端,赶新潮啊!”我没好气地回她,“最好是赶新潮啦!”

照理说,有了一次惨痛经验,应该要痛定思痛才对,通常我折衣服时都折正面,穿时就直接拿起来穿。有一次竟然不小心把衣服折反,那一次就穿里层的衣服出门闹了笑话。有人问我,“难道你摸的时候没摸出来吗?”一般全盲的视障者可能摸得出来;但我有微弱的视力,还没养成完全依赖触觉的习惯,所以容易出错。总之,我是个触觉还没开发、视力又不好的人,这是我最大的麻烦,当然这也跟我神经大条有关。还有一次去上瑜伽课,老师小小声的跟我说:“你衣服穿反了,要不要到厕所换一下?”原来前后两面都有图案,根本分不清楚!

我的娱乐生活偏爱音乐,偶尔也看舞台剧。我在清大认识一位演舞台剧的朋友,为了以行动表示支持,我答应去看他的表演。其实我很少看表演,因为找位置很花时间,台上演什么也看不太清楚。但我觉得看不到也可以享受舞台的音乐,至于台上的表演好或不好,可以从台下观众的互动,例如欢呼、鼓掌……以此感受台上精湛的演出和现场气氛。

去之前,我特地买了一束花,但上台献花时出糗了,我根本不知道我朋友站在哪里,竟在台上绕来绕去,幸好有人发现,带我到朋友身边,我才顺利地献上花。

那一次的经验让我了解“认人”的重要性,后来我发展出几个原则。

首先,是以对方的身高、胖瘦、特殊发型、戴眼镜与否,属于哪种“轮廓”来当推论的依据,例如高壮身材的我会往“男生”方向猜,头发卷卷长长的会往“女生”方向猜。其次是靠声音、气味、走路的样子来猜测,例如有些人身上有特殊的气味,有些人声音高亢或低沉,都是很好的准则。最后是以人、事、时、地、物加以判断;例如在清大校园会遇到的几乎就是清大的老师或同学,若是有一天突然出现大票的高中同学,我就认不出来,因为我的推理中,清大校园不会出现他们。去系馆,我就会知道是系上的人,如果我弟弟突然出现我也认不出来,因为他不属于系馆会出现的人;又如毕业典礼,我妈没说要来,就算她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是认不出来,因为她不在我预期的范围之内,除非她出声。

同学都知道我的状况,有时会故意逗我,例如走在路上跟我说“嗨!”我也跟人家“嗨!”打完招呼之后马上考问:“我是谁?”这下就尴尬了,我只好硬着头皮猜,猜错了,他们会说:“不对,再猜猜看!”直到我猜对为止。

我得承认,这方法的确让我比较容易记住朋友的名字。

如果要我回忆大学四年做过最疯狂的事,我会挑大四下学期骑摩托车的经验。

我一直想骑车,大家都会骑我也想试一试。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就跟朋友说:“我可以骑一下你的车吗?”他一听,整个人呆掉,瞪大眼睛问:“你是在说笑吗?”我保证绝对不会骑上路,但他还是很担心,我猜他的确担心我,但恐怕更担心他的车子吧!拗不过我的苦苦哀求,他终于答应了,还不忘耳提面命,“你要慢慢催油门喔,刚开始先催一点就好。”我竟然很快就上手。

那是一个空旷的地方,我骑得还挺顺的,心里有点得意,接着说:“上来,给我载!”他大叫,“不要吧!”我说:“快点上来,你不相信我吗?”我提醒他,“我们是朋友对不对?朋友就要互相信任。”他非常勉为其难的说:“好吧!”一上车,他就一路尖叫,“停!不要!停!”可是我一点也没有畏缩的样子,勇往直前。

他一直想阻止我,我好不容易上了车怎么肯善罢干休?我愉快地说:“安啦!安啦!”那空地是新竹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场地很直很长,尽头还有一排古老的栅栏,一点都不危险;当天没人,根本不必担心撞到人;快到达栏杆前他再次大声喊“停!停!”我停住了,他吓坏了,赶紧下车,直说:“太恐怖,连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但我非常开心,感觉很新鲜很刺激,因为我当天就会骑摩托车了,真希望可以骑摩托车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至于我的下一个目标嘛,当然是开车啰!这话一出口,我朋友装出一副要晕倒的样子,我说:“放心啦,我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愿望而已,常常越不可能做的事,你会越渴望做到,不是吗?”@

摘自《点亮幸福微光》 宝瓶文化出版社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庄子穿着一身补了又补的破衣服,鞋子也是破得套不住脚,只有想办法用一股麻草将鞋子系在脚上。一身破衣服,一双破鞋子,就这副样子,庄子去拜访魏王。
  • 建安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光辉时代,而曹植则是建安文学的集大成者,对后世文学具有深远的影响。
  • 很多时候,在与宝春师傅的聊天当中,除了专业知识范畴之外,我们聊的最多的应该就是人生成长的心路历程!
  • 首次从日本归来后,我将心态归零,开始重新学习面包的一切。我也认清一点:我的学习心态必须归零,才能真正把学问深深学到骨子里。
  • 社会既然有人为了争“名利财货”这也是社会上的正常现象,因为社会的财富不均,劳力不平衡的关系。为什么有人已开始要虚名?有人收藏财货呢?
  • 历史上动员最多雪橇犬的一次极地救援!
    在长达700哩的白色险路上,由人类与雪橇犬共同缔造的奇迹!
    这个故事比任何人所能想像的都更为悲伤,但也给人积极面对的勇气。
  • (shown)“野人”比尔.夏侬准备打破“四十度的法则”。这条法则警告赶狗人避免在华氏零下四十度以下和四十度以上时驱赶狗队。超过华氏四十度,哈士奇容易体温过热,有脱水的危险……
  • “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母亲开口哀求。“我的女儿在巴黎出生,是法国人,你们为什么也要带走她?究竟要去哪里?”
  • 很多人一定会问:静洁为什么做得到?她在书中写出了原因,努力读书不但是为了让父母以她为傲;也想让父母安心,证明以后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过得很好、活出精彩的生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