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三十八)

王维洛博士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13 声东击西:华东洪水,建坝鄂西

“声东击西”,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六计。

原文:“敌志乱萃,不虞,坤下兑上之象。利其不自主而取之。”

三江入 震泽定

一九九一年夏,中国东部地区的淮河流域和太湖流域发生洪水灾害。中国媒体大量报导洪水损失,目的是“增强人们的洪水忧患”。其实这些报导都是在为三峡工程上马营造声势。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报导中根本不分析造成一九九一年华东洪水灾害的真实原因、以及三峡工程对减轻华东洪水的灾难,有什么样实际的效果。

一九九一年夏,太湖流域发生洪水灾害,经济损失惨重。由于太湖流域是中国人口最密集、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为中国财政的钱袋子。然而,太湖流域历史上并未有频繁的、重大的洪水灾害出现,而造成此次洪水灾害的最主要原因则是:上海城市发展阻碍了太湖的泄洪通道,同时,抗旱防汛总指挥部在错误资讯的基础上,做出不正确的决策,加大了洪水灾害。

太湖流域,是以太湖为中心、以黄浦江为主要泄水道之长江最下游的支流水系。太湖流域面积为三万六千五百平方公里,北临长江,南抵杭州湾,西至天目山、界岭、矛岭,东达东海。关于太湖的形成,有多种学说,多数人认为,太湖是长江和钱塘江泥沙淤塞古海湾所形成。太湖的总面积为二千四百二十八平方公里(包括湖中的五十一个岛屿,面积约九十平方公里)。

太湖流域的西北部为山区和丘陵,占流域面积的六分之一。入太湖的主要河流有南溪,笤溪,洮鬲水系。东部为平原和洼地,占流域面积的六分之五。平原区周边高、中心低。周边的高程一般为四至八米,中间洼地的高程一般为二点五至四米,洼地中心为太湖。

太湖古称震泽。禹贡释地中有:三江入,震泽定。意思是说,因为有三条入海通道,太湖则安定,少洪水灾害。三江是指太湖的三条排水通道,指松江、东江和娄江。松江在东,就是吴淞江;东江在东南,娄江在东北。娄江的水道位置难以确定,人们认为浏河就是古代的娄江。由于海塘的修建,太湖的东南入海口被堵塞。明朝开挖黄浦江,黄浦江先向东南,然后转向北与吴淞江汇合,入长江口。

之后,黄浦江取代了吴淞江,成为太湖最重要的泄水道,泄水量在一般情况下占百分之八十左右。另外,人们还新辟了入海河道,如粱溪河、望虞河、横塘港、太浦河,锡澄河,大治河、海盐塘等等。大运河在太湖东侧,由南至北直穿本流域。简单地说,太湖流域的排水绝大部分要通过上海,而浦东地势较浦西低,是上海自然的排洪通道。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三年,毛泽东提出在三峡建坝,卡住长江洪水,从那时起,长江三峡工程就成中共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一九八二年,邓小平始为三峡工程低坝方案开了绿灯。
  • 第一个对三十六计进行系统科学研究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书,使三十六计走出了中国,进入世界。中共决策者机关用尽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决定对长江三峡工程进行工程可行性论证。
  •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推迟蓄水,就会影响发电,也会影响对下游流量的补给。这个方法在目标不改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条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钱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这笔钱,不会算到三峡工程的投资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鹏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把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作为历史赋予的重任。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三峡工程做了三个不同蓄水方案比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较的结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发电效益都不能满足要求,而经济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则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还要差。
  • “三峡水库在坝址处的蓄水位多高,三峡水库库尾处的水位也多高”这个理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既没有先人的经验证明,也没有现代科学理论的支持。
  • 三峡水库长六百余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为零,所以,三峡水库库尾处重庆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峡大坝处的水位高,两处的水位绝不可能是像李鹏所说的那样是一般高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