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当年没裤穿

作者:秦自省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将军当年没裤穿

《南史‧梁‧吉士瞻传》记载:

吉士瞻年轻时,曾在南蛮校尉府中赌博,因没裤子穿,破露著身体,因此遭到同辈人的耻笑。

后来,吉士瞻率军,讨平鲁休列的军队,立下大功,并获得三万匹绢。他做了一百条裤子,自己留下一条裤子,其余的全都赏赐给士兵。

要饭的女婿当了官

《南史‧宋‧刘穆之传》记载:

刘穆之年轻时,家中贫穷,常常到妻子江氏的兄弟家要饭吃。吃完饭,又要吃槟榔。

江氏兄弟嘲笑他说:“槟榔是消食的。你常常挨饿,怎么忽然间需要这个东西了呢?”

后来,刘穆之担任了丹阳尹。他召来江氏的兄弟,故意叫厨子用金盘子装满槟榔,炫耀自己。

有人在背后议论他说:“刘穆之这人,穷也穷不得,富也富不得。”(指:穷得没骨气,富得没涵养)。

重官职、还是重本人

《晋书‧皇甫谧传》记载:

梁柳是皇甫谧当家姑姑的儿子,升任城阳太守,将要赴职。

有人劝皇甫谧为他饯别。

皇甫谧平时为人实在。他说:“梁柳还是平民时,常来拜访我。我送他、迎他,都在门内。吃的饭,也不过是蔬菜。他贫寒的时候,我本分、正常地对待他。不曾用酒肉招待他。现在,他做了太守,我就饯送他,这是看重城阳太守、而轻视梁柳本人。这样做,不符合古时的为人之道。”

富贵无常 侯府就是旅店

《汉书‧盖宽饶传》记载:

皇太子的外祖父平恩侯许伯,搬入新居后,大臣们都去祝贺他。宴会上酒兴正浓,音乐初起。

忽然,有个客人名叫盖宽饶,他仰起头看着屋子说:“好漂亮的屋子呀!但是富贵无常!谁知什么时候,就会换了主人?这就好像旅店一样,来往的人多啦!”

送官不是送人

《南史‧宋‧何尚之传》记载:

何尚之,字彦德,他升任吏部郎以后,告假探亲,满朝文武前去送别。

何尚之到了郡中,父亲何叔度对他说:“听说你来时,满朝文武为你送行,大概有多少人?”

何尚之回答说:“大概有几百人。”何叔度笑笑说:“他们这是送吏部郎,与你何彦德不相干!”(均据清代程维周《人镜类纂》)@*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次,他看见一个飞虫,一下子撞到蜘蛛网上。他感叹说:“官场也是人的罗网。”
  • 张志和说:“宇宙是我的居室,明月是我的蜡烛。我和四海的人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从来没离别过。”
  • 于是,便把艺人抓住,拆散给周穆王看:里面全是扎束起来的皮革、木片,还有胶漆以及各色颜料。
  • 有个叫尹章戴的人,听说了这事,便去和列子一块居住,几个月都不回家探望。他趁空闲,向列子求教道术,请教了十次,列子都不告诉他。
  • 唐明宗听后大惊,知道自己冤枉了人。于是下诏向全国检讨自己滥用刑罚的过错,并且减少自己十天的食品,以向冤魂谢罪。
  • 夜里,苏轼听到附近的屋里有老太太的哭声。他和邵氏瞻便推门而入,问老太太:“为什么这么悲伤?”
  • 过去,有人送给我一匹千里马。我虽然没要,但是每当三公选拔官吏时,我心中就想起这个人。
  • 韦诜看见有人埋东西。询问小吏之后,才知道埋东西的地方正是参军裴宽的家。韦诜命小吏叫来裴宽,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 如果自己做了坏事,得到恶报时,因而怪罪替他祝福的人不力,那就会贻笑大方!
  • 长大后,他渐渐与人不同:人家明明在那儿唱歌,他却说:人家是在这儿哭泣。渐渐地,人看是白的,他看是黑的;人闻是香的,他闻是臭的;人吃是苦的,他吃是甜的。到后来,但凡人世的一切,他和常人的认识,全都翻了过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