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王梵志〈吾富有钱时〉赏析

作者:唐莲

(Fotolia)

  人气: 2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唐)王梵志〈吾富有钱时〉
吾富有钱时,妇儿看我好。
吾若脱衣裳,与吾叠袍袄。
吾出经求去,送吾即上道。
将钱入舍来,见吾满面笑。
绕吾白鸽旋,恰似鹦鹉鸟。
邂逅暂时贫,看吾即貌哨。
人有七贫时,七富还相报。
图财不顾人,且看来时报。

王梵志,是一位诗僧,民间的通俗诗人。他被埋没了千年以上,直到敦煌写本的发现,他的诗这才为人们所知。由于两《唐书》(新、旧唐书)无传,《全唐诗》没有收入他一首诗,他的生卒年月无可考。据原苏联列宁格勒博物馆所藏《敦煌手稿总目》原卷题记:“大历六年五月,抄王梵志诗一百一十首,沙门法忍写记”,可见他的诗在大历年间,已传到西部边境。再据敦煌写本,他的孙子王道写有〈祭杨筠〉文,时间是“维大唐开元廿七年岁在癸丑二月”,这时王梵志早已下世,孙子已能为杨筠作祭,依此推算,他应生于隋、唐之间,属于初唐诗人。现在已搜集到他的诗作三百三十六首。他的五言诗,寄寓人生哲理于嘲戏谐谑、喜笑怒骂之中,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某种平易蕴藉、惊世骇俗的诗风。由于他的诗,宣扬佛教,说理的气味重多,艺术上追求通俗清平。在文学史上,长期遭到冷遇。但这一诗派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如诗僧寒山、拾得,都是这一流派的继承者。

他也有一些形象生动的好诗。〈吾富有钱时〉一诗,是对世态人情的嘲笑,对那些趋炎附势者进行了深刻的嘲讽。

“吾富有钱时,妇儿看我好,吾若脱衣裳,与吾叠袍袄。吾出经求去,送吾即上道。将钱入舍来,见吾满面笑。绕吾白鸽旋,恰似鹦鹉鸟!”这十句,写他有钱时,家里的妻、子对他是一副面貌:妻、子见他有钱时,他要是脱了衣裳,赶紧给他叠好。“经求”:经营求利,指作买卖。当他外出作买卖时,送他上路。他把钱带回来时,满面笑容。像鸽子一样围着他转,像鹦鹉学舌一样,他说什么也跟着说什么。

接着诗意一转:下面四句,写穷了又是另一副面貌:“邂逅暂时贫,看吾即貌哨,人有七贫时,七富还相报。”若是一时贫穷了,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貌哨”:唐代口语,指脸色难看。“七贫”:佛家指人穷到了极点。“七富”:富到了极点。这两句是说,人有穷到极点的时候,也有最富时的还报(就是时来运转)。

最末两句“图财不顾人,且看来时报。”是说:那种只看钱、不尊重人的家伙,且看他将来的报应吧!

这首诗,通过捕捉人物形态的特点.加以适当的夸张,运用简练概括的语言,着墨不多,人物的形象,便跃然纸上。当他富时,用了“与吾叠袍袄”,“见吾满面笑”,“绕吾白鸽旋,恰似鹦鹉鸟。”当他贫穷时,只用了一句话,“看吾即貌哨。”把这个人物写得维妙维肖。平淡的语言中,充满着深厚的现实教育意义。@*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潮满冶城渚,日斜征虏亭。 蔡洲新草绿,幕府旧烟青。 兴废由人事,山川空地形。 《后庭花》一曲,幽怨不堪听。
  •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已一年。 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 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
  • “细柳新蒲”,景物是很美的。岸上是依依袅袅的柳丝,水中是抽芽返青的新蒲。“为谁绿”三字陡然一转,以乐景反衬哀恸,一是说江山换了主人,二是说没有游人,无限伤心,无限凄凉,大有使人肝肠寸断的笔力。
  • 这首诗,录自《霍山志》。据《霍山志》记载:广胜寺内,有清代刻镂的这首诗的诗碑。广胜寺在山西省南部霍山山脉的南麓,建于东汉建和元年(147年),是我国著名的佛寺。
  • 全诗即景抒怀,写山川联系着古往今来社会的变化,谈人事又借助自然界的景物,互相渗透,互相包容;融自然景象、国家灾难、个人情思为一体,语壮境阔,寄慨遥深,体现着诗人“沉郁顿挫”的艺术风格。
  • 王梵志是唐初的诗僧。他的诗集失传很久。一直到清朝末年,敦煌莫高窟的石室被发现,才使他的诗集重见天日。他的诗或宣传儒家的伦理道德,或表现佛家的因果思想,或描摹世态人情。
  • 从表面上看,这四句诗互不相干,但一和李、房二人的关系,联系起来品味,就会体会到李世民对房玄龄的倚重和感谢,也就是一位君王对下属、对识分子的真诚感人的态度。
  • 西施
    西施是春秋时代的越国人,家住浙江诸暨县南的苎罗山。苎罗山下临浣江,江中有浣纱石,传说西施常在此浣纱。后来,越王勾践为吴王夫差战败后,困于会稽,派大夫文种将宝器、美女(西施便是这批美女中的一位)贿通吴太宰伯嚭,准许越国求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