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朝毁灭记(15)习总将计就计

作者:圣子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2907
【字号】    
   标签: tags: ,

国安部部长马建站出来说:“这是发生在中南海里面的事,卑职人微力弱,如没有能者强人相助,恐有负习总重托。”

习进平说:“你说吧,要什么人?任你选,我必答应。”

马建大胆地说:“习办里聚集着能者精英,据说有个修道的高人,天目能看过去未来,如果让此真人相助查看过去的影像,那凶手不就很快能查清查准吗?”

习说:“那倒也是。”说着转向那高人,说:“你去协助侦查一下吧,侦查完即刻回来。”

高人说:“我不敢,如果查出是一般人的话倒好,如果是今天在场之人,我的命恐难保!”

习大骂:“大胆,今天在场的都是五套班子里的自己人,你蛊惑人心,岂知离间同志、乱议中央之罪?”

高人说:“习总昏聩,好坏不分,我说的事情严重,怎么给我加个乱议之罪?”

习进平发怒道:“叫你去,那是赏识你,你还敢以下犯上,当面指责?”

高人道:“自古奸臣伴主,乱贼造事,必是朝代垮台之时,我看如今主君乱加罪名,只听奸言,看来,离跨台不远了。”

习越发大怒:“你是什么人?敢说共党垮台,当面污辱党和国家领导同志,我党有千百强军压疆,千万党员附民,何出恶语?来人,拉出去关入警卫局,等候发落。”

即有武警进来,把高人拉了出去,高人大喊:“你好坏不分,忠言不听,你昏头了,今天你昏头了啊!”

智囊团和秘书们都联手劝道:“习总,想他也是一心为国,只是图一时之口快,念他没有异心,饶他这一回吧。”

习总说:“不关不足以平我心头愤怒,不关不足以立规树范!”

高人喊道:“昏君,不听良言,灾祸临头啦!”

高人被拉出之后,习转脸对曾庆红歉意地说:“人多嘴杂,那些胡言惑众者的话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张德江嘴角一撇,似笑非笑,似嘲非嘲。他心里十分窃喜,因为习正中计,那警卫局局长谭红,正是江泽民一手提拔的亲信,而马建,也正是自己的人马。这下,正是有好戏看了。

会议一结束,回到习办,习秘书说:“看在往日他的功劳,请总书记赦免了他吧。”

习总说:“哎,你不知道,我是将计就计啊,这个人啊,大有用处,可是他锋芒太露,总有人会害他,我把他关押起来,是保护他啊。”

但是,习总怎么也想不到,曾庆红带马建急急来到警卫局,找到谭红,要警卫局放人:“此人是马建当面向习总要来破案的,交由国安部处理。”那天当班的是副局长,他受习的秘托,要看好高人,没有习的命令,谁也不能带走:“有总书记的命令吗?”谭红发怒道:“江总书记的话你都不听吗?”那副局长正要报告习办,与谭红争执起来。高人正在打盹,被吵醒了,说:“你们烦不烦?给不给人睡觉?不要吵了,我跟他们走就是,命里注定我要帮人挡难,注定要承担这场劫难。”

高人被马建关押在国安部的小秘室里。马建笑道:“听说你天目开了,能看清过去未来,你是不是在炼法轮功?你看看那会议室里的炸弹是谁放的啊?”

高人说:“就是你们这帮祸国殃民的蛤蟆精一族人放的,企图在习大大视察港澳办的时候引爆,幸好习大大提前了一天,谋杀习大大不成,你们又要害我!”

马建骂道:“谅你有小小妖术,也敢当面羞辱总书记?我今天代表总书记收拾了你。”

高人笑道:“你私设监狱,违法乱纪,你不得好死。”

马建说:“这是我工作,我在执行命令,你不要恨我啊。”

高人说:“手脚长在你身上,你怎么做,是你决定的,现在《公务员法》规定,执行上级错误命令的警察也要终生追责,你离步周永康后尘不远了。”

马建恼羞成怒,叫几个人把高人绑住,施加酷刑。高人痛苦地叫道:“这个厉害,太厉害了!”便倒在地上。

马建问道:“说,这炸药是不是你放的?是不是你想谋害习总书记?你前些天在习办都说了什么?”

高人说:“善恶有报,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妖精会遭恶报的。”

马建旁边的苏荣说:“世上哪有人自己会承认犯罪的,不给他点厉害,他肯定是不会招的,这样,古人曾用炮烙之法破案,我们也炮烙他的双手,他就一定会招了。”

苏荣是曾庆红从甘肃一手提拔上来的,他任甘肃省委书记的时候,在非洲赞比亚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的帮凶的罪名,被法轮功学员控告,后潜逃回国,被赞比亚全球通辑,却被江泽民提拔成全国政协副主席,可是他再也不能出国,因此,他恨死法轮功学员了。

马建说:“这是好办法。”于是,苏荣一拍手,又有几个警察扛着一个铜鼎进来,那铜鼎高如成人膝盖,两边有手掌大的耳朵,贴有木条,用来提携的。鼎分内外两层,外层有两个拳头大的洞,洞边有锁铐。几个警察把他的双手放入鼎里的洞,铐住,他的双手握拳不得,只得紧紧贴住里层铜壁。电源一通电,很快,里层的铜壁又烧红了,高人发出惨叫声,鼎里升起一股青烟,顿时,皮肉烧焦的腥味弥漫开来。

马建叫人把他的手铐解开,又说:“只要你肯承认那炸弹是你放的,你要害死习大大,我们就送你去医院看病。”

高人说:“我就是这么说,也没人会相信。”

苏荣又骂道:“嘴还挺硬,对他还是太客气,来,再给点更厉害的。”

马建又拍手,这下又来了几个医生,手里拿着托盘,托盘里放着剪刀。

苏荣说:“现在说还来得及,不然,割下你的双耳,再割下你的鼻子,然后,我们说你自杀升天了。”

高人说:“如果我信师信法,完全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我也不会被你们迫害,只是我在习办泄露了天机,使习办躲过了你们的暗杀之灾,而这泄露天机之罪,我已还清了,劝你们不要过分为好。”

苏荣哪顾得上听高人啰嗦,当下命令医生割他的耳朵,可奇怪的是,医生一刀下去,惨叫的不是高人,而是苏荣,只见苏荣的耳朵被割下来,所有人大惊,医生再割高人的另一只耳朵时,苏荣的另一只耳朵被割下来。吓得警察们都扶住苏荣,慌忙逃出去了,那马建也早逃了。医生们赶紧去救治苏荣去了。

当天夜间,那高人突然松开了绑绳,大摇大摆走出牢狱,消失了。

听说高人失踪,习质问警卫局,谭红说:“马建说是协助他破案,但高人在国安部消失了。”

习非常恼火,因为他需要高人说说香港的治法,现在人没了,他一怒之下,拿苏荣和马建是问,便调查他们的腐败和泄密的罪,果然,两人被查出的贪污金额分别在15亿以上,于是便法办了苏荣和马建。#(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共产党的毁灭早在其出现时就注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无产流氓造反起家,后经马克思蛊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无产阶级要以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巴黎公社砸毁了巴黎街头无比灿烂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后来,列宁、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杀了苏联大批异己分子或所谓的敌人。
  • 江泽民的狗头军师曾庆红说:“从政治和社会问题上,难以让众人心服,从信仰和思想上去收拾他,他们就没话好说了。”
  • 贺果强来到胡办,胡直接对他下达打散江家帮、活捉薄熙来的命令。贺果强倒吸一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内心不免慌乱,说道:“我最近身体有毛病,恳求总书记允我告假入院治疗,另差强人。”
  • 习进平是谁?习进平就是胡温和江妥协后安排的总书记接班人。由于陈良宇被胡逮捕后,江安排的接班人没有了,江便安排薄熙来进中南海,胡锦滔以退位相抵,薄便被贬到重庆,实际上江是叫他到重庆锻炼捞取政治资本。
  • 令狐计划是谁?令狐计划是中办主任、胡锦滔秘书,贴身紧跟胡锦滔安排国事和胡的日常行程,但是,由于胡的权力被江架空,胡年轻时被打成右派,深知共党内斗的残酷,导致胡不爱管事,令狐就实质性地当上了“总书记”,所有大事小事,其实都是他自己替胡作了主而不如实汇报,甚至是刻意欺骗。他儿子在嫖娼路上遇车祸,令狐也敢动用卫戍区军人戒严车祸现场, 又私底下与周永康勾结保证不出丑闻,以免影响他的升职。
  • 令狐计划被调到统战部,曾庆红闻到了血腥味,急急来找令狐计划:“如果不速战速决拿到习进平,形势对你我越来越不利,等不及十八大了,现在行动,在国内外加大力度镇压法轮功,然后把经验推向全国,用于全体百姓,任何异己力量都可用镇压法轮功的手段打下去,给习进平施加国内外压力,抹黑他形象,想办法制造动乱,越乱越好,越乱我们越好软禁习进平,然后组织临时政治局代替习,你我都上台。”
  • 习进平正式上位后,为了身家安全和集权,也为了在思想和精神上凝聚拉拢人心,提出了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实现中国梦、依法治国等口号。为实现这些口号,他立即改革中央的部门机构,成立了四个领导小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分别由习进平自己担任组长。
  • 再说,过了一周还问不出什么话来,习找调查组组长问话。组长说:“几天前,武警总司令王建平去探视谭红,不久谭红就死了。”习进平呆呆了一阵,吐出四个字:“杀人灭口!”
  • 再说秦城监狱,那天,薄熙来正无精打采地晒太阳,突然看见令狐计划从面前走过,他以为令狐计划是来视察的,大叫:“令狐兄,快救我!”
  • 习说:“今天叫你们来,你们现在没丢官,听一下会议内容也好。新政推行一段时间,可是政令还是出不了中南海, 地方上阳奉阴违,腐败一个地方比一个地方厉害,四大组的改革根本进不去,共产党迟早灭在他们手中,共党一亡,你们都过不了好日子,现在大家想想如何深入反腐改革,言者无罪,出门不记。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