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英雄】演绎忠义豪情的水浒传奇

柳笛
由加拿大新境界影视公司和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大型系列穿越剧《雷人水浒》剧照。(新唐人电视台提供)

由加拿大新境界影视公司和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大型系列穿越剧《雷人水浒》剧照。(新唐人电视台提供)

      人气: 4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是煞神还是天将,是群盗还是英雄?一百零八位星宿神君,随一道黑气自地底涌出,化作金光转生人间,成为一众梁山好汉,留下一段赤胆忠魂的传奇。他们的杀伐行径教人胆寒心悸,而他们的忠义豪情却又教人击节赞叹。

水浒故事,书写的是人间俗事,依托的却是天人合一的通神世界。因而,透过一场场交织著拳脚与刀剑的官民正邪之战,我们似乎能走近它的主旨,那承载着天意与正义的豪侠精神,方不负这部传世奇书的全称——《忠义水浒传》。

周文王体悟到,上古时期,三皇五帝皆是顺天道而行,圣王之德犹如日月,协调运行映照世间,福泽大地九州万民,善惠天地万事万物。(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周文王画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诗意寓说忠义文化

梁山好汉的故事,在明朝出现最多的题名是《忠义水浒传》,而在更早的版本中仅题作《忠义传》。可知这部文学巨著,本就以忠君报国、惩恶扬善为题旨而创作;增添“水浒”二字,则是远追周文王忠于天子的典故,喻示那百余位对抗朝廷的英雄,其真实身份乃是忠臣义士。

“水浒”即指河边,最早见于《诗经·大雅》的诗歌《绵》:“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这是一首自古公亶父至周文王时期的周人史诗。周祖先率族人在岐山周原开国建基,至文王时,周国虽为殷商的诸侯国,然而地域广大,强盛无匹,周文王若取天子而代之更是易如反掌。然而他继承先人事业,恪守臣节,忠心事殷。孔子盛赞:“天下三分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矣!”

孔子所言的至德,亦是臣民的忠义之心。周人的忠义,早在其祖先于水浒、岐下建国时便已有之。而以宋江为首的豪杰们,武艺高强、意气相投,海纳百川一般聚义梁山,连朝廷也无法撼动分毫。这番霸业,若说叛君自立未尝不成,然而宋江一心寻求招安赎罪之道,之后更是倾尽梁山力量护国安民,四处征战,坚守大宋江山。

从出身来说,梁山英豪或为小吏、商贩,只因官场黑暗、世道险恶才不得已落草为寇。尽管身在江湖,经营匪业,他们依然不忘路见不平、仗义相助的侠义信念,于朝纲、法纪之外维系着人间正道。更何况,他们反恶官而不反帝君,心系庙堂,成为宋臣后以御戎平叛为己任,几度舍生忘死。逼上梁山之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而无论他们的身份如何变化,其节不改、正气长存。

他们一生的事迹,不正与强周事殷的忠义精神一脉相承吗?或许“水浒”之题已将“忠义”二字蕴含其中,故后人去芜存菁,以文王事殷彰显梁山聚义的道德价值,更为其增添一份历史的厚重感。

 

颐和园长廊彩绘〈鲁智深倒拔垂杨柳〉(shizhao/维基百科)
颐和园长廊彩绘〈鲁智深倒拔垂杨柳〉(shizhao/维基百科)

一部隐形的“石头记”

一位洪姓太尉,掘开刻有“遇洪而开”的石碑,机缘巧合误放封印多年的“星宿魔王”,引出宋廷一桩“灾异”;一百零八位好汉聚首梁山,引一块石碑从天而降,镌刻众人名号与次序——从此梁山泊忠义堂中,好汉们上应天星,下合人事,上演一代忠义传奇。

水浒故事,竟与古老的石头神迹有着密切渊源。上古时期,先民使用石器作为生活工具。其实用性带来的便利,使人类长久以来,对石头怀有亲近与感恩之情。而在更久远的神话中,石头更是作为一种圣物而存在:

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身体化生万物,其中精髓变为珠石;天柱绝、天不覆地时,九州大地民不聊生,大地之母女娲冶炼五色石修补苍天;洪水滔天,一块能够随水而长的“息石息壤”足以填塞汪洋,解救黎民苍生于危难……

历经千年,石在中华文化中已发展为匡时救世、重振乾坤的象征内涵。水浒一书更是“实话石说”,道出星将降世、除暴安良的天机。在那确定梁山好汉次序的石碑上,有八字箴言为证。“替天行道”,道出英雄们一生奉行的准则;“忠义双全”,更传达出英雄们行走世间的至善德行。

梁山诸英雄,来自不同阶层、地域,彼此经历各不相同,但他们皆意图扭转宋朝官场的奸邪环境,恢复政治清平、百姓安居的王道仁政,并为此百折不挠,不惜以身犯险。共同的心愿与诉求让他们从豪侠成长为义士,并形成固若金石的凝聚力,救国之志与兄弟之谊,被他们演绎得荡气回肠。

随石而出世,因石而定名,这样的安排,似乎早已赋予他们磐石般坚毅果敢的性情,以及神石般拯世救民的特殊使命。神石,这条英雄叙事中的暗线,成为梁山好汉精神内核的物化表现。

 

宋江(公有领域)
宋江(公有领域)

承天意神明襄助

星将应劫而生,下世为人,既是天意,也代表了锄强扶弱、惩恶扬善的正义天理。诸英雄生来武艺非凡,或持神力如武松醉酒打虎,鲁智深倒拔杨柳;或怀神通如戴宗日行八百里,公孙胜祭风摆阵法。盖世神功,既来自前世天赋,也是天意使然,保证他们在人间以一当十,完成惩奸除暴的使命。

不独身世,英雄们的际遇也随处可见“天”的影响。鲁智深出家遭众僧阻拦,长老入定得到神启,知他根基非凡,便顺天意坚持为他剃度;而其一生完全印证了两首佛偈的预示,鲁智深也在生命终结时坦然走向圆寂。

即使身处危难,英雄们也能吉人天相,遇难呈祥。首领宋江两遇九天玄女的事迹,便是最好的注解。第一次,他在家乡被追兵围捕,躲入古庙藏身,追兵数次搜寻,几乎将他捉拿。结果,不是黑尘迷眼,便是怪风乌云袭人,追兵以为冲撞了神明,最终落荒而逃。

宋江于睡梦中,魂游天际,由仙童引路拜见玄女,不仅得知前世因果,并领受偈语与天书三卷。而第二次梦遇,更是在宋江攻辽无计可施时,玄女亲授破阵之法,助其克敌。

在宋江的梦境中,玄女曾谆谆告诫,务要“辅国安民,去邪归正”,此后方可顺利重登天界。本就疏财济贫、古道热肠的宋江,自此心系国运安危,时常劝导众兄弟诚心归顺,实现忠君报国之志。这样,绿林强盗才得以重返正途,转世星将更可在百年后升仙归位。

当众头领齐聚梁山时,顺天敬神的宋江又大做“罗天大醮”,报答神明庇佑之恩,并超度无辜被害之人。虔敬之心感动天界,引得天眼大开,一块巨石从天而降,确立梁山好汉立身之本及尊卑次序。众英雄亦顺随天意,遵循天赐的位次在群体中各司其职。

忠义之人自有神助。在神的指引下,梁山好汉保留了人之初的真性情,将惩恶扬善的正理发扬光大,最终汇聚成一支无坚不摧且神勇无敌的军队,实现了“替天行道”的鸿愿。

纵观水浒英雄的人生,大多数人过着杀人如麻、快意恩仇的日子,看似潇洒无羁,实则命运常被“天”的氛围笼罩,恰恰暗合著名的“天人合一”思想。或许《水浒传》同其它古典小说一样,都向后人含蓄述说着中华文明的精髓——神传文化。#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头上顶着新的“三座大山”;身旁发生著一件又一件“下岗”、“拆迁”的事情……你说,我有心情买一张票,坐到辉煌的大厅里,去听高雅的交响乐吗?
  • 大相国寺里鲁智深倒拔垂杨柳雕像(Gisling/维基百科)
    初读鲁智深,只觉他快意恩仇、粗豪仗义,每每在他杖杀恶徒、替天行道时喝一声采。而当掩卷沉思,难以忘怀的却是他不经意闪现的禅意,以及迷惘半生、回归真我的人生际遇。
  • 鲁智深看到卖酒小贩可高兴了。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毕业演出。(图片:作者提供)
    三拳击毙镇关西的鲁智深,付出的是安稳潇洒的人生,面对的是亡命天涯的孤独之旅。这一段旅途,鲁智深出过家,亦破过戒;杀过人,亦救过人。他是个不在戒律之中的和尚,也是个志在名利之外的侠客,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以什么样的身份行走江湖,甚至看不透自己的本心,不变的都是他舍弃前尘的大勇和无私忘我的侠义。
  • 浔阳江畔题酒书︰ “敢笑黄巢不丈夫”。 一百零八聚梁山, “替天行道”说水浒。
  • 《水浒传》中故事“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网路图片)
    当他做提辖鲁达的时候,他就是他;当他做和尚鲁智深的时候,他还是他;当他成为梁山步军统领,他一直是他。历经人生的大起大落,几度出生入死,几度随遇而安,鲁智深携尘世气息走入佛门,又在佛门与尘世之间游走徘徊,最终剥离了执念与樊笼,了悟正果大道。“今日方知我是我。”鲁智深圆寂前如是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