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湖畔故事之三

作者:尘埃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各人命造五行之喜用神也不同。(fotolia)
湖边绿意盎然。 (fotolia)
      人气: 86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国际旅人

这里很国际,虽是郊区,却有来自国际各地的旅人,在女孩遇到约翰的地方,一位游人正拿着鱼饲料一粒粒的丢入水中。

这时,一位推著婴儿车的妇人,带着一位又跑又跳的小女孩来到,妇人与她的孩子看起来完全是东方面孔,只是骨架稍壮硕,有些肉肉,却不会不好看。

是韩国人吧,游人想着,因为她们口中说的不是日文……。

小女孩约四、五岁左右,耳上穿着耳洞,洞上挂着耳环,那耳环是一颗铜制圆球,上面焊著鱼耳勾,样式简单,却让人联想到,世界有许多地方的少数族裔,会在女孩子小时就帮她打上耳洞,韩国也有这种风俗吗?只听妇人与小女孩口中说出的语言愈来愈像欧洲语系,游人开始觉得听错了,因为母女三人样子太东方,走在当地完全不会突兀,宛如当地人,对!一定是听错了,便没多想的继续喂他的鱼。

小女孩跑来跑去跑至游人身边,游人将一些鱼饲料分享予她,一起喂鱼同乐,妇来走来道谢,双方开始以简易的英文沟通,虽然两人英文都不怎么样,常是鸡同鸭讲,却也沟通得十分欢乐,妇人说她们来自俄罗斯内某个共和国,并表达了对这个东方小镇的喜爱──“Beautiful !(好漂亮)”。她们那里也有湖与树,但是很冷,不像这里温暖又四季常青,她抱起婴儿车中的小婴孩高兴地说。

是啊,真的很漂亮,湖边绿油油的植物上,常有蜻蜓飞行于斯,沿着拱桥旁的小径而行,左边是溪,右边则是一片原始、幽静而茂密的树林,有一座有着木头质感的凉亭隐身在旁;而绕过半圈湖,小小的草原上蝴蝶飞舞,再过去还有更大的草地,夏季时,遍地是芦苇迎风摇曳。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场景再回到湖边,游人、妇人与小女孩开心地喂著鱼,互相教著对方彼此的语言──“噢西安落”妇人说;“湖”游人说。

“鸭”游人说;“啊杜嘎”妇人说。

妇人刚学“鱼”如何说,总是念成“玉”,终于学会了音调上扬,游人拍手,小女孩问可不可以进湖游泳,妇人说“阿巴刹”“阿巴刹”,并告诉游人,“阿巴刹”在她们那里是危险的意思。

小女孩喂完鱼了,又开始不停跑,跑得老远,妇人只好和游人道别,中断对话,急急追赶孩子而去。

游人后来用线上翻译软体查讯,约略是不会查,竟查不到“噢西安落(湖)”、“阿杜嘎(鸭)”、“阿巴刹(危险)”的正确拼法,不禁想着妇人刚才说的是俄文吗?还是她们共和国当地方言?又或是共和国内好几种方言中的其中一种?

无解的谜,就像她全然东方的面孔,又非移民者,让人联想不到她来自俄罗斯,以前曾闻,传说中成吉思汗大军西征后,蒙古人和中亚一带的人种混了血,所以那里人,从之后开始长得像中国人。

游人开始确信这传说是真实的,或许方才这位妇人,就是成吉思汗大军几百年之后的其中一位子嗣。

异乡缘

她是一位亚裔德国人,移民德国,又嫁给了东方人,却不是同一个国家,随夫君回到丈夫的祖国已有一段时间,她在咖啡馆已坐了许多个月,语言不通,看图点餐,这里对她全然陌生,她惊讶自己学不起来当地语言,每天没人和她说话,除了夫君下班后回到家中,寂寞与思鄉籠罩著她,即使美麗的湖近在咫尺,她無心也從沒欣賞過,這麼多個月過去,人都快發狂。

终于有一天,等到了回乡的时候,然而,就在回德国前夕,咖啡馆内终于有人跟她聊天说话了,是喝咖啡认识的,即使语言不通。

她请来自己的丈夫做翻译,一起喝了好几次咖啡。异乡人,异乡缘,即使回国的日子已定,短短的缘分,却让这异乡不再只有孤单及几乎发狂的回忆。寂寞,会使人发狂的,除非你,心超越一般人的坚强。

离开之前,她们合影留念,她将影像储存,准备告诉她国家的亲人,这是她在异乡的第一个朋友。

定数

湖边小径及其连接的广大区域的土壤里,蚯蚓们钻来钻去,雨后,蚯蚓们总是从土里钻出至陆地的小径或人行道,太阳出来时,来不及钻回土中的蚯蚓就会被太阳晒死或在砖地或水泥地上烫死,于是就会有游人将道上的蚯蚓,用树枝夹起,丢回泥土中,有时一天顺手丢回去好几只蚯蚓。

有日下雨,雨停后,一只肥肥的蚯蚓在人行道上,游人夹不起来,便用树枝戳它,想将它赶离人行道,回到土壤中,而它全然不理会树枝,径自悠然。

游人没了耐心,突觉蚯蚓肥得恶心,起身离开。

走没几步,只见一滑直排轮的孩子从后而来超越了他,游人又回头去看蚯蚓,而蚯蚓已被方才那孩子所滑著的直排轮的轮子辗过,不禁感叹世上一切似有定数,他已用树枝示意蚯蚓离开,可它不懂,冥冥之中,不是人力可挽回的。@#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丽的天鹅。(Pxhere)
    湖面再也听不到小天鹅凄凉的嘎嘎哭喊,小天鹅也不再悲伤,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气。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只,都关心它。
  • (Pixabay )
    在人生的转折处,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唤“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渐启航。
  • (Pixabay )
    一个人给人的印象,即代表他的商誉,他知道扭转形像需要一段时间,经过这次受伤,可喜的是,他给人的形像渐渐地在转变。
  • (Pixabay)
    商人都是贪婪的这句话,为此,他远离了出生的家庭,长年与基层人员一起工作,他的工作非常基层,需大量的体力活,收入不高,在那段时间,他学会了如何用不高的收入生活。
  • (fotolia)
    当他的分店开到东方时,行销也到了东方,东方许多地方保留了许多民俗传统,其中一个就是相信轮回转世之说,他也去凑了热闹。在那东方的寺庙中,一位事业版图比他小得多的企业主,问那庙中他们的神,什么时候可以退休啊,他不知道为什么退不了休,而那庙中主持却回答,这位企业主转世前答应天神,要下世完成洪愿,从天堂的财库里搬了太多的钱,转世后,搬下来的钱,太多用在个人享乐上,而没有完成洪愿,因此这位企业主不能退休,得将答应下来的事做完。
  • (fotolia)
    天灾及债务没能阻扰当龙,随着时间过去渐渐消褪。当龙开了第五家分店,这是第一家跨国分店,却因为不熟悉当地的民情风俗,而差点关闭。
  • (网络图片)
    当龙第一次开分店之前,为了筹措第一家分店的资金,省吃俭用,又更辛勤地工作,劳心劳力又吃得更简单的情况下,第一家分店虽然顺利开张了,当龙本人却生了一场大病。生病期间,累垮了其他家人,第一家分店,就只好请人管理了。
  • (fotolia)
    在许多许多年前,地球村的某一处,有位年轻人,名唤当龙,拥有一家以自己名字为名的“当龙快餐店”,餐点虽非山珍海味,却也朴实可口,价格平实,吸引了众多来来往往的旅人。
  • (Fotolia)
    很多时候,习以为常的事,都得等到不再拥有,复还时才知道珍贵。
评论